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二十二章

渡梦河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在异性面前,周飞从来都不是个善于口头表达的人。特别是遇到漂亮的女生,心里有鬼,嘴巴就更不利索了,脸红并发手足无措只是轻微症状,严重时,常常是额头冒汗、嘴唇哆嗦,咕噜半天,也讲不出一句话。可他偏偏又是个多情种,嘴残志不残,穷则思变,想翻身作主人,就得拿起笔杆子。所以,周飞理所当然地将希望寄托给了手中的钢笔,把心思串成了一句又一句长长短短不知所云的句子,在荒废了等腰三角形和化学方程式后,理直气壮地成了诗人,专写情诗的诗人。

学生时代的周飞,凭借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对漂亮女生孜孜不倦的追求,笔耕不缀,很快就赢得了民间无数的赞誉,那些神出鬼没的断句,一经面世,马上就会被一些晕了头的男同学哄抢,更有好事者结集传抄,在小范围内大面积流传,其受欢迎程度仅次于“少女之心”手抄本。周飞的很多同学,过了十几年,仍然还记得当年最流行的那句:“你的双眸像一支锋利的钢筋,将我的心脏刺得鲜血淋漓”。隔了这么多年,周飞自己怎么也看不懂,当初为什么不写成“两支锋利的宝剑”呢?还是岳文平的解释够精辟:“你小子肯定是头一天跟你舅舅在工地上搬了一天的钢筋,第二天就看上了哪个瞎了一只眼的女生”!

女人就是那么奇怪,特别是正值怀春的少女,嘴巴皮子好使的都当作了哥哥,而晚上梦到了绝对都是那些忧郁、木讷,会舞文弄墨却又不善言辞的男生。当年好多的女同学都是这样,秦芳是这样,樊艳娜也是这样。在跟秦芳谈恋爱之前,周飞在与舍友分享心得时就曾经这样总结道:“女人最喜欢的是写诗的,写诗的都是多情的,多情的都是嘴巴笨的,嘴巴笨的就只有写诗了”!

樊艳娜每天晚上正在接二连三的梦见周飞的时候,周飞正在酝酿着要写一封情书给樊艳娜。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在床上辗转难眠,另一个却在以查夜的名义徘徊在宿舍楼下的草坪上寻找着灵感……

周飞憋了好几天,揉碎了两本稿纸,最后一个字也没憋出来。一旦似有灵感的时候,脑海里,樊艳娜就变成了秦芳,而且一换人,秦芳就迟迟不愿下场……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广东女孩樊艳娜终于还是耐不住出击了,而且用的是周飞最擅长的套路——情书先行。

信是那个陕西的小保安交给周飞的,鼓鼓囊囊的,信封后面恰是一支利箭穿透了两颗心的图画,这个景像比周飞的那句烩炙人口的诗作更有逻辑,也温馨多了。信纸折成了千纸鹤,散发出花露水味道的千纸鹤。周飞是在半昏迷状态下,抖抖擞擞地拆开信的,字远远比不上秦芳的娟秀,这种恼人的联想,周飞第一眼就感觉到了。

信很短,也很平和,装作不经意的流露,周飞第一天就看了不下五遍。连续三遍,晚上爬起来就着手电筒的光又看了两遍。

周飞鬼使神差地没有作出回应,整整一个星期,脑子里都是乱的。这一个星期周飞有意无意地在回避着樊艳娜,开饭后半个小时才会去食堂。而樊艳娜的眼睛也肿了一个星期。

樊艳娜写信后的第八天深夜,周飞在工厂内的公用电话亭里打了岳文平的传呼机,这是周飞来深圳后第一次联系岳文平。没到五分钟,岳文平就回了电话。这一天是秦芳举行婚礼的日子,岳文平刚刚闹完洞房回家,周飞并不知道秦芳具体哪一天结婚,他只知道是八月的某一天,找岳文平是想探探的,没想到正好撞上了日子。岳文平是个修炼了八百年的老妖精,又仗着酒劲,率先发难,把自己的好朋友给刺了个通通透透,让周飞的那点虚伪无处遁形。

