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夺取密中之密 58、汪伪76号的武林大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一看姓苏的家伙表情有异,心里骂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府无门你自来投,你知不知道你于爷是干什么的,就凭你这种小角色也要来动你于爷的脑筋!既然你活得不耐烦了,我就打发你上路,我正好不希望有人知道我买过武器!

于效飞还是笑容可掬地问道:“那么,我要的这些枪和子弹一共需要多少钱?”

苏老三说:“好说,咱们不是说好了,我不要你的佣金,那么,咱们就算两条小黄鱼好了。”

两条小黄鱼,就是两条五两的金条。

于效飞既然本来就没想付钱,也就假装不懂行情,一点不讲价地说:“那好,咱们什么时候交货?”

苏老三说:“这是我的电话,你什么时候轧到了头寸,就打这个电话给我,就在我家里,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于效飞说:“钱不是问题,那么就明天晚上12点,在你家见面,好吧啦?”

苏老三奸笑着说:“兄弟办事真是痛快,那就明天晚上好了。”

他心里笑道,那来的这么一个冤大头,这下老子算是发笔小财。

两个人谈好了交易,那边音乐声突然响亮起来,原来是安娜出来了,舞场上顿时热闹起来,成群的老板、花花公子象是苍蝇一样绕着安娜转悠起来。于效飞也赶紧跑过去,找机会向安娜献殷勤。

红牌舞女不是好当的,安娜逐一跟什么老板、董事长还有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司令、师长什么的应酬完了,于效飞才轮到机会上场。于效飞搂着安娜在舞池中间旋转着,小声对安娜说:“我见了那个卖武器的家伙了。”

安娜一笑:“你动作还真挺快,全都说好了?”

于效飞冷笑着说:“什么说好了,那个家伙可能是欺负我是一个外行,想要算计我。”

安娜一愣:“对,他们经常这么干,如果有背景的人,他们就进行交易,如果他们觉得你好欺负,可能就会动歪脑筋。我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不如还是我来安排吧,我有关系,可以帮我镇住这些小角色。”

于效飞冷笑着说:“用不着,这件事我自己来处理,正好我不希望有人知道我买过武器,干脆一并解决掉他。不过,我已经亮出了日本人的后台身份,他仍然还要这么做,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能够倒卖军火的不是普通人,我倒想知道他是在为那个方面工作。万一是军统的呢?”

两个人随着乐曲转了个身,安娜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轧苗头!要是他老实地进行交易,我就马上付钱,然后尽快消失。要是他后边有人,我就摸清他们是什么来路,到时再做打算。他要是真的敢动手,我就把他干掉!”

安娜有些紧张地说:“你行吗?我手上虽然有几条线,可是都是情报方面的,能够进行行动的一个也没有。”

于效飞把头凑过去,象是在吻安娜的脖子一样,这是做给旁边的人看的。他小声说道:“放心,只要有家伙在手,就是成百上千的人在我面前也只是死尸而已。”

安娜也在于效飞的耳边上轻轻一吻,说道:“可是你有武器吗?你不是还没弄到手吗?”

安娜笑嘻嘻地说:“如果真的需要行动,不如我来找一些青红帮的人来给你帮忙,我认识几个老大。”

于效飞说:“不用,我现在有一支枪,只是子弹不够,如果对方人多,或者对方的人都有武器,这几颗子弹就不够用了。另外,我需要的是不会被追查到来源的武器,现在的枪是从特务那儿抢来的,只要一用,鬼子就会顺着线索追查下去,这就是我要买武器的原因。现在要动手,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可以另外弄到武器。这些你都不必担心。”

安娜说:“你千万要注意安全,不要冒险。”

于效飞耷拉着脑袋说:“还注意安全,现在这些家伙就要把我撕碎了,你刚才那下子,这些家伙吃醋吃得都要发疯了。”

安娜“咯咯”笑着说:“你以后要适应这种生活,我需要你的保护!”

于效飞说:“你少弄出这些事来我就安全了。”

安娜又转了一个圈子,问道:“怎么,你以前没吻过女孩子吗?”

于效飞哼了一声。

安娜大声笑了起来,整个舞厅都被她的笑声震得直发抖。安娜大声喊道:“乌拉!”

整个晚上,于效飞都昏头昏脑的,他心里十分生气,这算什么上级,这是工作的要求吗?这是纪律能允许的吗?这些疯狂的外国人,专门搞一些无聊的玩意!

安娜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于效飞要陪着她一起回家。安娜有自己的汽车,他们一起上车走了。看看已经距离安娜的舞厅很远了,于效飞说:“你自己回去吧,我要去找武器了。”

这次安娜真的紧张了:“你去那儿弄武器?”

