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一部《野火》 第二十章 魔鬼监狱(2)

jiguanggy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二十章 魔鬼监狱(2)


轰隆一声响。铁门外爆炸了一枚小型定时炸弹,但是铁门非常厚实并没有被炸开。不过墙体已经出现了裂缝。

“妈的,再炸一颗。”

敌人恼怒的声音从被炸裂的缝隙中传进来。

奥古斯丁用命令的口吻对乔治说:

“你赶快走,我现在就去启动自爆系统。”

在这紧急关头,乔治也不矫情,拉着比德穿过通风管底,拍了拍他的两腮激励到:

“兄弟坚持住。”

然后爬上了梯子。

在地下室的奥古斯丁很快找到了由电脑控制的基地自爆系统。这个年过六十的老头子额头冒着冷汗,手指在控制器上熟练地操作着。嘟……嘟……嘟……三声机器鸣叫后,荧屏上显示“自爆系统已经成功启动”的字样。正在这个时候又是轰隆一声响铁门再一次被炸。这一次爆炸能够感觉到整个地下室也在抖动。

面对敌人一波接一波的攻击奥古斯丁心想:

“安德鲁果然是队长的乘龙快婿。想当年就是队长的猎犬发现了这个地下基地。哎……”

回忆把老人带回那段尘封的历史,在那段属于自己最好的时光里有太多太多值得回味的往事。不过现在不是回忆的时候。

垃圾场的上空挂着一轮月亮。它在来去无踪的乌云下显得扑朔迷离。从旁边那间小屋传来几声短促的枪声。

“敌人发现索菲娅他们了。”

乔治一把把奥古斯丁拉了上来。

“听,还有冲锋枪在扫射。”

“快去那边的车库。”

越来越多的护国军向垃圾站旁边那座小屋包围过来。屋子里的人进行着有力还击。

“闪电带女人们先走!”

亨利一边说一边通过窗子射击。

“你带她走。”

闪电对奎文莉说。说话之间又用手枪爆掉一个冲过来的士兵的头。

奎文莉和索菲娅跑出后门。正巧两道白色的车灯光打了过来,奥古斯丁坐在一辆刚从仓库里开出的皮卡上招了招手。乔治让女人门上车后朝屋里喊道:

“闪电、刺客快出来!”

话音未落亨利一马当先冲了出来。

“快跑!我安了定时炸弹。真够带劲的!”

几发子弹跟着穿过房门击中皮卡的外壳擦出火花。

奥古斯丁探出头说:

“货厢上有一挺通用机关枪,我需要一个好手。”

“我去。”

乔治笑了笑欣然前往。

奥古斯丁又对亨利说:

“摩托车在你旁边。”

亨利掀开身旁的帆布说:

“哈哈!我的宝贝!”

“10,9,8,7……”

亨利骑在摩托车上倒数着定时炸弹爆炸的时间。但是他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更大威力的爆炸正在地下五十米处酝酿。两辆摩托车跟随着皮卡开向海星的方向。突然一声迅雷不及掩耳的闷响从身后传来。这种声音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爆炸声,它能够对人的整个身体乃至心理产生冲击力。爆炸仿佛是地震所产生的冲击波,让你的心往下沉了那么一下。事实上整个拉菲镇的中央的确在刚刚过去的那一秒往下沉了一点。纳粹情报基地的自爆波及到了周边的一切建筑物体。魔鬼监狱朝向东面的墙体完全坍塌。从天空鸟瞰小镇的东边陷下去一个大坑,那是垃圾场所在地。

“年轻人打掉前面的检查站!”

奥古斯丁双手紧握方向盘,双目发光注视着前方敌人,油门踩到死了。

“放心好了!”

还未等乔治上好弹夹,前方一百米左右处的检查站已经接到命令向他们射击。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检查站的屋顶上的机枪手肆无忌惮地将一梭子一梭子的子弹射向皮卡。子弹打在车前的挡板上发出金属撞击的响声。

“姑娘们把头埋下去!”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敌人的摩托车队呼啸而来。啪啪啪。接连不断的子弹从乔治的身后飞过。危在旦夕的乔治顾不得许多,双手护持着机枪压制着检查站的火力点。一时之间,敌人的机枪哑火了。一旁的亨利单手驾驶着摩托车,右手举枪射击身后敌人的摩托车。在忙得不可开胶之际,还不忘赞美总队长的勇气。

“干得好头儿。”

皮卡一鼓作气撞开检查站的拦路杖,通往海星的大门被打开了,所有人都振奋起来。嗖,一颗在空气中高速旋转着的子弹从乔治耳边疾驰而去。这样的瞬间就像蚊子煽动着翅膀在你耳边嗡嗡作响,但突然又被大风吹走,嗡嗡的响声再也寻觅不到。

“还好。”

乔治心想。

下一秒钟想法完全改变了。

“我中弹了。”

一颗子弹像金刚钻一样不顾一切地打进了他的左肩膀上。疼痛,不止的疼痛在这一刻激发出了乔治深埋在内心的罪恶。他掉转机枪扣动扳机拼命朝被皮卡抛在身后的检查站附近的油桶射击。

“他妈的都给我去地狱报道吧!”

乔治发泄着内心长时间以来对女王苛政的不满。在他近乎疯狂地呐喊声中包含对枪支的泛滥,粮食的短缺等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态度。轰隆一声巨响。某一颗子弹打中了油桶。整个检查站顿时陷落在一片火海中。护国军的摩托车队也被大火阻挡在后面。

“头儿你比阿登兄弟射得还准!”

亨利欢快地吼叫着。在热兵器的表演中他完全失去了运用冷兵器克敌制胜的冷静。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追求杀伤力的狂热分子。所以刺客手下的兄弟有时都难以理解一个平常极其冷静的人如何能在一瞬间就变得莫名其妙的兴奋。不过亨利的确就是如此一个。在他身上你不仅仅会发现冷静,还能找到狂热。

乔治苦笑了一下。嵌入肉中的子弹使他在一阵激动之后马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静。看见自己的人成功摆脱追兵,心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顺势靠着挡板坐下,右手撕开左臂的袖子,然后借助嘴的力量把衣服的布条绑紧在伤口处。

“啊。”

乔治轻轻地叫了一声,声音很小,似乎只有自己能听到。黑色的夜空在他的眼眶里,于是清澈的眼睛里多出许多星星。这些可爱的小天使让他顿时开心起来。他回忆起了童年在静谧的山谷里和牧羊犬放羊的场景。当时他的两只小脚满山遍野地跑,从来没有停过,青梅竹马的她也是如此。这是多么童话的生活呀。可惜这一切都被红色的血腥覆灭了。在今天看来过去的一切更像是一个梦。梦可以夜夜袭扰你的心扉,但——终究不能再回去的了。

皮卡快速地在公路上行驶着。这条翻修过的公路是早在一千多年以前由罗马暴君禄尼修建的。当时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为了囤积从埃及征收的黄金而修建的一条黄金通道。只是现在这条公路被用来输送从世界各地贩卖过来的妓女、枪支、毒品等等一切在这个混乱的国度都被视为合法的东西。在快速行驶两个多小时之后,皮卡驶进了一片椰子树林停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