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时期的丞相

cctv121 收藏 2 3942
导读:汉武帝时期的丞相 汉初时,丞相位极人臣,辅佐皇帝,总管政务,集决定策、司法、行政大权于一身,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班固在《汉书•百官公卿表》就说:“金印紫绶,掌丞天子助理万机。” 但是到了汉武帝时期,情况就发生的变化。元朔五年,武帝任命卫青为大将军,“位在三公之上”,这就是当时中外朝正式形成的标志。在当时担当皇帝与丞相间传达工作的尚书(此时尚书职权不大,属少府),以及在当时“分掌乘舆服物”的侍中,武帝扩大了他们的职权,提高俸禄,并授予出入禁宫的特权,尤其是侍中,因为“常在天子左右”,和

汉武帝时期的丞相

汉初时,丞相位极人臣,辅佐皇帝,总管政务,集决定策、司法、行政大权于一身,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班固在《汉书•百官公卿表》就说:“金印紫绶,掌丞天子助理万机。”

但是到了汉武帝时期,情况就发生的变化。元朔五年,武帝任命卫青为大将军,“位在三公之上”,这就是当时中外朝正式形成的标志。在当时担当皇帝与丞相间传达工作的尚书(此时尚书职权不大,属少府),以及在当时“分掌乘舆服物”的侍中,武帝扩大了他们的职权,提高俸禄,并授予出入禁宫的特权,尤其是侍中,因为“常在天子左右”,和皇帝亲近,而便于皇帝控制,所以地位一下子上升了不少,“得披阅尚书奏事,参预机密,出宣诏令”,于是逐渐成为了与外朝相抗的中朝。中朝主要由上面提到的尚书以及侍中等官员组成,武帝授予他们特权,能出入禁宫,参议朝政,在实质上已经成为了中枢决策机关和权力机关。而原来以丞相为首的外朝,实质则成为了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瞎插一句,比较像现在的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武帝建立中朝,削夺了外朝(尤其是丞相)的权力,而加强了武帝的中央集权。《汉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自蔡至庆,丞相府客馆丘虚而已,至贺、屈氂时坏以为马厩车库奴婢室矣。唯庆以惇谨,复终相位,其余尽伏诛云。”丞相府的客馆,后来竟然都坏得被当做了马厩、车库或者奴婢住的房子。

武帝时,九卿可以不经过丞相直接向皇帝奏事,亦见丞相权力大减(在此之前百官向皇帝奏事必须经过丞相)。终武帝之世,共任用了丞相13位,他们是:卫绾、窦婴、许昌、田蚡、薛泽、公孙弘、李蔡、庄青翟、赵周、石庆、公孙贺、刘屈氂、田千秋,其中是免职的免职,自杀的自杀,处死的处死,能得以善终的也只有几个没有什么作为的人,下面逐一介绍一下这些丞相们。

建陵侯卫绾

卫绾在文帝时,任中郎将。汉景帝时,吴、楚反,发动“七国之乱”,“诏绾为将,将河间兵击吴、楚有功,拜为中尉”,后因有军功被封为建陵侯。第二年,景帝废太子,立胶东王刘彻为太子,卫绾被封为太子太傅,迁为御史大夫,后代桃侯舍为丞相。景帝死后,武帝即位,卫绾也就成了武帝的第一任丞相。就在这年冬天,武帝“诏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卫绾就向武帝上奏:“所举贤良,或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乱国政,请皆罢。”得到了武帝的许可。第二年六月,卫绾因病被免职。

云彦曰:卫绾初仕文帝,醇谨无它。及至景帝立,因军功迁中尉,建陵侯。因上以为其敦厚可相少主,故官至丞相。武帝立,然绾年老而无所为,班固称:“建元中,丞相以景帝病时诸官囚多坐不辜者。”武帝因以其病而免其职。绾仕文景,皆有军功,而亦任文官之职,且乃儒学之士,足见其乃多面之才,任丞相,而得以善终,幸也。

