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17章 月夜激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半圆的月亮慢慢西沉,渐渐隐藏在群山后,月亮不忍心看人类无休止的杀戮啊!

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是人最困的时候。

小路下面传来轻微的“沙沙”的声音,有人摸黑摸上小路。这些雇佣兵确实是战斗极其丰富的职业军人,中了冷剑设计的两个陷阱后,居然能在短时间,在夜视仪的帮助下,把其他的真陷阱和假陷阱全破坏了,搜索了那片区域,没有发现冷剑的踪迹,又顺着冷剑奔跑留下的线索追杀上来。

不论冷剑在奔跑时多么的小心谨慎,都会留下痕迹,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但在这些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眼中,这些痕迹非常明显的,更何况冷剑也没有掩藏自己行踪的心理和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冷剑睁开双眼,在隐约而朦胧的月色下,他的双眼闪动着凌厉而炽热的光,这是渴望战斗的目光,这是复仇的眼光,这是渴望饮敌人鲜血的眼光。

在夜视瞄准具下,一条淡绿的人影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匍匐前进。冷剑左手一拉绳索,“砰”,AK47特有的枪声响彻漆黑的天宇,再次狠狠撕破丛林的寂静,宿鸟再次惊飞。

在AK47枪声响起时,冷剑马上扣动03突击步枪的扳机,“卟”的一声轻叹,03突击步枪的枪身轻轻一震,就像情人抚摸时发自内心的颤动,子弹准确地钻进那人的脑袋。在夜视仪中看去,那人的脑袋飙出一股淡绿色的液体,那人在地上抽搐两下,就魂归地狱了。

AK47的枪声把装有消声器的03突击步枪那轻微的枪声完全遮盖了。霎时间,几十条红外光束从不同的方位密集地射向AK47枪响的地方,子弹的呼啸声霎时充满冷剑的耳朵。那棵小树顿时被密集的子弹射得从中折断,发出无可奈何的悲鸣声摔下悬崖。

冷剑的左手不断拉动绳索,AK47不断兴奋地发出清晰的鸣叫,枪口不断喷出火焰,不断吸引那些雇佣兵的注意力,不断吸收雇佣兵的子弹。在AK47枪声强有力的掩护下,03突击步枪的枪身不断轻颤,激喷出复仇的子弹。

子弹从冷剑的头顶和身边“嗖嗖”地飞过,那尖利的撕破空气的呼啸让他浸入了一种莫名的兴奋状态,每当那一朵朵在夜视仪中淡绿的液体小花溅起,每当那一具具的尸体倒下,他似乎都能听见手中的03突击步枪发出畅快的清鸣,它在渴望战斗,渴望鲜血,渴望去收割人类的灵魂,它是死神手中锋利的镰刀。

冷剑根据红外光束的位置判断持枪人的所处方位,推断持枪人胸部具体位置。因为不知道持枪人的身高,所以冷剑不推断持枪人的头部位置,只向着持枪人胸部的大概位置进行准确的点射。刹那家,对着AK47方向的红外光线就少了几束。

那些作战经验非常丰富的雇佣兵绝对想不到在这么密集的射击下,冷剑居然能开枪反击,他们即使敲破脑袋也想不出冷剑是如何做到绝地反击的。

红外光线顿时全部消失,AK47也停止了极度兴奋的鸣叫。

红外光线沉静一会儿之后,又突然全部亮起红外光束来,全部对准AK47枪响的方向。冷剑没有再根据红外光线的位置射击,因为他知道这些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雇佣兵肯定隐藏在大树后面,他才不会浪费宝贵的子弹。

雇佣兵是活跃在世界上的真正的战争机器,那里有战争,那里就有他们的身影,那里不太平,那里也会闪动着雇佣兵的身躯。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就活跃着不少雇佣兵,他们有的是超级大国出钱聘请的,有的是在超级大国眼中所谓的恐怖分子聘请的,当然也有不要钱的狂热宗教分子。谁有钱,谁也能请得动这些雇佣兵。他们只认钱不认人,今天你给钱,你就是雇主,明天他们有可能收了别人的钱,马上就对昨天的雇主进行致命的攻击。

不要对这些雇佣兵讲什么战争法规和仁义道德,当然他们也有底线,绝不会去招惹大国,绝不会无缘无故残杀平民,否则激起公愤,他们就没有生长的土壤了。

这些雇佣兵为了钱天天在战场上打滚,那些经验是用血和生命的教训总结出来的,他们的经验绝对比我国绝大部分军人都要丰富得多。他们的战斗力也比我国绝大部分只参加过演习、从来没有参与过真正战争的军人要强得多。

冷剑从来就不轻视这些雇佣兵,这不,他们受了冷剑不知道原因的致命打击,马上就调整战术,不莽撞不贸然行动,的确值得冷剑钦佩。

“呼,呼,呼”,三声尖锐的破空之声狠狠地灌入冷剑的耳朵。

“榴弹攻击!”冷剑连忙缩回天然的防空洞,张嘴掩耳,等待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轰”!

