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八章 游击(七)

丁老大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就在赵寿山他们守天井关时,徐州会战正打得热火朝天。

徐州会战,日本出动二十四万人,从南北两个方面对徐州进行夹击,目的是打通津浦铁路,使他们的南北战线连成一片,然后沿陇海铁路西取郑州,再沿平汉铁路南夺武汉。南边的指挥官是畑俊六,北边依然是寺内寿一。

中国军队调集六十万人,主力集中在徐州以北,抗击北线寺内寿一的华北方面军。一部分兵力部署于津浦铁路南段,阻击南线畑俊六的华中派遣军北进,以确保徐州不失。战区司令长官是李宗仁。

孙连仲的第一军团在河南补充以后参加了徐州会战,死守台儿庄,战功卓著。

山西这边的中国军队就是要拖住鬼子,不让鬼子腾出手来援助徐州战场。

天井关一战,赵寿山他们在红枪会的帮助下把鬼子打回去,还缴获了不少武器和物资。他派人前去侦察,得知鬼子确实退去以后,就让红枪会的人回村,并答应以后对红枪会战死人员的家属抚恤。赵发临走时对赵寿山说,如果有鬼子上来他们再来。

送走红枪会以后,赵寿山给卫立煌和朱德分别发电报,报告了战况。

卫立煌祝贺他们初战告捷,并让他们原地待命。

朱德和彭德怀很关心十七师的情况,得知他们打了胜仗以后很高兴,彭德怀对赵寿山说,徐州会战打开以后,鬼子在山西的部队也加强了对在山西的中国军队的进攻,一个是拖住中国军队不能去增援会战,再一个是想巩固住山西的局势,然后抽出部队增援那边,打天井关就是他们行动的一部分,鬼子很快就要展开全面进攻,让赵寿山做好充分准备,与鬼子展开游击战。

赵寿山得到彭德怀的指示以后心情并不轻松,因为十七师要受两方面的指挥,彭德怀让他打游击战,卫立煌让他打阵地战,他喜欢打游击战,部队可以有很大的回旋余地,阵地战是与鬼子硬拼,这不是个好办法,部队伤亡必然很大,但是,他却想不出个什么好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走着看了。

果然,过了几天,部队就接到卫立煌的命令,增援长治。赵寿山问天井关怎么办,卫立煌说没办法,长治那边紧急,长治一破,紧接着就是高平和晋城,鬼子就可以窥视中原。十七十必须争取一天之内赶到。

赵寿山看地图上,长治在天井关的北边,离天井关约有二百里路。一天赶到很紧张,连忙集合部队出发。

从晋城到长治的路上,有逃难的老百姓,也有溃退下来的散兵,战争带给老百姓的都是灾难。部队到达高平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溃兵越来越多,赵寿山让人拦住一个溃兵问话,得知长治已经陷落,就让部队停了下来,他对敌情不清楚,地形也不熟,不能把部队送到鬼子的虎口里去。

他先让郑天亮带一个卫士排到前面侦察,然后部队先在高平驻扎下来,让部队抓紧休息,等待郑天亮的侦察结果。

高平到长治之间也有七八十里路,郑天亮带人摸着黑向前走,路上还不断有溃兵和老百姓,但是越来越少,他们最后见到的是一个拄着一根木棍的士兵,这个士兵受了伤,见他们还向前走,就对他们说,前线上已经没有中国军队了,鬼子就驻扎在长治,估计休息一晚上后明天一大早就要向高平开过来,你们还不赶快跑,到前面去干啥。

郑天亮说,“我们是十七师的,部队奉命增援你们,已经到了高平,听说长治失陷了,师长怕消息不确实,让我们来侦察的。”

伤兵说:“守长治的部队死的死了,跑的跑了,我受了伤,走不动,才落在后面。鬼子没有追来,要追过来我也活不了。”

郑天亮见那个伤兵行走困难,就派一个卫兵照顾他,仍要向前走。那个伤兵拦住他们说:“前面危险,鬼子兵太多,你们只有一个排的兵力,打不过他们。”

郑天亮说:“没事,我们是去侦察,又不是打仗,打不过也会跑,天这么黑,鬼子也不敢追。”

郑天亮他们一直到接近长治的地方,见鬼子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估计鬼子晚上不会出动了,这才带人回到高平。

第二天,鬼子没有继续进攻,但是到晚上,有从天井关那边逃过来的群众说,鬼子从河南焦作上来,占领了天井关,在村里抓人杀人烧房,然后又占领了晋城,阳城。从地图上看,他们已处于鬼子的三面包围之中。

赵寿山先给卫立煌发电报,报告了部队面临的严峻形势。卫立煌给他回电,让他与十八集团军联系,听十八集团军的指挥。赵寿山立即与十八集团军联系,彭德怀给他来电,让他要迅速跳出鬼子的包围圈。

要跳出包围圈,南北西三面都不能去,只能向东,东边山大沟深,部队好隐蔽,可以在大山里与鬼子周旋,打游击。

得到明确指示,赵寿山心里有了底,他立即通知部队全体人员整理行装,准备连夜晚转移,虽然说晚上进山路不好走,但是总比白天好些,白天目标大,容易受到日军飞机的轰炸,如果明天白天三路日军夹击,那更麻烦。

天明以后,他们已经在大山里面宿营了。赵寿山这才把心放下。

部队在一个小山村里休息,补充给养,他选的这个小山村地形好,能进能守能退,

这天中午,赵寿山和耿志介研究敌情,觉得窝在这个山沟里消息闭塞,山外的枪炮声一直在响,也不知道打得怎么样,打算派人去侦察敌情,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外面站哨的进来报告,说有人来了,自称是八路军,指明要见师长。

赵寿山对耿志介说:“走,看看去。”

两人来到村口,就看见几匹高头大马,几个穿灰军装的八路军官兵正坐在树下休息,赵寿山仔细一看,竟是十八集团军的副总指挥彭德怀和副总参谋长左权,连忙和耿志介上前,彭德怀和左权也站起来,双方紧紧握手,赵寿山问:“彭副总指挥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彭德怀说:“走,到你的师部说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