于效飞说:“晚上有日本骑兵巡逻,我去抢点枪和子弹。”

安娜马上说:“这绝对不行,鬼子骑兵很警觉,你根本无法袭击他们,而且枪声一响,惊动了其他鬼子,就会耽误大事!”

于效飞说:“我可以不开枪。”

安娜坚决地说:“这绝对不可能!”

于效飞笑了一下,轻轻推开车门,安娜还没有看清,他已经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无边的黑夜中了。

一队鬼子的骑兵骑着高大的洋马,在被征服的中国土地上巡逻。日本兵心里非常轻松,甚至感到很无聊,无能的中国人的反抗已经被镇压下去了,这块土地将永远属于大日本皇军。

同样感到无聊的是于效飞,他正在旁边的一个小街道上等着鬼子过来,他后背靠在墙上,已经等了半天了。听着由远而近的马蹄声,于效飞直起腰,转过身来。几个鬼子的马轻快地迈着小碎步跑了过去,在他们从于效飞站的小街道过去的时候,于效飞一跃而起,无声无息地跳上了最后一个鬼子的马背,一个裂心掌已经轻轻地印到了鬼子的后背上。

于效飞用手轻轻一拨,鬼子从马背上倒了下去。于效飞双腿一分,落了下来,骑到马背上,然后双腿一夹,催动战马快步向前,追上了前边的鬼子。他一边纵马向前,一边在不停经过的鬼子后心上拍上一掌,几个鬼子接二连三地倒下了。

不用看,于效飞也知道这些鬼子全都已经完了,他叹了一口气说:“这么高级的武功,用在鬼子身上,真是太可惜了,简直是糟蹋。”

他跳下马来,把几个鬼子扔到马背上,拍马朝黄浦江边跑去。到了江边,他找到一只无人看管的小船,划到江心。于效飞把鬼子的军服扒下来,把几个鬼子扔进了江里。不管是流氓还是日本特务,都爱把杀的人扔进江里,每天这条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今天就让日本鬼子也来尝一尝扔进江里种荷花的滋味。江里的无名尸体多了去了,包管日本特务机关也没处查这几个冤死鬼到底是什么人。

有了大洋马就是方便,于效飞拍马回到租界边上,然后在马屁股上狠狠捅了一刺刀,受伤的马立刻朝日军占领区那边狂奔出去了。于效飞袭击鬼子的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留下。尽管租界和日军占领区之间也有严密的岗哨看管,可是这种普通的哨兵,怎么能够挡住本领过人的于效飞呢?

现在好了,于效飞有了5只日本骑兵装备的三八式马枪。三八式马枪是在三八式步枪的基础上设计出来的,其构造与三八式步枪完全相同,与三八式步枪的区别在于三八式马枪的枪管和枪托都相对较短,整个枪长缩短到了961毫米,重量减轻到3.05公斤,更适合于骑兵携行。

于效飞给安娜打了一个电话,报一下平安。安娜听到于效飞的声音,长出了一口气。于效飞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搞这么几个小东西,还当一盘菜吗?睡吧,我得准备明天见面时候的工具。”因为害怕安娜的电话有人窃听,所以于效飞你俩从来不在电话里边直接说什么,只能用安娜明白的语言来暗示。

安娜这才对亨利说的于效飞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间谍的话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但是她提醒于效飞说:“你别忘了,9点钟你还要去报社报到。”

于效飞笑着说:“放心,不是什么大工作,一会就完,不会误事。”

白天报到的事非常轻松,这是特务的外围组织,要求不严,任何人只要想出卖自己的祖国,都能加入这个报社。安娜为于效飞编造了一个看上去象那么回事的履历,足以经得起最认真的考察,加上他会一口比东京的日本人还要标准的日语,和只会几句半生不熟的日本话的总编一对话,马上顺利过关。

晚上,于效飞提前来到苏老三家的弄堂外,他需要看一下环境。苏老三家比较阔气,看来他在倒卖军火这行里边没少赚钱。这样的讲究一些的居民区要比贫民窟适合隐蔽,这让于效飞很满意。

于效飞来到对面的楼顶上,弯腰顺着弄堂走了起来。看过之后,于效飞比较满意,日军占领区就是安全,下边一片安静,非常太平,只是有几个特务而已。于效飞看了一看,特务的人并不多,前边门口阴影里边有一个,后边垃圾箱后边有一个,其他的人大概是藏在屋里。

于效飞一纵身,跳到苏老三家的楼顶上,然后顺着水管无声地滑到后门外垃圾箱后边的小特务的身后。于效飞轻轻咳嗽一声,小特务急忙起身,刚刚转过身来,枪还没从腰里掏出来,一只比他的家伙更大的枪已经顶到了他的下巴下边。

小特务一看这支枪,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这是什么家伙,怎么这么大!

