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1第三卷 龙霸天下

杀手影子 收藏 40 25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章 狂龙怒吼

华新

如果自己一件珍爱的物品丢了,可能在丢的那个时刻是悔恨万分,捶胸顿足,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后,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的淡忘,至少不会悔恨终生。


但是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要是突然失踪了,可能精神上所受的煎熬要远远大于找寻时的疲惫,并且可能这种煎熬要伴随一个人的一生一世,让人痛不欲生。


现在南天物流总部大厦办公室里的萧天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虽然没有平常人那种狂躁不安,但是同一房间里的众兄弟们都可以感觉到眉头紧缩的萧天心中的那份焦虑与不安。此时的萧天心中也是烦躁不安,但是他知道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保持冷静,如果连他都束手无策,那么众兄弟不啻于失去了一个主心骨,那样任何的决策都将没有任何执行的力度。


负手而立的萧天现在正在办公室中宽大的玻璃窗前面,目光幽幽地望着外面,尽管外面是车水马龙一片热闹繁荣的景象,但是现在萧天的心中却是一片阴暗萧索。他静静地听着身后兄弟们一个又一个关于找寻香云的汇报,几个小时过去了,眼看天就黑了,但还是一无所获,萧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他的心头。萧天知道香云的突然失踪不是偶然的,不排除和三联社的陈孝东有关,但是现在甚至连陈孝东也失去踪迹,萧天感觉此时的自己就象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在台南这个大都市中乱撞,毫无目的。


自己对香云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是朋友,是情人,又或是亲人,本来与世无争的一个女孩却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卷进了黑道的恩怨之中,这是萧天当初没有想到的,或者说没有想到现实的世界真的会如同电影里演绎的黑帮电影一样会祸及自己至亲至爱的人,又或者是象香云这样无辜的女孩。


是歉疚?是悔恨?或许一切的不应该都在那一特定的时刻发生了,而这种感觉正在时刻地折磨着萧天的内心,萧天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又陷入在城北的小号之中,仿佛这天与地就是如同小号的寸地牢笼一样,那种虽然自身空有力气但是对周遭环境却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感觉再次涌上萧天的心头。内心的不安,狂躁的情绪,涌动的杀意就象大海里的波浪一样不断地侵蚀着萧天心灵的防护大堤。更可怕的是,萧天已经隐隐地感觉到心底久藏的那股城北小号的暴戾之气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从四肢百脉如同涓涓的溪流正在慢慢地流动,汇聚,成湖,成海…。。


房间里的众兄弟都敏感地感觉到萧天的气势正在慢慢地变得异常阴冷,面容前所未有的冷峻,浑身散发着狂暴的气势,众人一下子停止了原本的动作,三大金刚及火凤等人立刻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注视着萧天。印象中的萧天从来没有如此过,及时在上海面临百人火拼的场面也没有过,现在萧天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此时办公室里似乎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


“铃……铃………”


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响起,一下子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和那种极度压抑的感觉,虽然铃声的响起让房间里的人吓了一跳,但是所有人都感觉这铃声就象是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因为所有人在萧天强大的气势面前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但是谁会有南天物流的电话呢,南天物流暂时还没有开业,所以一系列的办公电话还没有对外界公布,更别说是萧天的办公室电话了。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感觉,就是这个电话会和香云的失踪有关。


铃声还在响着,萧天转过身来看着办公桌上的银白色电话,慢慢地走了过去,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


“我找萧南天!”


“我就是!”


“你就是萧南天?哈哈…你知道我是谁么?”


“陈孝东!”萧天笃定地说道。


电话那边是短暂的沉默。


“不愧是萧南天!不错,我就是陈孝东!”


“你是不是在满台湾的找人啊?啊?哈哈”


“是你抓走了香云?”谁都看出来,萧天正在强自压抑心中的那股怒火。


“她叫香云么?好美丽的名字啊,就如同她的脸蛋一样娇媚动人!”


“陈孝东,我警告你,你是要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会让你后悔这辈子做人!”萧天恶狠狠地说道。


“哈哈。。。你在恐吓我么?萧先生。好!我现在告诉你,我刚刚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你知道陪我做这个美梦的是谁么?就是你的女人,你的香云啊!哈哈。。。。。”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的是陈孝东的阵阵淫笑。


听到这个,萧天感觉自己的头顶要炸开一样,一股莫名的怒火冲冠而起。但是萧天知道现在不是和陈孝东翻脸的时候,因为他还不知道香云现在到底在哪里。萧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舒了一口气,说道。


“陈孝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好!萧南天,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要怎么样。要想救你的女人,两个小时后,台南静云公园见,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否则你就等着给你的女人收尸吧!”说完,陈孝东“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半晌,萧天拿着电话,没有说话。不一会,大家听到东西碎裂的声音,大家一看原来是萧天手中握着的电话听筒,被萧天生生地用手劲给捏得粉碎,听筒的碎片一个一个地毫不留情地扎入萧天的右手,鲜血顺着萧天的手腕慢慢地流了下来。


大家都知道,此时的萧天就象一头要噬人的野兽一样,任何一个要与他为敌的人都会被他撕地粉碎,连骨头渣都不会留下。


萧天慢慢地伸开手掌,任带着血的听筒碎片掉落在地上,萧天冷眼看着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手掌,没有说话,一会他重重地握紧自己的右手,变成一只有如钢铁般的带着鲜血的铁拳,下达了他的命令。


“阿森,备车!静云公园!”


“是,老大!”王森答道。


“杨明,裴勇!你带领所有兄弟密切注意市区内三联社的一举一动,等候我的命令!”


