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重装甲营列传-国防军第501重装甲营(下)

pmj1982 收藏 2 1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四 战史


初战北非


501重装甲营于1942年5月10日由第9军区的第一和第二补充训练大队的两个中队组成,按计划该营将装备虎(保时捷型)坦克,并从5月23日开始其所属技术人员和驾驶者在尼伯卢根威克开始进行训练,而到了8月份,501营又奉命改装亨舍尔型虎式坦克。8月底,终于有第一辆虎式坦克交付到了部队的手里(其它已经生产的都优先给了502重装营)。直到42年10月,501重装甲营才终于全部得到了计划中的20辆“老虎”与16辆Ⅲ号坦克,并将这些坦克组成两个坦克连,营里所有坦克兵都已经为即将开始的战斗作好了准备。而第二连的部分部队(1排与2排)还奉命转移到法国南部进行训练。


终于,希特勒坚守其在非洲最后的桥头堡棗突尼斯的决定给了501重装甲营表现的机会,11月10日,部队在缺少第2连的情况下准备用火车运送到意大利的雷吉奥。11月18日,满载501营士兵的第一辆军列抵达了雷吉奥。两天后,部队终于踏上了前往非洲的征程,营里所有的装备通过海运运抵突尼斯,步兵则将通过容克52运输机运抵,在此后的日子里,他们将给予英、美装甲部队血淋淋的教训,盟军“谈虎色变”的历史也将从此开始。


到了23日,第一批3辆虎式坦克总算顺利抵达比塞大。而在所有虎式坦克到达之前,由第501营营长鲁德尔少校率领的这第一批虎式坦克,再加上从第190反坦克营的两个连和一个来自第十装甲师的坦克连组成的战斗群于25日11时在朱代伊德(Djedeida)便已对对英军展开行动,到傍晚的时候,已经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反击,并在第二天撤回圣·塞浦瑞恩至朱代伊德一线(St Cyprien-Djedeid)。27日,鲁德尔的部队在朱代伊德(Djedeida)重新完成集结后,战斗群又对泰博拉地区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与英军防御部队的战斗一直持续了好几天。与此同时由于北非的维希法军不战而降,在摩洛哥登陆的英美军队已经顺利控制了阿尔及利亚,在突尼斯的德军不得不陷入两线作战,令德军统帅部门稍感安慰的是相当数量到达非洲的501重装甲营的坦克已在突尼斯完成集结,蓄势待发。12月1日,来自第一坦克连(指挥官冯·诺德尔)坦克也从德斯切代伊德(Dschedeida)以东7公里的集合地域开始了一场救援自己受困同胞的战斗,在这场首次完全有501重型装甲营的部队进行的战斗中,虎式坦克初露锋芒,9辆美军坦克被击毁。但令人沮丧的是,连队的指挥官在战斗中阵亡,O·迪屈曼接过了指挥鞭,然而他也是一位短命连长,在击毁两辆英军坦克之后,自己也命丧英军狙击手的手中。一天以后,鲁德尔的坦克部队受第十装甲师的指挥从北面经过舒伊古(Chouigui)向在泰布勒拜(Tebourba)一带突破的美军进行反击。尽管付出了16架斯图卡,4门反坦克炮和3辆Ⅲ号坦克的惨重代价,反击却成功阻截了美军向西的突破。而由于配合作战的掷弹士兵缺乏作战士气,攻势不得不告一段落。到了3日,在刚刚登陆比塞大便直接开赴埃尔贝坦(E·L Bethan)南部集结的3辆虎式坦克的配合下,鲁德尔完成了对泰布勒拜的包围。一天以后,泰布勒拜便被由斯图卡战机支援下的德军攻占,虎式坦克的包抄无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盟军至此损失了在该地区182辆坦克中的134辆。而表现突出的鲁德尔坦克群也于当天解散。