“轰”!

“轰”!

三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几乎同时响起,爆炸声彻底粉碎了大地沉静,在寂静的夜晚会传得很远很远。

看来雇佣兵团为了赶时间,为了抢在中国军警赶来之前结束战斗,豁出去了,重武器也用上了。

半截小树再一次承受莫名的打击,连着罪魁祸首的AK47突击步枪一起粉身碎骨。

爆炸过后,冷剑又匍匐出“防空洞”,借着朦胧的月色,四条人影以标准的军事间隔距离,弓身摸上小路。

冷剑把突击步枪转换成连发状态,狠狠地一扣动扳机,03突击步枪喷出收割人类性命的金属骤雨。当先的一人身中几弹,吭也没有吭一声就向山下滚落下去。后面的三个人确实训练有素,发觉稍微不对劲,就卧倒想向山下滚,但他们怎能快得过子弹的速度?滚是照样滚下山,却不是他们主动滚下山的,而是钢铁子弹收割了他们的灵魂,是无意识的自由落体运动罢了。

山下又沉静下来,硝烟味渐渐被清风吹散,天地又陷入一片宁静。

冷剑知道雇佣兵团在商讨新的战术,宁静是暂时,等下会有更大的恶战在等着他。雇佣兵团肯定要在天亮之前拿下他,现在离天亮只有一个小时了。动静闹这么大,即使冷剑没有和杨厅长通电话,附近的村民也会报警,现在军警方正高度戒备,调动部队就更加迅速了。

雇佣兵急,冷剑可不跟他急,军方的人来才打算,相信肖上将和杨厅长他们会想到既不暴露冷剑身份,又能保证他安全的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这时候,冷剑的保密卫星电话在振动,冷剑拿其一看,是杨厅长的来电。

杨厅长说昨晚深夜肖将军想向中央的丁将军把他的事情汇报,以其希望得到丁将军的理解和支持。谁知丁将军军务繁忙,当地的军政要员络绎不绝来到他下榻的地方,后来人少的时候,丁将军的爱子丁霸又全程陪伴他的父亲身旁。肖将军不近人情地支开丁霸和其他人员时,丁将军因为操劳过度,老毛病发作,在医院打点滴,睡着了。肖将军只能私自行动,叫冷剑等着……

杨厅长的话还没有说完,三十多条红外光束又全部射在冷剑藏身之处,佣兵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进攻了。

果然,“呼,呼,呼……”密集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雇佣兵竟然不惜重本,全部用榴弹进攻。

冷剑连忙缩回“防空洞”,巨大的爆炸声接连响起,三十多枚榴弹全方位、无死角地把二十多平方米的制高点覆盖了一遍。剧烈的声波几乎震聋冷剑的耳朵,巨大的气浪和浓厚的硝烟味几乎使冷剑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有这个可以承受高爆炸弹袭击的天然“防空洞”,冷剑早就去和黄菲握手遨游了。不过,如果没有这个“防空洞”,冷剑也绝不会死守在一个地方,他肯定和对方打游击战。

杨厅长从电话里听到炒豆似的爆炸声,心情十分沉重,连忙挂断电话,联系肖将军。

爆炸过后,冷剑用水淋湿一块布,用湿布捂住鼻孔,爬出“防空洞”。“排炮”过去,敌人就会进攻,就会上来看看轰炸的结果的。

冷剑布置的简陋掩体——几块石块早就被轰得粉碎,冷剑换了个弹匣,调到连发状态,伏在地面慢慢匍匐前进,偷偷向下望。

果然,有七八个雇佣兵向上爬。谁也想不到这个小小的地方在承受了三十多枚榴弹密集的、全方位的、无死角的轰炸之后,还会有活人生存。所以那些雇佣兵有些大意,都直起腰杆,前后之间也没有标准的间隔距离,就这样一窝蜂地向上涌。

冷剑扣着扳机不放手,对着他们头部的方位不住地摆动突击步枪的方向,枪口喷出的金属洪流向这七八个佣兵洒下死亡的通知书。向着他们的头部进行全方位射击,是避免佣兵身穿防弹衣。这七八个佣兵就像西瓜似的,骨碌碌地滚下山坡,只几秒钟,就有七八个人命丧黄泉。

生命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值钱。

只一会儿,突击步枪就没有子弹了,冷剑又连忙退回“防空洞”,又换上一个新弹匣。现在已经用了两个半弹匣了,还有两个半的弹匣省着用,谁知道究竟来了多少佣兵?

冷剑把突击步枪转换到单发射击模式,现在下面的佣兵再也不敢这么集团式的冲锋了,用单发射击模式好。

冷剑已经准备用重武器——榴弹了,他就要给对方造成迷惑,使对方不清楚他手中究竟有多少武器,现在对方迷惑的就是这个制高点为什么这么坚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