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千亿赎金

华新

二零零一年二月,天气乍暖还寒,虽然台湾天气变化在台南不是那么特别明显,但是从街道中人们步伐节奏的紧凑中还是品味到了一点冬季残留的痕迹。城市的各大主要街道似乎还沉浸在两千前大选的气氛中,民进党的各种宣传标语还在充斥了各个主要街道,新近当选总统陈水扁的画像也都树立在街道的主要位置。人们似乎真的感觉到了台湾自民进党当选后在生活的各个方面有那么一点点的改变,至少对于敢于对抗国民党的民进党人士,台湾的许多民众还是在暗地喝了一声彩。


或许这二月的一天对于台南的普通民众没什么特别,但是对于刚刚搬进新的南天大厦不久的南天集团来说却是有重要意义的一天。新的南天大厦是民进党执政台湾后为了感谢南天集团的贡献而为其购买的台南地标型建筑,新的南天大厦虽然不如台北101大楼那样高耸入云,却也有一种另类的气质。整个大厦高八十层,外层都用深兰色的钢化玻璃,远远望去仿佛天边的一颗兰色水晶一样,周身都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大厦里面更是装潢考究,所有都是参照现代化企业办公的要求设计,民进党更是聘请的世界上顶尖的设计师为其专业设计,整个大厦的风格就如同南天集团当家人萧天一样有着那么一股卓而不凡的气质。


今天是南天集团下属的南天物流在台湾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日子,当台湾股票交易大厅开盘后,南天物流的股价像火箭一样一个劲的向上窜,位于南天大厦顶层的大会议室里立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几乎所有的台湾民众都知道民进党之所以能够执政台湾,南天集团功不可沫。而现任民进党主席,台湾的新一任总统陈水扁更是没有忘了萧天这个老东家,竭尽自己所能地帮助南天集团发展,使得南天集团在民进党执政台湾的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总资产呈几何数字增长。现在南天集团是台南数一数二的大型集团,如果说论财力南天集团不是台湾最强的,但是论影响力,南天集团绝对是台湾最近两年里最风光的企业集团,南天集团已经渐渐迈入台湾大中型企业集团的行列。


“萧董,电话!是陈总统!”现任南天集团董事局秘书的马文君把电话拿到萧天身边,并适时提醒道。


萧天捻灭了手中的烟头,左手一挥,刹时间随着萧天的这个止声的动作整个会议室寂静无声,萧天微笑着从马文君手中接过电话。


“陈大总统,您好啊!”萧天不无调侃地问候道。


“老大,您又涮我!我刚才看了南天物流的开盘,那真是一路飘红啊!”陈水扁说道。


“南天物流上市多亏了您啊!要不依南天物流的资质根本达不到上市标准。你放心南天物流属于你的股份我给你留着呢。”


“那就谢谢老大了!”


“还有关于集团下属南天机电的立项还要麻烦你通知政府的相关部门尽快批设下来。”


“老大,这个您放心,包在我身上!这个月月底一定有消息!”


“好!那我代南天集团就先谢谢陈大总统了!”


“老大,客气了!对了,今天关于我党各大城市立委选举的事情还需要老大的帮助。”


“这个你找忠言就可以了,没有问题的!”


…………


又寒暄了几句,萧天放下电话,十指交叉放在胸前满意的望着会议室里南天集团的高管们。左边是集团总裁刘忠言带领的集团高层,右边是高级行政副总裁黄冠群带领的集团下属公司的高层,这一左一右,一男一女,堪称萧天南天集团的左膀右臂,这一年多以来为集团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先是集团规模的不断壮大,而后是南天物流的成功上市,所有的这一切都为南天集团以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没事了,散会吧!忠言和冠群留下。”萧天吩咐道。


不一会,诺大的一个会议室就剩下刘忠言和黄冠群还有萧天三个人。


“冠群,你现在既是集团的副总裁,又是南天物流的老总,有没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解决一下的?”萧天问道。


“萧董,暂时还没有。南天物流刚刚上市需要我做的事情还很多,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会来找您的。”


“好!现在的南天物流不在是两年前的那个小公司了,尤其在上市以后为了防止有人恶意收购,集团一定要保持绝对的控股权,你回去也告诉那些持有股份的部门经理,现在谁如果敢擅自抛售手中的股票就立刻让他从南天集团走人。”


“萧董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黄冠群回答道。


“没事了,你出去吧!”萧天说道。


“忠言,把电视打开,看看中华民国有什么大的新闻。”萧天说道。


忠言拿出遥控器打开了会议室正前方的投影幕,投影幕里立刻闪现了东森电视台的主播,就见她用标准的国语发音在播送着新闻。


“据政府发言人透露,新政府台湾高速地铁项目已于近日启动,这个价值四千亿新台币的岛内地铁修建项目将是台湾历史上最大的投资项目,据悉该项目将由日本的一家公司予以承建……。”


听到这则新闻萧天和忠言二人几乎同时互相对望了一眼。


“老大,一年前的那个承诺台北政府开始兑现了。”刘忠言慢悠悠地回答道。


“是啊,如果不是这样,我还不清楚咱们兄弟的身价竟然可以值这么多钱,四千亿新台币啊!”萧天摇头苦笑道。


“民进党用四千亿换的不是老大和众兄弟的命,那是整整一个中华民国!”刘忠言落地有声地说道。


随着忠言话语的落地,萧天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依然是那片三菱厂房的废墟。


就在萧天刚刚拔下手榴弹插销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若干架直升飞机,在三菱的上空盘旋着。萧天旁边的李东虽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出现这么多的飞机总是有些怪异,所以一把按住了萧天握着手榴弹的手,接过手榴弹的插销又放回到手榴弹上。李东冲萧天一使眼色,萧天顿时会其意,紧张地注视着缓缓降落的直升机群。