1942年12月9日,在又得到一辆虎式坦克和一辆Ⅲ号坦克的补充之后,已经投入战斗的第501重装甲营的部队实力达到了9辆虎式坦克和5辆Ⅲ号。第二连的部分作战单位(第3和4排)正从法灵博斯特尔直接运往意大利的特拉帕尼,而连队中的法国志愿兵也直接从西西里坐船来到了突尼斯。尽管军容不整,但整个营的作战士气相当的高昂,部队在10日又配合第10装甲师的部分作战单位,沿着前往梅德斯切兹·艾尔·巴巴(Medschez ZL Bab)的方向突进,他们以2辆虎式坦克为先导,在连续一天的战斗中向前推进了13公里,并消灭了14辆斯图亚特坦克。而坦克营完成了在南部侧冀攻击之后,于11日傍晚转入距离德斯切代伊德东部7公里地区进行休整。德军缓慢的补充速度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到了12月25日,身处一线作战的501重装甲营仅仅得到了12辆虎式和6辆Ⅲ号坦克,连续进行运动作战的虎式坦克也没能得到应有的维修,唯一能令人感到兴奋的是在第1连此前所有在突尼斯的战斗中,还没有一辆虎式坦克被除籍,而第一连的装甲兵们依靠自己为数不多的坦克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显然盟军在“老虎”面前还只有挨打的份。


43年1月初,501重装甲营终于结束了其只有一个连在非洲孤军奋战的日子,拥有8辆虎式坦克的第二连总算也悉数抵达突尼斯。1月中旬,齐装满员的501 重装甲营奉命转移到蓬迪·法赫斯·宰格万地区(Pontdu-Fahs-Zaghouan),从而备战即将开始的“埃尔博特”行动,并且从此刻开始隶属于韦伯少将指挥的334步兵师。而韦伯将334师所属的756团分割成各有4辆虎式和Ⅳ号Ⅲ号坦克支援的两个战斗群。而剩下的5辆虎和10辆Ⅲ号坦克则去增援9装甲掷弹兵团的第2营。


1月18日的进攻开始以后,756团顺利夺取了曼索尔山的东部一带。到了中午,在突破了敌军有雷区掩护的强劲的防线之后,控制了横跨凯比尔(Kebir)河西南的湖泊。在突破过程中,一辆老虎撞上地雷而不得不被报废。这是整个营损失的第一辆虎式坦克,而这要“归功于”在突尼斯极度缺乏的修理维护设备。第二天,鲁德尔的部队又转向南面占领了希尔穆萨,并在那摧毁了25门反坦克炮。而在第二连沿着罗拜(Robba) 的道路向前推进的过程中,第“231”号虎式坦克遭到一门英军6磅炮的偷袭而毁。至此,营里所剩可以运行的坦克还剩12辆虎和14辆Ⅲ号坦克。


【501营战斗报告:除籍2辆,余18辆。该报告仅限虎式坦克—引者注】


到了21日,在成功夺取从克塞尔提亚到凯鲁万的交通要口之后,第一连第二排击退了一支由12辆英军坦克发起的反击,并且击毁其中的3辆坦克,而德军也在战斗中付出了1辆Ⅲ号坦克的代价。而敌人于次日试图夺回该交通要口的第二次进攻也被击退了。由考达尔指挥的轻型装甲排(8辆Ⅲ号坦克)成功的击退了敌人从侧冀的包抄,但令人遗憾的是,该排的指挥坦克却在战斗中被敌军击毁。此刻,坦克营与进抵苏拜亥(Sbikha) 和凯鲁万一带的友军部队取得了联系。而在当天晚些时候的一场与英军部队的遭遇战中,编号“121”的虎式坦克由于被击中发动机而不得不报废,从编号中可以看出这是第一连第二排的指挥坦克。在整个“埃尔博特”行动中,虎式坦克击毁7辆敌军坦克与30门反坦克炮,自己也付出了相当代价。


【501营战斗报告:又有一辆除籍,余17辆】


1月31日,501重装营又继续追随韦伯少将指挥的战斗部队,参加即将开始的“坎尔伯特2号”行动。此时,整个营有11辆虎和14辆Ⅲ号坦克可以开动,其他的坦克尚在修理之中。再一次,501营被分散到了两个不同的攻击群(第69装甲掷弹兵团的第二营和第756兵团)。在随后的日子里,敌军强大的反坦克力量和密布的雷场使得攻击部队不得不停下来。在这里,也是第一次有2辆虎式坦克的装甲被击穿(其中一辆由于发动机起火而不得不彻底放弃),为避免落入英军之手,德军在坦克内装满炸药将其炸毁。这一次,以往攻无不克的“老虎”群终于首次败下阵来。


