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 北府豪侠传 (十四)冥王之死

rrt1234 收藏 12 116
导读:[北府原创] 北府豪侠传 (十四)冥王之死 当东方的天际里第一抹红韵出现的时候,美丽古老的杭州城热闹起来了,阿健率领全体北府将士于城门口列队欢迎财神的到来。 随着财神的出现,人群沸腾了,整齐的欢呼声夹杂着烟花的轰鸣,让这个美丽古老的城市又焕发了年轻的活力。 人群中,海灵公主走上前去,一把握住了财神的皓腕,笑意盈盈地与财神说个不停,两人一见如故,相约以姐妹相称,财神梢长海灵公主,就做了姐姐。 阿健嗓音洪亮,“来的好!北府欢迎你!” 又一轮欢呼声与爆竹声响成了一片。 随即,财神被请进了中军大堂,这里

[北府原创] 北府豪侠传 (十四)冥王之死

当东方的天际里第一抹红韵出现的时候,美丽古老的杭州城热闹起来了,阿健率领全体北府将士于城门口列队欢迎财神的到来。

随着财神的出现,人群沸腾了,整齐的欢呼声夹杂着烟花的轰鸣,让这个美丽古老的城市又焕发了年轻的活力。

人群中,海灵公主走上前去,一把握住了财神的皓腕,笑意盈盈地与财神说个不停,两人一见如故,相约以姐妹相称,财神梢长海灵公主,就做了姐姐。

阿健嗓音洪亮,“来的好!北府欢迎你!”

又一轮欢呼声与爆竹声响成了一片。

随即,财神被请进了中军大堂,这里早就准备好了盛宴与财神接风。

财神并不羞怯,落落大方地与大家交谈,一杯接一杯地豪饮,果然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酒过三循,应众人之邀,财神取出一只精致的金钵,微闭秀目,心中默念咒语,玉手捧起金钵只一摇,金钵中立现数方金锭,场中众人惊讶声、欢呼声络绎不绝。

等大家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阿辉抱起一只酒坛,对神剑、楚天使了个颜色,三人悄然退出宴席,跑到神剑屋里痛饮去了。

自此,北府军又多了一位勇猛善战的美女将领。

且说众人皆关心朝廷招安一事,不知不觉间,八个多月过去了,朝中仍然没有一点音讯,阿健着急起来,数次派人去朝中打探,回报皆是招安一事受到史州官员的恶意阻挠,屡次被搁置一旁。

众将领听霸,皆气愤不已,蔡鸟大声喝道:“我等不招安就是,不生这鸟气!”

阿健来回踱了几步,把冥王叫了过来,耳语几句,冥王转身走出大帐。

冥王备好礼物,动身前往朝中,准备找几位人品正直的大臣,撮合招安一事。

史州是入朝的必经之路,这一日,冥王来到史州,日已正午,冥王把马匹栓在酒店门口,径直进了酒店,酒店里几乎满员,可以看的出,里面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南北经商的商人。

冥王走上二楼,在一靠窗的座位上坐下来,要了一壶酒,几个菜,低头用餐。

忽然,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夹杂着怒骂声传来,冥王探首望去,只见一队官兵打马而来,来势迅急,街边一卖水果的老丈躲闪不及,被马蹄踢倒,后面的官兵恶狠狠地扬鞭向老丈猛抽下去,老丈被打的惨叫连连。

冥王大怒,纵身一跳,从窗口跳了下来。

“都给我站住!”,冥王一声大喝。

那群官兵吃了一惊,平日里作威作福的他们,还没有人敢对他们这样呼喝。

领头的军官跳下马来,怒道:“你是什么人?胆敢这样放肆!”

冥王高声言道:“北府冥王”

那军官一惊,随即灿笑几声,“北府的,好啊,自己送上门来了,弟兄们,给我上!”

