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临大敌》第一季 第六章 3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42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size][/URL] 在乌鲁木齐将抓捕人犯移交公安以后,直升机加油继续起飞,连夜返回东南驻地。代号“戈壁佩剑”的抓捕行动顺利结束,三名目标全部活着被擒,参战队员无一伤亡。行动完美的如同特种部队内部教科书上的经典战例,为此也受到总部和有关部门的表彰,有功人员也得到了立功表彰。 但是作为第一狙击小组观察手的蔡晓春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在乌鲁木齐将抓捕人犯移交公安以后,直升机加油继续起飞,连夜返回东南驻地。代号“戈壁佩剑”的抓捕行动顺利结束,三名目标全部活着被擒,参战队员无一伤亡。行动完美的如同特种部队内部教科书上的经典战例,为此也受到总部和有关部门的表彰,有功人员也得到了立功表彰。

但是作为第一狙击小组观察手的蔡晓春没有立功。

参加行动的所有队员都明白,他是因为最后直升机上的那一下。林锐没有报告上级,所有队员也都没有报告上级,这成为参加行动队员永远不会提及的秘密。反恐怖战斗是残忍的,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蔡晓春的行为肯定是违纪的,但是……谁又能说面对这样嚣张的威胁无动于衷呢?何况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蔡晓春自己倒真的不在乎。他不是在乎是否立功的那种兵,加上在狼牙特种大队战士提干的几率几乎没有,军功章对于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吸引力。他的野性在实战当中发挥出来,让恐怖分子都害怕。

而他的连长林锐,则真的开始担忧。

蔡晓春在晚饭后被单独叫到连部,他跨立面对林锐,目不斜视。

林锐站在办公桌后,也看着他:“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报告!连长说,回来以后要和我谈谈。”蔡晓春说。

“知道我要跟你谈什么吗?”林锐厉声问。

“知道。”

“你说。”

“我对俘虏动手,没有执行俘虏政策,违反军规。”蔡晓春脱口而出。

林锐看着蔡晓春:“为什么你要对解除武装的恐怖分子使用武力?”

“因为他在威胁我们,连长。”

“他构成实际威胁了吗?”

“没有,连长。”

林锐看着蔡晓春:“那你为什么要动手?”

蔡晓春眨巴眨巴眼。

“因为你受不了这个气!对不对?”林锐厉声说。

“是,连长。”

“那我为什么能受得了这个气?!”

“因为你是连长,连长。”蔡晓春说,“我不是连长,我考虑不了那么多。”

“你一辈子不想当连长吗?”林锐突然问。

蔡晓春眨巴眨巴眼:“我不懂你的意思,连长。”

“山鹰大队的大队长单独跟我电话聊过很长时间,他很关注你。”林锐说,“应该说,作为一个部队的部队长,这样关注一个士兵,是很少见的。他很关心你的成长,也告诉我,你几次提干都因为各种原因被耽搁了。”

蔡晓春不说话。

“你该知道,他对你的期望。”林锐提高声调,“可是你——按照一个解放军军官的标准要求自己了吗?”

“没有,连长。”

“为什么?”林锐问。

“因为…..我留在狙击手连,已经决心放弃成为军官的机会,连长。”蔡晓春说,“狼牙特种大队已经没有战士提干的特例,我必须考军校。”

“那你好好复习啊?”林锐问,“为什么自暴自弃?”

“我没有,连长!”蔡晓春说,“我留在狙击手连,是希望成为最好的狙击手!”

“但是你这个鸟样子,一辈子都成不了最好的狙击手!”林锐怒吼,“一个真正的狙击手,一个真正的刺客,会去对解除武装的恐怖分子动手吗?!刺客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侠之大者,谓之刺客!”蔡晓春回答。

“你背的很流利,怎么就做不到?”林锐问。

蔡晓春不说话。

“我今天跟你谈,不是想告诉你,你对俘虏动手是多么的英勇!”林锐厉声说,“是想告诉你——想成为刺客,先要把你的桀骜不驯打掉!你的野性太重了,你可以一身武功,但是你能成为真正的合格的中国军人吗?你连一个合格的中国军人都不是,怎么成为中国陆军的刺客?!”

“我错了,连长。”

“我要你这句话没有用!”林锐说,“我要的是你能够认识到自己的缺陷!”

“什么缺陷,连长?”

“就是你的野性,你的桀骜不驯!”林锐说,“我们是纪律部队,是解放军,不是土匪流氓!我们战斗,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不是为了跟歹徒斗气的!—— 你的脑子上,要戴上紧箍咒!”

“是,连长!”

林锐看着蔡晓春,半天才说:“我希望,你不仅在狙击手连训练,作战;也能够在狙击手连成长起来,成为一个有纪律的军人!否则,你的本事再高强,跟那只蝎子有什么区别?你得明白,自己为了什么当兵,为了什么作战!”

“是。连长。”

“去吧,跟韩光好好谈谈,你们俩交交心。”林锐挥挥手,“从此以后,戈壁佩剑行动的任何细节——都死在你的肚子里面,明白吗?我们所有参战队员,都他妈的给你顶着雷呢!”

“你放心,连长!”蔡晓春说,“我绝对不会连累任何兄弟!”

“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你就不要待在狙击手连了。”林锐严厉地说,“明白吗?”

“明白,连长。”

蔡晓春敬礼,转身出去了。林锐看着他的背影,无声叹息。

韩光在武器库检查全排的武器装备,蔡晓春在门口推开门。韩光回头:“进来吧,跟我一起清点一下。咱们排人不多,枪多,这帮家伙又都是兵油子,少个刺刀什么的很难说。”

蔡晓春进来,关上门。

韩光看他:“连长找你谈话了?”

“嗯。”

“你啊。”韩光说,“你没错,但是你不该那么做。”

“你觉得我没错?”蔡晓春很意外。

“每个人都会有愤怒,关键是你如何控制自己的愤怒。”韩光说,“理智,情感,永远都在搏斗。”

“我想不了那么多,那个时候。”蔡晓春捡起一把88狙击步枪检查着。

“学会去想那么多。”韩光拍拍他的肩膀,“你是军人,纪律是你的灵魂。”

“说起来也奇怪,没有战斗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违反过军纪。”蔡晓春苦笑,“这参加实战了,跟吃了兴奋剂似的,越打越兴奋。”

韩光看着他:“你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得了得了,我没病。”蔡晓春摆手,“我又不是精神病,看什么心理医生啊?”

韩光担忧地看着他,没说话。

晚上林锐正在准备睡觉,韩光来了。林锐听完韩光的想法,犹豫了一会:“你觉得有必要吗?”

“我看过外军的资料,狙击手的神经总是高度紧张的,这种紧张需要释放出来。而且,狙击手总是在爆头,虽然是杀敌,但是这毕竟是在杀人。”韩光冷静地说,“我建议,狙击手连凡是参加实战的官兵定期接受心理辅导。”

“我军历史上从未有过心理辅导,我们打过那么多仗,也没发现有特别严重的心理问题。”林锐说,“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在资料也接触过,不过我们的兵相对外军淳朴的多,想的也少。”

“时代不一样了,连长。”韩光说。

“严教在前线狙杀那么多敌人,你觉得他心理有问题吗?”

“他没事就喜欢瞄人头玩,连长你觉得他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林锐愣了一下。

“这个问题,我现在还很难答复你。”林锐想想,“这要向大队汇报,看看大队长和政委的意思。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去找大队长和政委。”

“是,我走了。”韩光起立,转身出去。

林锐坐在椅子上,琢磨半天:“心理辅导?——连我也有问题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