【501营战斗报告:发动机起火自毁一辆,余16辆】


2月8日,为了配合在苏拜亥的第10装甲师代号为“春风”的作战行动计划,第一连被调到了该师的编制下,经过几夜急行军后,第一连(6辆虎式坦克和9辆Ⅲ号坦克)加入了位于布特迪(Bouthadi)附近森林地带的雷曼战斗群,在这里棗突尼斯的卡萨林山口,501营的虎式坦克及老辣的非洲军团将给初生牛犊的美军装甲部队上最为生动的一课。


当月16日,为了支援隆美尔向加夫萨(Gafsa)发动的攻势,部队不得不停止了进一步的攻击,将攻击的矛头转向了特贝萨山。此时,第一连又加入到了第7装甲团的序列之中,并且与散布在迪迪·布·兹德(Didi Bou ZID)交通线上的敌军进行了激烈的交火。


到了2月26日,出于进一步军事行动的需要,两个连又接收到了15辆Ⅳ号坦克,并且与第七装甲团的第二营一块组建了一个新的战斗群。501重装营也被重新命名为“第七装甲团第三营”,而该营所属的第一连则成为了第七装甲团的第七连,第二连也被改称第七装甲团第八连。当天,新组建后的第七装甲团就向贝加发起了进攻,并且于晚些时候成功夺取了塞迪·恩·塞尔(Sidi Nen Sai)。27日,进攻仍在继续,但由于泥泞的地形和盟军猛烈的空袭,部队不得不在本戴拉山一带放慢了他们前进的步伐。当天,还有一辆虎式坦克触雷。28日夜晚,休整一天后的德军利用夜色再度吹响了进攻的号角,而在距离贝加12公里远的地方,居然连续有7辆老虎由于触雷而无法动弹。此时,整个营只有2辆虎,3辆Ⅲ号坦克和2辆Ⅳ号坦克还能继续行动,更不幸的是,营指挥官鲁德尔少校,科达尔和哈特曼又在位于塞迪·恩·塞尔南15公里地区相继负伤,但令人稍感安慰的是,有2辆新抵达北非的虎式坦克及时赶到了战场。


【501营战斗报告:由于有2辆新坦克到来,数量又回到18辆】


到了3月1日,由于盟军的猛烈反击,德军不得不停止攻势,撤出战场,所有不能动弹的坦克也不得不被放弃。只有1辆完成了修理的老虎得以逃过一劫,这一天无疑是501营建立以来最为黯淡的一天。时至今日在突尼斯的贝加仍然竖立着一块刻有“虎冢”之意的墓碑,以纪念当年在此处所发生的这场战斗。


【501营战斗报告:由于放弃了7辆不能动弹的老虎,营属虎式坦克数量骤降到11辆】


此后的半个月的时间里,损失惨重的501营不得不撤出战场进行休整,整个部队的所有作战车辆几乎都需要进行修理,而在此期间部队奉命抽调出其所有能够出动的坦克棗3辆虎,10辆Ⅲ号和5辆Ⅳ号坦克加入到了步兵部队的行列中,并配合友军成功的进行了几次防御作战。


在3月17日当天,德军指挥部门将剩余的11辆虎和该营的其它的部队都移交到新到达非洲的第504重装营旗下,开始随同504重装甲营作战,501营的第一次出征就这样画上了句号。大约两个月之后,整个重装营剩余的部队在提朴角向英军投降,而501重型装甲营还在德国进行训练的第三连(成立于43年3月6日,所部人员抽调自第5装甲师),也奉命转调给了“大德意志”机械化师(GD),成为该师的第十连。