魏其侯窦婴

窦婴是孝文皇后(也就是武帝时的太皇太后窦氏)从兄之子,也算是攀上点皇亲国戚。与卫绾一样,窦婴也是在平“七国之乱”时因有军功,而被封为魏其侯。景帝四年,窦婴做为栗太子的太傅,三年后,栗太子被废,“婴争弗能得”,就告病辞官,后来在梁人高的劝说下重新回到朝廷。丞相桃侯被罢免后,窦太后数次向景帝举荐窦婴为相,但是景帝不用,改任卫绾为丞相。到了武帝时,卫绾因病被免职,窦婴得以代卫绾为丞相,成为了武帝的第二个丞相。窦婴与武帝一样,都好儒术,只是窦太后只好黄老(黄帝和老子,也就是道家),不悦儒术,因此,窦婴、太尉田蚡、御史大夫赵绾、郎中令王臧等一般好儒术的人都得罪了窦太后。建元二年,赵绾因请奏武帝而不用奏太后而惹怒了窦太后,赵绾和王臧都被治罪,后来就自杀了。而窦婴、田蚡也皆被免职,“魏其、武安由此以侯家居”。此后,“客稍稍自引而怠傲,唯灌将军独不失故”。窦太后死后,田蚡代许昌成为了丞相。而灌夫由于得罪了田蚡,获死罪,窦婴为救灌夫而与田蚡争论。后来武帝派人指责窦婴,窦婴想起了景帝给他的遗诏:“事有不便,以便宜论上。”便上奏武帝。但是武帝查了后,没有发现景帝有下这样的遗诏,便认定是窦婴家臣印封的,于是,窦婴便因伪先帝遗诏而被斩首。

云彦曰:窦婴为大将军,平吴、楚,甚有功绩,而景帝不用其为相。及至武帝立,婴代卫绾为相,与武帝等皆好儒术,故初亦有所作为。然窦太后独黄老,不悦儒术,而武帝初立,尚不能主事,故婴不为所用,免。后窦太后崩,然婴已失势,故不得复位。婴与灌夫之交甚深,夫不因婴免而弃之,故婴亦不以夫得罪于丞相田蚡弃之。

柏至侯许昌

许昌是继窦婴之后的丞相。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赵绾、郎中令王臧因得罪窦太后,最后自杀而亡,同年,丞相窦婴,太尉田蚡也被罢免。依窦太后的意思,许昌代窦婴成为丞相。《汉书》并没有为他立传,可见他而没有什么作为。许昌能当上丞相,完全是靠窦太后提拔,只因为他很听窦太后的话。窦太后死后,许昌也就因为“坐丧事不办”的罪名,被免职了。

云彦曰:许昌毫无建树,然甚依窦太后之意,故得丞相之位,武帝亦无法。及至窦太后崩,武帝旋将其免职。仗势之人不得久矣。

武安侯田蚡

田蚡是王太后(武帝之母)的弟弟,窦婴当大将军时,田蚡还只是为其“侍酒”之人,但后来因为是王太后之弟的缘故,一路高升,在武帝即位的第一年,被封为武安侯。建元元年,窦婴任丞相,田蚡任太尉。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赵绾、郎中令王臧因得罪窦太后,最后自杀而亡,同年,丞相窦婴,太尉田蚡也被罢免。窦婴和田蚡虽一同被免职,但命运却大不相同。窦婴自从得罪窦太后,“益疏不用,无势”,而田蚡却“以王太后故,亲幸,数言事多效,天下吏士趋势利者,皆去魏其归武安”。建元六年,窦太后死后,丞相许昌立刻被免职,而田蚡便坐丞相的位子,“天下士郡诸侯愈益附武安”,此时的田蚡已经可谓是既得权,又得势,田蚡也就日益蛮横起来。田蚡“治宅甲诸第,田园极膏腴;市买郡县物,相属于道;多受四方赂遗;其家金玉、妇女,狗马、声乐、玩好,不可胜数。每入奏事,坐语移日,所言皆听。荐人或起家至二千石,权移主上”,武帝对此大为不满,便对田蚡发怒,此后田蚡才稍稍收敛了些。而这时的窦婴,已经毫无权势了,除了灌夫,几乎没有人愿意来拜访他,而如日中天的田蚡便打起了迫害窦婴和灌夫的主意。先是田蚡戏弄了灌夫一番,另灌夫对他大为不满,然后在他与燕王女成婚的宴席上引诱灌夫出言不逊,便治灌夫死罪。窦婴为救灌夫,于是在朝上与田蚡争论,武帝与朝臣也拿不定主意,最后韩安国给田蚡出了主意,让田蚡“免冠解印绶归”,然后告诉武帝是自己错了,窦婴是对的,这样武帝就会认为田蚡谦让窦婴,不会将田蚡免职,而窦婴也会羞愧自杀。最后,还是这招有效,窦婴情急下拿出了景帝的遗诏,但却因伪诏之罪而被斩首,而在此之前灌夫也被斩首。但是不久以后,田蚡自己也病死了。

