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199.铁血西域[下]

7821144 收藏 6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因十九师在路途中开始聚合壮大的各部不断加入战斗,阻击战打到17日晚,十九师只有大约一个团的轻装部队没参战,师部也于成功袭击E军炮兵阵地后的清晨抵达战场,炮兵团全部回头参战了.而E军的第三波部队在司令官的催促命令中也赶了上来,使基本平衡的重火力天平再次倾向E军.至此,战斗进入了全力决战阶段.均有伤亡重大的双方兵力对比是一万四千对六万.五十多个小时的惨烈战斗,十九师阵亡将士超过了五千,做为进攻方的E军阵亡数字当然远大于十九师,达到一万二千以上.

可这仅是伊犁河之战高潮的开始,同时,此战还有另两个组成部分,十八师与E军阻击部队将攻防战打成了一场混战,做为第六集团军第一主力师,十八师的进攻犀利之极,却奈不何E军人更多,为了完成阻击任务,E军也学习了一下中华军队当年绞杀在一起的战法,生生拖住了十八师,朝十九师靠拢的速度十分缓慢.

但是,谢罗廖夫手中有两份情报,十八师被拖住是为喜,可相对兵力薄弱的南疆却拦不住对手援军,二十师在二十一师协助下已突破了E军阻截,兵锋已越过阿拉木图,离主战场只有一天的路程,那可是两万多部队,以质取胜的中华军队完全可以把对倍的E军拖在伊犁河畔,打一场胶着战.

其实,中华帝国军队的单兵战斗力即便强于E军也不明显,但合成作战能力就是强于E军一倍.因为,中华军队的火力配置远优于E军,当然,高火力代表着高消耗,所以中华帝国一个主力师有二万多人,其中有一个专属后勤团也是主要原因之一.而E军一个主力师只有一万二千到一万五千人,中华帝国的主力师拥有标配108门各型火炮的炮兵团.每个步兵团中拥有一个标配27门火炮的重火力营,全师身管火炮达到220-----280门.每个连有一个装备三门迫击炮的炮班和装备三挺重机枪的重火力班.这种火力配置在当时的世界足可以用变态来形容,火力密度相当于E军三到四个师.由132团主导的伊犁河阻击战之始,E军妄图利用哥萨克骑兵的迅速与勇悍冲破132团防线,但在数十门迫击炮和相同数量的重机枪的强猛火力下几乎全军覆没.骑兵虽是此时代陆军的骄傲,但在正面作战中,完全没有突破中华军队团级以上部队火力覆盖的可能.所以,中华帝国并不很重视骑兵建设,几个独立骑兵师不过是不能浪费原有军种.当然,有着与对手相对应军种也是有必要的,却不求看起来那么强大.当然,这与载镔的个人观点有关,不管正确与否,他受后世M军火力至上的影响较深.原史一战中,骑兵已成为军事强国的盲肠.二战时,骑兵在D军的装甲部队面前已毫无作用.而中华帝国无疑已是世界军事强国,载镔有足够的信心使国防军的火力标准提前四十年达到原史一战水平,因为战争无可避免的朝着越来越高的消耗量靠近,后世M军的观点并没有错,否则也不会领导世界潮流.当然要注意,提前四十年达到的是火力标准,可不是科技标准.

在此决不是轻视骑兵,就算是载镔还是蒋某人时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小股骑兵进行偷袭也不至于肯定没有战果,像阵地雷达[有生命探测功能]这等高科技装备,仅就少数强大发达的国家才有,还没有远程探测能力.不过,中华帝国终究是刚刚重新踏入军事强国行列,到1873年5月总共只生产出了三百多门105重炮,组建了七个重炮营,分属七个集团军.而属于第六集团军的重炮营则划归了独守中路的十九师.

