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绝密文件曝数百伞兵曾充当核试验品(图)

mtmt1314 收藏 6 664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劳动报》从最近解密的前苏联绝对机密文件和备忘录中获知,1956年9月10日,前苏联曾命令数百名伞兵官兵空降到一个核爆炸试验场中心,作为试验标本测试核爆炸的威力。当时那里的温度高得令人难以忍受,空气中潜伏着死亡的威胁,而伞兵们除了靴子没有任何防护衣物。


50年前的秘密:一营伞兵沦为核试验品


二战结束后的数年里,核技术与火箭运载技术比翼双飞,以一种全新的方式作用于军事领域。美国和苏联为了从军事上压倒对手,全力以赴发展核武器。苏联为了准备核大战、获得相关数据,不惜命令官兵在原子弹试爆中进行核大战军事演习。


俄罗斯《劳动报》从最近解密的前苏联绝密文件和一些备忘录中发现,为了证明伞兵的能力、训练其在任何条件下都能与美军作战,前苏联军事高层决定于1956年9月10日进行一次“核战演习”。一个伞兵营的272人官兵奉命降落在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场,而那里刚刚引爆了一枚当量3.8万吨的核弹。上级给他们的命令上写着:守住这个地方,防止敌人登陆,直到主力部队采取行动为止。


《劳动报》首先找到苏联战略导弹部队司令涅德林整理的备忘录,他直接负责了这次军事演习。备忘录中称,时任苏联国防部长的格奥尔基-朱可夫说:“通过在演习中使用原子弹,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核爆炸后,敌人的防御能力将被成功压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伞兵将起到决定作用。按照爆炸的核辐射水平计算,地面以上200米到300米的区域核辐射将达到5伦琴,爆炸15到20分钟后,伞兵部队就可以通过直升机从核爆点上空400到500米的地方进入作战地区”。


很明显,当时伞兵们降落地的核辐射水平根本不可能得到精确测量,更何况他们当时没有放射量测定器。专家们认为,这支部队至少受到50伦琴核辐射的危害,这相当于一个人一年可以忍受的核辐射量。大多数参与这次演习的军人都遭受了辐射的痛苦。参加这次演习的人奉命签署一份声明,禁止他们在此后25年内泄露与演习相关的任何信息。


50年寻找答案:回忆录被印在课本上


在演习之前的8月24日和9月2日,两颗原子弹在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场被引爆;8月30日一颗氢弹被引爆。到9月10日,一架图-16远程轰炸机又在那里投下一颗原子弹,并在离地面270米的地方引爆。43分钟后,第105空降师345团第二营的伞兵们乘坐27架米-4直升机,从爆炸中心上空650米的地方实施空降,开始了这次代号为“死亡行列”的行动。部队在离中心12米距离的地方停下来,直到两小时后才接到撤退命令。


没有关于那次演习的任何文件,大部分提及那次演习的记录都被销毁。前空军军官鲍里斯?科哈诺夫的回忆录是例外。下面是回忆录的一些摘录:“早上四点左右,我们就听到了集合的命令。按队形站好后,检查了装备和武器弹药。我们将私人物品交给连队长官,这是要采取某种军事行动的前兆。直升机不久就到了预定地点,尽管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一点都不害怕,还感到很好奇。我们在空中被要求戴上防毒面具”。


“在完全黑暗中,我们成功降落。我记得降落的地方被一段土墙围着,我们跟着信号火箭向东方前进,不久后到达一个有点光亮的地方。我们再向前行进了1000米左右,直到到达指定位置。然后,我们用所有的武器开火。以涅德林元帅为首的将军们指挥这次演习,并视察了我们的阵地。后来,我们被送到一个防化站,在那里他们带走了我们所有的东西,我们领取了新衣服。第二天,司令官向我们发表讲话,告诉我们这次演习对于保卫祖国是多么重要,严禁我们透露有关演习的任何信息”。


鲍里斯-科哈诺夫的回忆录被用巨大的斜体字印在了小学生课本中。几年前,他将这些回忆录发给俄罗斯空军部队司令部,并希望得到允许查阅一些官方资料,以此证实他们这些伞兵50年前确实参加了”死亡行列“行动。 可是,科哈诺夫没有从军队得到任何帮助,空军司令部称从来没有任何关于此事的存档。国防部档案中心发言人宣布,从1945年起,他们从来没有保存过345团第二营士兵名单。另外一名官员称,前苏联空军中也没有任何有关129直升机大队的记录,就是这个大队将这些士兵运送到核爆现场的。


