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一卷 卧虎藏龙 第十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41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URL] 第十章 新兵八连连长周桂联站在那里有点失神,但是黄猛却没有犹豫,黄猛对于他的母亲近乎有一种神一般的崇拜,从小敢骂黄猛母亲的人,多半被他揍个半死,这家伙平时虽然比较调皮,但是却也不怎么惹事生非,更是很少出手打人,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别人骂他妈,碰到这种人,黄猛就会疯狂的冲过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十章


新兵八连连长周桂联站在那里有点失神,但是黄猛却没有犹豫,黄猛对于他的母亲近乎有一种神一般的崇拜,从小敢骂黄猛母亲的人,多半被他揍个半死,这家伙平时虽然比较调皮,但是却也不怎么惹事生非,更是很少出手打人,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别人骂他妈,碰到这种人,黄猛就会疯狂的冲过去,直到将对手打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杨天照、范子信两个班长挡在周桂联与黄猛的中间,他们也有点不知道如何收场,新兵说连长骂他妈,周桂联确实说了几句“他妈的”可在部队说“他妈的”实在太过平常,所以他们两人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了,这个时候,黄猛冲了过来,让两个没有犹豫的空间了,两人互望了一眼,顿时了解了对方的心意,两个想法一样,先制服这小子再说。

黄猛的格斗术来自野战部队,与普通的军体拳不同,黄猛的一招一式注重的就是快准狠,从小也就是按这个要求练的,目的就是第一时间命中对方的要害,让对手失去作战能力,但是面对两个班长,他不敢太过分,他不敢击打2个班长致命部位,况且他的目标主要是周桂联,那个骂他妈的连长。

黄猛一扫平时油嘴滑舌的作风,整个人显得彪悍无比,出拳踢腿快如闪电,右勾拳直击杨天照的右脸,杨天照左臂一格,挡住黄猛的右拳,右腿快速踢出,黄猛吃了一惊,向一侧躲闪,范子信的左腿刹时踢到,黄猛的小腹中了一脚,仰面摔倒,黄猛鲤鱼打挺立刻站了起来,警戒的望着面前的两个班长。黄猛的格斗术是拼命的招术,匆忙间改变攻击线路,不论是速度还是力度,以及给对手的压力都减少了不少,而且他对面的是杨天照、范子信,这两人从小就在一起练武,两人之间的配合默契无比,一进一退都能发挥出两人联手的最大威力,这还是二个班长手下留情,否则凭这一脚,黄猛就得半天起不来了。

黄猛依旧全身微弯,双手弯曲护在面前,两眼戒备的紧盯着前面的两个班长,脸上的微笑透出丝丝冷酷。黄猛准备拼命了。

十班与九班的训练场在一起,两个班靠的非常近,排头的林雨动了,冷漠的林雨看到黄猛被自己班长一脚踹倒在地上,然后迅速的爬起来就冲了过来,林雨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冲着黄猛的后背就扑了过去,速度极快。

黄猛感觉到了背后气流的扯动,蓦然回头,一道瘦弱的人影挡在黄猛的面前,那是许成功,林雨的一拳重重的击在许成功的背上,许成功嘴里喷出一股鲜血,黄猛条件反射一般的抬腿,一记鞭腿,林雨整个身体随着黄猛的一腿侧飞了出去。

杨天照、范子信冲了上来,一把摁住黄猛,事实上黄猛此刻毫无反抗,黄猛双手抱着许成功,浑身颤抖不停,夹杂着愤怒、惊恐,黄猛的嘴里轻声的喊道“兄弟,兄弟你醒醒!”许成功昏睡在黄猛的怀里,嘴角依旧在滴血。

操场上的新兵、班长全部愣在那里,他们被眼前的这种场面惊呆了。

周桂联回过神来,“快叫军医”。

周桂联左腿有点酸麻,刚才黄猛踢过去的一腿含带着满腔的愤怒,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周桂联抵挡的左腿遭受重创。

黄猛抱起许成功就往军医室走去,回头狠狠的盯了一眼摔倒在地上的林雨,眼里透出浓浓的恨意。偷袭倒还不算,打伤自己的兄弟,这是黄猛最不能忍受的。

军医不断的在许成功的背部推揉,大冬天的,军医的头上满是汗水,黄猛看着军医吃力的样子说道“军医,我来吧”。军医点点头,走过一旁扯过毛巾擦汗。“稍微用力一点,对,就这样,劲稍微大点能促进他的血液循环,清除淤血。”军医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指导着黄猛,一会儿功夫,黄猛的额头上也现出密密麻麻的汗珠,黄猛浑然未觉。杨天照和范子信两个班长站在屋里看着,几次杨天照想过去换黄猛下来休息,都被黄猛拒绝了,许成功是替他挡了一拳才受伤的,他要亲手帮兄弟按摩心里才踏实。

