康熙中华 作品相关 清帝与达赖喇嘛的主属关系(转帖,有删节)

清高桀骜 收藏 0 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7/


公元1644年,清世祖顺治进京建都,即皇帝位,成为中国的又一位统治全国的少数民族皇帝。


清朝对西藏地方强有力的统治,在许多方面都超过了明朝乃至元朝。


清代,在藏传佛教当权的格鲁派达赖、班禅两大喇嘛中,皇帝与班禅尔德尼间的上下主属关系,一直没有发生过什么问题;历世班禅额尔德尼以及班禅堪布会议厅系统的人士,对此从来没有提出过异议,我们可以省去许多笔墨不去进行论述。这里我们只需剖析、论述皇帝与达赖喇嘛之间的上下主属关系问题。


(一)顺治、康熙皇帝与五世达赖


清朝入关定都北京以后的第一个皇帝是顺治。顺治皇帝与五世达赖喇嘛的会见,是稍懂中国西藏地方历史的人们普遍知晓的著名事件。由此确立起来的清朝皇帝与达赖喇嘛之间的关系十分清楚,原本没有争议。


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得到信奉格鲁教派的新疆、青海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的支持。固始汗率蒙古军从青海入藏,经过一系列作战,并与五世达赖喇嘛属下的人员一起谋划,于公元1642年推翻了统治卫藏二十多年的日喀则噶玛噶举教派的藏巴汗政权,开始取得格鲁派在藏区的优势地位,在拉萨建立起“甘丹颇章”这一格鲁教派的权威机构。此举震动了全藏。当时,卫藏地区局势动荡不定,噶玛噶举派的僧众和藏巴汗政权的残余势力仍在许多地方掀起叛乱,反对格鲁派和甘丹颇章权力机构。固始汗和甘丹颇章采取了巩固政权的各项措施,除派兵镇压各地叛乱外,一是在拉萨与喇嘛人多势众的哲蚌、色拉两寺紧密联系,二是动工重新修建宏伟的布达拉宫以示威慑,三是寻求新近入主中原的清廷作为靠山。而刚刚入关不久的顺治皇帝,一方面还顾不上直接统治西藏这类边远地区,一方面又需应付尚未很好归附的蒙古各部的威胁。在此形势下,如能拉拢五世达赖喇嘛和固始汗,使之归附朝廷,则于清朝实现其对笃信格鲁教派的蒙、藏两族广大群众的统治,扩大朝廷之影响至边远的西藏和蒙古各部,都有莫大好处。在这种双方均有政略上的深谋远虑,均于对方有着重大政治需求的情况下,遂出现了顺治皇帝邀请五世达赖喇嘛赴京和五世达赖喇嘛应邀入京朝见顺治皇帝的重大历史事件。


公元1652年(顺治九年),五世达赖喇嘛经过长途跋涉,于年底到达北京,受到顺治皇帝和满朝文武的隆重接待。五世达赖喇嘛在京共停留两个月。清廷对之多方优待,专门修建黄寺供其驻锡。顺治皇帝还在太和殿大摆宴席,宴请五世达赖喇嘛。公元1653年春,五世达赖喇嘛离京返藏,顺治皇帝赐予黄金五百五十两、白银一万二千两、大缎一百疋及其它贵重礼品,皇太后也赏赐黄金一百两、白银一千两、大缎一千疋。接着,又对五世达赖喇嘛进行正式册封,颁赐金册金印。此后,历世达赖喇嘛都必须经过中央政府册封,成为一项制度。


顺治皇帝赐给五世达赖金册的册文是:“朕闻兼善独善,开宗之义不同;世出世间,设教之途亦异。然而明心见性,淑世觉民,其归一也。兹尔罗布藏札卜素达赖喇嘛,襟怀贞朗,德量渊泓;定慧偕修,色空俱泯,以能宣扬释教,诲导愚蒙,因而化被西方,名驰东土。我皇考太宗文皇帝闻而欣尚,特遣使迎聘。尔早识天心,许以辰年来见。朕荷皇天眷命,抚有天下,果如期应聘而至。仪范可亲,语默有度,臻般若圆通之境,扩慈悲摄受之门,诚觉路梯航,禅林山斗,朕甚嘉焉。兹以金册印,封尔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应劫现身,兴隆佛化,随机说法,利济群生,不亦休哉”。①可以明显看出,这一著名的册文通篇都是皇帝对下属的语气。


