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从普鲁士到德国的三场战争

fanqianyulei 收藏 11 1131

综观古今中外,每一个国家王朝的建立和统一都要经过对外或对内的战争形式才能达到最终得目的,这种现象尤其是在近代崇尚武力获取目的和利益的欧洲极为盛行,而普鲁士获取德意志联邦的最终统一建立大一统的德国同样经历了3次对外或对内的王朝战争,最终建立了一个强大而又凶悍的帝国。

在普鲁士最终发动统一战争之前,德国这块面积3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存在着几十个相对独立自治的国家和成邦组成联邦体,他们之间属于同一个民族,各个国家的统治者互相之间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亲戚关系,实际上当时的德国有点和中国春秋时期有点相象,而当时在这快区域上毅然有着两个分别具有强大实力,并有统一和控制这块区域潜力的国家,奥地利和普鲁士,在当时这两个国家是德意志这些松散邦国中面积最为广阔和军事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在这块土地上拥有相当的权威(同时也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

19世纪的60年代是普鲁士统一和建立统一中的德国的黄金时段,因为前期1851年至1856年三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严重消耗了来自东方最大的威胁——沙俄的力量,由于克里米亚战争的失败和消耗,欧洲东方列强沙俄正处于恬适伤口恢复元气,暂时没有威胁普鲁士统一德国的意愿和实力,而在克里米亚中获取胜利的英国和法国却因为利益的不和互相之间也在虎视眈眈,而普鲁士的国家实力却在暂时没有外界干涉的情况下不断的茁壮成长。

1861年促进和建立统一中的未来德国的第一代皇帝威廉一世在在其兄长威廉·腓特烈四世去世后正式接任普鲁士王位,可以说这位未来的德意志第二帝国的皇帝有着一定的传奇色彩,这位威廉一世曾经在德意志民族遭受法国拿破伦蹂躏的时候在普鲁士军队中服役并参与了抵御拿破伦军队的许多战役,由于这位普鲁士新国王长期在军队中的任职,养成了他说一不二和决不妥协的习惯(军队服从纪律),同时还使的他充分的认识到了一个国家只有军事实力的强大才能使得自己在欧洲和国际事物有着说话的权利(抢杆子里出利益和地盘)。

于是这位胸怀远大的君主国王开始了他的志向远大的宏伟事业,不过在这位君主开始实现远大志向之前,他选择了一位和他有着同样远大志向的人物作为他的首相——俾斯麦,一位更为崇尚采取毫不妥协和意志顽强的人物,可以这么说:如果威廉一世是德国统一的领导人物的话,那么俾斯麦则就是德国统一的灵魂人物。

俾斯麦是1862年9月担任普鲁士首相的,当时威廉一世已经正式担任国王一年有余,同时也在开始积极的在为统一德国坚持不懈的努力着,但是由于增加军事预算和延长兵役期限问题上频频与议会产生矛盾,所以威廉一世开始显现的有些受到挫折而变的有些沮丧。而此时俾斯麦的出现完全的拯救和鼓舞了威廉一世的伟大事业,在与普鲁士议会纠缠不休的扩充军备问题上俾斯麦充分显示了他毫不妥协和行为极端的铁血一面,那就是根本不与议会进行任何多余的纠缠,利用手中的权利宣布议会休会(变相的限制和取缔议会的权利),够狠的。

柿子先检软的捏,第一次普鲁士统一王朝战争普鲁士选择的对手是丹麦,这个曾经与俄国争夺波罗地海实际控制权的夕日强国由于许多原因,已经失去往日强国的气势和风范了,而此时德意志联邦与丹麦在有争议的边境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区域发生了最终归属权的利益冲突,在欧洲乃至世界的关于国与国之间的边境分歧最终的解决方案的最多解决办法往往就是战争解决一切,于是德意志的联邦的一位老大奥地利在另一位老大普鲁士的挑唆和事后利益分赃驱动下,双方组成联军向丹麦开刀,1864年2月普奥联军在联邦边境与丹麦军队的一次冲突拉开了普丹战争的序幕,在这场将近5个多月的战争中普鲁士军队充分的展现了俾斯麦强制普鲁士议会休会后扩充和整顿的效果,把丹麦军队打的有些满地找牙的感觉,最终俾斯麦用事实胜于雄辩这样一个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他行为处事的正确。

