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临大敌》第一季 第六章 2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43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size][/URL] 机舱内,卫生兵在给受伤的恐怖分子急救止血,恐怖分子大呼小叫。田小牛已经脱下防弹背心,在看自己胸口的青紫,听着不耐烦了:“待着!好好的叫唤什么?疼啊?他妈的早干吗去了?当恐怖分子的时候不知道今天会疼啊?老子都不喊疼,你们喊什么疼啊?忍着!” 其余两个轻伤的恐怖分子都被控制在机舱尽头,四个兵紧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机舱内,卫生兵在给受伤的恐怖分子急救止血,恐怖分子大呼小叫。田小牛已经脱下防弹背心,在看自己胸口的青紫,听着不耐烦了:“待着!好好的叫唤什么?疼啊?他妈的早干吗去了?当恐怖分子的时候不知道今天会疼啊?老子都不喊疼,你们喊什么疼啊?忍着!”

其余两个轻伤的恐怖分子都被控制在机舱尽头,四个兵紧紧按住他们。两个兵在检查他们的口腔,看看有没有毒药。俩人都是桀骜不驯的样子,林锐看看他们俩,嘟囔了一句什么。俩人马上不吭声了,都老实待着。

“连长,你说什么了?”孙守江好奇。

林锐笑笑:“我说,再喊我们就不带你们回去了,把你们移交给克格勃。”

摘下面罩的兵们都笑了。

“我要喝水。”小胡子用清晰的汉语说。

林锐愣了一下:“你的普通话说的不错啊?在哪儿学的?”

“我在北京上的大学,我要喝水。”小胡子语调清晰地说。

林锐看看孙守江:“给他喝水。”

孙守江摘下自己的水袋,把吸管塞入他嘴里。小胡子咕嘟咕嘟地喝着,过瘾了。孙守江把水袋丢在他脚下:“这个我也不要了,你路上喝吧。”

小胡子冷笑一下:“谢谢。”

“别谢我!你谢我,我晚上恶梦!”孙守江鄙夷地说。

“你是狙击手?”小胡子看孙守江的狙击步枪和身上的吉利服。

“是啊,怎么着?”孙守江瞪着他。

“我们最恨狙击手,抓住以后都是砍头!用最钝的刀子一点点割下来!”小胡子咬牙切齿,“但是你给我水喝,所以我不砍你的头!我会活埋你!”

“操你妈的!”孙守江怒了,举起枪托就要砸过去。

林锐一把拉住他:“注意政策!他现在是我们的俘虏!”

孙守江指着他的鼻子:“听着,小子!别以为老毛子在车臣拿你们没办法,你爷爷就拿你没办法!把你爷爷逼急了,打得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不信你试试看!”

小胡子冷笑:“你们不如克格勃,你们有政策!”

孙守江被气得恨不得一拳打死他,被田小牛拦开了:“得了得了,你跟疯子叫什么劲啊?待着吧,别节外生枝了!”

小胡子看着林锐:“你是林锐,上尉。”

林锐愣了一下,他们都没有戴军衔和臂章。他转向小胡子:“你还知道什么?”

小胡子笑笑:“我看过你们的资料——田小牛,孙……记不清了,你是‘乌鸡’。”

孙守江跟田小牛对视一下,都看小胡子。

小胡子转向韩光:“你是韩光,狙击手,代号山鹰……你是‘刺客’!”

韩光没有表情,冷冷地看着他。

“你们的情报工作做的不错,不过也逃脱不了上刑场的命运。”林锐冷冷地说,“知道这些又能改变什么呢?你们还不是一进来,就被我们给抓了?”

“会有人要你们的命!”小胡子怒气冲天地说。

队员们都看他,又看林锐。林锐用眼神制止队员们的冲动,蔡晓春起身走过去蹲下带着奇怪的笑容:“知道你爷爷是谁吗?”

“你?”小胡子仔细想想,“不入流!没看过你的资料!”

蔡晓春拔出匕首,放在小胡子的脖子上。

“秃鹫!”林锐怒吼。

蔡晓春的匕首在小胡子的脖子上轻轻游走,小胡子面不改色。

蔡晓春轻轻用力,匕首的尖端开始渗血。

“把他拉开!”林锐高喊。

孙守江和田小牛抱住了蔡晓春。

蔡晓春怒吼:“松手!不然我捅死他!”

林锐怒吼:“秃鹫,你难道想陪着他坐牢吗?!”

“连长,我心里有数!”蔡晓春冷冷地说,“你们都别管!”

韩光抓住田小牛:“放手吧,我了解他。他真的会捅进去的。”

田小牛和孙守江都慢慢松开手,孙守江着急地说:“兄弟,你冷静点!”

蔡晓春看着小胡子,匕首慢慢滑到他的耳朵下面,带着一道血道子。小胡子还是盯着他,但是脸色更白,嘴唇在微微颤抖。蔡晓春的匕首停在他的耳朵后面,刃对着耳朵。

“只要遇到一个气流颠簸,你的耳朵就没了。”蔡晓春的目光很冷。

小胡子:“你想违反你们的纪律吗?”

“知道耳朵没了什么滋味吗?”蔡晓春继续语调平静地说,“我十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在街上打架。他们用棍子打我,我捡起街边烧鸡摊的一把菜刀,砍伤了他们六个。其中一个,耳朵被我砍掉了。我去年回老家探亲,见到他,他还是少一只耳朵。”

小胡子的嘴唇在颤抖。

“我知道耳朵没了有多丑。”蔡晓春冷笑着说,“你穿的比他们都好,长得也比他们漂亮,说明你注重仪表。你是文化人,上过大学。看的出来你不怕死,但是你怕没耳朵。”

“痛快点,杀了我。”小胡子哆嗦着嘴唇说。

“杀了你,我要坐牢,闹不好还要上刑场。我没那么傻,明白吗?”蔡晓春的匕首在他的耳朵后面慢慢游走,“我想要的,是你的这只耳朵——他是我的战利品!”

小胡子闭上眼,冷汗直流。

“听着,我比克格勃还狠!”蔡晓春贴着他的耳朵说,“每一个字都给我听清楚了!我是蔡晓春,秃鹫!有本事你就找你的那帮杂碎来杀我,只要杀不了我,这个兵我也不当了!我会杀光你们这帮杂碎!把你们的耳朵都割下来,喂狗!”

小胡子恐惧地:“我听见了……”

“那就把每个字都刻在你的心里!”蔡晓春收起匕首,“一路上给我老实待着,再敢放屁——这只耳朵就是我的!我豁出去不当这个兵了,我也搞你搞到底!”

小胡子点头,血在脖子上慢慢渗出来。

蔡晓春把匕首插回去,转身走了。

林锐看着他,又看看小胡子。队员们都看他,林锐叹口气:“你们都看见什么了?”

队员们都说没有。

林锐转向天空:“我也没看见——那伤是抓他的时候,自己划的。”

队员们都说是。

蔡晓春坐在韩光身边,看着外面的天空。韩光看看他,没说话。林锐看着蔡晓春:“回去以后,我要跟你好好谈谈!”

蔡晓春点头:“连长,谢谢你。”

“谢他妈的什么谢?!”林锐怒了,“我干什么了我?!”

“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蔡晓春马上说。

“管好你自己的嘴!不许往外吐一个字!”林锐压抑地低声怒吼。

“我操!尿了!”孙守江跟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小胡子说。

大家都看,小胡子跪着的裤子湿了,滴答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