原来,这是于效飞改造过的日本马枪。他把马枪的枪托和枪管全都锯掉了,这样整个枪就变成了只有一尺半长,跟大个的手枪差不多。于效飞穿着大衣,戴着礼帽,样子极其潇洒,但是,在他的大衣里边,却藏着两只锯短的枪。这两只步枪的强大冲击力,再加上于效飞改造过的炸子,一打出来,跟现代的霰弹枪差不多,轰到人身上,能把人打成两半。他虽然没有足够的手枪,可是加上这两只威力巨大的改造枪,也勉强能对付了。

于效飞问这个小特务:“你们是什么人?”

小特务虽然被人用枪支住了,但是还是有一种优越感,他有些傲慢地说:“我们是76号的,在这办案,你是那条道上的?”

于效飞冷笑着说:“76号的?牛得很啊?我是打鬼子的,专门杀76号的!”

汪伪76号虽然是专门对付军统中统的特务组织,有日本人撑腰,可是军统的人也是专门暗杀汉奸,杀得76号的汉奸也是人头滚滚,小特务一听是打鬼子的,不是黑道上的人那样可以欺负,立刻象泄了气的皮球,小声问道:“老大,那么你是四爷还是军统啊?”

四爷指的是在南方广大地区英勇抗击日寇的新四军,连鬼子都闻风丧胆,何况是汉奸。

于效飞冷笑一声说:“你也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鬼子害怕的人啊?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们几个在这儿干什么呢?”

小特务连忙说:“是这么回事,苏老三是给主任卖军火的,他只是在外边出面而已,大老板是李主任。昨天来了一个小白脸说要给乡下买很多武器,主任害怕是给外边的军统的忠义救国军或者新四军买武器的,又怕是别人要给鬼子组织队伍,抢我们的饭碗,所以让我们务必把那个小子拿下,要是我们的对头就干掉,要是真买枪的冤大头就黑他两条金子。”

主任说的是汪伪76号特务机关的实际老大李士群,李士群是一个精灵百怪、诡计多端的家伙,他本来是共产党,却投靠了中统,却又对共产党说他只是打入敌人内部。国民党要检查他,他又翻身投靠了日本人,终于自己拉起了一支心狠手毒的人马。

李士群表面给日本人效劳,私下却一直在用日本鬼子的权力为自己捞钱,到了后来,他把持了粮食大权,日本鬼子的军队没有粮食吃,到他这儿来装粮食,他手里控制着几十万吨粮食,就是一粒也不给鬼子,留着自己卖钱,硬是让鬼子的船空着走了。所以说,这个家伙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狠心的狼,任何人都不应该信任他。

于效飞心想,看来今天不用武力解决是不行了。他用枪把小特务顶到墙上,用另外一只手在小特务身上搜了一遍,然后掏出刺刀从特务的后心一刀插入。武功是他的最大秘密,如果别人知道了他的武功家数,就会想办法对付他,他不能给别人留下线索。

接着收拾了前边的特务以后,于效飞敲响了房门。于效飞清楚地听见苏老三在里边对别人说:“来了,你们快到里边去!”

里边又是一阵脚步声,接着是里边的房门轻轻地一响。一阵短暂的沉寂之后,苏老三打开房门,皮笑肉不笑地对于效飞说:“来了,兄弟?”

他脸上的笑容还没出全,就僵在了原地,他看见一只巨大的枪口正在对着他的脸。那只枪口不停地向前移动,逼得他不断后退。

苏老三看着于效飞那嘲讽的笑容,知道于效飞真的会开枪,他心里一慌,一下子撞到身后的桌子上,他急忙用手扶住桌子,勉强笑着说道:“兄弟,你别开玩笑,这是干什么?”

于效飞冷笑着说:“你以为来买枪的人手里就没有枪,就没有能打死你的枪?跟我玩这套,你觉得活着太不舒服吗?”

苏老三强自镇定着说:“我告诉你,你别想黑吃黑,你知道这个生意是谁的?”

“是76号的李士群的吗?刚才门口那家伙临死以前已经告诉我了。”

“什么,他死了?!”

“你以为就凭你们这种废物能挡住我吗?”

“你,你知道就好,你敢动我,76号的人不会放过你!”

于效飞一把把苏老三拧得转过身来,摁到桌子上,一边快速搜查他,一边冷笑着说:“你还不知道吧,我们这次就是要设一个圈套干掉李士群,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里边房间的人,出来!”

正在里边房间隐蔽的特务,听到外边声音不对,本来就要冲出来,这时听到于效飞的声音,只好打开房门冲出来,他们本来是埋伏了三个人,以为足够对付来的人了,没想到他们一出来,就看见于效飞脚下踩着苏老三,两只手各举着一支巨大的枪对准了他们。

于效飞把三个人逼到墙边,开始搜查他们,不料,一个家伙一掌打向他,另外一个家伙从下边就是一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