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08-17 10:18 北京高中语文课本换血 雪山飞狐替掉阿Q正传?

东方艾岳 收藏 2 48
导读:北京9区县的高中语文课本大换血,金庸武侠小说《雪山飞狐》替掉《阿Q正传》,余华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替掉《陈焕生进城》,海子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则替掉《孔雀东南飞》……新的当代作品大量涌现,而不少传统经典篇目则淡出视野。 正如该教材编委薛川东所言,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特定的教材;教材的变化,往往折射着时代的变化。记者采访了第一线的编委,听他们讲述这套教材发生了哪些变化,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变化。 有些篇目以前我们是不敢碰的   北京9区县的高中语文课本大换血,金庸武侠小说《雪山飞狐

北京9区县的高中语文课本大换血,金庸武侠小说《雪山飞狐》替掉《阿Q正传》,余华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替掉《陈焕生进城》,海子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则替掉《孔雀东南飞》……新的当代作品大量涌现,而不少传统经典篇目则淡出视野。

正如该教材编委薛川东所言,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特定的教材;教材的变化,往往折射着时代的变化。记者采访了第一线的编委,听他们讲述这套教材发生了哪些变化,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变化。

有些篇目以前我们是不敢碰的

北京9区县的高中语文课本大换血,金庸武侠小说《雪山飞狐》替掉《阿Q正传》,余华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替掉《陈焕生进城》,海子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则替掉《孔雀东南飞》……新的当代作品大量涌现,而不少传统经典篇目则淡出视野。

正如该教材编委薛川东所言,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特定的教材;教材的变化,往往折射着时代的变化。记者采访了第一线的编委,听他们讲述这套教材发生了哪些变化,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变化。

我们碰了以前不敢碰的东西

从今年9月1日起,北京市高中的语文教学将要一分为二,其中东城、西城、朝阳等九个区县将要使用一套全新的教材。

“我们比北京此前通用的‘人教版’教材还要新”,北京版语文编写组成员、东城区教师研修中心特级教师薛川东说,新就新在它带有很强的实验性。

目前这套正式出版的教材还未上市,新入学的高中学生要到开学后才能看到。记者从北京出版社拿到了这套教材,发现确实有很多新变化。

网络语言也成为一堂高中语文课

让人注意的是,在这套教材的推荐选修课部分,收入了一篇《新鲜的网络语言》。

“这篇是北师大岑运强教授写的。本来是请岑教授提供别的内容,但他后来提供了这一篇。我们一看,感觉不错。”薛川东说。

网络语言怎么也会成为中学生的语文课?对于记者的这个疑问,薛老师反问道:“这要看你怎么正确认识这些网络语言?有些新的词汇,可能汉语词典在第8版第9版就要新加进去了!比如‘整合’这个词,在1998年以前的中国任何辞书里都没有。”

在编写人员看来,网络语言的确有自己的缺点,不严密,缺少高雅。“但这种新鲜事物谁也阻挡不了,它随时在产生和更新之中,我们选入这篇《新鲜的网络语言》,也是表一个态——时代在发展,新的语文现象层出不穷,我们必然要面对。”

薛川东说,在之前进行的试教中,曾有一个老师批改学生的作文,觉得写得不错,就批上了“有品”二字。学生很高兴,觉得跟他们使用的是相同的语言。

再比如“:-)”、“:(”等表示心情的符号,符合孩子们的情感特点,在课文中向学生做介绍,“这也很正常。他们迟早要接触,谁也改变不了,不如正确的引导。”

此外,这套教材还提倡学生对小说与诗歌的写作。

编写人员大都是、或者曾当过语文教师,在自己多年的教学中,也都发现学生很爱写诗,觉得不妨索性提倡学生练一下。

至于小说,等于就是在记叙文的基础上加上合理的虚构。在试教中,有的老师就把学生的写作出了集子,学生们都很喜欢。

记者看到,在必读课第三册的“外国诗歌”第三单元,给学生留的课外作业中有两道题颇有新意。第一道是要求学生自己选取课文中的一首诗,配上音乐,朗诵并录音,然后把音频文件提交到“虚拟教室”(该课程的班级局域网)的“语文论坛”上;第二道题则要求学生模仿课文《爱》,写作一首小诗,发表到“语文论坛”上。

选入《雪山飞狐》目的是尝试

《雪山飞狐》进入这次北京版的高中语文课本,并非偶然。

编委中有不少金庸迷,62岁的薛川东说自己就爱读武侠。

编委之一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孔庆东,是个知名的“金迷”,曾多处举办关于金庸的讲座,出版过《笑书神侠》等金庸研究著作。他做客人民网时,曾提到金庸塑造了不少“相当高明”的中国人形象——既有韦小宝,也有康熙;既有张无忌,也有张三丰。

