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记者敲诈老板玩弄女下属(图)

那时天空连线 收藏 0 494
导读: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5735/5735662.jpg[/img] 执法人员在展示收缴的假记者证 山西运城市假记者猖獗。今年8月4日,稽查人员在 209国道运城市万荣县通化收费站检查,3个小时内,查出19名假记者,查扣仿制、自制新闻记者证及新闻采访牌20多个。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运城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就查获假记者30多人。 一张假介绍信牵出卖证假记者 8月4日,在209国道万荣县通化收费站,一名手持“××月报”介绍信的假记者引起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执法人员在展示收缴的假记者证


山西运城市假记者猖獗。今年8月4日,稽查人员在 209国道运城市万荣县通化收费站检查,3个小时内,查出19名假记者,查扣仿制、自制新闻记者证及新闻采访牌20多个。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运城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就查获假记者30多人。


一张假介绍信牵出卖证假记者




8月4日,在209国道万荣县通化收费站,一名手持“××月报”介绍信的假记者引起了执法人员的注意。此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咋看咋不像文化人”,过卡时拿出一张介绍信,要求免费通行。执法人员上前查看,这张由“××月报社运城工作站河津分站”开具的介绍信,上面写着:“贺某等壹人前往你处联系(办理)组稿、广告、发行、通讯联系。”“××月报”是非法出版物,执法人员当即没收了“介绍信”。司机委屈地说,这封介绍信是从“××月报”采编部副主任冯杰手里买下的,价值1900元,“就图过收费站免费”。

“记者站”竟在交警队仅有床和桌椅



根据司机提供的情况,执法人员随即赶往“××月报社运城工作站河津分站”。该非法工作分站办公地点竟设在河津市交警大队院内,只有一间房、一张床和一套桌椅,灰尘遍地,一片狼藉。左等右等不见冯杰踪影,执法人员只得向河津市文化新闻出版管理局通报了有关情况,然后离开河津。



“叫板”新闻出版局 假记者声称采访



一小时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一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驾驶着一辆本田轿车,径直来到河津市文化新闻出版局,“要求采访”,该男子严肃地说:“我要看看你们如何整顿文化市场。”来者正是冯杰。



运城市文化新闻出版管理局执法人员闻讯,立即原路返回,对冯杰进行笔录。执法人员随后检查了冯杰的随车物品,结果令他们大吃一惊:一张密密麻麻的电话表上,集中了河津所有大小煤矿老板的名字,备注一栏分别写有“已去”或“未去”。



此外,还有几盘神秘的黄色录像带,里面的内容不堪入目,镜头上的“男主人公”居然就是冯杰,而女主角则各有不同。据冯杰交代,这些女性均为“××月报社运城工作站河津分站”招聘的工作人员。



找到若干张票据 全是他开给各煤矿的



令执法人员吃惊的远不止这些。运城市文化新闻出版稽查大队队长宋小钊介绍,“光是盖着公章、贴有他照片的证件就有3个”——“××月报社”的工作证,职务为采编部副主任;《××导报·金三角新闻》的新闻采访证,职务为记者;“消费×报中国扶优打假导刊”采访证,职务为记者。



“此外还有若干张票据。”宋小钊说,这些票据几乎全部是开给各煤矿的,数额不等,开票日期从2006年4月至今,总额已超过10万元。



一看形势严峻假记者忙散“中华”烟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形势,冯杰依然牛气十足,他向办案人员一一散发“软中华”,未奏效;又一一列举运城多位知名人士,称“都是我的哥们儿”,办案人员仍不为所动。最后,冯杰终于将口气放软:“一场误会,能不能商量商量?”



随后,冯杰虽然承认“介绍信”是他所开,收了1900元的“押金”,但他同时理直气壮地认为:“我是有单位的人,只是没有拿到新闻出版总署的记者证而已”。“冯杰所说的单位,本来就是一个非法出版单位。”运城市文化新闻出版稽查执法人员说,“冯杰却把它作为招摇撞骗的靠山,甚至按时缴纳费用。”



案件随即被移交到河津市公安局。目前,本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最牛假记者”自辩



“我没有强要红包,是老板自愿给的”



据了解,48岁的冯杰在河津已经当了五年“记者站长”,成为运城市“最牛的假记者”。但是,冯杰所持的记者证,明眼人一看便知漏洞百出,为什么始终畅通无阻?



“运城的假记者也不少,为什么你的名气那么大?”在河津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冯杰。冯杰做了一个坚定的手势,“很简单,先做人,后做事,人做好了,钱自然来了。”“老板的钱真的那么好赚吗?”冯杰回答说:“我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客户是上帝,要千方百计,投其所好。”



冯杰说,“××月报社运城工作站河津分站”建于2002年,他的日常工作就是拿着“××月报社”的工作证,对当地公、检、法、司及其他政府部门进行专题采访,然后以大篇幅进行报道。每个专版内容,由于紧紧围绕“客户”喜好,“他说咋写就咋写”,“客户”往往非常满意。冯杰特别强调说:“这样,红包自然来,我没有强要,是他们自愿给的。”



而一位曾经接受过冯杰采访的河津老板向记者苦笑:“他们整天打电话,缠得你根本没办法;不给钱,写出反面的东西怎么办?几千块钱就算送了瘟神。”



“最牛假记者”VS真记者



“你最好不要写,我过几天就出去了”




冯杰知道运城正开展打击“假记者”行动,但他并不认为自己属于打击对象。目前,冯杰因涉嫌诈骗被刑拘,但他对此满不在乎。冯杰告诉记者:“你最好不要写,我过几天就出去了。”“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们仅仅是一场误会。”冯杰笑着说,“咱们都是同行,你不怕写了给记者这个行业抹黑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