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霖评父亲林彪:功是功过是过


林晓霖评父亲林彪:功是功,过是过


她表示,30多年来林彪照片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军事博物馆,是一种官方认可


上着紫色小碎花衬衣、下着黑色裙子,脖子上套着一顶遮阳帽,脚上是白色凉鞋套肉色丝袜。昨天上午,林彪之女林晓霖以这身装束出现在公众面前。此次,她应主办单位邀请,来到梅州大埔县参加“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纪念活动。


在参观三河坝战役纪念馆时,不断有人邀请林晓霖一起合影,她总是欣然应允。林晓霖还在纪念馆内陈列的林彪元帅照片前留影。期间,林晓霖接受了记者采访。


“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了”


记者:上月中旬,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举行的纪念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成果展》,林彪列为“十大开国元帅”之一的照片赫然在列。在叙述林彪的经历时,展览使用“出色的作战指挥才能”形容他早年的军事贡献。


林晓霖:对。这是自“九·一三”(注:林彪驾机叛逃事件)之后,30多年来,林彪的照片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军事博物馆里,而且是按照1955年元帅授衔时的顺序出现。这是一种官方的认可。


作为林彪的女儿,我感到非常欣慰。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了。


30多年了……(哽咽)很不容易……


这体现我们党越来越实事求是,全面、客观,尊重历史事实、历史人物。这对中国走向民主、法制,我认为是大有希望的。


记者:作为林彪的女儿,您如何评价父亲?


林晓霖:我认为,功是功,过是过。他在几十年中曾立下了赫赫战功,这不能掩盖他后来发生的“九·一三”事件的结局。同样,“九·一三”事件,也不能把他过去为中国革命立下的功劳完全抹杀掉。


“我有一个很坏的后妈——叶群”


记者:您与父亲的关系怎么样?


林晓霖:我和父亲没有矛盾,但是我有一个很坏的后妈——叶群。我认为,我父亲后来有“九·一三”事件这样的悲惨结局,与叶群有很大的关系。


在“文革”中,我是“保守派”的骨干,(主张)保护党中央,保护老同志,当时各级党委干部都靠边站了。而我的想法与那时“打倒一切、砸烂一切”的口号是针锋相对的。因此,有人认为我是“文革”的“绊脚石”。出于政治的需要,就把我抛出来了。


记者:有一本书,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校友滕叙衮花了5年时间写的本校史《哈军工传》,当中提到了您与父亲在“文革”中的恩怨。那些讲述是否确实?


林晓霖:那本书我有,但是我还没有仔细看。


记者:来大埔参加这次纪念活动,您的心情如何?


林晓霖: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纪念活动。我父亲林彪当时是一个连长,还不到20岁。他的很多战友在这次战役中牺牲了。我感到,革命胜利真是来之不易。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许黎娜通讯员粤宣黄志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