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沧沧,如梦般的青春年华一转眼就过去了三年.三年的部队生涯,早已把我历练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三年,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远离亲朋好友..独自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忍受了多少寂寞和孤独..三年了,回家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已经变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迫切..


从指导员通知我的探亲申请已经批准到现在,我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怎么睡着了.这两个晚上,曾经自己非常想离开的家在我心里变的是如此美好.记的没到部队的时候,我天天琢磨着怎么离开这个家,一个让我感觉到压抑的家..父母的吵闹,村里的复杂人际关系,一度都让我有种出去就不再回来的想法..而且当我真的离开了家乡三年,我又是如此的怀念我的家乡,我的父母..


曾经看过一段文章,说的就是家..不论你的家庭生活如何卑贱,你要面对它,不要躲避它,更别用恶语咒骂它.它可不像你那样糟糕.你最富有的时候,倒是看似最贫穷.爱找缺点的人就是到天堂里也能找到缺点.你要热爱你的家,尽管它贫穷.甚至在一个济贫院里,你也还有愉快,高兴,光荣的时候.夕阳反射在济贫院的窗上,像射在富裕人家的窗上一样光亮;在那门前,积雪同在早春融化.我只看到,一个从容的人,无论在哪里都像在皇宫中一样,生活得心满意足而富有愉快的思想.


我家曾经很富有,我爷爷是六十年代的工人,那时候工人就代表全家都不用饿肚子了,代表人家一天挣几毛钱的时候,工人确安安稳稳的拿着每月一百多的工资..我妈从小就对我说,我小时候没吃过一点苦,村里的小孩每到吃饭时候就在我家门口等着我,因为他们都想从我的碗里分到一点榨菜炒肉..我9岁的时候,我家里搬来了一台黄河牌14寸黑白电视机,每当夜幕降临,我家里总是坐满了人,看那部现在看起来无比粗糙的<西游记>..也许妒忌是中国农民惯有的特性,再加上我家在村里是唯一的外姓(我爷爷入赘奶奶家),慢慢的很多矛盾就出来了.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法制还没有健全,在农村,很多事情都是依靠势力解决的..工人身份的爷爷,在生下我爸爸一个儿子后,就坚决的不肯再生第二个了,而我爸爸生下我和妹妹后,也再不肯生了..面对村里其他三兄弟,四兄弟.甚至六兄弟的家庭,我家显然是没有和别人讲势力的本钱..家里造房子批地基,我们手续已经全都办齐了,可还是有人来捣乱,本来规定可以做三十公分的台阶,我们硬是只能做二十公分高....我爸去承包村里的鱼塘,出100块钱一年,可还是被出50块一年的人承包走..所以我妈从小就给我灌输一种思想,以后找老婆要找兄弟多的那种,我们家就你一个儿子,没人帮你,你只能靠老婆家了..


我爸爸是个老实人,力气很大,1米80个子,很魁梧..人家欺负我们家的时候,我从来没看见他动过手甚至回过骂..

我读初中二年纪的时候,个子已经和我爸爸差不多高了.他不同的是,我天生就不怕死,在学校打架斗殴是常事,赢过,也输过,但是从来没有服过..今天打不过你,我明天接着找你打,一定要打的你怕了为止,这也许是从小我妈给我灌输的思想有关系吧..


我真正闯祸是在我19岁那年快要参军的前夕,那天我回家,看见我妈在从前门往外面抬三轮车,我家三轮车以前都是放家家后面的园子里的,园子的门很大,也没门槛,不用抬,而前门有一条二十多公分高的门槛..我问我妈为什么不从后面出,我妈就告诉我说是后面门被堵住了,拉不出去..我跑到后门一看,原来是我家后面那户人家里整修房子,把运进来的沙子全都堆我家后门口了..我后面那家人和我家关系一直都不好,家里有三兄弟.特别是这家的女主人是我们村里有名的铁枇杷(我们这里土话,大概就是很厉害的意思)...


这时候我妈也跟着到后面来了,拉着我叫我不要去吵.可在学校里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性格的我,那里肯听呢..我直接走到那个女的面前,叫他找人把那沙子清理掉..她直直的顶了我一句,明天就用掉了,今天还清什么..我当时也不会说话,我直接就说你不清掉我就沙子全部扔沟里(旁边就是条小溪).她就说你试试看..我二话没说就回家拿了把锄头,直接就开始扒拉他家的沙子.那个女人可真不是一般的狠啊,从我身后就一锄头砸过来,砸在我的后脑上,还好是反着砸的,不然我现在也许就不能坐这里写这篇文章了...但是那个力度也确实不小哇,我当时楞了一下,就下意识的用手上的锄头一下子反砸过去,我可是正着砸过去的,只看见那女的一下子捂着耳朵蹲了下来,接着马上就在地上拿起块石头就向我冲了过来,我当然不客气,直接就把她按在地上打了起来..


