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天子 正文 第十一章 皇后相救

汉皇帝国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3/[/size][/URL]   “闭嘴!”天启皇帝打断魏忠贤的话,回头问程真道:“皇弟,朕不相信你会做下如此禽兽之事,你且说说,可有此事?”   程真知道,此时只有一个法子,就是死不认账,如果承认了跟皇后有奸情,那还得了。他看着魏忠贤,眼中如同要喷出火来,怒吼道:“皇兄,冤枉啊,臣弟是被这魏忠贤陷害的;这魏忠贤所说的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3/


“闭嘴!”天启皇帝打断魏忠贤的话,回头问程真道:“皇弟,朕不相信你会做下如此禽兽之事,你且说说,可有此事?”

程真知道,此时只有一个法子,就是死不认账,如果承认了跟皇后有奸情,那还得了。他看着魏忠贤,眼中如同要喷出火来,怒吼道:“皇兄,冤枉啊,臣弟是被这魏忠贤陷害的;这魏忠贤所说的事情,都是血口喷人!”


天启皇帝猛地一掌拍在那龙凤床上,怒道:“魏忠贤,你怎么说?”


魏忠贤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轻轻鼓掌,一名宫女款款走了进来,在天启皇帝面前跪下,道:“奴婢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忠贤指着那宫女道:“皇上,这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宫女,名叫冬梅。信王偷看皇后娘娘出浴之事,她可以作证!”


他凑到冬梅面前,很是轻柔的说道:“冬梅,你不用害怕,有皇上和咱家为你作主,你只管放心大胆的说!”


冬梅怯生生的看了一眼皇帝,又看了一眼魏忠贤,然后指着程真道:“是他,就是他,今天下午……”她将程真如何潜入坤宁宫、如何偷看皇后洗澡、如何摔破窗户跌入房中的事情说了个一清二楚,最后说:“奴婢……奴婢躲在门后面,当时心中害怕,怕一出声就会有危险,但是更担心信王爷会对皇后娘娘不利,所以就偷偷的跑出坤宁宫,找到了魏公公……”说完之后就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程真面如死灰,这冬梅虽然只说了前面发生的一半事情,但是没有一个字虚假;更要命的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天启皇帝肯定会往后面想,会猜想这冬梅走了之后,程真究竟对皇后做了什么?甚至有可能对皇后都心生疑虑;再加上程真身上湿漉漉的,如此一来,程真就算是跳进黄河,恐怕也洗不清楚了。


到了这个时候,程真再多辩解也显得苍白,他眼珠转动,情急智生,忽然仰天哈哈大笑,笑声很是夸张。这是古代那些谋士常用的招术,在无话可说的时候一边动脑筋,一边狂笑,只要笑到对方莫明其妙起来,机会就来了。


天启皇帝和魏忠贤果然上当,魏忠贤惊愕的看着程真道:“你笑什么?”


程真冷冷的道:“魏公公,九千岁,你想要陷害我,找个别的理由不好,为什么非要把皇后娘娘牵扯进来……”说到这里,程真住口不说了,他看到了天启皇帝脸上露出的疑云,显然这话已经达到效果了。


天启皇帝果然动摇了,魏忠贤走到皇帝身边,小声的说道:“皇上,不要听信王爷狡辩,证据确凿,信王爷的确是犯下滔天大罪。此事关系到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声誉,所以皇上还要尽快决断才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天启皇帝看着程真,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他叹了口气,默不作声。魏忠贤又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皇上,现在只要皇上下旨治信王的大罪,奴婢自会帮皇上找个其他缘由,文武百官不会有人知道;所有知悉此事的太监宫女侍卫,奴婢会将他们的口封住的……皇上,下旨吧,奴婢会就将这件事情办好,绝对不会留下一点后患!”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天启皇帝用其他借口治信王的罪,他魏忠贤来帮皇帝灭口!


天启皇帝看了看程真,又看了看那张龙凤床,踌躇了半晌;魏忠贤在旁边不停撺掇,他也无动于衷。半晌,天启皇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他看了看魏忠贤,道:“皇弟跟朕一起长大,素性谦恭仁,朕不信他会做下这等禽兽之事!来人,快快去宣皇后前来,朕要问个清楚!”


程真本来已经闭上的眼睛,又睁开来,希望的火苗又在心中燃起:皇后啊皇后,老子是穿越到明朝的男猪脚,你就是这第一号女主角,男猪脚的小命能不能保得住,就*你一张嘴了啊!



不多时,皇后来到了勤政殿。刚出浴之后的皇后,显得更加明媚动人,颠倒众生。魏忠贤看着皇后,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天启皇帝看着皇后的美丽样子,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问道:“皇后,信王今天离开勤政殿之后,可曾去过坤宁宫!”


皇后看了看程真,程真瞪大眼睛看着她,又看了看魏忠贤,再次怒道:“魏忠贤,你想要陷害于我,何必把皇后娘娘牵扯进来?”他这句话明着是怒骂魏忠贤,其实是提醒皇后,不要上了魏忠贤的当。


天启皇帝、魏忠贤、冬梅等人都拿眼睛看着皇后,皇后摇了摇头道:“今天臣妾不曾见过信王!”程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道:他妈的,到底老子是穿越到这个时代的幸运男主角!


魏忠贤对冬梅使了个眼色,冬梅对天启皇帝道:“皇上,奴婢所说,句句都是实话啊!奴婢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骗皇上啊!”


天启皇帝面无表情,对冬梅道:“那你再说一遍!如有一字差错,朕不但要杀了你,还要灭你九族,哼!”冬梅看了看魏忠贤,大着胆子,把程真偷看皇后沐浴的事情又说了一遍。魏忠贤很是得意,凑到皇后面前,道:“皇后娘娘,这冬梅说的话,可有半字虚言!”


皇后冷笑一声,道:“魏公公,本宫刚刚的确在沐浴,此事不假;不过这冬梅所言信王偷看一事,纯属子虚乌有!此事有奉圣夫人可以作证,今日晚间,本宫沐浴之时,奉圣夫人曾经来过,而且进了本宫沐浴的房间,要和本宫商议某些要紧的事情……如若信王真如冬梅所言,潜入了本宫沐浴的房间,那么奉圣夫人应该看到信王才是。魏公公,你说是不是啊?”


皇后特地将“某些要紧的事情”说得很重,魏忠贤不由得哑口无言,奉圣夫人客氏想要当太后,并且联络皇后之事他是知道的;他想不到是,奉圣夫人怎么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皇后沐浴的时候去了,更要命的是,这奉圣夫人竟然没有看到信王!


皇后转身对天启皇帝道:“皇上,臣妾所言,句句属实。如若不信,可以叫奉圣夫人前来对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