⑴谈判的误区

大陆在与台湾的谈判中,过多的以谦让为主,或许是为了表现一种诚意,避免让对方感到有“大欺小,强压弱”,因此就采取了让步的姿态,但也没有把握住核心原则,有的不该让的地方,采取了模糊策略,不见得就好。

而实际上,台湾当局并没有认为大陆比台湾强多少,因此也根本没有在意你的诚意,仍坚持台湾是主权独立的一个实体。以往的“一中各表”,让台湾解读为是变相地承认了台湾作为一个独立实体存在着,变相承认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

或许,大陆方面沾沾自喜于,台湾当局承认了“一个中国”,但殊不料也钻入了台湾当局的圈套,“一中各表”,什么叫“一中各表”,显然是一个很诡诈的命题,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大陆认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台湾认为大陆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这样一来,不就是承认了“中华民国”在台湾了吗?这样不就默认了“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了吗?

或许,以上解释各可以说各的理,只要承认“一个中国”就行,但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一个中国”是不需要去各自表述的,这样一个事实是不需要讨论的,讨论它,实际就在怀疑“一个中国”是否对或错,只有模糊的东西才有可能讨论的,非常明确的东西,是不需要讨论的,要讨论它,实际就在模糊“一个中国”。实际上我们在后来的公告中修改或者淡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合法政府”这样的定义,就是误入了台湾当局的圈套。

或许,我们在庆幸,海峡两岸终于有了机会来共同谈判,打破了两岸隔离的僵局,有谈就有了接触的机会。然而也要看到台湾当局也不是弱智到家的人,他们来谈,就有他们的目的,现在我们来看,就知道从谈判的角度来看,台湾高于大陆,他们得到的比大陆多,这也是从一个方面导致了今天台独猖狂的原因之一。

⑵没有目标的误区

没有设定谈判目的和谈判条件的谈判不叫谈判。为什么要谈,因为有目的、有条件要谈判。大陆和台湾为什么要谈,是因为要达到统一的目的,是因为达到统一要互相提出统一的条件来。如果说什么都可以谈,实际就是什么也可以不谈。从命题上来看,什么都可以谈,表明了大陆对台湾格外的开恩,话比较好听,动听而已,除此外,反而让台湾方面感觉到大陆的诡诈,诱其谈判而已。什么都可以谈,谈“一中两府”可以吗?显然是不可以的。

什么都可以谈,实际上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援兵之计”而已,没有人看不到这一点,从高手过招而言,这样的招数实在算不上是高招,也只能让对手感到你没有能力来解决问题,让对手感觉到你还没有足够的把握来解决问题。无论是正判,还是误判,什么都可以谈,成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于今没有任何的成效,也不会有什么成效,除了“援兵之计”以外,真看不出有什么效果。

⑶“不变应万变”的误区

***的“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取得了成功,但是否完全适用于台湾,我们没有做深入的研究,或许说有研究,但目前也没有提出新的内容加以充实。

对台湾的策略上,不能停留在“不变应万变”的论调之中,所谓的“不变应万变”只是一种消极的应变手段,不变应万变,是注定要失败的,世上没有过“不变应万变”成功的典范。

坚持“和平统一”是必要的,坚持“一国两制”是必要的。但是到今天没有解释,武力统一之后,是否还是“一国两制”,这一点上是不明确的,不明确有不明确的好,不明确也有不明确的不好。不明确,台湾方面对武力统一的抵触会大得多,因为台独分子可以妖魔化对台统一后,大陆会如何的欺压台湾,台湾的百姓就会担心台湾用武力统一之后,会不会就象台独鼓噪的那样呢?

那么,我们现在的对台武力解决,也就让人们误解为是整个大陆对整个台湾的武力对决。这一点,见于许多的文章,到现在很少见到对武力统一台湾的完整描述,也就是没有把对台武力解决,只是对台独分子的一种惩罪手段,也没有说明对台武力解决,会随情形的变化,武力随时会适可而止,也没有能够阐述对台武力解决是为了台湾的老百姓,是不知道怎么说呢?还是没法说。但就因为没有能够说清楚,就让人会产生误解。

笔者非是台湾问题的研究专家,只是从事后来谈点看法,不是要自以为聪明,来批评他人,只是说自己的想法。笔者有以下几点建议,也算为祖国能早日最终统一尽点心意。

第一,大张旗鼓宣传统一的伟大意义和实际利益。

同为中国人,统一是人心所向,是流一样血的中华民族,共同的天赋使命,也就是说无论大陆的人民,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