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最著名的历史学家申采浩(1880-1936),先后写了《朝鲜史通论》(1922)、《朝鲜上古史》(1923年左右)、《朝鲜上古文化史》(未详)、《朝鲜史研究草》(1924)等历史巨著,开辟了朝鲜历史研究的新纪元。




申采浩在《朝鲜上古史》中说:檀君的太子夫娄传给中国禹王治水的神书。韩国语文教育委员会理事朴光敏认为申采浩的这个观点是来自《吴越春秋》(引文1)。


于是本人专门去读电子版的《吴越春秋》(引文2),看见“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第六”讲到大禹得到治水神书的事情,原文如下:

禹乃东巡,登衡岳,血白马以祭,不幸所求。禹乃登山仰天而啸,因梦见赤绣衣男子,自称玄夷苍水使者,闻帝使文命于斯,故来候之。“非厥岁月,将告以期,无为戏吟。”故倚歌覆釜之山,东顾谓禹曰:“欲得我山神书者,斋于黄帝岩岳之下三月,庚子登山发石,金简之书存矣。”禹退又斋三月,庚子登宛委山,发金简之书。案金简玉字,得通水之理。复返归岳,乘四载以行川。始于霍山,徊集五岳,诗云:“信彼南山,惟禹甸之。” 遂巡行四渎。与益、夔共谋,行到名山大泽,召其神而问之山川脉理、金玉所有、鸟兽昆虫之类,及八方之民俗、殊国异域、土地里数:使益疏而记之,故名之曰“山海经”。


本人通读此段文字,怎么也看不出是“檀君的太子夫娄传给中国禹王治水的神书”!请教各位网友,你们说说韩国的著名历史学家是怎么从这段文章看出是“檀君的太子夫娄传给中国禹王治水的神书”?


引文1:


朴光敏首次完译中国史籍《吴越春秋》

(2004.04.01 12:44)

韩国语文教育委员会理事朴光敏最近完成翻译的《吴越春秋》(京仁文化社)是国内第一次出版的全译本。《吴越春秋》目前尚没有日文译本,在中国也到1995年才出现了白话本。《吴越春秋》为后汉赵晔撰,是收录正史脱漏的珍贵史料和民间故事的重要历史典籍,但是在朴光敏完成初译时,国内的出版社都摇头拒绝出版,直到10年后才得以付梓。 朴光敏说:“丹斋申采浩先生在《朝鲜上古史》中说:‘檀君的太子夫娄传给中国禹王治水的神书’,这一根据可在《吴越春秋》中找得到。李重焕在《择里志》中说,西施的出生地是全北沃沟(现在的群山)的西施浦。” 据《吴越春秋》记述,“勾践教西施三年吴语”,也可能是教来自韩半岛的女子西施三年汉语。或许遥远的古代吴越两国隔着海,和韩半岛有过交流。


记者 柳锡在 karma@chosun.com

chosun.com中文版 chn.chosun.com


引文2:《吴越春秋》——赵晔


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