那群士兵手握刀枪,一齐向冥王袭来。

冥王身高力大,一炳佩刀出鞘,举手间就放倒了七、八名士兵。

那军官抽出朴刀,也杀了过来。

战不十个回合,冥王技高一筹,一刀把那军官砍为两段。

剩下的几个士兵见状大惊,四散逃去。

冥王拿起包袱,起身出店,不料无数的官兵从街的两头包抄过来,城门已经关闭。

冥王冷笑一声,大步迎了上去。

“噌”的一声,佩刀出鞘,又有几名士兵被砍倒。

众士兵一拥而上,依仗人多势众,把冥王团团包围起来。

冥王毫不畏惧,舞动手中刀,令众兵士近身不得。

一个又一个兵士倒了下去,敌将忙令放箭,箭雨如蝗,冥王抵敌不住,身中无数只箭,全身皆被鲜血染红,慢慢地倒了下去。

敌将过来,一刀砍下了冥王的头颅,送往知府那里。

那知府与黑太阳都在,黑太阳看后,哈哈狂笑几声,命军士把冥王的头颅挂于城墙上示众。

冥王身死的消息穿来,北府上下悲痛不已,众将官发誓一定要替冥王复仇!

阿健叫上浮云、舞剑二人,命不惜一切代价,把冥王的首级取回,也好安葬入土,又命阿辉前去接应二人。

阿辉等遵命,选三匹快马,向史州打马而去。

一路无话,三人快马加鞭,急行军中,不日赶到史州城外。

此时方才正午,阿辉三人住进了一家小酒店,酒店在几条巷子深处,比较隐蔽。

阿辉要了些酒菜,三人边吃边商量。

浮云、舞剑一致决定,等天黑后动手。

阿辉一笑,“我找个地方等你们”

浮云、舞剑也都笑了,他们以为阿辉在开玩笑,也都没有在意。

三人不急不慢地喝着,由于晚上有一场恶战,三人话语不多,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渐渐地,夜已深了,月光如银,其形若钩,月色惨白如水,无数的星辰也是那么的惨白。

这是杀人的绝好天气,在这种天气下杀人,才不会给自己的心灵留下一丝的不安。

二更到了,浮云、舞剑二人穿起夜行衣,冲阿辉使了个眼色,不料阿辉动也没动,好象是喝多了,拉都拉不动,两人无奈,对望了一眼后,果断出门向城东奔去。

转眼间二人到了城下,听了听城上没什么动静,二人运轻功纵身上楼。

城上有一官兵,似乎是耐不住疲困,伏在城楼角落里睡过去了。

浮云走到他的身前,抱住他的脑袋,只一拧,那士兵当即断气。

二人拔出佩刀,轻轻地走到城门正中,一把抓住那条连着冥王首级的竹筐,只一提,不想那上面系有铜铃,顿时“叮当”作响。

城牌楼里的官兵惊醒了,在拿刀声与喝骂声中,十几个官兵冲了出来。

浮云、舞剑急忙把冥王的首级拉上来,舞剑持刀保护,浮云迅速把冥王的首级用布包好。

官兵见他们是抢首级的,更不打话,手持兵刃杀上前来。

浮云、舞剑挥刀狂斩,一阵“喀嚓、喀嚓”的声响,转眼砍了十几个,这时,越来越多的官兵赶了过来。

二人见情势不对,使个眼色,一起跳下城楼。

官兵不甘,打开城门,数百骑兵手持火把利刃紧追不舍。

二人慌不择路,只管拼命向前跑,也不知跑了多远,前面有一条宽阔的大流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水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

后面的官兵见状大叫:“活捉他们,不要叫他们跑了”

眼见官兵越来越近,二人急的手足无措,只好准备拼个鱼死网破了。

正在这时,河边的芦苇丛中,一条小木船慢慢地划了出来,一个头戴斗笠的打鱼人边喝酒边哼着小曲,一副快活无比的样子。

浮云、舞剑急喊:“船家,快把船划过来,我们给你双份钱”

那船家嘶哑的嗓音不紧不慢地说:“今天我什么也不干,有事明天再说”,说罢又喝了一口酒。

把浮云、舞剑气的直跳,却也没有办法。

眼见浮云、舞剑就要与官兵交手了,一条人影凌空而起,一手一个,抓住浮云、舞剑的衣领,再一个纵跃,三人就到了船上。

那人把头上的斗笠一摘,却不是阿辉是谁。

三人正想说笑,官兵的弓箭如雨般射来,三人慌忙划船驶向对岸。

回到北府大营,大家见到冥王的首级均悲痛不已,次日找了个山青水秀的地方,把冥王的遗骨葬了。

北府中人发誓必报此仇,从此北府与史州的仇恨已不共戴天,一场血战再所难免。




军团审核:clm4889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