随着直升机螺旋桨的停止旋转,陆续地从飞机上走下一群人。萧天等人定睛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最前面的是刘忠言,飘雪和老冰几人。其后竟然是刚刚当选民进党主席的陈水扁和民进党的高层人物。


“这不是真的吧!”萧天瞪着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渐行渐近的刘忠言,连忙上前一步抱住刘忠言。


“老大,您受苦了,但愿我没有来晚!”刘忠言眼含泪花地说道。


“没有来晚,刚刚好!”此时萧天才开始有点后怕刚才没有把那颗手榴弹扔出去,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再也见不到刘忠言,而刘忠言刚好看到的也是自己的尸首而已。


刘忠言身后的陈水扁以及一系列民进党高层也陆续走了过来,最先过来的就是陈水扁,陈水扁一把握住萧天的手,动情地说道“老大,受苦了!”


萧天微微一笑,说道“你能来到这里,就证明你一定带来了好消息。”


“是啊,一切都过去了,咱们回家吧!”陈水扁说道。


“我也想回家,但是他们让么?”萧天用手一指周围荷枪实弹的日本军人。


陈水扁一招手,立刻就一名秘书一样的人跑了过来,问道“陈主席!”


“去把日本首相的文函给他们看看!走吧,老大!”说完陈水扁也不管其他人诧异的眼光,带着萧天和众人直奔直升飞机而去。


当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萧天似乎都被眼前所发生的事情给迷惑了,十分钟前还是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架势,没有想到十分钟后自己竟然又做上了返程的飞机。有时候萧天都感觉自己是在做梦,本来有死无生的事情没有想到竟然在最后时刻发生了这么巨大的转变。一路上民进党的高官也不给萧天询问的机会,陈水扁更是像儿子孝敬亲爹一样服侍在萧天的左右,弄得萧天用困惑的眼神望着刘忠言。而刘忠言则双手一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气得萧天直想把刘忠言揪过来一顿胖揍。


等回到台湾,刘忠言才向萧天道明了一切。就在萧天等人在日本四处躲避日本两大黑帮追杀的过程中,刘忠言本来已经有把握把萧天从日本接过来的时候,谁知道事情又发生了重大变化。就在台湾大选前夕,台北有传言说国民党当局为了彻底击败民进党已经委托日本政府要把萧天消灭在日本,以阻止其回台为民进党助选。当刘忠言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惊失色,原本比较简单的黑帮火拼立时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此时作为在台湾没有一点政治背景的刘忠言来说无疑陷入了困境,虽然说只是传言,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音啊。


刘忠言在一番思考后又找到民进党,希望由民进党出面把萧天从日本给接回来。但是临近大选的紧要关头,民进党实在无疑去趟这趟混水。先不说这个消息来源的真假,在这个重要关头民进党几乎所有人都一致否决了刘忠言的要求。在民进党看来南天集团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是时把他们踢开的时候了,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民进党此时已经大选在握了。


在与民进党高层几次接触无果的时候,刘忠言把心一横立刻停止了一切与民进党选举有关的进程。南天集团的助选队伍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以至于到了最后民进党连一台选举的车辆都没有了,没有了宣传气势的民进党立时风头被国民党及其他党派盖过。民进党高层获悉消息后立刻约见刘忠言,谁知道刘忠言竟然全部一一回绝,一概不见。刘忠言这一强硬的作风立刻引起了国民党高层的恐慌,那时刚刚当选民进党主席的陈水扁不得不出面亲自登门找刘忠言,要求和刘忠言商议解救萧天的事宜。


谁的面子不给,但是陈水扁的面子不能不给,将来如果民进党执政,这个陈水扁就会是名正言顺的大总统。在陈水扁所代表的民进党高层一番紧急磋商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再简单是帮派之争了,而是上升到了国家利益得失的程度。要想把萧天等人从日本安全的救回只能从日本政府入手,只有日本政府放行后,萧天等人才有安全返回台湾的可能性。


随后陈水扁代表民进党立刻约见日本驻台湾大使,书面提交了照会。日本政府在获得民进党的照会后,也立刻召开了由日本首相主持的内阁会议,商讨应对措施。最后日本政府得出的一致结论是民进党很有可能在随后的大选中胜出,为了给日本政府获得最大的在台利益,日本答应了陈水扁的要求。但是由于萧天给日本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日本政府希望陈水扁代表的民进党做出相应赔偿。这个赔偿就是要把台北即将启动的价值四千亿的台湾岛地铁修建项目交给日本公司来承建,并且修建的成本要远远高于通行标准的百分之三十。


这个要求等于是漫天要价,但是没有想到陈水扁想都没有想就立刻代表民进党签署了这项协议,答应在大选后一年后开始实施这项工程。


“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的了。”刘忠言喝了一口水冲萧天说道。


四千亿啊!萧天心中念叨这该是多么大的一笔钱啊,就这么让小日本给赚去了。


“早晚这笔钱我要让你们给我吐出来!”萧天狠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