挂完岳文平的电话,周飞在电话亭边站了好久……,终于彻底结束了,从今以后,秦芳就是别人的女人了,不值得我思念,也更不应该让我操心了。这天晚上,周飞睡得很香。

秦芳结婚两天后,是中国的情人节。早一天,写字楼的几个漂亮的文员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各自拿了盛水果的托盘,满公司的找男员工化缘。周飞开始有点不知所措,后来才知道这是公司的传统,每年的两个“情人节”和“三八妇女节”男员工都要捐助点,而且最让人郁闷的是礼物从来就没有男同胞们的份。起初周飞捐了二十块钱,心想,起码够买十朵花了。没曾想,找周飞的那个财务部的小姐,眉毛一挑,似有醋意的挪揄道:“大队长就捐这么点钱?打发叫花子呐?女朋友在工厂的,起码得捐五十块”!周飞红着脸,赶紧收回了二十块钱,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满心指望着财务小姐会找回五十块钱,没想到这丫头拿了钱,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周飞心痛了一晚上。第三天张榜公布捐助名单的时候,周飞赫然排在第四位,前三位分别是正副总经理和厂长,而那些主管们,最多也只捐了五十块钱,周飞手下的那些保安员,全部清一色的五块钱。

情人节这天,所有的女员工,不分大小,都得到了一盒巧克力和一束玫瑰花。晚上更是破天荒的没有加班。本来老葛上中班,一大早就推醒了周飞要请假去看老婆,无奈的周飞只好给老葛顶了班。下午下班的时候,那些员工男女结伴,没有伴的,就三五成群,轰炸机般的,瞬间,全部飞出了厂门。

周飞看到了樊艳娜的那帮同学结群外出,就是没看见樊艳娜,这群鸭子在涌出关口的时候,门神周飞看到每个人的眼色都是怪怪的。周飞心理清楚是为什么,心痒难耐的来回踱着步,恨不能把老葛给抓回来撕成八大块!

樊艳娜拒绝了同学们的邀请,洗完澡后,心神不宁的在宿舍里看了一会书,等到天黑下来,外面都安静了,她探头看了一下站在门口的周飞,然后抱着上午发的那盒巧克力下楼坐在了草坪上,痴痴地盯着保安室。今天她刻意换上了那套白色的连衣裙,这个是哥哥在上警校后,在她十七岁生日的时候,第一次回家探亲给她买的,哥哥说她穿上这身连衣裙就像下凡的仙女。

樊艳娜下楼的时候,周飞就看见了,他好想冲过去拎起这个女人。不管有多么冲动,周飞还是胆怯了,总经理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跟自己搭档的那个保安,也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这样在痛苦中犹豫了好几个小时,樊艳娜也这样痴痴地坐了好几个小时。

周飞终于还是耐不住了,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保安室。周飞并没有径直走向樊艳娜,他知道那里的目标太大。他向樊艳娜招了招手,然后走向了自己的宿舍。

樊艳娜有些晕眩,本来窝了一肚子火,“坏蛋、笨蛋、傻蛋……”,骂了不下一百遍,可是,但这个“可恶”的男人向他招手的时候,她就彻底的被击溃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好似一股巨大的磁场,让她无法呼吸,让她无法拒绝。

周飞进了宿舍。樊艳娜站在楼梯口,望着长长的楼道,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周飞在哪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偌大的宿舍楼,她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周飞忘了樊艳娜并不知道自己宿舍的位置。他分明看到樊艳娜起身跟着自己啊,为何不见她进来?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意思?还是她根本就不愿意理会我?想到这里,周飞赶紧出了宿舍。樊艳娜就站在楼道的那头,一双大眼惶恐而无辜的看着周飞,此时的周飞爆发出了惊人的胆量,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冲向自己心爱的人,然后几乎将吓坏了的樊艳娜拖向了自己的宿舍。

樊艳娜惊魂甫定,进了宿舍后赶紧甩脱周飞的手,红着脸跺着脚叫道:“干什么,你弄痛我了!”

周飞双手撑在门上,将樊艳娜罩在怀里,低着头说道:“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樊艳娜瞪着周飞,拉着长音嗔怒道:“我不!”

周飞笑道:“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吗?”

樊艳娜的脸上愈发娇艳,皱起眉头想了半天,说道:“你这人太坏了!”

周飞突然来了邪火,想把眼前这个女人揉碎。等他作势想抱起樊艳娜的时候,鬼灵精怪的樊艳娜从周飞的手臂下钻了出来,接着狠狠地踩了一下周飞的脚背,将手中的巧克力盒子扔给周飞道:“快去上班啦!”然后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