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一章 天各一方 第十节 大人物

swfcsep 收藏 43 1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URL] (一) 凌晨,战区中部山脉西麓,一座果园西侧,曾经被一发炮弹搅乱过的林地里。 一群蚂蚁正在忙碌,兴高采烈地将少许压缩饼干的细末从一截被炸断的树枝上搬下来,往窝里运。良久,树枝骇地动了,蚂蚁惊得四散开去。慢慢地,树枝下的草木泥土蠕动起来,先伸出一支管子,接着,像蜕皮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凌晨,战区中部山脉西麓,一座果园西侧,曾经被一发炮弹搅乱过的林地里。

一群蚂蚁正在忙碌,兴高采烈地将少许压缩饼干的细末从一截被炸断的树枝上搬下来,往窝里运。良久,树枝骇地动了,蚂蚁惊得四散开去。慢慢地,树枝下的草木泥土蠕动起来,先伸出一支管子,接着,像蜕皮的蝉儿似地,一个人爬了出来,远离着果园向西面潜行而去。

距果园五千多米外,一支JS 7.62mm狙击枪正静静地在阴暗的温带乔木林间搜索着,倏地顿住了,折回来,放大…….一个身影手持俄制VSS微声狙击枪正向这边飞速钻梭。

狙击手顽皮地瞄准了那个身影,对身边的观察员低声嬉笑道:“他要是知道我用枪对准他,会不会打我屁股呢?”

“我敢说他已经闻出你的味道了”,观察员白了他一眼。

不多时,那身影果然停下脚步,往这边扫了一眼,扔了一粒石子过来,正好砸到狙击手的脑袋上,说道:“你个傻子,这里能长这么密的青苔?景观生态学没学过?”

狙击手悻悻地顶开身上的青苔,拉着观察员站起来,“在师父的法眼面前,咱这点伪装术哪够用啊。您是赫赫有名的蒋云少校,咱不能跟您比。”

“回吧,马上就有活干,你俩可以露面了,”蒋云少校将俄制VSS微声狙击枪背到身后,不紧不慢地向分队临时栖息地走去。

狙击小组的两人互视一眼,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因为在前天的任务中,他们没有开过一枪。

前天凌晨,这支分队刚刚执行完一项绝密任务,刻意避开了居民地,押送着“猎物”从这片山林里通过,准备到指定的集结点,然后乘直升机直接返回大陆。昨天夜里,分队栖息时,前哨侦察员在探路时发现了一座未在卫星侦察资料中标定的果园,兵荒马乱之际果园里甚至还停着一辆拖拉机——这很不正常。于是,蒋云少校亲自抵近侦察,这一侦察就是一夜。

(二)

分队临时栖息地。

一个年约四十岁的军人正在啃着一块压缩饼干,他的大腿上盘着一支带微光瞄准镜的03式突击步枪,迷彩服的软式肩章上是二杠三星,右臂上有一枚臂章:“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

身侧,两名队员睡得很香,一名队员藏在树上嘹望。

还有一名队员正端着一支95式微声短突击步枪指着是一名头套黑色面罩男子——手脚被捆得严严实实,口中塞着自己的领带。

蒋云少校走过来,向上校报告道:“老板,是一老一少,老的男性,年约七十;少的女性,十六、七左右,穿着国中校服。我估计是祖孙俩。老的原本就在果园里,少女可能是从城市里逃避战乱而来的。叛军撤退前征的最后一批兵源是在35至45岁之间,少女的父亲可能也被征走了。”

“休息够了直接绕道,”上校喝了一口水,“这两天多云有雨,林间光线暗。晚上多休息,白天可以上路。耶?你们俩不去放哨跑回来干嘛?”

“是蒋头儿说有活干,叫我们回的,”狙击手抱着硕长的JS7.62mm狙击枪委屈地回答。

蒋云对上校说道:“现在还不到早餐时候,但那少女却在准备食物,而且是用大锅。看桌上的料,屋里至少有十几人……”

“不行!”上校打断蒋云少校的话,看了一眼身旁的“猎物”,斩钉截铁道:“我们的任务是把他押回北京,路上不能出半点差错。就算是几个溃散掉队的叛军,也不值得我们延误军机大事。”

“我明白,不过……”蒋云又说道:“老板,这事有蹊跷。”

“哦?”上校一怔,情知有异。他很了解这位老部下的秉性:蒋云心思慎密、做事稳重,且向来都不折不扣地执行上级下达的命令,从不轻易提出异议。

蒋云少校沉稳地分析道:“第一,这里是我军的控制区,纪律规定不得擅入民居,所以他们必定是叛军。第二,刚开始我就察觉到附近有敌狙击手潜伏警戒的迹象,我耐心观察了三个小时,肯定了他的存在,但是一直无法确定他的位置——不是一般的狙击手。我觉得,他们不会是逃兵。没有这么高素质的逃兵。”

上校深信蒋云的判断,沉呤片刻,“有如此狠角色存在,周边必定还有其它暗哨。如果要绕道得多绕一天的路程方可确保不暴露行踪。但是现在A、J两国联军已经在宜兰登陆,我军对这片地区的控制权已岌岌可危,直升机等得太久会有危险。我们不能绕道,只能硬闯!”

