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平汉线上与周天顺碰面的正是十一军的陈诚,自从听说周天顺使用化学弹后,他身上总是挂着一个防毒面具,通过周天顺用化学弹炮轰许昌这一事件后,他以城县为点,部队与城县间成品字形结构,相为依托。十一军陈诚部兵力经过了再次补充,但部队中新兵甚多,且缺少骑兵和狙击手,对周天顺的骑兵和狙击手频繁穿插平汉线的作战颇为头痛。陈诚与西北军打了几个月的仗,最服的就是孙良诚和吉鸿昌,而今天他刚接到平汉线的教鞭就被软硬不吃周天顺给好好的教训了一顿。这些土匪是打完就跑,而其中最讨厌的莫过于隐藏的枪手,他们的目标就是军官,以至于陈诚带头穿起了士兵的军装。

“他的主力到底在什么地方,难道空军是空干饭的吗?四、五万人就这样消失了不成。”

被偷走铁轨,被遗弃在两边的枕木,还有公路上可能散布的地雷,这都让陈诚失去原本机动上的优势,他不得不和周天顺一样靠两条腿了。陈诚想找周天顺决战,周天顺是避而不战,好不容易遇上了周天顺的主力,对方还使用化学弹。平汉线上陈诚部的兵力不足以牵制周天顺,自12月底以来周天顺在平汉线上一直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遇上这种人陈诚也没有则。

周天顺的日子过的可比陈诚要丰富精彩多了,今天在这个县筹建一个民主自治政府,明天到那个乡进行周版的‘三民主义’讲演,时不时的还装神弄鬼的调戏一下良家妇女。周天顺就是要和陈诚磨,拥有的骑兵和狙击手优势的周天顺,到处打蒋军的劫,到处给蒋军制造麻烦,完全没有停战的意思,有周天顺坐镇的豫西红色根据地,蒋介石还能怎么剿啊。在郑县的周富贵、洛阳的周传强先后收到了蒋介石空投的任命书后,周天顺也收到了国府对自己的招安任命书‘山东省主席兼河南、陕西两省督军。’

周天顺没掸这回茬,笑了笑“别人不了解老蒋,我可了解透了,他糊鬼啊”。

在国际各方势力都在呼吁和平,敦促各方保持克制。日本人不愿意周天顺在河南这么打下去了,周天顺在河南折腾了大半年年,淄博的石油开采硬是被周天顺以‘一切为了抗蒋’禁运了大半年。英国人、美国人也不希望周天顺在这块地界再打下去了,他们真诚的希望周天顺通过陕西向内蒙打,到老毛子控制的地方(外蒙)闹腾去。德国人方面到是挺积极的,蒋介石将是他们未来重要的伙伴,再说这件事太简单了,动动嘴皮子就行。蒋介石所代表的是官僚资本家们的利益,而这些资本家代表的又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现在是谁不停止内战谁就要被制裁。现在周天顺恨死英国佬了:老子以后从美国收购你的产业去,看不把你们玩残了,让老希占了你,周天顺心里一直这么YY着。

在中外各大势力的调停下,蒋、周停战,蒋介石撤除对洛阳、郑县的包围,部队撤至毫州一线,周天顺也停止了进攻,还能受控的部分南下湖北的‘抗蒋义勇军’停止一切军事对抗。而贺胡子等部还没等看到武汉就被喘过气来的何应钦海扁了一顿,收到周天顺停止军事对抗的命令,他这回还真就听从了这个命令,并且开始向河南跑返。虽说是停战但是小规模冲突还是不断,而周天顺更是给河南的赤卫队大量的补充武器和弹药,并且开始与豫西共产党交接部分地盘,用红色的革命武装去对付白色的蒋匪。

第一轮谈判是在德、英、美、日四国代表的监视下在商丘进行的。由于谈判的启动,被囤积在山东境内的原油整车整车的运向连云港,这使得日方代表已经完全偏向了周天顺。英国代表和美国代表私下里对周天顺的军队做出了高度的评价,认为他们是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通过这次内战很好的锻炼队伍,这势必为以后伟大的‘抗红’运动和‘独立’运动增添新的活力。周天顺心说:这都是什么人啊,唯恐中国不乱。现在看来看去这次还就德国人最可爱,一句话不也说,德国一句话不说是因为他在考虑着怎么把周天顺的毛瑟半自动步枪的中国版的设计图通过这次谈判拿到手。