这个时候她老公和老公的弟弟两个都已经跑过来了,我爸爸这里也已经听到消息赶了过来,结果一场混战,我和老爸对他们三个..结果是我打完后就失去了知觉,那一下着实被她砸的不轻,当时我也许只是靠意志在坚持下去..而他家的老二被我爸爸打的猪头一样,我爸爸一点事都没有..最严重的就是那个女的,被我砸的那一下,锄头尖刚好勾下了她半只耳朵,而且在混战中被我用石头砸中了脑袋,造成了脑震荡..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我老爸打架,而且打的真不赖..


事后我进里镇医院,那个女的被送到了市里的人民医院,而我老爸确进了派出所,原因就是他家里有个亲戚在我们镇上很有势力,跟派出所的所长是哥们..我在医院住了一天后就出来了,没什么大碍,而我爸被关了一天一夜后再交了3000块罚款的情况下才放出来..


期间有一件事让我明白了我爸爸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本来那女的是我打的,可他硬说是他打的.还有本来那3000块钱是做为医药费赔给对方的,但是我爸爸一口咬住,要罚款多少都可以,医药费一分都不赔,是他们先动手打我儿子的.要赔的话,我马上叫我儿子去住院,杭州上海都可以..


那个女的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据他家人说医药费花了一万多..一直到我离开家上部队,那女的还没出院.后来我在部队从家里来的信里得知,他家已经把我爸爸告上了法院,但是这种纠纷法院一时也不好判,所以直到现在事情还没有解决掉..


话题扯的太远了,呵呵...


回家探亲那天,我穿着笔挺的士官服,肩膀上还配带着从排长那里硬磨来的少尉肩章(呵呵,本来不想写出来的),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家里的亲戚都知道我回来,那天下午早早的就全来我家等我了,本来我估计是下午5点左右能到家的,可是由于到县城的时候没坐上车,所以一直到了7点多才到家..但是亲戚们都没走..我一到家我就知道他们的目的,是来帮我爸妈劝我的,劝我今年过年就退伍回来..我转士官的时候我家里就不同意,是我吵着他们才同意我再呆一年的.亲戚们都纷纷劝我,直到我骗他们说我有机会提干,现在已经当上代理排长了他们才不劝了(那时候确实有提干的希望)..晚上11点多,大家才散去..


第二天起来后,我准备到村里一个从小一起玩的朋友家去.走到路上的时候,我家后面那个女的(就是被我砸掉半只耳朵那个)一看见我,马上就拦到我前面..并且一边骂还一边往我脸上吐口水,而且还动手来抓我的脸,我实在控制不住,就拿手挡了她一下,一下子就把她推到了在地上..这时候很多人都围了上来,她老公的两个兄弟都冲了上来,我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他们今天是预谋来报仇来了.其中一个兄弟冲上来就一拳照着我的脸部打了过来,我闪了一下后顺手一推,结果他没站稳,一下子就摔进了旁边的一条水沟里.另外一个兄弟也想上来打我,结果被边上的村民们给拉住了..但是他的脚还是踢到了我,把我的新军服上踢了一个黑脚印..那个女的也没命的向我冲过来,这个时候已经很多人在拉架了,我也被人抱住,我的脸上被那个女的抓了几下..那个女的也被人拉住了..这时候我妈听到动静跑出来了(我爸没在家),那个被我推到水沟里的人刚好站在我妈前面,看见我妈上去就踢了我妈一脚,我妈一脚就被他踢到在地上.如果不是马上有人拉住他的话,我妈不知道要被他踢多少脚...


那个时候我眼睛里简直就要冒火了,我拼命的叫抱住我的人放手,我此刻真想用那些在部队里苦练出来的杀招狠狠的教训一下他们.我承认,那时候如果没人抱住我的话,那个人就算不死也得落个残废,我会把在部队学的那些一招致命的狠招全部都招呼在他身上..这个时候抱住我的那个人跟我说了句,好了,你身上还穿着军装呢..就这一句话,我冷静了下来...是啊,我身上还穿着神圣的军装呢,肩上还佩带着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少尉军衔呢/怎么能象个地痞流氓一样在这么多人面前斗殴呢..


我叫抱着我的那个人放开我,说我不会再打了..他放开了,我走到那两兄弟面前,很冷静的告诉他们,如果要跟我打,可以,等我脱了衣服再打,谁也不要来劝,打死打伤我都不怪你们..


也许是他们两兄弟被我刚才的阵势吓住了,竟然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只有那个女的还在那里发狂...

几天后我离开家去了部队,到了部队的那一天,我接到我妹妹的电话,说那个女的把两只死老鼠和一堆垃圾扔进了我家的院子里..我沉默...


法制社会,和谐社会..何时才能全面提高我们人民的素质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