但这次把金庸武侠小说推上教材的,不是孔庆东,而是67岁的北京版语文教材主编顾德希。

“顾老师可是金庸的‘粉丝’。”薛川东笑着这样介绍。

作为北京四中的特级语文教师,北京市中学语文学科带头人,顾德希亲自推荐了《雪山飞狐》中的这一段,最后被确定下来。

这并不是第一次,此前人教版的高中语文课本中,也曾选入金庸的《天龙八部》。

“金庸的作品很多都很优秀,可选的不少,但问题在于老师怎么教?目前只能是尝试。”薛川东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很有文学性,心理描写和景物描写都颇有门道,读起来也引人入胜,但其实属于自娱自乐的东西,别人讲起来可能就没味道了。所以才“尝试性”选一段,看看效果。

并且,选段短的话,不过瘾,但是长的话,又不适合精读,最后《雪山飞狐》这一篇被放到了选读模块中。

选课文,不光找到合适篇目就完了,方方面面都要考虑。为学生读武侠做些思想准备,编写小组还特地在高一必修课中选入了《史记》中的《游侠列传》,目的是先把“侠”的概念教给学生。

“《许三观卖血记》能通过,说明咱们国家一直在进步”

当代作家余华的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是顶替原来的老篇目《陈焕生进城》进入必修课文的。

两者皆为农民题材,如果不选这篇《许三观卖血记》,应该还会沿用过去的《陈焕生进城》。但编委们觉得,《陈焕生进城》的年代实在是太久了,而且其内容也有些过时。“应该让它休息一下,所以我们把它换掉了。”薛川东说。

此外,《许三观卖血记》入选高中教材,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让学生了解“讲故事”有多种手法,传统的是一种,《许三观卖血记》又是另外一种。

在中学生之中,余华的读者群很大。这个原因也让编委们觉得,应该在课本中给余华一个位置。

“《许三观卖血记》本身带有很大的实验性质。主人公把自己的血作为商品,这很值得深思,让学生得以更深层的认识社会”,薛川东回忆起选这篇时的情形,“当时我们觉得把握不大,因为不知道评审组会怎么看这篇作品。但最后还是通过了,说明我们国家一直在进步。”

当代作品被大量收入

余华的作品被选入,也体现了这套教材对当代作品的格外重视,特别是增加了不少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作品。这在北京市使用的语文教材中还是第一次。

薛川东说,在过去,除非是大名家,否则当代作家很难进入教科书,尤其是一些还在继续探索的中青年作家。除《许三观卖血记》之外,这套教材还收入了当代作家铁凝的《哦,香雪》,贾平凹的《秦腔》,阿城的《棋王》等。

编写人员对这几篇的考虑,也可谓细致入微。

薛川东特地分辩:“选入铁凝这些有影响的中青年作家,也表明我们这个社会在不断出人才。绝不是因为铁凝当了作协主席,我们当时推荐这篇时,她还没当作协主席呢。”

“《哦,香雪》描写农村孩子看到铁道,这样的情形现在比较罕见,今天的人们会觉得,农村孩子怎么看到铁道就那么新鲜?它反映了20年来中国的变化,现在看来就具有了历史感。”

“贾平凹的影响也很大,而且像《秦腔》这样的乡土教育,在中国也少不了啊。”薛川东感叹:“我们编写语文课本,要承载的东西太多了。”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的这首诗,两年前的“人教版”语文就选过。北京版的编委们认为这是当代诗歌中最优秀的作品之一,肯定也要选。“不过学生要真正读懂它也很困难。这首诗本身阳光一片,但其实是海子在告别这个世界前夕写的,我们在教参中向老师做了介绍,老师也可以适度向学生介绍这一背景。无需回避什么。”

加缪、卡夫卡以前铁定不敢碰

这次教材的编写,反映了时代的变化,至于具体是哪些变化,编委之一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孔庆东说,“太多了,讲一个小时也讲不完”。

但他对记者强调,以前编选课文的标准可能比较单一,现在的标准则很丰富,既可以是审美的,能令人愉悦,也可以是高尚的,能增加学生修养。

《百年孤独》是北大的吴晓东教授推荐的。选入这篇,首先是因为它的名气很大,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而且在拉美文学中占有重要位置。但编委薛川东同时也认为,这种魔幻现实主义作品,教起来比较难,这篇也是试一试。

卡夫卡的《变形记》和加缪的《西西弗神话》,都是这次新收入的必修课文。薛川东说:“这几篇以前我们铁定不敢碰,但这次也选了。我们觉得这些西方名作,应该让学生知道。”

在中外当代作品增加的同时,近现代和古代作品的量则相对减少。《触龙说赵太后》、《六国论》、《过秦论》、《病梅馆记》、《石钟山记》、《五人墓碑记》、《伶官传序》、《项脊轩志》等完整的古文名篇被撤下。取而代之的是,从一些名篇中选取小段,附在每个单元后面的单元作业“文言积累”部分,让学生通过这种办法熟悉古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