而这场战争的结果是德国和奥地利分别得到了普丹战争的中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领土归属权(分赃),其实这场有点实力对比知识的人谁都可以看的出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处于弱势中的丹麦绝对不是普奥联军的对手,甚至不是两家中的任何一家的对手,而实际上这场战争的始作俑者和策划者俾斯麦对于这场战争可以说在战争还未开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场战争的最终胜负,而俾斯麦选择这场对阵丹麦的战争并非看重的是丹麦的那部分有争议的一点点领土,俾斯麦之所以选择这场战争完全是为了自己和普鲁士最终统一松散的德意志联邦获取政治治本和民族支持,俾斯麦本人虽然在1862年9月就任普鲁士首相,并用刚刚到手的实际权利绕开了议会,实施了全面的军事实力的提升改革,但是他十分的清楚他的这一休会议会的行为十分的不得人心,同时他还要承受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虽然威廉一世强有力的支持着他,但是俾斯麦知道如果他不能在短期内利用他的政策改革的措施获取成果的话,那么他必然会最终被迫下台和失去完成他宏伟理想的结果,所以在他担任首相仅仅14个月之后,他毅然的挑选了相对弱小的丹麦作为始金石来验证他的改革成效,果然就象我前面所说的那样,改革后军事实力得到提升的普军果然不负他的期待,在战争中获取了胜利,这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军事胜利,同时也是俾斯麦在国内政坛上的胜利,俾斯麦用这场战争用军事胜利事实巩固了他的政治地位,同时也用事实证明了俾斯麦政策走向和军事改革实施走向的正确性,普鲁士和德意志民族开始在军事胜利的事实面前开始倒向和支持俾斯麦和他的政策走向了,而这才是俾斯麦所极其迫切需要的(也是威廉一世迫切需要的)。至此威廉一世和俾斯麦携手共进的全面开始了他们的宏伟事业。

随着普丹战争的结束,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归入德意志联邦,因该说普丹战争中和普鲁士联合的奥地利应该与他的盟友携手共庆获取的领土,但是问题在于普鲁士和奥地利双方好象都没有战争后的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因为双方都清楚的明白,到底是谁最终继承50多年前被凶悍一时的拿破伦强行用武力解散的德意志第一帝国(神圣罗马帝国),统一松散德意志联邦,建立统一德国位置的时刻即将来到。说白了,普鲁士和奥地利都是德意志联邦中的两个最有力量获得这一地位的主,可是古语说:一山企能容忍二虎,老大只能有一个,而获取老大的这个位置靠谈判来解决问题是不太可能的,最好也是最直接的的办法就是武力相向,用打的来决定一切,成王败寇。

于是普鲁士统一历程中的第二次王朝战争开始缓缓的拉开了序幕。

实际上在普鲁士和奥地利双方在为互相谁做德意志联邦老大问题上早已有了志在一战的觉悟,所以双方可以说在双方的外交和领土等政治事物上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长时间的敌视与摩擦,而随着普丹战争的结束导致的德意志联邦外部事物的圆满解决,那么内部矛盾也就开始激化和显现,1866年6月7日普鲁士军队以公然挑衅的姿态进驻在普丹战争中由奥地利管辖的荷尔斯泰因。6月14日德意志联邦议会在奥地利的支持下否决了普鲁士所提出的〈〈联邦改革纲要〉〉。于是双方在相互矛盾彻底激化的情况下开始了最终的摊牌——实施战争。6月17日奥地利首先宣战,18日普鲁士宣战,他们之间各自带着拥护自己的手下联邦中的小兄弟(各个公国)开始了争夺老大权的全面角逐。

在这场战争中实施拼杀的和军事指挥的可能是将军和士兵,但是这场战争的决策者绝对是俾斯麦这位铁血首相,早在战争还未开始之前这位深谋远虑的和曾经担任过外交官的铁血首相就已经开始创造和谐而又良好的德意志联邦内部战争氛围,俾斯麦用远交近攻的策略联合了和奥地利在领土争端中有过节的意大利参与了对奥地利的战争,同时又用英俄之间的矛盾让他们格守中立,最后用含糊其词的口头承诺忽悠和可以左右普奥战争胜负的法国拿破伦三世,使其坚信坐山观虎斗的信念。我们中国近代史中的蒋公在面对日本步步进逼的侵略步伐和国内极其混乱的局势,提出和实施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结果是丧权辱国。而俾斯麦在面对内忧外患的恶劣国际和民族内部斗争环境,他采取了安外攘内的政治和军事策略,可以说这位铁血宰相在行为谋略上不仅仅有着激进的一面,更有着老谋深算的内涵一面。