顺治皇帝给五世达赖金印的印文是:“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之印”。


这里需要着重说明一点,对于元、明、清各代皇帝、朝廷赐给西藏各级政教首领人物的印信、册文、敕封、名号等,西藏地方的僧俗封建领主是极为珍视、妥予保存的;在他们心目中,这是他们握有政治权力,能够在其管辖地域内行使统治权的信物。过去噶厦的掌印官员就说,他们颁发重要的命令、公文时,需要钤用朝廷颁赐的印信,方能显示其权威性。


五世达赖喇嘛取得清帝的上述重大支持,特别是受到正式册封,返藏以后,使格鲁教派的统治地位和甘丹颇章机构的权力大大加强,达赖在全藏也更有号召力。


公元1661年,顺治皇帝逝世,康熙皇帝即位,仍然大力支持达赖、班禅两喇嘛为首的格鲁教派,每年均派人到西藏看望达赖喇嘛,朝廷与西藏地方的关系不变。


五世达赖喇嘛深知本人权势的巩固和威望的提高,主要得力于皇帝支持,故在1682年临终前向其最亲密的助手、辅佐政务的第司桑结嘉措留下一段重要遗嘱:


“向包括和硕特部蒙古人在内的各施主们宣布,桑结嘉措与达赖喇嘛无异,此一遗嘱由护法神监行之。按于布达拉宫殿的三架楼梯顶部墙壁面上,印有吉祥轮纹的双手掌印之条规记载,政教两者之职责妥交桑结嘉措尽守。”其中所称《条规》,即至今清楚地书写在布达拉宫东面德央夏平台的三架楼梯上方南侧墙壁上,按有五世达赖双手掌印的清朝皇帝封赐达赖喇嘛名号的如下文字:“皇帝敕封,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永恒金刚持达赖喇嘛之教语。”


上述两段文字,极为鲜明地告知世人:五世达赖喇嘛自己郑重宣称他的封号和职权来自皇帝赋予,也极为清楚地表明皇帝和他之间有着上下主属关系。


至于皇帝接见时的礼仪问题,五世达赖喇嘛在他的自传中详细记述了入京觐见皇帝的情形:“十六日,我们起程前往皇帝驾前。进入城墙后渐次行进,至隐约可见皇帝的临幸地时,众人下马。但见七政宝作前导,皇帝威严胜过转轮王,福德能比阿弥陀。从这里又前往至相距四箭之地后,我下马步行,皇帝由御座起身相迎十步,握住我的手通过通事问候。之后,皇帝在齐腰高的御座上落座,令我在距他仅一庹远,稍低于御座的座位上落座。”


除五世达赖喇嘛外,固始汗也于公元1653年受到清朝册封。顺治皇帝授予他金册金印。册文是:“帝王经纶大业,务安劝庶邦,使德教加于四海。庶邦君长,能度势审时,归诚向化,朝廷必加旌异,以示怀柔。尔厄鲁特部顾实汗(按:即和硕特部固始汗),遵德乐善,秉义行仁,惠泽克敷,被于一境,殚乃精诚,倾心恭顺,朕甚嘉焉。兹以金册印封尔为“遵行文义敏慧顾实汗’,尔尚益矢忠诚,广宣声教,作朕屏辅,辑乃封圻。如此,则带砺山河,永膺嘉祉,钦哉。”印文是:“遵行文义敏慧顾实汗”。


从上述册文、印文也可明显看出,通篇都是皇帝对下属的语气,说明清朝是将固始汗当成国内领有封地的一个少数民族汗王对待的。这也是清朝在蒙古族各部中首次对一个汗王赐予封号。


五世达赖喇嘛派亲信在甘丹颇章任第司,掌权办事。固始汗以军事实力控制着对卫藏地区的直接统治权。而五世达赖喇嘛和固始汗都受清廷册封。于是,形成了这一时期在清朝中央政府认可和支持下,以第司为地方政权首脑的蒙、藏僧俗封建主对西藏实行联合统治的局面。


固始汗与五世达赖、甘丹颇章一同商定了入朝皇帝、归顺清朝、号令全藏的重大政略,取得了预定的结果,这对于巩固他们在西藏以至其他藏区的统治地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所以,固始汗和五世达赖一样,同清朝皇帝之间也有着明确的上下主属关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