浴火重生


1943年9月,德军最高统帅部决定以150名原501重装营的老战士为核心重建第501重装营,而营指挥官变成了罗威少校。9月18日 部队转移到SAGAN并从第15装甲营中抽调人员来填补所空余编制的人员,在此后的两个月里,部队被用火车运送至位于法国境内的训练营地,并在那里接受到了45辆新的虎式坦克。12月5日,完成了重建和作战准备的第501重装甲营奉命开赴形势吃紧的苏联前线,每个501营老兵的心里都明白,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比在非洲更为残酷的考验。12日,火车将整个营送到了维帖布斯克,3天之后部队在靠近森瑟考瓦(维帖布斯克以西10公里)处完成了集结准备的工作。19日,部队在洛苏乌卡(Losovka)配合第14步兵师对试图逼近维帖布斯克棗威利斯切之间公路的苏军进行反击,东线的战斗终于开始了。第二天,501营又在洛苏乌卡发起了进攻并成功地击溃了一支正在集结的敌军坦克部队,战场上留下了21辆被击毁的苏军坦克。初战告捷之后,部队乘胜追击并且成功的摧毁了苏军防线上几个火力点,并击毁28门反坦克炮。但由于伴随作战的步兵未能及时跟上,部队不得不后撤,在这次战斗中尽管损失了第一连的2辆虎式坦克,但却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果,重建后的501营的战斗力得到了统帅部的认可。此后激烈的战斗又持续了好几天,几乎营里所有的连级指挥官都在战斗中受了伤。到了23日,噩耗传来,在当天的一次反击中,营指挥坦克不慎被苏军击毁,罗威营长不得不改换了他的“坐骑”,好景不长,他的新“坐骑”再次被苏军击毁,然而这次他没有上一次那么好运,最终未能逃过一劫。H.汉默斯坦成为继任营长,截至12月24日,从19日在东线打响第一炮开始短短几天之内,501重装营便共计确认摧毁了81辆苏军坦克,战果辉煌。


【501营战斗报告:一天营指挥车二次被毁,再加上前两天战损的两辆老虎,共有4辆除籍,余41辆】


经过一年的辗转作战之后,501营的将士们终于在东线的战壕里迎来了1944年的新年,整个一月上旬,部队一直在维帖布斯克南部一带进行着防御作战,而在连日作战中又先后有2辆老虎完整的落入了苏军的手里。值大书特书是,13日全营在成功地击退了敌军的一次进攻后清点自己损失的时候,居然发现在战斗中有一辆虎式坦克的炮塔顶部被苏军的炮弹击穿,这可能是历史上第一次成功对坦克进行攻顶作战的记录。


【501营战斗报告:接连两辆虎落入敌手,再加上一辆被来自车顶的炮弹摧毁,又有3辆除籍,余38辆】


从44年1月14至月底,501营又在奥尔沙地区进行几次作战,而在此期间冯雷加特少校成为了该营新任的指挥官,到了2月1日该营又接到命令转属于第六装甲军,此时营里大概有一半的坦克可以出动,其余都在维修之中。12日,该营坦克又奉命去支援在诺维齐(NOWIKI)桥头堡一带进行反击作战的第131步兵师,由于坦步配合不协调以及苏军成功的防御,这是一次失败的反击,并导致9辆老虎被苏军的反坦克炮摧毁。


【501营战斗报告:战损的9辆坦克除籍,余29辆】


诺维齐桥头堡的作战失利并没有挫伤501营士兵们的士气,2月的下旬该营的虎式坦克又成功的配合第481掷弹兵团肃清了位于维奇尼(Wichni)以东的一个灌木丛区域,战斗结束后便及时撤退。到了3月1日虽然营里还有17辆虎可以出动,但连日的作战已经使维修部队后备的零部件变得极度的缺乏,士兵们也很需要时间进行休整,但501营还是在12日奉命参加代号为“赫伯土斯”的攻击行动,并在的第256步兵师的北部发起进攻,在突破了苏军在东南方向上的萨伯利(Sabory)一带的防御之后,成功的配合友军部队将大量苏军围困在瑟思维兹库(Ssiwizkue)一带,并在第二天非常完美的结束了这次行动,被困的苏军全部向德军投降。此役之后,部队也终于迎来了久违的休整时间。


4月1日,在经过此前一段得到大量零件补充和近半个月的整休之后,终于501营又有27辆虎式坦克可以出动了,又经过几乎没有战事的一个月之后,501营所剩的全部29辆坦克都已维修一新,随时可以出动,在此期间,该营又改归第三坦克集团军指挥。有趣的是,第2连的指挥坦克的通信员居然是一名俄国人。而唯一不幸的是第3连的连长在当月的一次伏击中遭伏击身亡。到了六月,部队又走马灯似的调到了第四集团军帐下,此时带去的是20辆整装待发的老虎,有9辆虎此前被奉命转交给了第509重装营。