当周天顺头戴贝雷帽,身穿迷彩服,嘴里叼着玉米芯烟斗出现在会场的时侯,立刻引来中外记者无数的闪光灯,差点把周天顺晃倒。周天顺向所有记者挥着手说道“我是为了和平而来”这一句话又引来新一波的闪光灯,会场上的记者根本就无视老蒋的存在。

蒋介石忍住心中愤怒,装出亲切和谒的样子与周天顺紧紧的握手“你能来我真是想不到啊”

“那是,让我再逗你玩你一次吧,亲爱的大侄子。”蒋介石装作没听见,没有受到周天顺这句的影响依然亲切和蔼的微笑着,同时蒋介石不住的暗示着自己:我才是这个国家无首,而他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

记者们不断的向周天顺和蒋介石发问,其中有人问“不知二位对今天谈判怎么看?”

“中国需要和平”,“充满信心” 说完后周天顺与蒋介石携手走进了谈判的会场。

在谈判上双方根本无法谈拢,对于周天顺山东的权利这块蒋介石到是做出了让步。但周天顺这边是没有钱就没有编遣,没有编遣就没有和平,而蒋介石这边是要钱门都没有有,双方矛盾的焦点就一字‘钱’,一向大度的蒋介石咬紧牙关不松口,钱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能给周天顺。周天顺这边是没有钱就没有中央,就没有编遣,就没有反共,连兄弟都得作掉,吵的最凶的时候周天顺甚至拿出欠条,并声称要到国际法庭告蒋介石去。德、英、美、日在此刻以一种莫名的眼光看向周天顺:至于嘛

“瞪什么瞪,4500万美元的黄金你们给啊。”

“一切都要以和平为重”德国代表低沉着声音提醒

“要不看外国友人们的面子上,我今天就宣布独立。”

一边的英国代表和日本代表对望一眼,眼睛都湿润了。周天顺心说,你们激动个屁劲,等我腾出手先强奸你们英国佬,再围奸你们日本佬。不过周天顺声称要‘独立’这招对蒋介石还真的很有效,蒋介石实在懒的和周天顺再谈下去了,再谈下去自己至少要少活十年。谈判继续进行,因为蒋介石抱着结束的态度,谈判的阻力没有了,双方的谈判变的极其顺利,顺利的到了周天顺认为蒋介石有可能给自己开的是空头支票。

“我同意出任山东省主席,也同意兼任河南、陕西省督军,但想要抵付那4500万美元的黄金,就要给我上述三省的财政自主权,还有一百年的石油开采权。”

蒋介石心说:三省的财政自主权还要石油一百年的开采,娘西屁滴你也忒黑了一点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小日本之间的那点龌龊事。 “三年的财政自主权;一百年的开采太长,五十年开采权。

“三年太短,十年的自主权”

“不行,最多三年”

“那就五年”

“三年”

“你傻逼啊”周天顺急了张口开骂

眼看谈判就要崩了,蒋介石松了口“五年可以,石油开采只给25年,并且中央政府所需油料政府有优先购买权。”

日本代表不答应了,这完全伤害了日本人的感情,日本代表坚持反对优先购买权,认为应该采用国际的通行竞价。

蒋介石心说:滚你娘的蛋,我们之间谈判关你什么鸟事,再多嘴我把你们日本人开的店铺全都搬海上去。当然现在的蒋介石还没有说出这种话的气魄,不过把日本人三个字换在周天顺的话那是根本没有问题的。

英国人和美国人反对竞价,反对日本人对淄博油田包场子,由于周天顺的低价原油,导致英国石油公司对日出口的下降,而周天顺在几年之内可能会成为日本人的重要石油进口地。而且日本从美国那里买到的是汽油而不是原油,但是从周天顺这里购到的是原油,这将极大的刺激日本的经济,同时还可以完善和提高日本的石油工业,这样一来现在的几个供油国的利益就会受到侵害。会场上德国在中间装起了好人,英国和日本就石油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口沫横飞,而美国人在一旁是大敲边鼓,周天顺和蒋介石只好退了出去。临走时周天顺轻声道“真是的,这到底是和平谈判,还是来解决他们之间经济纠纷的。”接着,第二天的谈判没有太大的进展,第三天、第四天,蒋、周双方在经济上总算做了一个清算。可蒋介石无法容忍周天顺把三省全部自治化,并且双方就军政人员的人事安排发生争论,这几乎又引起了新一轮英、美、日、德之间的的经济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