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殡仪馆的3个月`真实`胆小及懦夫勿擅闯

yeyulinxin 收藏 37 9915

忽然想起来,自己看了这么多故事, 其实自己也有很多的故事, 有的是有点灵异的,有些不

是,却是很感人的。 这些都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和我身边的故事,发生在2000年的九月到

十二月之间。


我还想在这里表达的,就是很多人都看鄙视殡葬工人,认为他们低下,又着着很肮脏的工

作,我希望让大家知道,他们(我们)的工作,是很崇高的,以至于没有修养的人根本不

能理解这种崇高,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都工作在生命的终点站上。


我的表达水平可能会差,不过我尽力,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这些都是真的,我从来不

骗人。



1,工作的第一天


2000年九月,是我去殡仪馆工作的第一天,头一天,馆长就给我和另外同去的两个女生,讲在这里工作如何如何苦,如何如何累,还‘大义领然‘的说,“来这个工作,要过三个关,第一关,就是死人关。。。。(后面两关不记得了哈)”我当时就觉得这个馆长真XX没水平,不但没有风范,感觉还故意在那里吓人。我知道我是一定会在这里工作了,所以我来了,就不想要退缩,从来如此,所以,我不怕。


当时我是一个中专毕业生,本来说毕业要分配工作的,被骗了,于是回到家,打算进mop.com工作,可是那个局长也搞怪,说什么,要来局里,就要先到下属单位煅练,我就不得不去殡仪馆了,妈妈爸爸都觉得很对不起我,但是为了以后能进局里,我只能忍。女孩子,他们希望我能平安幸福的过一生,就够了。


我到了“殡仪组”, 是专门负责为死去的人做司仪的工作,包括写挽联(这个我拿手,毕竟我的书法只差两级就是中国顶级水平啦,哈哈哈),摆放花瓶,花圈,为死去的人化妆,换衣服等等。。。当然,还有打杂做清洁的小事情,当然是由我这种小喽喽来干了。


在听完工作介绍以后(都是些体力活,真受不了)我去看了一场哀悼会,近距离看到了一个死去的老爷爷,当时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可能麻木了没感觉,毕竟我当时才17岁。


一天下来,满脑子都是哀乐的声音,哭的声音,还有那种福尔马林的味道,这种味道,还会在将来陪我度过接下来的三个月时光,当然,还有我18岁的生日。



2,凋谢


没想到进馆里的第二天,我就碰上了我这一生以来,绝对不会忘记的一张面容。


她是一个女孩子,(名字我记得,但是这里就不说了)当时应该是19岁,是车祸死的,出事的时候,她坐在一辆桑塔那的附架使,车子一撞,车门可能没有关好,她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当场死去,我想当时她应该轻的像一只蝴蝶,在空中划过。


(在这里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坐车上一定要系保险带,不要在车上打闹,大家都认为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 其实当事情要发生的时候,没有人可以control。)


她是一个长头发高个子的女生,五官长得很精致,皮肤也特别好。她的家里人送来了一身新的衣服,让我们给她换上。这是个很体力的活,我做不来,由我几个同事一起做。我们在一个暗暗的房间里,那里有一个放人的木台。我什么也不需要做,只是个“把风的”,就是一有人想要进来就凶凶的叫出去,因为怕有些死者的家属没头没脑的走进来,毕竟这些也算是行业秘密的。


脱掉她的血衣以后,同事们用水给她冲洗身体,因为太多血了,我站在她头的这一边,看着他们弄。然后就是先给她穿仔裤,因为同事那边把她的脚提了起来,于是她的头就没有再放在台子上了,而是顺着边缘放了下来,仰望着我。


当时我离她。。。。估计不到两尺,她的眼睛没有闭上,一直睁得大大的,我觉得她一直在看着我,就好像她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但是,又觉得她的眼睛太空洞,仿佛只是穿过我,看到后面很远很远的某个地方。她的脸色很白,长长的头发垂下来,她可能是自然的卷发,一湿就能看出来,水珠顺着她的脸庞滑落到她的头发上,再一颗一颗的慢慢落到地上。看起来特别惨淡。