【501营战斗报告:调走9辆后,余20辆完好的老虎】


44年6月23日,随着苏军著名的“巴格拉季昂”行动拉开序幕,501营于当天被调到吃紧的奥尔沙要塞附近。而也正是这次调动促成了该营的第二次灭顶之灾。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部队在要塞东北部一带竭力抵抗苏军坦克潮水般的进攻,这其中还包括了刚刚装备苏军的JS-2斯大林型重装甲,营里损失之惨重可想而知,在顽强抵抗了数日之后,部队不得不撤出了他们所在的防御阵地。俗话说祸不单行,部队在撤退途中经过奥尔沙大桥时,由于大桥连年失修而突然崩塌,而当时正在桥上的201号虎式坦克也就成了这座大桥的殉葬品,而在同一天,先后有好几辆虎式坦克由于缺乏汽油而不得不自行放弃。28日,营部又突然接到命令,从所剩不多的坦克中调出数量状况较好的虎式坦克转交给第78突击师。与此同时,部队沿着公路撤至德鲁季河一带,并不断与渗透过来的苏军先头部队交火,但就是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部队仍然井然有序地从特特林(Teterin)渡过了该河。6月30日,撤退中的501营的部队还奉命在谢普雷(Schepele)棗威特斯奇(Witschi)一带进行了阻击性防御,为友军部队的撤退争取时间。而有一部分坦克则跟随第110步兵师到达了贝雷斯纳河(Beresina river),并在靠近斯霍克维兹(Schokowez)森林地区集结,在7月1-2日,跟随110师的部队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坦克渡过了贝雷斯纳河,大部分坦克由于缺乏燃料而不得不被放弃,留在了河对岸,成了苏军战利品。而负责作为整个集团军群后卫的第501重装甲营的主力部队则被淹没在了苏军的坦克潮之中。但也有许多该营的官兵成功的突破了苏军的包围圈,回到了德军的阵地上。


501营战斗报告:在撤过贝雷斯纳河之后,德官方记载501营尚余6辆虎,其余均已除藉


7月2日下午 ,逃出苏军包围圈的部队抵达明斯克火车站附近,上级给营里补充了许多与自己部队失散的作战人员,部队战斗力稍有恢复。可到第二天,集团军部又给501重装下达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命令他们去保护从维尔纽斯(Wilna)到莫罗德特斯奇诺(Molodetschno)漫长的公路线。尽管明知道不可能,但501营的将士们还是不得不勉为其难。4日,部队出动了它们可以出动的所有在明斯克地区修复的坦克,包括一辆由第742反坦克歼击营调来的阿诺德下士指挥的老虎和5辆由501老兵控制的老虎,部署到了距离明斯克城以东20公里左右的地方。而在出发前,就有一辆老虎由于机械故障而不得不留在了后方。在当天的激烈的战斗中,初次作为车长指挥虎式坦克的阿诺德下士初生牛犊不怕虎,连续在战斗中击毁了4辆T-34坦克。而德军在当天的战斗中也有2辆老虎被苏军击毁。


501营战斗报告:又有2辆因战损除藉,余4辆


而在5日,2辆奉命前往莫罗德特斯奇诺附近执行防御任务的虎式坦克,在用完了他们所携带的所有油料之后,不得不被其乘员放弃。而士官尤班的老虎在向西后撤的途中遭袭击被毁。车上乘员也一同丧命。最令人感到可悲的是,营里硕果仅存的最后一辆老虎居然是由于为了试图避免堵塞交通而不慎陷入沼泽不能动弹,最后为不落入苏军手里而被德军的工程兵用炸药炸毁。501营的初次重建就这样悲惨的结束了。


在劫难逃


1944年7月14日,德军最高统帅部决定以原501营的作战人员为班底于奥赫尔多夫再次重建国防军第501重装甲营。从7月中旬到8月初,统帅部给501营拨去了45辆比虎式坦克具有更强大的攻击力和防御力的虎王坦克,这也是第一个整编制接收虎王坦克的重型装甲营,此前只有装甲教导团中装备过6辆虎王坦克。8月5日,由于战事吃紧,刚刚再度获得重生的501 重装营(欠第一连)被运送到了布拉诺瓦(Branow)桥头堡,而从火车下来之后部队又经过50公里的急行军,在杰德瑞克兹诺(Jedreczewo)一带不得不停了下来,而这主要是因为大多数虎王由于性能不成熟的原故而不断出现了机械故障,需要进行修理。11日,部队又被调到第16装甲师,奉命沿赫梅尔尼克(Chmielnik)经过希德沃维兹(Szydlowiec)向东对迎面而来的苏军发动反击,在路上,他们与自东向西推进的苏联红军数十辆T-34/85型坦克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遭遇战,只不过由于先于对方进行了隐蔽,又依仗着威力强大的71倍口径88毫米炮才成功地将成群的T-34打退。


