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创]《读城》系列之:重庆十八梯老茶馆(二)

手帕口男人 收藏 9 375
导读:(注:文字本人原创,图片不是本人拍的) [color=#0000FF][size=14][B]没想到五年之后又坐在了这里。 当我走过烈日下那段杂乱而有点肮脏的马路,过了十八梯坎子那个口,前行数步,再见茶楼:老街十八梯。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2_81747_5981747.jpg[/img] 茶楼门前多了一口石做的大缸,满了水,因石壁没有刻意清洗,长了厚厚的绿苔,让水与石都给人以年代久远的感觉,而且这种静似乎从未有人来打扰过。茶

(注:文字本人原创,图片不是本人拍的)

没想到五年之后又坐在了这里。


当我走过烈日下那段杂乱而有点肮脏的马路,过了十八梯坎子那个口,前行数步,再见茶楼:老街十八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茶楼门前多了一口石做的大缸,满了水,因石壁没有刻意清洗,长了厚厚的绿苔,让水与石都给人以年代久远的感觉,而且这种静似乎从未有人来打扰过。茶楼与街道一帘之隔,却分成了两个世界。


五年,可以改变很多事物,但茶楼好象安静如初,格局与色调没有改变,只是在细看之下,又多了许多收集回来的古旧东西,每一件的色彩都很沉很旧。面对这些物品,却忽然想到当初拥有这些物件的主人,那些曾经鲜活的公子佳人,而今换做了我指间轻柔触摸下的凉滑,抵不过初夏的一缕阳光,未哼一声,就远去得无影无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轻车熟路地从门口由上到下,转入第三层空间,善解人意的沏茶女子讶然于我这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客人就象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五年前,我是熟客。女子恍然。转向这个皮肤白里透红的姑娘:你家的老板娘,想必五一也外出远游了吧?是的,您见过她?笑。


茶楼今天一个客人都没有,正合了我意。选二楼靠窗的老地方坐下,一壶雨前春,四小碟零碎小吃,推窗,将阳光安静下来,拿出本子,我开始码字。这个下午,我是茶楼的主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公也作美,外面阳光灿烂,使得茶楼内的清凉愈加沁人。这个城市我并不陌生,而这个茶楼虽已阔别了五年,但在此时落座,仿如昨天才来过,喝的亦是雨前春,只是少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对饮之人,哪个可以款款入诗的女人。


雨前春将玻璃茶壶暖成了琥珀色,一撮茶叶清爽地挨在一起,或翘或卧懒着,又似春天花枝上未肯尽放的蕾,含蓄着隐藏的热情。景德镇的薄瓷蓝纹小茶杯,圆圆地捏在指尖,清香就串鼻而上,将阳光和炎热淡了开去。去掉鞋,放脚于清凉的地面,惬意就顺着脚心从竹椅一直蔓延上来,这个午后,主人在他自家的庭院安静码字,将光阴静止,无人骚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窗外已看不到长江,对岸那些高楼相互静对,窗内清雅,而依窗之外,一手之隔,却是十八梯坎下贫民的房顶,脏、乱,防雨黑胶随意掀着,一窗之隔,又是两个世界。


忽想起昨日接车的女子,那个在五年前曾与我在此对坐清谈的女子,而今也开始老了,架在鼻梁上那副墨镜一直未肯取下,我更多的相信不是为了遮阳,而是不愿让我看清那眉目之间悄然而上的淡痕。从上车到下车,她都未肯看我一眼,直到在后车厢取行李的一刻,她笑着说了一句:再见了,胖娃。我左右回顾,而后问她:胖娃,难道是我?她认真的看了我5秒:你是真的胖了很多。那墨镜之后的眼睛我无法看清,但我想说明天我去十八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茶的清凉,是无法抵挡现在那艳阳的,只不过,我想到在合适的时间,在我背影远去的那些日子,她还是会到那里小坐,谈谈关于小资的话题,或者偶尔还会如我一样,想起那个曾经对饮之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人有时候需要偶尔离群,只为享受那一刻的孤独。


这个城市太热闹,火辣辣的阳光火辣辣的女人火辣辣的菜系,我需要冷却一下,或者说需要冷静一下。跟朋友告假半天,我把自己关在了一个茶楼。茶楼就我一个客人,正好。窗户将光线任意刻画分割,我将光阴自私地划给自己,哪怕是一个小时,圈起篱笆围成一个小小的栅栏,我就是国王或者土地的主人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烫一壶雨前春,将往事氤氲。


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位置,五年,只是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改变,茶楼依旧安静,依然清凉高雅,只是对面少了个人。一张静静的竹椅,承载着我目光的重量,距离很近,一臂之隔;距离又似很远,远成了人海的错肩。真的什么都没有改变吗?尘在光影里摇荡,思绪摇荡在光影里,点点线线,错落而又连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景泰蓝的薄瓷小杯,五年前谁曾盈盈地轻巧拈起,于我对面,将窗外长江的汽笛,拢入了掌心反复把玩。而今不再有那小手冰凉的触碰,那只杯子沉默了,看另一只杯子被我指尖捏着,五年的光阴,也只是这么随手的一拈,就被饮尽。


不想说话,就这么庸懒坐着,墙上的那些字画默默看着,这个有点心事的男人,将自己埋进了五月,没有什么比沉默更丰富了。


一个人来,注定是要一个人走的,没有增减过什么,思绪并没有重量,是谁错觉成山雨来时的低压。


雨前春,多么美好的名字,哪顾得雨后会是一地残红,我且饮尽,这杯孤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前喝茶,有个伴,于是不会寂寞,而且饮茶之间,可以品味到很多很多细微的感觉,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不知不觉茶就尽了、茶就醉了。分手后,我一个人也曾独自来过十八梯数次,但再好的茶,那曾经入口上心的明媚,变成了清和寡并且还飘着一股涩的滋味。独饮实在无趣,于是作罢。


今天这两种感觉都已经荡然无存,我只是偶尔路过了这个城市,在曾经熟悉的地方,偶尔坐坐,随意码着一些零零散散的文字,心是淡定安稳的,无得无失。想起那年春最深的时节,我曾折下过最美的一朵,插在你的鬓上,还记得那时候的你和我,都痴痴地笑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结帐的时候,问那个沏茶女子:婷还在这里工作吗?你说的那个张婷婷啊,两年前就不在了。还是在做茶艺工作吗?不知道,不过,她那时候在这里的茶艺表演真的很美。女子说句这话的时候,眼神和我一样,被牵回到了从前的岁月。


是啊,曾经的,真的很美。很美的,记忆从不会失去,失去了,还可以找回,如这个下午,如这个茶楼,老街十八梯,我来看看你,甚嚣尘上里这安静的一隅。




2007年5月3日于重庆十八梯老茶馆

本文内容于 2007-12-5 18:31:20 被手帕口男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