云彦曰:田蚡、窦婴皆为皇亲,然婴失窦太后,益疏不用,众人皆去婴归蚡,故蚡之势日盛。窦太后崩,婴无势,不得复归丞相之位,故蚡代而取之,蚡亦由此滋骄,甚横,武帝已然对其不满。后害婴、夫,可谓恶有恶报,不久自亡矣。及淮南王败,武帝闻蚡尝受安金,怒曰:“使武安侯在者,族矣!”

平棘侯薛泽

薛泽此人,史书上对他的记载甚少。田蚡死后,武帝命御史大夫韩安国行丞相事,不过韩安国很不幸运,从车上摔了下来受了重伤,武帝只好将他病免,让薛泽做了丞相。薛泽从元关四年起开始做丞相,到了元朔五年被免职,几年的时间里,没有什么作为,比起那些自杀或被斩首的丞相,薛泽算是幸运的了。

云彦曰:初,武帝以御史大夫安国行丞相事,亦有意使其为丞相,然安国堕车,蹇,故薛泽幸而为丞相。无所为,故无所恶,泽乃全性命,幸也。

平津侯公孙弘

公孙弘年少的时候当过狱吏。到了四十多岁时,才开始学《春秋》等。武帝即位那年,“招贤良文学士”,这时的公孙弘已经六十岁了,被征为博士。公孙弘后来出使匈奴,回来向武帝汇报,不合武帝的心意,认为公孙弘没能力,公孙弘就告病回家了。元光五年,武帝又招贤良文学士,菑川国向武帝推荐公孙弘,后来武帝看了公孙弘的文章,很是欣赏,就拜公孙弘为博士。不久后,武帝发现他“慎厚,辩论有余,习文法吏事,缘饰以儒术”,又很高兴,一年内就将他升到了左内史。几年后,又被升为御史大夫。元朔五年,丞相薛泽被免,公孙弘就成为了丞相。但是之前的丞相都有爵位,而公孙弘却没有,于是武帝下诏,封公孙弘为平津侯。公孙弘成了丞相,也开起客馆招待贤士,他把自己的俸禄都给了客人,而自己却没多少剩下。不过,公孙弘生性猜忌,“外宽内深”,与他有隙的人,表面装作很友好,却在暗地里进行报复。董仲舒公孙弘只会阿谀奉承,公孙弘便对其嫉恨,于是向武帝推荐董仲舒去做常杀死官员的胶西王的相,不久后,董仲舒就因病被免职。公孙弘做丞相一直到八十岁那年,便病死了。

云彦曰:公孙弘少为狱吏,有罪,乃免。其性外宽,故武帝甚悦之。然其性忌,内亦深,更得丞相高位,故与弘有隙者,弘皆阴报其过。荐仲舒为胶西相,意为借胶西之刀杀之,可见其心之险。弘所设之客馆,班固称之:“自蔡至庆,丘虚而已,至贺、屈氂时坏以为马厩车库奴婢室矣。”

乐安侯李蔡

李蔡是李广的从弟,文帝时,李蔡同李广一起仕文帝,到了景帝时,李蔡积功到了两千石,武帝元朔年间,李蔡作为轻车将军跟随大将军攻打右贤王,因有功,被封为乐安侯,公孙弘死后,李蔡便代公孙弘成了丞相。李广死后的第二年,李蔡受赐冢地阳陵二十亩,却盗取三顷,卖了后得到了四十多万,然后又盗取了景帝陵园的冢地,获罪下狱,便自杀了。

云彦曰:李蔡为李广从弟,声名远不及广,然广不得爵,官不过九卿,而蔡因随大将军击又贤王,而受乐安侯之爵,后又位及丞相。以予度之,广之功甚远于蔡之公,而官爵如此,甚为不解。