到了12日,由于严重而频繁的机械故障使得整个营居然只有8辆坦克可以出动,雷加特营长为了能尽快赶到上级指定的作战区域,不得不挑选了2辆状况良好的“虎王”加上自己乘坐002号指挥坦克率先出发了,可令这位中校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冒险的举动实际上是将自己和战友推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501营战斗报告:遭苏军T-34偷袭3辆虎王被毁,余42辆


再度重建后首战失利的501营从8月13日开始又连续与苏军进行了激烈的交火,又有几辆虎王被毁,其中还有一辆虎王完整地落入苏军手里,损失相当惨重。22日,部队在普鲁斯(Prusy)以及比德兹尼 (Bidziny)一带巡逻,并且给每辆虎王都辅以大量的掷弹兵,成为了一个坚实的据点。然而,由于这一带地形不适合坦克行动,这也造成了几辆老虎的损坏。几天后,又有一位新任的指挥官少校史密茨上任,这也是501营的末代营长。


9月1日,希特勒将501营调给了第38装甲军,就在当天营里还可以出动的虎王坦克是26辆,其他很多还在修理之中。在这个月里,当501营再次执行了一回糟糕的行动(向着有苏军重兵把守的森林地带发动猛烈进攻)之后,又有相当数量的虎王坦克战损,而令人庆幸的是上级将第509重装营的近20辆虎转归第501营所有,反而使该营在编制上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虎与虎王的总数达到53辆。


501营战斗报告:尽管出师不利,有相当虎王由于战损而除藉,而509营的加入使得营里坦克数达到空前的53辆


在10月1日当天,501营总共有36辆坦克可以出动,这也包括从509营转来的一部分虎。营里还装备了3辆虎式修理坦克,而到11月的第一天,就有49辆可以出动,这主要是由于这段时间在当面的苏军没有采取大的动作,501营才得以拥有充分的时间进行休整和补充。12月1日,已经休整一新的501重型装甲营奉命转隶给了第12集团军,就在这个月的21日,501营被德军统帅部重新命名为第424重装营,并且归第24装甲军使用。


1945年1月上旬,部队接到集团军下达的命令,离开原来的集结地点,转到一个地形对使用坦克相当不利的地区进行重新集结,而这里与前线又距离太近,这也使得作为整条战线上“救火队”的501重装营在此后苏军的大规模攻势中变得相当被动。1月12日,苏军朝华沙-波兹南一带的总攻开始了,有250万苏军和大约7000辆坦克参加了这次进攻,而作为集团军预备队的501营却在整个白天没有接到任何来自上级的作战指示,除了第三连的部分部队自行向靠近战场的克林茨南部地区集结移动之外,其它部队碌碌无为的渡过了一整天。而到了傍晚,营里突然接到上级下达的一个不可思议的任务:去解救一个深陷苏军后方被围的步兵师师部(在苏军攻击初期德军指挥系统之混乱和反应之迟钝可见一斑,应该说,随着战争初期德军有经验的作战部队不断损耗,45年的德军就整体战斗力而言已不能与41-42年的德军同日而语了)。


到了13日,在遭受苏军前一天的当头一棒之后,德军的指挥部门终于在第二天缓过了神来。424营接到命令取消救援行动,改将矛头指向利苏夫(Lisow),以阻止在那里苏军已经形成的突破口进一步扩大。在向LISOW行军的途中,编号“323”的虎王在通过路上的一座12吨的桥梁时,由于小桥突然崩塌而沉入大海,尚未交战便已损失一辆,全营官兵心头不仅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阴影,当天中午部队一进抵前线便以战斗队型展开攻击,一连在左,三连在右,二连拖后,向利苏夫一带苏军展开了凶猛的反击。整个一个下午,双方沿着利苏夫东南一线反复争夺,突击与反突击,战斗激烈之程度让双方士兵都充分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沿着左路突破的第一连有几辆老虎为躲避苏军的炮火袭击而陷入一旁的沼泽中不能动弹而不得不被放弃。在利苏夫的南部,又有一辆编号为“111”的虎式坦克被苏军坦克击毁,而一同损失的还有一些辅助车辆。尽管损失惨重,但整个营一下午至少摧毁了超过20辆的苏军坦克,仅拖后的第二连确认就摧毁了7辆以上的T-34。但自身损失也在上升,编号“202”及“221”的两辆虎式坦克在试图与反邻部队建立联系的过程中,在距离城镇200米的地方被苏军的炮火击毁,而在利苏夫城内,整个营遭受了来自苏联斯大林式坦克的猛烈冲击,还得时刻提防着苏军反坦克炮的偷袭,整个营付出的代价之大只能用悲壮的两个字来形容。就连营指挥坦克也在战斗中被苏军坦克击毁。除此以外,由于乘员的操作失误,还白白损失了“334”号坦克。但是,在绝望中拼死一搏的424重型装甲营也充分表现出了一支王牌部队的本色,整整一天的战斗中至少击毁苏军50-60辆坦克,其中还包括了相当数量的LS-2s型坦克。部队在成功地阻击了苏军的突袭部队一天之后,由于损失实在太过惨重,不得不放弃了利苏夫向后撤退,但应该说,他们已经尽了力,并为反邻部队争取到了整整一天的撤退时

