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士之八{结局}

战斗记 收藏 500 686
导读:月光静静的照在城外堆积如山的尸体上,微微的动了一下,有人挣扎起身又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因为他发现他的整条左手不见了。在痛苦中翻滚着,紧紧的咬着嘴唇。那种割心割肉的痛苦让他的神智也渐渐的模糊。 在一次接一次的身体与身体分离的痛苦中,他看到了月下的孤城,他慢慢的向月光下的城爬去。鲜血在他爬行的路线上留着一条长长的痛迹,他不知爬了多久,终于来到了城门,努力的挺直了身体用仅有的右手拍响了门。 在月下,他努力的站成笔直。 门开了,他看到了城里的兄弟们,他努力的想挤出一个微笑,但是却看到了他们

月光静静的照在城外堆积如山的尸体上,微微的动了一下,有人挣扎起身又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因为他发现他的整条左手不见了。在痛苦中翻滚着,紧紧的咬着嘴唇。那种割心割肉的痛苦让他的神智也渐渐的模糊。

在一次接一次的身体与身体分离的痛苦中,他看到了月下的孤城,他慢慢的向月光下的城爬去。鲜血在他爬行的路线上留着一条长长的痛迹,他不知爬了多久,终于来到了城门,努力的挺直了身体用仅有的右手拍响了门。

在月下,他努力的站成笔直。

门开了,他看到了城里的兄弟们,他努力的想挤出一个微笑,但是却看到了他们眼中仿佛有泪光闪动。将士是不应有眼泪的,他们流的是血,敌人的或是自已的。

他慢慢一步步走回了城中,每一步都是如此的沉重,在将士们的目光中前行,当城门关起的时候他坐在地上,拿着布缠绕着伤口,他回来了,他是战斗。

他回来了,虽然只有一只手臂,但是还能握的住刀,还能跟每一个将士们拥抱。

他缓缓走过每个将士的面前,带着笑。在兄弟们面前,痛苦算的了什么,他努力的直起身体虽然很想倒下去长睡不起。终于,他来到战士的面前,战士的脸在抽搐,抽搐。

战士抱住了他,任眼中泪水长流。

他们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最不需要泪水,但是真的到了情深处,一样有血有泪,他们流出的泪比血更珍贵。战士的泪,是最烫的泪水,它可以把一切融化。而此时的将士们,在孤城中苦苦挣扎的勇士们,他们此刻的眼中,为谁而闪动,又为何而闪动?

月光如水,依旧高高的挂在深蓝的天幕中。月光真的如水,流淌流淌,从满身染血的衣甲边流过,从勇士们被月色照的分明的脸庞上流过,从城外的黄沙与尸体堆上流过,它很洁白,却无法洗去天下的血与孤寂。

今夜无人入睡,看着当空的月光,将士们在心中低低呤唱着家乡的歌谣。明天,明天还有谁在同一片天空下唱着今夜的这首歌呢??只有也许才知道。

远处在大帐依旧灯火通明。王的面前跪了一地的将军,当王看到军中阵亡的数目王震怒了,区区一座孤城,竟让我部族的一万勇士们断送了性命却未能踏前一步,王大步踏出帐外,盯着月光下那发出白光的城,良久良久。

月儿渐行渐远,直到天边出现第一缕霞光的时候,整个敌军阵营传来一片凄厉的号角,敌人象潮水般的向城涌来,他们的王旗飘在最前方。他们的王也上阵了,他们的眼中满是仇恨与畏惧,向着恨之入骨的城涌了过来,随着声声的号角一次次的吹响,他们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开始冲锋了。

城内寂静无声,只有战马低低的嘶鸣,将士们纷纷上马,把生的渴望抛在了九天之外,他们知道,城就是帝国,此刻对他们来说,帝国就是这座城。

战斗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看到破烂不堪的城门缓缓的打开,看到将士们一个个的冲出了城去,他凝视着战士冲在了最前面,牛牛紧随其后,精石也睁开了双眼,一跃上马向城外冲去。当灵魂穿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忽然一刀柄把精石从马上击落在地,跃身上马向城外远处的王旗冲了过去。

城中只有昏倒在地的灵魂。

战士的刀很利,因为用勇气磨就的刀是最利的。他们不约而同的奔向敌方王旗的方向,他们眼神彼此注视着,在眼神里,包含着世间的一切情感。有多少兄弟的生命在这场孤城之战中消逝,但是他们自认为他们的死亡是最壮烈的,黄沙百战,马革裹尸,英雄本无种。