武强侯庄青翟

庄青翟原为太子少傅,后丞相李蔡畏罪在狱中自杀,庄青翟被任命为丞相。青翟此人,史书记载亦不多。丞相三长史朱买臣、王朝、边通向来很恨御史大夫张汤,于是与庄青翟合谋向武帝告张汤“居物致富,与汤分之”,武帝问张汤,张汤却假装不知道,这时正好又有人告张汤诬告御史中丞李文,武帝认为张汤“怀诈面欺”,就派人责问张汤,于是张汤写下了“陷臣者,三长史也”,就自杀了。张汤死后,家产还不够五百金,而张汤弟弟儿子想要厚葬张汤,张汤的母亲便说:“汤为天子大臣,被污恶言而死,何厚葬乎!”武帝听了这事后,就将三长史斩首,接着又将丞相庄青翟下狱,庄青翟在狱中自杀。

云彦曰:庄青翟为丞相三载,然无所为。而因与汤有郤,故与三长史谋之,汤死,青翟亦亡矣。

商陵侯赵周

赵周是楚太傅找夷吾的儿子。楚王刘戊、赵王刘遂反叛时,楚丞相张尚、太傅赵夷吾和赵丞相建德、内史王悍不肯相从,被杀。所以景帝为此四人的儿子封侯,赵周就是在这时候被封为商陵侯的。后来,赵周被任命为太子太傅,元鼎二年,赵周被封为丞相。元鼎五年,做了三年丞相的赵周以“知列侯酎金轻”(明知列侯所献的黄金成色不好或重量不足却不上报)之罪下狱,在狱中便自杀了。

云彦曰:赵周为丞相三载,然亦无所为,与青翟甚似,皆因罪下狱,自杀。时坐酎金失爵者百六人,周不为所戒,而知列侯酎金轻,不知为何也。

牧丘侯石庆

石庆是万石君之子。元鼎二年二月,赵周被封为丞相,同年三月,同为太子太傅的石庆被封为御史大夫,赵周死后,石庆接替他坐了丞相,同时被封为牧丘侯。这时国家多事,而“桑弘羊等致利,王温舒之属峻法,而儿宽等推文学”,都位至九卿,而且掌握了大权,所以很多事都不取决于丞相了,而石庆也就醇谨而已。元封四年,关东流民二百万口,无名数者四十万,公卿请武帝将流民“于边以適之”,而武帝认为石庆老谨,便不于他商量,让石庆可以先回去,而让御史大夫以下商议此事。石庆惭愧,上书请求辞去丞相一职,但是武帝给他的回信又使他收回了那番话,继续做丞相,就这样,石庆又做了三年醇谨的丞相,最后死在丞相位上,被谥为恬侯。

云彦曰:石庆为丞相,无大过,而亦无大略,班固称之曰:“文深审谨”。庆之醇谨,乃使九卿之权更胜丞相,武帝宁御史大夫以下而不与之议事,事亦不决于之也。其幸也,乃终丞相之位。

葛绎侯公孙贺

景帝时,公孙贺为陇西守,因破吴、楚有功,被封为平曲侯。武帝即位后,公孙贺迁至太仆,因为公孙贺的夫人是卫皇后的姐姐,所以公孙贺为武帝所宠信。后来以车骑将军随大将军卫青出战,有功,被封南茆侯,后又以左将军出定襄,无功,而又因“坐酎金”,失了侯爵。又“复以浮沮将军出五原二千余里”,还是无功。石庆死后,公孙贺代石庆为丞相,封葛绎侯。起先,公孙贺不受印绶,跪拜不起,后来武帝亲自去扶起他,他才肯做丞相。公孙贺当了丞相,他儿子敬声也成了太仆,父子二人都居公卿之位。敬声以自己是皇后姐姐的儿子,而不守法,擅用北军钱千九百万,被发觉后下狱。公孙贺为救儿子,向武帝自请捕京师大侠硃安世,以赎敬声罪,武帝准许了。公孙贺果然逮到了硃安世,硃安世知道公孙贺的事后,“从狱中上书,告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及使人巫祭祠诅上,且上甘泉当驰道埋偶人,祝诅有恶言”,于是,经有司审讯后,公孙贺父子被杀。