间。但在撤退过程中,又损失了“332”号坦克。


501营战斗报告:由于营部在利苏夫的战斗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部队的资料已缺乏详细的统计——但能肯定的是此战之后营里所剩的坦克已经寥寥无几,官兵也遭受很大损失,也许称它为一个连,甚至一个排更合适一些——引者注


与此同时,第三连原先滞留在克林茨一带的几辆辆式坦克也没闲着,配合在该地的德军步兵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在像潮水般涌来的苏军面前这无疑只是杯水车薪。克林茨当天还是被苏军占领。营里仅存的几辆虎/虎王坦克还是奉命作为后卫掩护大部队的向西撤退,并在苏军即将形成的包围圈里苦战了好几天,最后由于弹尽粮绝而不得不放弃。营里撤出苏军包围圈的部队重新在西里西亚一带进行了集结,并且在那里接收一批刚出厂的装甲车辆,包括2辆豹式坦克、3辆Ⅳ号坦克、2辆犀牛坦克歼击车以及相当数量来自布拉+格工厂里的追猎者。


501营战斗报告:搬到西里西亚的424营已经没有了一辆虎/虎王坦克,只能以其它装甲车辆来代替


1月22日,残余的部队奉命转移到纳姆斯劳(Namslau)附近。501营所属的两辆Ⅳ号坦克还成功的救出了被困在奥劳(Ohlau)桥头堡一带的支军,并掩护步兵撤过奥得河。25日,尽管损失殆尽急需休整,但由于德军在整个战线上部队到处都捉襟见肘,所以424营不得不以仅存的兵力和装甲车辆参加了对苏军在林登(Linden)一带桥头堡的反击,并击毁了相当数量苏军的反坦克炮。到了2月5日,已经连续作战一个月的424营终于等到了喘息的机会,部队被通过铁路从索拉被运送到了帕德尔伯恩(Paderborn)进行休整。


2月11日,到统帅部的命令,424营奉命解散,所属人员转交新成立的第512重型反坦克歼击营(装备猎虎驱逐战车),国防军501/424重型装甲营的历史也就此宣告结束,只有第三连被保留下来并奉命留守帕德尔伯恩。从那时到战争结束为止,第三连剩余的装甲部队,包括从别的部队转来的2辆虎I、1辆黑豹及1辆Ⅳ号坦克配合友军步兵部队一直在帕德尔伯恩棗萨尔兹棗科藤一线作战。而且在帕德尔伯恩火车站一带又有一辆老虎被击毁,这也是该营最后一辆被击毁的虎式坦克,剩余部队在赫克斯特一带投降。德国国防军第501独立重装甲营2年零9个月(1942.5-1945.2)的战斗生涯至此终于画上了句号。


501营最后的战斗报告: 在整个501营的战斗史中,在北非他们获得了超过150辆的击毁记录,在东线有超过300辆,其中装备虎I时击毁200辆,而装备虎王时超过100辆,总计战果应在450辆以上,请大家注意,这个数字仅仅是军方确认的,当然还有许多未经确认的击毁,所以501营的总战果应在500~600辆左右,而501营先后装备过的坦克数在160辆左右,但其中有将近一半是由于缺乏维护和燃料,又或是撤退时来不及修理补给而不得不放弃的。——这样501营与敌方坦克的交换率至少应在1:6以上,实在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成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