战斗还有一只手,还能握起一把刀。他看到漫漫的黄沙与风中烈烈飘动的黑色王旗,他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那面不断飘舞的旗帜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距离。敌人的脸庞都清晰可见的时候,他挥动着他的刀,而他身后,是孤城的最后七百余骑。

敌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还有那不间断的呜呜号角声,一刹那间两军象一大一小两股浪潮般席卷在了一起,再也分不清彼此,再也找不到敌我间的距离。

战斗在敌阵中左冲右杀,只有一个目标,王旗。战士与牛牛分别护在他两边。一条血路在挥动的刀光中被劈开,一直向前延续,越来越近。

被刀劈中的时候是痛苦的,奇怪的是此刻没有惨叫声,只有一声声沉重的闷哼,蜂涌而上的敌军把他们的王旗团团围住,那是他们心目中的圣旗,哪怕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战士四顾,却只看到遮天蔽目的黄沙,却看不透黄沙之后。

尸体在王旗前堆积,战马也无法踏前一步。而他们依旧舞动着那柄杀意正浓的刀,依旧。

一支利箭带着风带着死神的微笑,从左前方直射牛牛。

战斗看见了,战士在那一瞬间也看见了,只有牛牛,依旧举刀拼杀,敌人的血与自已的血早已把一身染透,牛牛,那个曾经爱哭的与怕黑的牛牛,此时早已不知道痛楚与死亡的威胁,甚至来不及挂一把挂在眼珠上面的血滴,他停下了刀,感觉少了点什么,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对敌人劈过来的刀视而不见,他感觉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战斗与战士被一支长箭穿胸而过,盯在了一起,但是把最后的目光投在了他的方向。他怔住了,任凭敌人的乱刀砍在他的身上,当头颅被砍落的时候,他的目光依旧集中在那个地方。

战场平静了下来,乱马卷起的黄沙也尘埃落定的时候一切仿佛都已结束,他们缓缓向这座城前进。这座让他们恨之入骨的城,让他们畏惧的城。

而此刻的城却对他们敞开了大门。

在离城门百丈之遥,他们停了下来,每个人心中都充满着畏惧虽然对着这座空城。

正午,烈日烘烤着天底下的一切事物,同想也烘烤着他们的勇气。

他们听到了大地传来了整齐的轰隆隆的声音。他们看到了远方的一片黑压压的军队,帝国的主力终于来到了。

帝国的军队看到了远方的城,依旧飘荡着属于帝国的旗帜。无数的将士冲了过去。

这场战争很快就结束了,敌人的王带着几百残部远遁漠北,还有那根黑色的王旗。他这一生未过孤城一步,就算是帝国把城的守军撤走以后。常常在梦中,他会想起那座城与那些将士,想起被那支长箭贯穿的战斗与战士,还有那最后时刻的牛牛,他们的眼神。他常常在梦中泪流满面,郁郁终老。

灵魂,只有灵魂留了下来,当他醒来一切都结束了,他恨战斗,那个打他下马的战斗,非常恨。

灵魂,全称灵魂精石,不死之身,可以无限复活,这是他常对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士们说的。他没有想到自已是以这种方式活着看到了结局。

他被当成了汉帝国的军魂,他可以轻松拥有常人梦想的一切但是被他拒绝了。

他把自已留在了这片大漠这座孤城中,虽然曾经他很厌恶这处鬼地方,现在他觉得这里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了。每天夜里都会带上一壶酒去当年的战场上,一半自已喝,一半浇在那浸过血的黄沙上。在夜风中低低呤唱着那些家乡的歌谣。

一年, 又一年。

终于有一年,灵魂也不再唱歌了。

他还在恨战斗吗?再也没有人知道。漫漫黄沙在岁月的风中盖住了一切历史与真象,岁月的风甚至吹平了这座见证了血与火的孤城。

只有在这片大漠上血战而死的英魂,千百年来和着风声呜咽.

后记:我不能完整与完满的表达出心中想写的那些细节,我痛苦。这个故事,只有血与火,没有所谓的大团圆,因为我觉得战争没有真正的胜者。

构思着故事的情节我亦痛苦,结局让我痛苦几乎无力写下去。因为感情相对文字来说,永远是感情来的丰富。十分感情有三分化成文字,对于我来说已是很难。

依旧还是痛苦。但是有开始,就必然有个结局。我也想写下快乐与轻松的文字,但总觉得力所不能,我还是继续痛苦。

就在无病呻吟中结束我的这篇所谓的文章吧。


本文内容于 2007-9-2 14:41:19 被lonl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