人证物证俱全:升官、休假、表扬欲盖弥彰


除了备忘录和回忆录外,《劳动报》还获得了与这次核演习相关的另外一些记录:参加那次演习的部队名单。


俄罗斯空军部队信息部部长亚历山大-切列德尼克早就渴望揭开这个伞兵部队历史上最大的谜团。他向《劳动报》展示了两页文件。他说:“第105空降师345团第二营的官兵们,都在那一天被空投到核爆炸区域。除了这些人员外,还有一个野外工程师连队,一个57毫米机枪排,一个化学防护班也都被空投下去。这个空降师的其他一些部队也参与了那次演习”。


《劳动报》还发现前苏联空军1956年7月28日给105师的一份命令。内容如下:“为即将到来的演习做好准备”。《劳动报》从其它文献中发现:在演习动员期间,演习策划者们列举了演习可能使用的各种装备,却唯独没有任何关于防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装备记录,而在演习期间使用的防毒面具是每个军事单位最普通的标准装备之一。


另外,参加这次行动的官兵大都在演习结束后得到某些程度的“奖励”。比如,272名伞兵中有20人晋升为军官,17名士兵放假10天,113名士兵收到感谢信。


据专家们推测,实际上,这次军事演习的目标是为了找出部队能在距离核爆炸中心多远的地方展开配置,核爆后多长时间部队才能被派往爆炸中心;更重要的是,他们想知道在受到致命核辐射之前,部队能在那里守多久。负责这次演习的将军们考虑的不是怎样做才能将士兵受到的伤害减到最小,他们最想知道的是:一旦核战爆发,核弹能够对敌人造成多大程度的伤害。


他们死不瞑目:苏、美、英核大战惹的祸


这次核试验演习是苏联军方最后一次核弹实弹演习。此前,苏联曾于1954年9月14日进行了一次名为“雪球”的原子弹试验演习。当时塔斯社向世界播发了这一消息:“出于科研工作的需要,苏联近日进行了一次核武器试验,以考察核爆炸的杀伤力。我们从中获取了宝贵的数据,这必将推动苏联对防范核侵略的研究。军队顺利完成了任务,苏联已经竖起了自己坚不可摧的核盾牌。”


然而,对于参加那次试验的4.5万名苏军官兵来说,那一天只是梦魇的开始。由于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就深入核爆炸腹地,他们遭受了严重的辐射,很多人因为癌症、心肌梗塞和中风等疾病英年早逝,目前尚存人世的只有2000余人。他们曾立下了数十年内不得泄露机密的军令状,所以直到今日才向世界袒露了核试验的真相。


为了保密,苏联并未对参与核试验的官兵的健康进行检查。这些士兵后来饱受辐射造成的疾病的折磨。他们对这段经历三缄其口,甚至不敢告诉家人及主治医生。深受辐射影响的当地居民的健康情况也无从得知,因为当地医院1954-1980年的医疗记录早已被神秘销毁,人们只能从当地的户籍登记处寻点线索。


试验后,当地经历了两次死亡高峰,一是爆炸后的第5年,另一次是90年代。医生检查了当地孩子的免疫系统,吃惊地发现其机体竟然对癌症毫无防疫能力。直至1990年,参与试验的官兵才享受到与切尔诺贝利事故受害者相同的待遇。


英美都曾拿士兵当试验品


其实,这种用自己的士兵进行这种致命试验的并不仅仅是前苏联,美国、英国都曾进行过类似的演习。很明显,那个时代的军队和科学家们都没有正视核武器的危险。


从1945-1972年的27年中,美国进行过600次核试验,其中236次在空中,5次在海下。五角大楼估计,在大气层进行的核武器试验中,有25至50万军人和文职专家受到了核辐射。在此期间,士兵们通常奉命前往进行核试验的地区。他们的任务不断变换,进行核试验的地点也不断变换,但有一点从未变化——放射性尘埃和官方关于这些尘埃是无害的保证。士兵被派往受污染的目标和有放射性尘埃的地区,不告诉他们危险的程度,也不发给他们专门的防护服装。参加试验的舰只由于受到辐射而沉入海底,而船上的服役人员不过让他们退役了事。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里,英国政府还在澳大利亚境内进行了12次原子弹爆炸试验,其中的“灯塔行动”将澳大利亚士兵作为测试爆炸效果的标本。其中,12名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军人,曾被要求跑过或爬过一个核污染区,以测试军用防护服的性能。1956年到1958年期间,英国在圣诞岛上进行了数次大气核试验。当时,斐济是英国的殖民地,来自斐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士兵曾参加了其中的试验。现在,这些士兵身染重病、痛苦不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