如果她能看到现在这一幕,一定很痛苦,只有19岁的女孩子,被几个不相干的男人女人脱得一丝不挂,如果她能感觉得到,一定很冷。我穿着毛衣,都还会觉得冷。冬天就快到了。


穿好衣服,给她带上一顶白色的绒帽,很漂亮。我们给她化好妆,她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从她的遗像上,我看到了她生前的样子,照片是用一张生活照复制成黑白做的,照片里面,她就带着这帽子,在落满雪花的山上笑,笑的好灿烂,好甜。我看着这张照片有点收不回自己的眼睛。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觉得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比那些包装的明星也要漂亮很多,黑白的照片,都透露着她的光亮。

仪式结束以后,她的男朋友仍然趴在她的水晶棺上,痛苦的哭泣着,久久都不肯离去。。。。


忘了说,当天晚上,可以说是我第一次被下到了,晚上和同事吃了饭回家,我家在六楼,可是灯却都坏了,我上楼的时候就总是觉得下面的一层有人在跟着我,就是她,就是那张苍白的脸,和那空洞的眼睛,跟着我,僵硬的向上走。我吓得都不知道怎么跑了,六楼变得好高好高。。。




3,存房大姐遇到的灵异事件


存房,其实是我们那里的一幢小楼,只有两层,是摆放骨灰的地方,有些家属会暂时把盒子寄放在我们这里。里面摆有各式各样的盒子,有中国风格的,有小洋楼,还有的只是不同样子的坛子。


这个地方也真是怪,时时都透着一股冷气,我是相信超现实的,所以,我认为,这里应该是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一走近这幢楼,就能感觉到冷,更别说再往那些房间深处走了。我很尊重这些死去的人,所以我从来不乱说他们,不拿他们开玩笑,自然也不会乱动他们的盒子。


守存房,负责存取和记录工作的,是一个人很好的大姐,她有一次,大家没事一起围着火炉取暖的时候,她给我们讲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梦。


一天晚上,她梦到一个老人,老人对她说,唉呀大姐啊,我好难受啊,我在这里这么久了,我家里人都不来看我,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叫他们来看我啊。然后说了他的名字。(在梦里,大姐没有和他讲话,因为梦到死去的人没关系,但是和他们讲话就不好了) 第二天,大姐就拿出记录本看,真的找到这个名字,是一年前存在这里的一个老人的盒子,一看还真有电话。 我问大姐,那你打了没有啊? 大姐说,哪敢打啊?我打了说什么啊? 难道说“你们家XXX说好想你们,叫你们来看他?“ 晕倒。


还有一次更强,我也在。大姐有一天早上说梦到一个和她差不多的中年妇女,她说:“唉呀大姐啊,我说你们这里怎么这么挤啊,就像综合市场一样,弄得我气都透不过来了,你帮我个小忙吧。。。”然后说了名字。大姐还强调说,她记得特别清楚,因为这个妇女形容说像”综合市场“,她觉得有些搞笑。 我很好奇,非要去看看,于是我们就一起去了。 结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女人,再一看她的盒子,果然是和她两边的另外两个盒子离得特别近,把她挤在了中间。 于是我分别对着另外两个盒子说,不好意思啊,动一动你们,因为这里有点太挤了。然后把它们重新放好了。


还知道的有一次,是大姐梦到一个中年男人,说是喜欢她,要大姐和他走,在梦里大姐不干,后来说,还好是拒绝了,要不他就拉着我一起下去了吧。。





4, 血腥事件


在殡仪馆工作,当然会看到很多很多血腥的,吓人的场景,和电影里面一样。


第一次很血腥的事,发生在我刚工作不久的有一天。送来了两个车祸死去的人,是兄妹!!这家人特别可怜,一天就失去两个亲人。我恨车祸,我怕车祸。他们是骑摩托死的,那种东西我一直就认为很危险,如果说汽车是"铁包着皮",那这个就是"皮包着铁".


