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兵

77223之刀 收藏 0 53
导读: 火车里弥漫着浓浓烟味 确切的讲不只是味 而是味拌着烟 其实我对抽烟是很不了然的 为何要抽呢 又为何不抽 都一样与我无关 只是现在实在是熏得我有些迷 很想找个可以透气的地方 但又怕回来时没了位置 按理说位置是一人一个的 可我怎么看位置都不够 算了吧 想开点 反正也熏不死 再说也不一定是我先死 因为我前面还有几个女兵 女人是不应该当兵的 我一直这样认为 不过后来会和这些女兵纠缠不清 是我此时没想到的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 这些小妹似乎对烟没什么感觉 看来是老手了 只是此时身份








火车里弥漫着浓浓烟味 确切的讲不只是味 而是味拌着烟 其实我对抽烟是很不了然的 为何要抽呢 又为何不抽 都一样与我无关 只是现在实在是熏得我有些迷 很想找个可以透气的地方 但又怕回来时没了位置 按理说位置是一人一个的 可我怎么看位置都不够 算了吧 想开点 反正也熏不死 再说也不一定是我先死 因为我前面还有几个女兵 女人是不应该当兵的 我一直这样认为 不过后来会和这些女兵纠缠不清 是我此时没想到的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 这些小妹似乎对烟没什么感觉 看来是老手了 只是此时身份变了 不然也会抽上的 管它的 睡觉 不知是什么原因我醒了过来 或许是被安静吓醒的 突然没了声音 却不习惯 也没有人抽烟了 一切都平静了 除了我现在的心情 我将去什么地方 不得而知 只知道是昆明 是个野战部队 当我把两者放在一起时才发现相去甚远 应该是在山里才对 后来事实也证实了我的想像 不管怎样总算下了火车 情况有些混乱 在我看来是的 到处都是新兵 一堆一堆的 傻头傻脑的 当然其中还有一个我 不时还听见有人在下口令 可怜的指挥员 哪有人听 或许他忘记了 这些都步

是新兵 却切的说是穿着一身绿衣服的傻家伙 后来也不知怎的就上了 一辆军车(解放141 不久就淘汰了的军车)然后就开出了昆明城区 当城市从眼前慢慢消失 也就意味着我往山里越走越婶 透过那车轮带起的滚滚沙尘 看见的是 红色的土 蓝色的天 却没有树 眼前的一切被一阵锣鼓声划破 一群老兵正用力的敲着 脸上洋溢着诡异的笑 其实我知道他们为什么笑 笑 因为新兵来了 他们就出位了 我很清楚他们现在敲锣的手 会无情的敲到我们谁身上 当然也可能就是我

下了车 一个个子不高的兵(我的班长,叫什么我忘记了 原因是他名字难记 还有带我时间不长 不过他走路的姿势我还是记得的 一本正经的 很是好笑 不过我终究没有笑出来 不是怕他扁我 而是担心以后我是不是也要这样走路 那就完了)把我和几个人带走了 来到一座营房前停下 他提了我的包 然后就带我上楼 说真的 那包很重 不过我是不愿意他为我提的 原因就是我想他不是很情愿为我提 可能是部队的光荣传统什么的驱使的 所以免不了将来报复什么的 毕竟那包太重了 后来才知道我是杞人忧天了

因为到时天就快黑了 班长叫我们洗了脸就吃饭 吃的是面条 (应该是面条 不过是糊状的 我天真的认为或许是等我们时间长了 后来才知道 部队的面都这样)不过我没胃口 不是不饿 而是太难吃 但我是不敢到掉的 部队在我的映像里很忌讳这个 (后来才知道 只是新兵忌讳)艰难的吃完后 就安排睡觉 这到很意外 不可能这么好吧 所以睡得很是提心吊胆 怕有什么阴谋 不过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是被一阵哨声惊醒的 然后就听见那个小班长 大声叫快点起来集合 说真的 他个不大 声音还挺大 云贵高原果然名不虚传 还没跑多远就不行了 那种难受真是别提了

后来就是什么 队列训练 学着整理内务 什么的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 除了站军资不怎么好(我的腿好像有点缺钙)其他的都还可以 我认为那些都很简单 简单到这样下去 智商可能会越来越低 好在学东西快 到目前为止还未挨扁 不幸中的万幸

慢慢的发现班长喜欢占我们便宜 也喜欢赌博 因为他知道没人敢赢他钱 就当我们扶贫吧 他是贵州山里的 可以理解 不过真担心哪天我们没钱了 他会怎样对我们 直到有一天 我才松了口气 排长说我要调去别的新兵连 原因他没讲 可是我知道 调人得有关系 我是没有的 所以我是被调的 管他的 反正我快没钱了 离开或许能救命(后来的一切也因此而改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