这是谢罗廖夫知道或基本了解的情况,他不知道的是,十九师后勤部队紧赶慢赶,比前线预计中提前送来了补给,重炮营将恢复大部战斗力,只是更换炮管和易损件需要一夜时间.而E军取胜的关键就在这一夜.可是,以谢罗廖夫的才干与对胜利的渴望,即便知道所有情况,即便中华军队的援军更多更强,他是否会退却呢?

优秀的军人会为了胜利尽到最大努力,谢罗廖夫只会担心他拖住了中华军队主力,其他方向E军却抓不住战机.

正是因为谢罗廖夫为了整场战争取得胜利的坚持,才将伊犁河之战打成了一场要用伟大来形容的战役.当然,他不会放弃尽早将当面的十九师击败.这位优秀的将领做出了该做出的一切,但正如他担心的那样,E军并没有抓住整个西线战役胜利的契机.稚嫩的二十二师的对手没有及时发动进攻,而是在等候后续部队中浪费着时间,E国对人海战术的迷恋直到原史的二战都没放弃,连人口最多的中国也望尘莫及,其军人死亡数字为各参战国第一.还有,战争中何必拘泥于谁主攻谁佯攻呢?但E军北线司令部就是固执的任为谢罗廖夫所部是主攻方向,本部最主要的任务是吸引住中华军队.

所以,北疆E军司令对于主动进攻,始终觉得兵力不足.E军所有将领都不会不想胜利,也不是一点听不进正确意见.可是,把根源追究到底后就能发现,世界所有国家中,将总体战略利益看的高于一切的只有华夏民族,此现实直到毛伟人名扬世界并留下理论著述后才大有改观.此前的其它各国,再怎么强大也不过是用不断的战术胜利累积起战略优势,这就是拿破仑在高傲的左宗棠眼中只能在中华帝国当个师长的原因所在.单以战争而言,欧洲人的战争观念,以中华民族智者眼中看来,全是本末倒置之举,或许不能说错,却事倍功半.习惯用人命堆积胜利的E国人不过是个极端而已.但要承认,E国甚或欧洲人的战略战束观念虽古板,但那通常是在战役开始之前,却也不是在战役进行中不知变通,毕竟世上没有摆好姿势挨揍的敌人.

所以,在接到谢罗廖夫中将的情报与要求后很快发起了北疆战役,只是耽搁了接近两天时间,使第二集团军援军得以在E军取得重大战果前赶到.

后世战史家评述中说,如果柯尔西金少将能成为进攻北疆的方面军司令,E军至少能取得西线战役第一阶段胜利.因为当时的第六集团军的兵力的确捉襟见肘,各部都被优势E军缠住,战略准备也不充分.刚刚换装第二代制式武备有利有弊,就如新型火炮的射程射速和射击精度都有明显提高,但受当时技术条件限制,使用寿命有所降底,维护保养也更麻烦.同时,单位时间的战争消耗也比E军大很多,可当时的中华帝国的后勤供给能力并不完善,连中华帝国自身在战后总结时都承认,虽然南疆有第七集团军支撑,E军兵力也没有多少优势.但北疆防线上,缺乏战争经验的新编二十二师和半个十八师不一定能顶住五个E军师的进攻.

可惜,柯尔西金只是个少将,在E军某些传统观念中不受待见,根本镇不住其他将领,事实上,谢罗廖夫也不一定行,不,是肯定不行,.从政治上来说,沙皇统治离崩溃的时间只有几十年了,它就像原史现在的清朝,除了改换思想,并不是几个优秀人才可挽救.因而,杰出的谢罗廖夫尽一切努力使伊犁河会战没有输,却只是奠定了其个人的名将地位.