1866年的这场德意志联邦老大争夺权的战争从外部看来,普奥双方的军事和国家综合实力相对均等,或许会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边境战争,说真的,那些欧洲的传统和新贵列强们是十分愿意别人的战争打到这种地步的(典型的坐山观虎斗和火中取栗的心态),不过十分出乎意料的是这场双方投入50多万军队誓死相拼的战争仅仅持续了7个星期就落下了帷幕,普鲁士军队虽然没有获得意大利军队对奥地利在南线有效的牵制(无能的意大利军队被奥地利军队在库斯托查扁的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在北线的萨多瓦这一区域彻底击溃战胜了奥地利的主力军团(所有老本),从而如入无人之境的长驱直入的直逼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在这场战争中普鲁士军队运用了另那些欧洲传统军事强国目瞪口呆的新式作战方式,运用了铁路对军队迅速而有效率的调动和布置以及用当时最为先进的有线电报的通讯方式指挥和协调军队的作战和集结,同时普鲁士的铁路交通线路的配置表明了普鲁士对于这场针对奥地利的战争是早有蓄谋的,充分的显示了〈〈孙子兵法〉〉中的多算胜,少算不胜的谋算理念,同时利用了周围欧洲强国的贪婪和矛盾,微妙的运用了外交策略,彻底的搞定了那些国家格守中立的立场,而后从容不迫的在暂时毫无外界压力的情况下击败奥地利,可以说这场战争奥地利被普鲁士和他的首相算计了。

当普军雄赳赳气昂昂的兵临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城下的时候,可以说上到普鲁士的威廉一世皇帝和王公贵族,下到普军的每一个普通士卒都是群情激昂,因为他们将毫无阻力的开进使他们费劲心血击败的敌人首都,因为奥地利已经在萨多瓦彻底击败了奥军,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得了他们获取唾手可得荣耀了光环的了,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极聚权威且行为和思想极为激进的俾斯麦阻止了普军荣耀的入城仪式,他用他决不妥协的一面坚决的制止了普军对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攻占,这种一时隐忍的态度极其隐含了俾斯麦城府可怕的一面,因为俾斯麦清醒的意识到这场短暂的不到两个月的战争由于普军的卓越的表现和普鲁士展现的强大力量已经引起了欧洲列强的不安和警惕,而且这些不安和警惕已经开始渐渐的开始向武装干涉演变,如果普鲁士占据了奥地利的首都,那么战争将会继续持续下去,而法国和英国这些国家会借助调停来打压开始崛起的普鲁士,到时候鹿死谁手就会变成一个未知数,所以与其到哪个时候让战争外的第三方来指手画脚的获取利益,还不如点到为止的给奥地利一些面子,迅速的签定和约,让普鲁士已经获取的胜利事实和德意志联邦老大的成果变为彻底的事实。于是7月26日双方宣布停战并缔结停战协定,8月23日签署〈〈布拉格和约〉〉,在和约中普鲁士全部获取普丹战争中的战利品(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并获得奥地利的战争赔款,而最为重要的是奥地利宣布退出德意志联邦,将不再参与德意志联邦的内部事物(这才是关键)。终于普鲁士统一德国的第二次王朝战争圆满的落下了帷幕,俾斯麦和普鲁士的威廉一世走过了统一建立德国最为困难的时期,但是行百里而九十为半,不到最后的关头,建立政令和领土统一的德国仍然还是一句空话,于是普鲁士王朝的三次战争的最后一役——普法战争将不可避免的不期而愈。

可以说在普奥战争中普鲁士获取胜利的那一刻开始法国与普鲁士的矛盾已经开始成几何增长趋势在不断的增加和激化了,因为随着普鲁士在这场德意志联邦内部老大争夺战的胜出,普鲁士已经在实质上拥有了统一并建立强大的德国实力了,而一个强大和统一的德国是法国这个大面积与其接壤的当时欧洲第一陆军军事强国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所以当时的法国只有想尽方法的阻止德国的统一和组建才是保证他欧洲地位牢固的唯一办法。当时的法国统治者是曾经在欧洲这块版图上不可一世的拿破伦的侄子拿破伦三世,提起这位曾经联合英国对中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法国皇帝只能说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者他是一个怯懦却具有野心狂傲但豪无政治谋略的投机者,他之所以可以获取法国的统治权完全是依靠法国民众对他叔叔拿破伦时代的无限怀念而获得的(政治投机),他的怯懦和缺乏谋略在后来的普法战争中的表现的淋漓尽致,而他的野心和狂傲或许是他家族的遗传(象他的叔叔,可惜的除了这两点其他的什么都不像),而这样的一个人要去和另一个奸诈成精的俾斯麦对抗,可见事情着实的有些不妙。