许久,许成功醒了过来,躺在病床上的许成功在黄猛的揉按下睁开了眼睛,其实许成功伤的也不是太重,只不过他本来身体就很虚,林雨的一拳一下子将他打的闭过气去,黄猛看到许成功睁开眼睛,咧开嘴笑了起来,一把握住许成功的手“兄弟,你醒了!”,黄猛整个人显得十分开心。一旁的杨天照和范子信也靠了过来,他们两个一直没走。

“猛哥,你没事吧!”许成功看到黄猛高兴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入伍以来,就只有黄猛跟他最谈的来,生活中、训练中始终照顾着自己,黄猛就像大哥一样的关照着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孤儿就看不起自己,许成功一直记得车上黄猛说的那句话“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战友,我们就是兄弟”想到这里,许成功就开心的笑了,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有人把自己当兄弟。

军医将黄猛、杨天照、范子信三人赶出了医务室,许成功需要休息,你们过段时间再来看他。

黄猛被两个班长带去了连部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人很多,新兵三营营长徐平也在,新兵八连连长周桂联以及指导员、副连长、副指导员、各班长、各排长都在,黄猛推开门一看到这阵仗,心里有点不自在,旋即黄猛也放开了,管他的,现在还没有授衔呢,大不了被退回原籍,反正他也不想呆在部队,退回去正好。

屋里的士官、干部看到黄猛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进来,也不吭声,眼睛紧盯着他,杨天照、范子信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杨天照拉着黄猛坐到自己的身边。

新兵八连连长周桂联首先站了起来,对着黄猛说道“黄猛同志,我作为一名军官,作为新兵八连的连长说粗话脏话,伤害到了你的自尊,引起了你的误会,同时也给整个新兵连的战士带了一个不好的头,在这里,我真诚的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周桂联说完,对着黄猛重重的敬了一个礼。

黄猛赶快站了起来,愣在那里,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他原本过来是准备挨熊,准备受处分的,这下好了,连长向他道歉,他而反不知道怎么办了,整个会议室很安静,十几二十号人没有一个吭声的,周桂联与黄猛两人站着,周桂联满脸真诚的看着黄猛,他想得到这个新兵的原谅。而黄猛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小公牛怎么也想不到,连长会来这么一出,会主动找他道歉,原来对他的仇恨忽然之间就跑的没影了,反而对这个主动认错的连长有了一丝丝的敬佩,能在全连班排长的面前对自己这么一个新兵认错,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是多么的坦承。黄猛忽然佩服起这个连长起来,黄猛忽然觉得,军人果然与众不同,认起错来都这么直接,这么干脆。

营长徐平看着黄猛傻愣在那里,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轻轻的说道“黄猛,你接不接受周桂联的道歉,你要是觉得还不够的话,我晚上让他当然全连战士的面再次向你道歉。”

愣在一旁的黄猛终于反应对来了“接受接受,呵呵,其实下午的事,我也有错,我太冲动了”黄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会议室里的士官、干部全部“哄”的一声笑了起来,他们忽然觉得这个新兵虽然调皮了一点,但是还挺有意思,才来没多久,就敢出手打连长的人,他们还真没见过,恐怕放眼整个部队也不多见。

周桂联的笑了起来,一贯带兵严格的周桂联很少笑,至少杨天照、范子信等士官从入伍到现在就没有看到周桂联笑过,现在,周桂联笑了,一旁的人显得很是惊奇,三排长朱洪才说道“原来副连长会笑啊!”周桂联在三连的职务是副连长。

会议室的人顿时哄笑了起来,气氛显得格外轻松,而黄猛也放松了下来,跟着众人笑了起来。

营长徐平随即说道“以后,我们带兵的干部、班长,一定要引以为戒,尽量不要说脏话,粗话,以免再出现这种问题,黄猛你先回排房休息去吧,我们还要再开个会!”