战斗在继续,自知道对手在南疆的部队将要赶到后,谢罗廖夫仔细衡量后放弃了带来大量伤亡的正面强攻.因为他看透了,自己至少还要付出伤亡两万人以上的代价使十九师的防线零落不成体系,把对手消耗光,三万人也不够.那样一来,E军也成半残废了.其实,无法完全摆脱E式战术风格的谢罗廖夫并不在意用大量伤亡换取胜利,反正战争本不存在公平,哪一方能在最后站着哪一方就是胜利者,只是谢罗廖夫没有足够的时间与十九师拼到底,因为南疆援军在一天内就能抵达战场.

所以,谢罗廖夫想最大限度的拖住中华军队,为另两路E军创造胜机.于是,他干脆的不再以攻占伊犁为目标,而是命令部队从四面八方展开,尽量造成与对手混战的态势.混战中,吃亏的肯定是火力强[特别是远程火力]和兵力少的一方,这两点十九师占全了.可要知道,国防军前身几乎就是靠消耗性混战打败了YF联军,十分清楚混战的优劣奥妙,所以现在的帝国国防军成了当年的YF联军,尽量避免与对手打乱战,虽说真要打也不怕.就像十八师因为需要救援友军不得不与E军阻击部队纠缠,可十九师则想尽一切办法不让E军意图得逞.

纵横交错的战壕不但在面对单向攻击时拥有灵活机动的阵地攻防纵深,在面对四面围困时也很容易转换成环形防御态势.华E战争中的中华帝国使世界军界伸入了解到什么是火力和更猛烈的火力.可要说到十九师此战的对敌策略性则必然要再次歌颂中华卫国战争对世界军事变革的重大贡献,重视人为制造地利优势的堑壕战即是其中一例.

E军人多势众,说不好听点,十九师的确像个堵住家门口不准强盗进入的人,在练挨打的功夫,没办法,人家要强攻就强攻,要围攻就围攻,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只是十九师又像个周身冒火的刺猬,虽因战斗打响,E军还有后续部队继续进入战场,而且不再有成规模和持续的中华军队进行阻击,只靠以一对五的十九师肯定打不过E军,但E军要想在对手援军抵达前的一天内取胜又谈何容易.

先击溃十九师再迎战远道而来人困马乏的对手援军,使自身免于内外夹击的窘境无疑是最佳选择.但战术构想在半日苦战后却难以实现.怎么办?

有兵可用的谢罗廖夫眉头一皱中计上心来,反正只要六万多部队的半数就可以缠住十九师的万余人,于是E军摆出了分兵进攻伊犁的架势,并将情报有意泄露给十九师,以使这个顽强的对手自乱阵角.但事实上,谢罗廖夫并不是真要分兵,因为他不敢去打伊犁了.

有必要承认,<<三十六计>>不完全是中华专利,起码对中华计谋谈不上多熟悉的谢罗廖夫想到了假意分兵以调虎离山,然后合兵以击之的计策.不能说此计不妙,也许从接战开始E军就分兵绕过阻击线进攻伊犁,十九师真有可能为尽守土之责与E军拼命.但是,当谢罗廖夫发现自己因兵力占优而有着能很快打垮对手的理想主义后,已在伊犁河耽搁了颇为骑虎难下的三天,南疆的中华援军已杀了上来.此时真要分兵,三万E军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攻下防守空虚的伊犁,但进得去是否能出来呢?

要知道,从南疆来援的中华军队一个半师冲破E军阻截时,虽付出一定伤亡,但还是有三万兵力.不错,南疆援军是疲惫之师,可与十九师血战三天的E军无论如何谈不上是以逸待劳.都是疲兵,分兵后负责拖住十九师的三万E军不可能是汇师后总兵力达到或超过四万的中华军队之敌.即便这三万E军可以用死守摆脱被歼灭的命运,在中华军队那堪称变态的火力打击下,肯定免不了死伤惨重的结果.虽说急急来援的二十师和二十一师不会配置过多重火力,但加上地头蛇十九师的火力配置,但至少要比半数E军强很多,单兵火力更是远在半数E军之上.这样一来,攻占伊犁的E军将没有退路.不要说谢罗廖夫的为人不像其他E国人那样残忍无耻,就算走投无路的E军有在中华帝国境内烧杀抢劫之心,E国政府也会在中华帝国的反报复中妥协.E国驻华大使急切中说E国不是<<北京条约>>签约国,纯粹是在各国逼迫下,逃避伤害平民责任的口不择言.他也清楚自己国家的德性,知道华E间一旦发生战争,战争伊始的E军肯定不把中华平民当回事,但他真不想已国军队发生兽行.

