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外婆

lonly 收藏 17 251

------仅以此文献给我逝世十周年的慈祥外婆


横摆在路上的冥币、纸钱,还有外婆生前的衣物,熊熊的燃烧着。大家面向火焰围成一圈,眼中还泛着些许的泪光的妈妈口里念念有词,我想她应该很希望外婆能听见他的呼唤......而熊熊燃烧着的纸钱,也燃烧着我对外婆的思念......


小时候,最喜欢过农历年了!模糊的记忆里,我最喜欢过年时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回乡下外婆家。外公过世得早,每当回到乡下老家,妈妈总是会去外婆的小饭馆里面帮忙。那时候我这个爱哭爱跟路的顽皮小捣蛋总是吵着要跟着还在卖鱼维持生计的外婆,因为在外婆卖鱼的后方有一个大水缸,里面放着活生生的待宰之”鱼”,调皮的我总是喜欢掂着脚尖,伸长着手去跟里面的鱼儿玩捉迷藏。这应该是我在小时候的最喜欢的游戏之一吧!


农历年初二的晚上,外婆家里总是会挤满一屋子人,而小时候的我最期待的就是发压岁钱的时刻了;外婆总是特别疼我,除了红包之外,外婆总是会另外塞给我1到5元不等的零用钱。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外婆给我们的零用钱上面总是带着浓浓的鱼腥味,有时候上面还会附着几片鱼鳞。我依稀记得她总是用带着浓浓的地方口音跟我们说:娃啊~~~要好好读书,这些钱给你们零花,好好收起来。当时年纪小,不懂得外婆的言下之意,总是傻笑的收下钱,然后用于一些无聊的小玩意和琐碎的零食中......


记得在一九八七年某天的早晨,外婆照例前往市场卖鱼,天色昏暗,外婆不小心被一辆大卡车发生擦撞,年迈的外婆哪禁的起这样的冲撞?左脚当场骨折;当时的外婆身体已经相当不好,医生诊断结果是粉碎性骨折需要截肢......外婆当时已患有糖尿病,伤口不易愈合,从老家到大城市的医院,从小腿锯到大腿......历经一年半多的康复和治疗以后仍然没有特别的好转,外婆往后的日子只能与拐杖和轮椅的陪伴了......


外婆手术出院以后,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我们举家迁来老家所在的县城。如此妈妈也能够就近照顾外婆。而我因为上学时间紧,而去乡下的路途也比较远的关系很少去看她老人家。妈妈很希望我经常去探望外婆,记得有一次外婆见到我的到来,竟感动的哭了。我替外婆翻身,替她弄了些简单的东西吃,要离开之前,我对外婆说:外婆,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看着外婆孤单坐在轮椅上的背影,我只记得我的眼眶是湿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即将上大学要离开老家之际,我曾最后一次去探望外婆;那时的外婆住在老人疗养院里,身体已经很虚弱,但还是不忘提醒我要好好念书,要听妈妈的话,天气冷,要自己多穿衣服......


对于外婆的更多认识,是看到舅舅替外婆撰写的生平事绩中所得知:外婆跟外公,是依媒妁之言而结合的。但是外公因为肺疾早逝,外公过世时,外婆才二十九岁,三个女儿分别为是六、四、二岁(我妈妈排行老三),最小的儿子,甚至还没有满月......从这天开始,外婆就一肩扛起了一家五口的生活重担。舅舅说,外婆的工作时间就象是全年无休的机器一样:凌晨,她就必须要到鱼市场批货,然后再赶回农贸市场卖鱼;回到家后也不得闲,外婆还跟人家接了一些手工回来贴家用,如粘贴火柴盒、糊纸袋等;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外婆还必须要清洗全家的衣服......潺潺的流水声,总是在子夜时从外婆家缓缓的传开来.......


外婆如此辛苦,为的就是要让她的子女们能够受最好的教育。她曾跟舅舅说:只要你能读,不管我我么辛苦都要让你继续念下去!早期的农业社会,有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想法。也因为如此,外婆书念的极为有限;因此她也深知书念的不多的痛苦。所以她总是鼓励自己的子孙要多念书,舅舅的文章里写道:在外婆弥留之际,她要外婆的爱孙运运和亮亮牵着外婆的手告诉外婆:他们一定会好好念书......”。


外婆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对她的儿女有时也是十分严厉,因为她知道,她必须同时肩负起严父慈母的责任,让子女在温柔的母爱之中还能感受到阳刚的父爱......“好好教导子女们”,是外公临终前对外婆的最后一句话,也成了外婆对于外公的承诺。于是外婆努力的赚钱让她的子女们能够接受最好的教育,直到她再也站不起来为止......


那场车祸,曾让外婆万念俱灰。面积很大的伤口,几乎每天都要将截肢的创面放在脸盆里浸泡消毒水,麻醉药的药效消退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椎心刺骨的剧烈痛疼。外婆曾对舅舅说,她曾经痛得甚至想到自杀,但是一想到自杀会祸延子女,外婆别无选择,只有更坚强的站起来......


外婆的一生,充满了许多的荆棘和挫折,但是外婆从没抱怨过一声苦,因为她知道,她没有停下脚步抱怨的借口和权利!她知道,她绝对不能倒下!她必须更勇敢、更坚强的面对挑战。坚强的外婆,挺着身躯跟病魔奋战了将近快十年,还是在一九九七年的八月底因为脑血管栓塞紧急送至医院急救,自此之后,外婆就陷入了重度昏迷;任凭病床旁的我们再怎么声嘶力竭的呼唤,外婆都只能够用眼泪来回应我们了......


我想,外婆真的累了,她完成了她的肩负的沉重负担;她就象是神一般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但是如今,在她真正该休息一下的时候,却难以体会到普通人天天能感受到的天伦之乐了......


一九九七年的九月三日下午,病危的外婆从大城市的医院送回了乡下老屋中——为的就是落叶归根,这也是舅舅对于外婆的最后承诺......


我还记得我最后一次看到外婆,当时外婆的呼吸很急促,凭借输氧管很用力的呼吸着;妈妈要我跟外婆说说话,我蹲下并靠近外婆的耳边,跟她说:外婆,我回来了,来看你来了!外婆好象想开口跟我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这时的她,早已陷入重度昏迷......次日凌晨五点一刻,外婆累了,她终于放下背负多年的重担,在亲人的陪伴之下安祥的睡去,可是我知道,这次,外婆再也不会醒来了......


一九九七年九月初秋,清晨的冷风吹在每个人的脸上,也割痛着每一个人的心。外婆的遗体,在道士的诵经声中,进入了她冰冷的灵柩之中。一向坚强,从不轻易掉眼泪的舅舅,在看着外婆的遗体入殓之后,跪在外婆的灵前,痛哭失声,久久不能自己......告别式结束,灵车缓缓的驶往四十分钟车程之外的墓地,我们每人手捧一杯黄土,洒向外婆的灵柩。旁边的亲朋好友拿着铲子一铲一铲的将黄土覆盖在外婆的灵柩之上;我们则守在旁边,直到看不见为止......亲爱的外婆,这次,真的要跟您道别了,您安心的睡在这吧!


外婆,您放心的去天堂吧,也许只能在那里您才能真正的得到休息......什么都不要带走,只要带走我们还来不及对您说出口的爱......


本文内容于 2007-9-3 11:02:14 被月苍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