我的工作,当然是人家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我的任务,就是清扫那个男人停放的房间.天哪,那个血才叫多啊,是刚刚撞死就送过来的。就看着这个血弄着满地都是,我可真不知道怎么才能弄得干净。


我找来拖布,用力的拖那些血,结果还越弄越多,面积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几乎整个房间的地面都是血,那种视觉和嗅觉的强烈震憾,绝对比任何电影来得精彩。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就我一个。我一边拖着地,一边悄悄的看那个男人。


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头整个裂成两半,完全不像是人的样子了,有一颗眼珠挂在旁边,感觉都快掉下来了。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白白的头骨上有血珠子,里面乱乱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当时真不知道如果他动一动,我会怎么样,我只觉得头皮发麻,越发用力的拖地,一次又一次,拖了就在门外冲水,然后再拖,那个水池里的水也流得很红,如果不是我还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定会以为自己是在杀人灭迹。。。。。


好不容易差不多了,我们的同事又跑来抬他出来“整形”。(晕倒,又得拖)不过很快干净了,因为血不怎么流了。我就跑到后院去看。(后院是专门我们做这些事情的地方)我的同事早就做习惯了,一点也不手生,直接拿着他的头就往回扳,那个骨头啊,发出“咳咳咳”的声音,真让人XXXXX。。。。之后好不容易紧紧张张的把骨头弄回大约原来的样子,同事又把那个眼睛再弄正一些,然后就拿出专门的针线,(我想是手术那种)把他的脸皮拉回来,然后从中间的裂口开始缝。。。最后,出现在面前的,就是一个有点变形的脸,中间一直到下巴,是大大的被缝合的裂口。。然后另外有女同事给他打一些粉,盖住那黑线的痕迹,看起来总算是个人样了。


同志们,要小心啊。。。。要注意安全啊。。。。(有的时候朋友说我烦死了,因为我真的很想叮嘱每一个人)



再说一句,为什么人会怕死人呢? 也许人并不是怕死人本身,而是害怕死亡,死人只是死亡最直接的代表罢了。 我不怕,说明我不怕死亡吗?可能不是,因为又有说,不害怕死亡的人,通常对世间不太有再多依恋,我却是很热爱生命,热爱大自然的。 (“保护动物,保护环境”,叫口号中。。。)5,来世再做夫妻


唉,有血腥的故事,就有无比感人的故事,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一个这么多人没有“生离”,只有“死别”的地方。


这个故事,关于一个很帅的男人,和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个男人死了,重点强调,也是车祸,(大家要小心啊)他们很有钱,因为那个男人的仪式,是在最大,最豪华的悼念室举行的,哀乐也是音响级的。(大部分时候,放哀乐和大司仪旁边的小司仪工作,都是由我,另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同事做的,我们是不能笑的,废话)


说回来那个男人,他的照片高高的挂在那里,看起来很有气质,而且是很英俊的那种男人。(年轻人死的,大都用的生活照黑白版)可是我再从水晶棺那里一看,他也完全变形了,也是由我同事整形过来的。一点也看不出他生前的那张脸了。


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几次哭得几乎晕了过去,被一个朋友扶着,她穿得很时尚,但是很素,一看就是很有修养的女人,因为有着别的大部分人(我们是小县城)都没有人气质。后来我得知,她是这个男人的未婚妻。我立刻就开始觉得特别难过,毕竟“未婚妻”这个词,对我来说,还是很有份量,也很特别的。