“是,老大!”杨明和裴勇齐声答道。


“小龙,小虎!立刻打电话给六叔,不管用尽什么方法,让他立刻调动五百黑旗军两个小时后到静云公园待命,告诉六叔和李冬,还有张刚,张强不用回来,继续训练其他黑旗军。”


“是,老大!”龙虎兄弟齐声答道。


“忠言,从公司帐上支出一千万送到台南警察局,就说是南天物流赞助他们过冬衣服的费用!另外给他们的主管刑事局长再送五百万,就说我萧某慰劳他的。明白么?”


“是,老大!”刘忠言答道。


萧天看了看表,招呼王森出发。


“老大,就你一个去么?”杨明问道。


“是的!”萧天边穿衣服边回答道。


“但是不多带几个兄弟么?”杨明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萧天说。


“可是。。。。。”


萧天回头瞪了杨明一眼,厉声说道“照我的吩咐去做!”


听到萧天的话,杨明顿时感觉到后脊梁骨一凉,再也没敢出声,立刻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静云公园,台南市最大的森林公园,坐落在台南的西郊,距离台南市中心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公园内种满了各种野生树种和珍贵的野生植物、花卉,是台南居民夏天旅游观光的主要景点,由于坐落在郊区加之公园内大量种植花草树木,所以这里到春夏的时候,空气特别清新。虽然现在已尽深秋时节,但是仍然还有许多花草在开放着,在午夜里散发着阵阵的幽香。


但是此时在静云公园里的萧天却没有任何心情去嗅这些花花草草的芬芳,整个公园里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静云公园的西南角,近一个足球场大小的一块空地上。双方的人马在对峙着,或许说萧天这边不能称之为一方人马,因为现在他这一方人马只有他一个人,而另一方三联社的陈孝东却是黑压压的一大帮人马,估计得有七八百人的样子。


萧天身穿黑色的风衣,卓然而立,阵阵秋风吹过带起风衣的衣角在空中飞舞着,立起的风衣衣领挡住了萧天的大半边脸,露出的是那双阵阵寒光的眸子,也许远处的陈孝东没有看到,萧天此时的眼中慢慢地爬满了鲜红色的血丝。


“年纪轻轻就有这份胆色,佩服!”陈孝东假意地寒暄着。


“少废话,我来了,把人交出来吧。”萧天沉声说道。


陈孝东冷笑一声,一招手,几个人推推搡搡把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给带了过来,被带过来的女人一下子被陈孝东搂在怀里,放肆的右手不断地摸索着女子的身体,发出阵阵的淫笑。


萧天借着午夜的月光,一眼就认出了是香云,此时的香云微闭着双目,双肩颤动着,泪水止不住地从眼中流下来,在陈孝东的放肆之下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只有默默地忍受着屈辱。突然萧天看着香云的大腿内侧和裙摆上血迹斑斑,谁都知道陈孝东这只禽兽对香云做了什么,萧天顿时感觉到一阵眩晕,紧接着就感觉到胸口似乎有千钧的巨石横在当中,让萧天几乎窒息。


“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凭空,萧天的暴喝有如一声惊雷一样响彻天际,树林中惊起阵阵地飞鸟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这一声大喝仿佛一记闷锤重重地敲在了陈孝东以及三联社其他人的心脏上,所有人都感觉到心脏似乎短暂停滞了一下,而后才慢慢地恢复跳动,也让众人苍白的脸上慢慢地有了一点血色。


陈孝东的手与此同时也一顿,陈孝东冷哼一声,一下子把怀中的香云推倒在地,冷眼望着萧天。


“到这个时候,你还这么嚣张!”陈孝东狞笑着说道。


“我再说一遍,我来了,现在把人给我交出来!”暴怒的萧天觉得已经渐渐要压制不住心中的那股暴戾之气,好象随时都会奔流出来,萧天知道这股暴戾之气一旦破体而出,自己必将有段时间是迷失心智的,到时候很有可能会伤害到香云,所以他在极力地压制着。


陈孝东双手一摊,说道“OK!没有问题,我这个人说话最算话了!我放她走!”陈孝东指了指地上正在抽泣的香云。


听到陈孝东的话,香云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望着陈孝东也望着远处一脸期盼的香云。


“快跑!跑到你心爱的男人怀里,迟了我也许会改变主意的!”陈孝东一脸坏笑地看着地上的香云。


本来已经本陈孝东折磨的没有力气的香云,也不知道从哪里涌上的一股劲,站起来,就朝萧天奔去,尽管自己的伤口在还痛着,自己的心口还在留着血,但香云似乎知道只要跑到萧天的怀里一切就都不再重要了,所以她要跑,她要不顾一切地跑,朝自己心爱的男人跑去,尽管她从来都没有对萧天表白过。


萧天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热切起来,望着朝自己奔跑过来的香云,萧天感觉自己一切的苦和累都不再重要了,只要香云能回到自己的身边,自己一定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然而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许多的事情不是那么圆满的。


慢慢地,萧天热切的眼神慢慢地变成了一种恐惧,突然,萧天大声喊道“不要啊!香—云!”


因为萧天已经看到香云背后的陈孝东正慢慢举起一把乌黑发亮的手枪对准了香云的后心,就听见“砰”的一声,本来满脸希望的香云慢慢地变得痛苦异常,脚步也开始踉跄起来,慢慢地停了下来向草地上倒去,就差那么几步,香云就可以回到萧天温暖的怀抱里了,但是,一切在那声枪响后变得不再现实。


“香—云!”


萧天大步跑了过去,一把接住了马上就要倒在草地上的香云,可怜的香云此时已经到了芳颜香殒的时候了。


“啊—啊—啊——!”萧天抱着香云仰天长啸,是愤怒的嚎叫,也是哀呼怀中佳人的不幸,似乎只有咆哮出心中才能表达萧天对香云所有的歉疚和思念。。。。。。。。。。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