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军服

xzjlxb 收藏 3 1626
导读:古代的军服 古代作战和现代截然不同,出战有战车,战将衣铠甲,威风凛凛,雄姿百态。历代的戎装虽然与常装在风格品位上存在着一致性,但是由于功能的特殊要求,其衣、帽以及所有服饰,形成了极具特色的服饰体系。据史书记载,军服的演变,是从简——繁,又从繁——简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延伸至今的。这种变化是与当时年代的冶铁业、制革业、手工加工业,服装服饰业的发展状况及经济水平息息相关的。军戎可显示国威、士气,军戎也可以向人们述说它的功绩和败北的原因。 古代战事中,战将们是身着护身衣,头戴护头帽,这就是所谓的“甲”和“胄”

古代的军服

古代作战和现代截然不同,出战有战车,战将衣铠甲,威风凛凛,雄姿百态。历代的戎装虽然与常装在风格品位上存在着一致性,但是由于功能的特殊要求,其衣、帽以及所有服饰,形成了极具特色的服饰体系。据史书记载,军服的演变,是从简——繁,又从繁——简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延伸至今的。这种变化是与当时年代的冶铁业、制革业、手工加工业,服装服饰业的发展状况及经济水平息息相关的。军戎可显示国威、士气,军戎也可以向人们述说它的功绩和败北的原因。

古代战事中,战将们是身着护身衣,头戴护头帽,这就是所谓的“甲”和“胄”,所谓“胄”既是“盔”。《商书.说命》中注有“甲铠,胄兜鍪(mou)也”。意思是说,古代胄就是兜鍪,均以金属制造。殷商时有铜盔,周代是青铜盔。曾在战国时期的古墓中发掘出一具由八十九片铁甲组缀成的铁兜鍪,所以有人称兜鍪为头上的铠甲,即“首铠”。

古代的“甲”,由于外形似坚硬的壳而得名。是一种用于防御,属于功能性极强的服装的一部分。在《释名》中记载“铠或谓之甲,似物孚架以自御也”。开始时“甲”是以皮制作,因此只称“甲”,不称“铠”。古代的“甲”主要是以很厚的犀牛皮和青色的野牛皮“兕”制成,并以皮做成鞲,戴在手臂上。

周代制革业已有相当规模,并设有专门负责鞣革制甲的“函人官”据《周礼.冬官考工记》记载,当时的制甲业已经取得一定经验,分犀甲、兕甲和合甲三种。经过使用得知,其质地的坚硬程度,犀甲可以使用一百年、兕甲可以使用二百年,而以更厚的“削革裹肉而取其表”的合甲,由于起坚硬程度,可以使用三百年。“甲”穿在身上,按衣和裳的位置分布,可分为腰以上部分和腰以下部分。记载中也有将“甲”分成三部分的,即盔,领和裹腿。也有分成上身,下身和绑腿的。还有一种说法,从出土文物中证实,是戎衣、胸铠、腹铠和披膊四部分。也就是战袍、胸甲、腹甲和两肩上的披膊。所谓胸甲,可以从西安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马俑的俑衣上见之一二,如同当今青少年服用的背带裙或背带裤样式,在当时称为“辆(衣字旁加一个两,因无此字故用“两”代替,下文同样)裆”。

当时的甲片,为区别个军阵之容,涂漆上色甚为鲜艳。比如,有白裳素甲白旗;红裳红甲红旗;黑裳黑甲黑旗。

周代戎服,除甲、胄外全用红色,赵国王宫卫士衣着全用黑色。古代战服取红黑二色,皆为保护色和隐蔽色。一方面为预防因流血引起战士的心理恐惧,一方面为保护战士的战斗情绪而采用避血的色彩。

兵将在服用甲衣时,也曾将战袍披在甲衣之外,以防甲衣被暴露出来。

文献记载,赵武灵王由于战争需要,毅然改革军服,所谓“胡服骑射”,既是通过作战领悟到窄袖、长靴,衣束腰带的胡服能适应长途跋涉的战时需要。战时地势险要,北方匈奴强悍,并要行程数千里,如只以步行和战车是远远无法抵御的。最有效是在迎战时以骑兵为主力,步兵配合,才可取胜,所以军服的改革是意义十分重大的创举。

秦汉时期,作战依靠步行、骑兵和战车三种并进的形式。这可以从西安兵马俑坑发现的千余士兵,百余战车和万余马匹的阵势得到证实。

铁甲的出现始于秦汉,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满城出土的汉城遗址汉刘胜墓,发现了两千八百多块甲片组成的全付铠甲的兵马俑。古时铁甲,每付至少几百片,分领叶、身叶、分心叶和腋窝叶等。秦汉时期除使用铁甲以外,常见的还有铁片和革片共用。其特点是:甲身前长后短,辆裆式可套头服用,两肩披膊。当时的铠甲片形状已不是单一形状。有方形、长方形、扁方形,还有加以修饰的鱼鳞状或龟纹状。

秦汉时期兵将着甲,有七种不同形制,但也可以分为两种类型。

一、指挥人员着装:甲衣用整块原料制成(皮革或其他)。在甲衣上嵌上犀牛皮或金属的甲片,四周留边。高级官员军戎甲片、采用经过修饰的鳞片甲,有的甲片小并绘有精致的花纹。

二、兵服着装:在战袍外采用辆裆形式,从头上套进,两肩用带钩相扣连接,方形甲片组缀排齐,甲片比较大,排列简单,胸前和背后的甲片钉牢不动。而领部、双肩、腹部和腰部的甲片采用活动形式,这样排列有利肢体活动。为了战时需要,步兵甲较长,骑兵甲较短。