对此产生了兴趣,我就打听到了她和他的故事,这个故事很简短,大家不要失望哈。她和他订婚,打算明年初就正式结婚的,感觉又很相配,不管是从样子,还是从家世,都是另人羡慕的婚姻。有一天晚上,他们和很多朋友一起PARTY,那天以经很晚了,大家都累了,饿了,于是这个未婚夫就说:“你们先玩,我出去给你们买点夜宵,很快就回来。”也许上天注定,他们今生是不能在一起的,连不能“同生”,也要“同死”的愿望也不满足,所以,未婚妻没有同去。而他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女人在那里哭,直到人都走光了,离着水晶棺远远的地方,她还在哭,她很想去看他最后一眼,但是她的朋友拉住她,一定不让她去,因为他的样子,对她来说,不是恐怖,是残忍,朋友们希望他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是以前那个样子,不能让那个样子成为她一辈子的回忆。我在旁边扫地,默默的扫地,我也第一次为了别人的难过而难过,我知道自己根本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一点事来减少这种悲伤,就只有很用力的扫地,把水晶棺的周围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从此以后,我真的很怕失去,我真的很怕有一天,自己最爱的一个人说“很快回来”之后,却再也不回来了。。。事实就是,有一次我妈妈开车送我回家,然后她又要回到朋友家继续玩,我知道我妈妈是刚开车不久,很不放心她,于是我一定又坐在她的车上,和她又一同回到这个朋友家,最后自己再走路回家的。


在有生之年,是自己的,亲人,爱人,朋友,还有哪怕是小宠物,一定要珍惜,在你,或是他/它,还有时间的时候。



6,发生在眼前的碎尸案


我们再杀回去,讲点吓人的故事。


杀人碎尸,想必大家都常常听过,恐怖电影里常用的东西。不过真正见过的人,应该不多了,也都是一些围绕着这个工作的人,当然,除非你就是凶手。


在看到尸体的真面目之前,我只看到了。。。。。。虽然不好,引用当时同事们说的话,就是来了一个“冬瓜人”,我很奇怪什么是“冬瓜人”啊?从来没有见过,于是我就很找死的一阵风冲了过去看,结果。。。。刚开始还没看出来是人,仔细一看,其实只能说是个身体,没有头,没有脚,没有手,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身体,的确很“冬瓜”。周围有很多人,有法医和mop.com,然后就是工作人员,和我这种看热闹的小喽喽。大家都在议论,说凶手真残忍,把人杀了还分尸,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找到这个躯体的。


过了一周,传来消息说,死都的其它部分找到了。(不想说人家是“冬瓜人”了)又是一阵风,我冲了过去。看到法医正把这些肢体从一个很恶心的大麻袋里拿出来,具说这个麻袋是在河边发现的,里面装有很多木屑混合着,肢体以经泡得发肿,并且变成紫色了。


法医拿出肢体,放在地上用清水冲洗,冲干净一个部分,就摆放在地上。(由于身体在之前以经拍过照片,被烧掉了,所以只能用这些肢体,大约摆成人形的样子)手和腿脚都被分成两份,最后是头。她是一个长发的,大约不到40的女性,她眼睛是睁开的,脸肿得很圆,和照片上一点儿也不像,还是紫色的。为了方便,她的头发被剪短了,然后继续冲洗,冲洗的时候,我就蹲在她旁边看,离我只有一尺多的样子,看得很清楚,当她的头在地上转来转去的被洗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晕,不过不吓人,因为不是我杀的,真PF凶手,他真变态)


记忆很深,好像凶手到最后也没有消息,我觉得像这种事情多了,多得是的案件都没有办法破。希望科学再先进点。


(注,看了我这些故事,各位一定不要觉得我是变态啊!!!我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女子。。。。 )我想告诉大家,这种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根本没有电影里那么精彩刺激,或是看着好玩,它们是残忍杀害的生命,它们发生的时候,不是在开玩笑。



7,爸爸让我再看你一眼



一想到这个故事,我就有点难过,是一个初中的女生,她的爸爸因病去世了。


我们有一个告别室,就是在火化之前,所有的亲人朋友,可以站在告别室前面,隔着窗子,目送死者进入火化炉。这是一个很残酷的地方。你看着自己爱着的人,一点一点,越来越远,最后机床一动,这个人就将化为尘土,一切就只有记忆了。