事实上,恶魔载镔对YF本土多年的残酷报复,十余万人的伤残,列强又有谁无动于衷呢?即便E国人天性残忍,却决不是白痴.如果还是咸丰时代,一切都好说.但碰上了重震中华军威,又是流氓出身的重兴皇帝,E国有多少人口可以和中华帝国展开无限仇杀?

对此,谢罗廖夫也不是昨天成为司令官今天就打仗,总要尽可能多的了解对手.所以说,谢罗廖夫的计策核心就两个字-----欺诈.

其实,十九师将领也心慌,但现实使他们并没有上当.除了分析到E军不会无知到真的分散自身兵力外,最重要的是”不让战争在本土进行”更理想主义.像华E这样的大国强国间的战争,任何一方打到另一方国土都很正常.特别是某些不宣而战的突然袭击,谁也不可能完全防住谁.而以十九师内还能坚持,外援兵将至,这种决不到绝望的处境,要是被E军所欺骗,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战略性错误.该放弃必需放弃,理想无需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像中华帝国这样一个不可能灭亡的大国,永远不缺少翻本的机会.

所以,十九师将谢罗廖夫以不变应万变对付自己的那一招拿了过来.管你狡计百出,我自巍然不动.只要E军敢攻打伊犁,先吃个亏又怎么样?

十九师不上当,时间就不允许谢罗廖夫再出计谋了,他只能选择另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即拖住目前西域战场上将近半数的中华军队.而且,他成功了,并在他任为恰当的时机抽身而退,伤亡数字是中华军队的一倍以上并不是他的错.

这就是谢罗廖夫为胜利所做的努力,这就是他获得对手尊敬的基础,并在今后的岁月里,通过学习思索,取得更大个人成就.其于后世历史上的评价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级的杰出军事家.于E国本身而言,至少是十九世纪最杰出的将领.

对此评价,最早给予承认的正是在两场大战中均是谢罗廖夫直接对手的中华帝国军方.因为,这位杰出的E军名将本身没有惨败在中华军队手下过.退休后的石达开元帅曾说:”……E国人极其该为谢罗廖夫将军没能成为军队统帅而后悔……”

再次声明,不管是E人倭人,一棍子打死全是苯蛋,绝对是辱人辱己,但关于谢罗廖夫的题外话到此为止.

一路上大小战斗不断的援军于18日晚进入伊犁河战场.E军当然不可能一心全在十九师身上而不管必将出现的对手援军.渴望胜利与自以为是的逞强斗狠完全是两码事,以数倍兵力与中华军队打了一百多小时却无法取胜,谢罗廖夫心中曾有的几分白种人的骄傲早散了,凭中华帝国对战争的理解力和火力强猛的现实,现在自己手上这六万部队与四万中华军队硬捍,结果肯定是输.所以,谢罗廖夫终究是分了兵,只不过不是攻打伊犁,而是为了有事临头不会手忙脚乱,于是提前做好防御战准备.现实的教育作用是那样伟大,一惯骄横的六万E军中,那些刚从国内调来的军人都很少有人说司令官的战术保守.反倒在谢罗廖夫的激励下,明白了自身处境和新的任务,燃起了另一种自信,即战略上是进攻方占优势,战术上则不至于,只要牢牢抱成团,中华军队很难击溃E军.

所以,中华援军赶到时也是华E军队攻守易势之时.先被正面锤,再被围着打了多日的十九师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