“好好好,”狙击手兴奋地拍拍自己的枪。

上校看了蒋云一眼,“你确定至少有十几人?”

“是的,”蒋云肯定地回答,“他们很有可能是同行。”

“如果他们是同行,硬闯就太冒险了,弄不好折了夫人又折兵。我们必须智取,”上校下了决心。

蒋云一边将手中的俄制VSS微声狙击枪调到全自动方式,一边看着狙击手,说道:“昨天是渗诱敌后秘密捉人,半点声音都不能出,你当时的任务是压阵,你不开枪就说明我们的任务很成功。今天可能是一场恶战,这一枪你必须开,必须一枪就把对家干掉。有信心吗?”

狙击手连连点头,“咱是胡安胡大老板的兵、蒋云蒋少校的第三名徒弟,强将手下无弱点,咱一定不给您两位老人家丢脸。”

胡安上校冷扫一眼,“丢脸是小事,别把小命丢了。”

“是是是,”狙击手抖搂精神,准备作战。

一直名队员给那头“猎物”注射了一针麻醉剂后,一边到四周收集藤条树叶,一边调侃道:“溃退之际,堂堂执政党二号党魁居然还有闲心跑到南部度假……他娘的,太目中无人了……捉的就你,别不服气,哼哼。”

胡安上校露出少有的笑容,暗自低忖:“多亏了中央统战部‘W’字号的情报。”

(三)

战斗准备间隙,胡安静静地目视苍穹。刚收到的气象信息表明,上午10时将有一场大雨,下雨之时就是杀敌之际。

蒋云少校看看其它队员都在埋头准备,便坐到胡安上校身边。

“有话要问?”胡安伸出手掌接了一滴轻微的雨点。

“不知当问不当问。”

“既然说出了这话就证明你此前必定做过慎重的考虑。”

“嗯。老板,‘W’字号的负责人好面熟。”

“还记得那曼吧?”

“918工程?跟王老那趟?”

“对,‘W’字号就是那个被罗中血洗的时氏家族。大前天下午,亲自跟我们接头的女人是时氏家族的继承人,名叫时小兰,是民革中央秘密委员,正厅级待遇。随着战局发展,为了便于在战区联络,她的身份已经在小范围内解密。所以我可以告诉你。”

“果然是她,就是庭……呃,当时救的那小姑娘。”

“你还记得这名字呢,”胡安诡异一笑。

“共事过两次,忘不了。中亚、缅北……唉”

“叹什么气?”

“没事……”

“以后别提这个名字,这是纪律,”胡安喟然长叹,倏忽又笑了,“原来的计划是捉到猎物后到苏澳转机返回,你知道为什么总部突然要求我们直奔山里改乘直升机么?”

“因为A国已经在宜兰登陆,苏澳机场随时会失守。猎物是叛军二号人物,不能再落入敌军手中。”

“这是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前天上午机要员给我的那份密电还记得不?”

“是蓝色,”蒋云心中一紧,思绪飞速折回数年前的缅北丛林…….当年,“援缅918工程第4勘测组”的指挥官王飞云也收到过一份蓝色密令,此后,有一名战友便从蒋云的视野中消失了。听说,那次任务之后,那位战友因犯有武器装备遗充罪被判入狱一年。蒋云还为此签了一份绝密协议,协议要求他忘记那位战友的名字……这个疑团在蒋云的心头已经埋藏了四年之久。

胡安款款说道:“密电要求我们尽快返回北京接受一项新的绝密任务,所以原来途经苏澳机场中转的计划取消了。新任务不是二部下达的,而是与‘血鸟’部队有关。”

“总政‘血鸟”部队?”蒋云一惊,他太熟悉这个代号了。四年前,他正式加入了总参二部,来到现在这支即赫赫有名又名不经传的特种部队里。部队经常与一支名义上隶属于总政治部保卫部、代号为“血鸟”的部队做对抗演练,演练的内容往往很简单:部队保护要人时,“血鸟”则要“刺杀”此要人;或者部队押送要人时,“血鸟”则营救此要人。每一次演练,“血鸟”部队都只出一个人,有时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有时候甚至是一个少女……

“密令要求我选定几个人,到J国境内营救一名特工。任务的总指挥就是‘血鸟’部队的指挥官鳄鱼将军。”

“这就怪了,‘血鸟’就是干这种事的,为什么反倒要让我们去?”

“这你就错了。‘血鸟’的性质说明白了就是杀手,向来都是单人行动,讲究行动隐秘、不留痕迹,不成功便成仁。而这次任务却是要深入重兵之地营救要员,其间免不了要激战一番,只有超人才有可能单独达成目标。以分队级别在敌后实施渗透作战任务,我们才是头号王牌。只不过,这项任务的性质属于总政治部的工作范围,所以总指挥是他们,行动则是我们。”

“不知道要营救的是什么大人物。”

“不知道,回北京就知道了。”

胡安起身,雨点越来越大,砸在身上扑扑作响。他看着队员们正将被麻醉后的“猎物”塞进隐藏处,坚定地说道:“现在最紧要的是尽快消失挡路虎,先把手上这位大人物送回北京再说,准备战斗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