随着1866年的普奥战争的结束,法国就开始了不断的篡得德意志联邦中其他一些小国与普鲁士的关系,进行煽风点火,企图用外交手段来破坏德意志联邦的统一,但是这样的手段或许在普奥战争前夕或许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普奥战争以后那简直是白痴的行为,因为此时德意志联邦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其他小国是没有任何力量阻止普鲁士的统一德国的进程的,篡得那些联邦内的小国简直是浪费口水,同时也是在不断给普鲁士发动战争的借口。不过对于这种法国的这种分裂伎俩老谋深算的俾斯麦和普鲁士似乎没有太多的反映,因为俾斯麦在等待着开战的最佳时机的到来,果然在经过不太长的时间等待之后,1870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者的危机最终导致了法国和普鲁士的最终战争。

1870年7月19日法国皇帝拿破伦三世首先对普鲁士宣战(俾斯麦设置的外交圈套),而普鲁士‘被迫’应战,普法战争开始后志大才疏的拿破伦三世亲自御驾亲征的率领22万之众的法国军队开进普鲁士,先发制人这一拿破伦三世叔父经常运用优秀的军事战术再次的被拿破伦三世运用到了自己的军事行为当中去了,但是能力的巨大差异使得拿破伦三世的军事行动变成了一场致命的灾难,因为普鲁士的47万大军早已在自己的家门口以逸待劳的等待这前来触霉头的法国军队。我曾经看过一些有关这场战争的小说,在小说中详细的描述了法国当时的情况,拿破伦三世当时发动战争前夕其国内政治和经济形式已经极其的严峻,法国的自由主义势力和资产阶级势力对于拿破伦三世大权独揽的独裁统治已经显现的极其不满,而他的军队缺乏有效的训练和改革,而军队对于这场看似蓄谋已久的战争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准备,编制缺乏对付普鲁士新式作战理念的编制,许多军官甚至在战争开始的初期还是处于休假未归,而许多军队的高级将领盲目乐观,甚至作战配备的地图只配备了境外敌战区的战备地图,而不去配备自己战区的战备地图,好象他们一定会决胜于国境之外。

1870年8月2日法军全面开始向普鲁士境内防御的普军发动进攻,随后普军在普鲁士境内迅速而又顽强的击溃进攻中的法军,8月4日普军开始进入法国境内开始进攻被击败的法军,暂短的两天时间,普军与法军整个调换了攻守的角色,8月16日和17日普军在法国境内的两次对退守中的法军实施了成功的会战后成功的将法军集团分割包围在麦茨要塞和色当要塞,9月1日和2日普军对围困中的色当法军实施了决定性的战役——色当会战,结果是处于被动收缩防御的法军在他们英勇的拿破伦三世皇帝的率领下全部投降,投降的规模可谓是极为盛大,一位皇帝,一位元帅外加39名将军和8万多人的法军官兵全部投降,仗打到这个份上拿破伦三世算是把他自己脸外带他叔叔的那点脸都丢尽了。而色当的惨败和皇帝的光荣投降导致了法国的全面的内政混乱,虽然法国的资产阶级组成的临时政府实施对普军的抵御,但是面对企图将战争进行到底的普鲁士显然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巴黎爆发了民众不满而引发的起义,在这种内忧外患的境况下法国从新组建的共和国政府选择了安外(赔款割地)攘内(镇压起义)保己(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政策,用赔款50亿法郎和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两省的土地与已经于1871年1月正式宣布统一的德国签署了《法兰克福条约》。至此由1870年7月19日至1871年5月10日的普法战争以德国(普鲁士)的全胜而告终。

而也随着普法战争的开始和进行以及普军的胜利,1861年2月登基为普鲁士国王的威廉一世在他选定的首相俾斯麦的辅佐之下完成了德国的组建和统一,登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德国皇帝的宝座,十年之中威廉一世和他的首相俾斯麦利用了三次由弱而强的选择性王朝战争排除了潜在和实际阻碍他统一的对手,实现了最终统一德国的梦想(1870年11月普鲁士宣布德意志各联邦成员合并为德国,1871年1月18日威廉一世正式宣布为德国皇帝)。而欧洲也开始随着德国的建立和统一开始了新的政治和势力联盟和对抗的格局,直至43年后的那场世界大战。但无论如何松散的德意志联邦获得了统一,而普鲁士在统一德意志联邦和建立德国后使得德国踏入了欧洲一流强国的序列,普鲁士的三次的战争最终促就了一个强大而又统一德国。



[本文为个人原创,申请加分]


本文内容于 2007-9-2 12:47:19 被fanqianyule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