那个时候,我以经不在“殡仪组”工作了,我被调到了“车间”也就是专门火化的地方,都是些体力活,(至于怎么烧,我学习过全过程,但是因为太弱小,没办法实践,就从来没试过,关于到行业秘密,在这里就不提了)我当时调过去,是因为我普通话讲得好(以前在中专,同学来自全国各地,讲了三年普通话)所以让我去后面广播。 广播的工作就比以前轻松多了,我不用把那些很重的花瓶从一个房间抬到另一个房间,不用做粗笨活了,只需要拿着他们传过来的记录片,广播说,请XXX的亲属到XX室参加告别仪式,请XXX的亲属到XX厅收敛骨灰等等,还有一些杂杂的内容,什么找人找车的,这里面全是男同事,只有我一个小女生,所以很受照顾)


那天来了很多人,都是来参加这个中年男人的告别式的,我站在室内看着外面的人,那么多哭泣的面孔,发现里面,有一个好小的女生,哭得特别凶。她一边哭一边叫到,我要看我爸爸,我要看我爸爸。。。但是旁边的人都不让她看,可能怕她太过伤心吧。可是她像疯了一样,死拖着要向前去看,一边大声哭闹,都被她的亲人拉到后面去了,在火化前的几分钟,弄得告别室里乱七八糟。她的叫声让我心都碎了,我完全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做点什么。。。这个时候我一个同事忍不住了,毕竟是个男人,胆子大一点,声音也粗一点,他走上前去,对着那帮人大喊:“你们就让人家看一眼吧,如果不看这一眼,她会一辈子遗憾的!”他说得对啊,她的爸爸是病死的,也没有什么吓人的地方,能看爸爸最后一眼,一定是她最大的希望,也许真的会挂念一辈子啊。。。 可惜,我们的话,是不管用的,一直到最后,她都没能看上这最后一眼,没能对爸爸说最后一句话,我真的有点讨厌她的这些家人,虽然是为她着想,其实并没有做一件对的事。


小时候觉得爸爸好高大,好强什么都懂,有的时候又好凶会骂人打人,再大一点,觉得老爸还是不行,也有很多不懂的,也有笨的时候,觉得自己才有新的思想,于是有的年轻人就和爸爸吵架,生气,其实完全没有必要的,爸爸坚持他的想法,你坚持你的,都没错,只需要不要太年少轻狂,爸爸说的不完全适合这个时代,但是却仍是有一定道理的,有道理的听听,不适合的,我们也应该尊重。 因为当你老了,你爸爸早以去世的时候,你会感叹说,我的父亲真是一个伟大的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8,就交给你们了


上面讲了关于爸爸的,接下来还是讲一个和妈妈有关系的吧。这是一个普通的故事,一个老妈妈因为年老,很安详的去世了,没有痛苦的。


她有一个很孝顺的女儿,女儿也有40岁了吧,很有涵养,不像大部分死者亲属那样,视我们是下等人,远远避开我们。当时老妈妈被安排进了一间小屋,放着很多鲜花在她的周围。(说一下,这里我们大都用菊花的,所以,送人的时候,不要选错花哦)那还是我在“殡仪组”时候的事,那天不忙,人很少,老妈妈被送过来,暂放几天,悼念会和告别式是过几天才安排进行的,当时我闲着也是闲就,就跟着他们去停放遗体。看着老妈妈被小心的放进水晶棺以后,她的女儿一边叮嘱着工作人员若干事项,一边不停的说:“妈妈是个好人,是个好母亲”“真没想到她这么快点离开我了”等等。。。之后她忽然发现了站在旁边的我,本来我看着就小,加上当时穿着背带裤(汗一个),就更小,于是她说:“你是哪家的小孩,到一边儿玩去吧,这没什么好看的。” (再汗)我说对不起,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于是指了指胸口上的一块工作牌。


她惊讶极了,(我习惯了,很多人在看到我后,都很惊讶)然后她马上很高兴,她说:“太好了太好了,把妈妈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她这句话的份量很重,我忽然间感觉到自己肩负着一种责任,我知道她怕那些看起来粗粗的男工作人员工作不够小心,我真的很高兴她这么相信我。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最后很不舍的离开了。