汉代军服,还有一种软甲叫“絮衣”,是一种用丝、麻原料做面衣,加絮里的甲衣,以软弹作用来防御刀枪。常用的絮衣是桔黄色,戎裤用红色。

由于战事的频繁,战服也在不断变化发展,时至南北朝,有三种铠甲十分著名。

“筒袖铠”这种是有东汉的铠甲演变而成。文献《宋书》中有明文记载,并从出土的武俑中得到证实。这种铠是装有护肩筒袖,甲衣上用鱼鳞甲片或龟纹甲片,头上的兜鍪两侧盖耳,额头中间下突尖形与双眉相交,盔顶竖长缨。

“辆裆铠”形如辆裆衫(背带衫),由皮或金属制成。着辆裆铠时,内衣必是紫色或绛色(红)的衫。并与比较大的裤相配。

“明光铠”是一种十分威武的军服,起特点是在铠甲的胸背的两侧装放两块圆形或椭圆形金属糊镜,与其相配,必服用宽体缚裤,并束宽革带。这种铠外形完整明确,性格感极强,使用效果也好,久而久之取代了辆裆铠。

唐初,由于阶级矛盾比较缓和,国家的统一比较稳固,社会经济能较快地恢复和发展起来,相对来说战事减少,用于实战的铠甲随时代的进展,更具有唐代的鲜明特色。军戎仍以皮甲和铁甲为主,除了传统的皮甲仍发挥着作用以外,在铁甲中又细分为明光铠、细鳞铠和锁子铠等。制作十分精细。而且又发展了编缀甲片的方法,更多的采用皮条穿连或铆钉固定的方法。此外,还增加了为武将们仪仗检阅或平时服用的绢布甲,这种以纺织原料制作的轻巧精美的黑色甲衣(有称“皂衣”),外观十分美观,但无实际的防御意义。此甲形制的出现,反映了唐代太平盛世的时代特点。唐书中记载,在唐宣宗时期,有一位官吏发明了以纸做甲,“纸甲用无性柔之纸,加以垂软,叠厚三寸,方寸四钉,如遇水雨浸湿,铳箭难透”。纸甲极为奇特,是应急之物,由于质轻容易携带,故便于推广。

根据宋史记载,宋代的军服分两类,一类是继承传统,一实战要求而备制的头盔铠甲,有皮制和铁制的两种,这里指的是从盔到甲全身。开始的铠甲只有表皮没有衬里,复用时与皮肤接触容易磨损,后用绸做衬里。宋铠比隋唐时又增加了许多名称,比如连锁铠甲、明光细网甲、金装甲、长短齐头甲等。北宋年间,西北青堂羌族,善于制造一种瘊子铁甲,铁色青黑,甲面平亮,可以照见毛发,在五十步之外,以弩箭射击,铁甲面不会有一点损伤(《梦溪笔谈》中记载)。宋代铁甲有许多甲片,最多达一千八百二十五块甲片,轻者三十斤,重者达四五十斤。宋代另外一类军服,是用于仪仗、巡逻、守卫。根据规定,定为战袍和战袄。这种军服衣身长短不一,紧身窄袖。守卫者所着的甲胄是仿战将的样式,不用皮或铁做甲片,而用粗布做面,细布做里,然后在甲面上用青、绿颜色画出甲片形状。战马装束也随主人,在实战中饰以马面帘和马身甲,总称“马甲”,与战将军戎十分统一协调。

元代军戎,仍以甲胄为基本形制。甲胄以水牛皮做里,外层挂满铁甲片,甲片以皮条相连。由于以交错的鱼鳞状排列,箭弩透不过,所以十分牢固。有一种蹄掌甲也是极好的防箭之甲。

明代军戎大体与宋、元时期相同。盔、甲、护臂等全付武装,只是质地上大多采用钢铁,因此比较前一代又进一步。

历史记载,明式军衣上衣是直领对襟式,也有圆领形式。制作比较精致,以衣身长短和甲片形制取名,如鱼鳞甲、圆领甲、长身甲、齐腰甲等。头盔的名目繁多,大体分为三种类型,便帽式小盔、可插羽翎较高的钵体式和尖顶形。明代兵士着罩甲,这种形制在明初时只限骑兵服用,是一种对称“号衣”,头上包扎五色布扎巾。

清代的甲胄与前代均有所不同,虽也按上衣下裳分开,总的来说仍依传统形制,但其配置与满族旗装紧密相连。军中将领的服式是,上身甲衣以马褂为基本式样,衣身宽肥,袖端是马蹄袖,设有左右两块用带联系的护肩,腋下有护腋,胸前后背有护心镜,镜下底襟边有护腹的“前裆”,左边缝上同样的一块“左裆”。军服的下身是“裳”,此“裳”由于不是筒形,而是左右两片,故用围穿形式,在围裳的中间,用一块绣有虎头的蔽膝遮盖住。此外镶边还代表了八旗兵的标志。正蓝旗兵,其背心是蓝色镶大红色边;正黄旗兵,其背心是黄色镶大红色边;正红旗兵,其背心是红色镶白色边;正白旗兵,其背心是白色镶朱红色边。在这些背心上的胸背各缝一个圆圈,圈内书写一个标志字样。步兵的标志是“兵”“队”“勇”字样,水兵的襟前缝“某船”等字样。清兵的足下以绑腿、鞋或短靴相配。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