云彦曰:初,公孙贺因前丞相李蔡、严青翟、赵周三人比坐事死,跪不肯起,及至武帝乃起云,故不得已拜。然贺子敬声骄奢不奉法,贺不能大义,而欲以捕安世以赎敬声罪,后反为安世所累。故贺亦不免于一亡也,自蔡至贺,唯庆以谨得终,而累遭谴,其余则皆坐事死矣。

彭城侯刘屈氂

刘屈氂是武帝庶兄中山靖王刘胜的儿子,公孙贺死后,刘屈氂以涿郡太守的身份任左丞相,封彭城侯。同年秋,太子刘据因被巫师江充所谮,派人杀了江充,刘据又发兵入丞相府,刘屈氂其印慌忙逃跑。武帝对此很不满,让他平乱。刘据与刘屈氂两兵交战,死者数万,最后以刘据军败而告终,刘据逃到覆盎城门,司直田仁让太子逃出,刘屈氂想要斩田仁,但在御史大夫暴胜的劝告下,便放了田仁。武帝知道这事后,大怒,暴胜因惶恐而自杀。这事也就这样告一段落。第二年,贰师将军李广利将兵出击匈奴,刘屈氂送他渭桥,李广利希望刘屈氂请武帝立昌邑王为太子,昌邑王是李广利妹妹李妃的儿子,而李广利的女儿又是刘屈氂儿子的夫人,所以两人都想立昌邑王为太子。这时候,武帝严令治巫蛊,“内者令郭穰告丞相夫人以丞相数有谴,使巫祠社,祝诅主上,有恶言,及与贰师共祷祠,欲令昌邑王为帝”,

有司调查,判为大逆不道,于是武帝下诏用厨车载刘屈氂游街,然后在东市斩腰,妻子被扎斩首在华阳街。李广利知道了这事后,就降了匈奴,李广利遭灭族。

云彦曰:刘屈氂枉听暴胜言,释田仁,以至武帝大怒,幸不难与其也,而暴胜自杀。后屈氂又与贰师谋立昌邑王为太子,素外臣私预废立之事,不免于遭罪,而屈氂又遭郭穰阴告其所为,故亡矣。

富民侯田千秋

田千秋,又名车千秋。太子刘据为江充所谮败后,田千秋上奏为刘据讼冤,武帝才恍然大悟,于是立即召见田千秋,见拜田千秋体貌甚丽,非常欣赏他,再加听田千秋一番话后,拜田千秋为大鸿胪。刘屈氂死后,田千秋代刘屈氂为丞相,封为富民侯。田千秋为人敦厚有智,武帝连年查太子刘据的事,群臣都很惶恐,于是田千秋与御史、中二千石一同奏请武帝“施恩惠,缓刑罚,玩听音乐,养志和神,为天下自虞乐”,武帝认为有道理,就不再追查太子一事了,还感谢丞相、二千石等。后来武帝病重,田千秋与霍光、金日磾等人共受遗诏,辅少主即位,是为昭帝。田千秋虽为丞相,但政事都取决于大将军霍光,但田千秋还是“谨厚有重德”,所以并没有犯什么事。田千秋一共做了十二年丞相后,病死了,谥为定侯。

云彦曰:田千秋无他材能术学,以上书言事故而数月居丞相之位。然其似石庆后谨,故得善终。千秋为丞相,能尽其责,亦不失于人,昭帝初即位,大将军光尝谓千秋“今光治内,君侯治外”,然千秋对曰“唯将军留意”,此皆其安保其位之因。

从以上十三位丞相看来,武帝即位初,丞相还是有一定实权。自公孙弘以后,数位丞相屡屡犯事,而又无能,才导致了丞相之权渐为九卿所代。而丞相稍有不谨慎,就有被诛杀的可能,而为人谨慎的丞相,又没有实权,所以才导致了后来丞相府“坏以为马厩车库奴婢室矣”的惨状。当然,这跟汉武帝自己的雄心也有关系,像汉武帝这样的皇帝,是决不允许权利掌握在别人手中的,田蚡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就这样,武帝确立了中外朝制度,一步步地将丞相的权力收回,完成了自己的雄心壮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