黄猛点点头离开了会议室。

走出会议室的黄猛显得很轻松,黄猛看着训练场旁边那几根随风飘荡的小树忽然觉得,真正走进部队以后才发现,部队与自己想象中有很大的不一样,尤其是连长周桂联当众向自己道歉的事,让黄猛觉得部队的军官跟地方上的官员真不一样,至少这种当面认错的事,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走着走着,黄猛忽然笑了起来,黄猛忽然想到自己的父亲,876师师长黄野要是犯了错会不会当着全师官兵的面向人道歉认错,黄猛越想越觉得有意思,脸上轻笑了起来。

带着笑意的黄猛走进了医务室,许成功已经下了床在走动了,许成功感觉自己没事了,不就是挨了一拳么,哪有什么大问题。军医也说,这几天多注意休息就没事了,两个新兵很高兴,不停的对着军医说谢谢,军医笑了,“谢我干啥,这不就是我的职责么”于是三个人都笑了,黄猛扶着许成功往排房走去。

现在已经是下午4点半,班长、排长等都在会议室开会,兵们难得休息一下,都在楼下自由活动,放松放松,9班的新兵看到黄猛与许成功向这边走来,都迎了上去,虽然黄猛比他们还后到,但是其他人也都跟许成功一般叫他“猛哥”,无他,黄猛这家伙讲义气,会处事,与班里的新兵呼兄道弟关系混的非常铁,而且猛哥还能说会道,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一张嘴可真称的上生死人肉白骨,死的都能说成活的,班里的兵在黄猛的带动下,相处的十分融洽,就连许成功这个不爱说话的,班里的新兵也都很照顾他,帮助他,整个班如同一家人一般,看到黄猛许成功两人回来,几个人都特别高兴。

“猛哥,你真牛啊,连长你都敢打,咋样,处分你了没?”一个新兵说道。

“还好啦,说起来,你们都不相信,连长向我道歉,说他自己说脏话不对,我都被他弄迷糊啦!”黄猛回头想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兵们又围绕着这个话题说了开来。

走到楼下的时候,黄猛停了下来,眼睛狠狠的盯着前面,不远处,10班的9个新兵聚在一起,面无表情,显得冷酷,个子高高的林雨坐在一侧,一言不发。

黄猛轻轻的拍拍许成功的肩膀,“成功站远点,看我帮你报仇!”

“猛哥,……”许成功刚开口,就被黄猛挥手打断,黄猛回头看了班里的几个战友,说道“兄弟们照顾下成功”,9班的几个新兵点点头,2个人过来轻扶着许成功。

林雨站了起来,10班的另外8个新兵也站了起来,不远处,其他班的新兵都围了过来,下午林雨偷袭黄猛的事,他们都亲眼目睹了,此刻他们相信肯定有一场好戏看了。这个长的结实魁梧的新兵连连长都敢打,那个10班的家伙尽然还敢从背后偷袭他,简直不想混了。新兵们几乎都站在黄猛一边,想看林雨的笑话,虽然两人跟他们一样都是新兵,但是黄猛敢打连长,敢跟散打特别厉害的九班长、十班长对攻,就让新兵们佩服,而林雨背后偷袭不仅阴损,还有着讨好班长的倾向,让新兵们十分鄙视。

黄猛渐渐靠近林雨,在林雨的前方5米处停下,两眼紧盯着对方,嘴角挂着丝丝轻笑,“身手不错,长的也不赖,下黑手的时机掌握的十分精确,而且脸旦长的也不错,这要是去勾引人家的老婆,你小子肯定是个好手!”

一旁的新兵都轻笑了起来,9班的人笑的更厉害,他们早就领教到猛哥这张嘴的厉害了,极尽挖苦打击之能。

林雨的脸上依旧冷酷,一脸平静的表情显得古井不波,好像丝毫不在意黄猛说的话,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

黄猛转过身去“下午你不是从背后偷袭我么,我看你也就从背后偷袭的水平,怎么样,我再把后背让你给,让你再占一次便宜”黄猛背着身说道。

“用不着,从正面出手,你也不会怕你”。林雨冷冷的说道,林雨不仅表情冷酷,说话也是冷冷的,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要是杨天照或范子信在这里他们一定会感慨,像,真像,说话的语气,表情跟班长俞伟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黄猛转过身来“很好,还不算太垃圾,那我就面对面的好好教育教育你。”黄猛的脸上露出一股若有若无的轻笑,左手为掌立于胸前,右手握拳,护在下巴右侧,全身微弯,右腿微往后撤,两腿略曲,保持着标准的格斗姿势。

林雨也认真起来,摆出的姿势与黄猛完全一样,眼睛紧盯着正前方的黄猛。

新兵们自然分开来散成一圈,他们知道,接下来将是一场凶狠的搏斗,带有复仇意味的搏斗。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