我一个人看着水晶棺里的老奶奶,很慈祥的样子,她真的是个好妈妈,我能感觉到。




9,我的耻辱



在这样的地方工作,被骂是家常便饭,动不动就有人骂你,这些人有的是因为亲人死了太过伤心,没有地方发泄,有的,是因为太难受于殡仪馆这种黑色死亡的压抑感,而有的,只是想显示他们的比我们更高尚,他们没有做这样“低下”的工作。(当然,这种人其实最恶心)


我从来都是保持无所谓的态度,不会和这些自认为更有修养的人计较。 但是,有两次我记得很深刻。一次是国庆节的文艺活动,另一次是恶性侮辱事件。


第一次的国庆节文艺活动,我是两名主持人中的一个。我本人最不喜欢参加这些活动,所以当时也是相当痛苦的。(不过那几米长的画是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每天下午画出来的,这个我很喜欢,也可以摆脱累人的工作,在工作间里画画,并且可以随意使用各种美术用具)好不容易主持完节目,我觉得难过极了,因为我没有准备过,所以说错好几次,还是我生平第一次主持节目(不管在哪里),我虽然不在意,但还是少少对自己有些不满。 我们馆里请来了记者,我竟然听到记者发表言论说:“真没想到现在的殡葬工人还有这个水平,组织这样一个文艺会,真是很了不起了!”我当时就差点没从桌上摔下来,天哪,他这也太看不起我们的水平了吧,虽然我当时只是中专毕业,但至少书法绘画,还是有资本的,书也看过不少的,当时真想去扁他们,当然,我是“淑女”嘛,想想就算了,还是没出手滴。哈哈。


第二次就不爽了,是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那天天气不好,也许人心情也不好。存房的大姐又不在。我和我的好友同事当时在帮一位中年女人办存放手续,她的妈妈刚刚去世了。我的同事在填写表格(她的字漂亮嘛),我在边上看,那个女人也轻轻的回答我们的问题。结果她的老公这时候来了,想起这个人我就恶心他,他在外面等了一下,就不耐烦的按喇叭,大叫到,快点快点,女人只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我心想,这个老公是怎么当的,自己妻子的妈妈死了,多多少少,应该更加温柔一点,体谅一下这种悲伤的心情他,他还大呼小叫的。大家不管他,继续工作。结果他更夸张了,大吼到:“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工作的?填个表都这么久,XX的没读过书的!”在这一瞬间,我的呼吸都快停住了,血一股的全冲上脑门,我真的很生气,从小到大,我都是爸爸妈妈手心里的宝贝,老师,同学,邻居也好,都是很喜欢我的。家里是的前辈有两位都是校长,家族历史也很久远,是书香门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什么时候有人对我说过这样难听的话?我几乎没有听到过有人骂我,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很友好的人。可这个人竟然。。。。我的同事也停了下来,我知道她一定也很生气,空气在几秒内充满火药味,可又在几秒内消散了。。也许是我从来没有和人起过冲突,也许是我们有职业道德,也许我们根本不想和他计较。


他的女人有点不好意思,急急的办完手续走了,离下我和我的好朋友,在那里,好几分钟都没有说过话。


后来我结束了工作,是我强行结束的,然后在妈妈爸爸的支持下,进入了IFY,在几乎可以说不懂英文的情况下,天天学习,开始老师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只能看别人做什么,就跟着做什么,有几次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我完全不行,老师又强迫我回答的时候,眼泪就一直在胸口处打转,当然,我一定不会哭的。后来我跟上了别的同学,本来以经变得不知怎么和高中生相处的我,交到了朋友,慢慢开朗起来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四年,我22岁了,我在英国上完了我的本科,要再一次走上社会了。我不知道我想证明什么,可我不是低下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没有良心的人,永远也没有低下的人。我是一个殡葬工人,我不觉得丢人。有些人告诉我说,你以前的工作,以后还是不要告诉别人了。我只会说,我怕什么?我如果怕告诉别人,不正是说明我觉得这个工作是丢人的?不也正是说明,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吗? 不会的,我,曾是一个殡葬工人,虽然现在我再一次面对社会选择工作,但我永远都尊敬这些仍然工作着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