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沙场 第一卷 第二章 遇到敌人

叶子飘落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size][/URL] 我被分在和杜海一起。地方兵就是地方兵,熟悉地形。他带着我们穿行在沼泽地中,只要他走错一步,我们可能全部要去见“马克思”了,所以走得并不快。   “你们不要跟着我太紧,要不我一旦陷入沼泽中,你们都要一起陷。”杜海看见我们离得太近,为了我们的安全于是说道。   “哈哈,难道我们还怕死不成。”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


我被分在和杜海一起。地方兵就是地方兵,熟悉地形。他带着我们穿行在沼泽地中,只要他走错一步,我们可能全部要去见“马克思”了,所以走得并不快。

“你们不要跟着我太紧,要不我一旦陷入沼泽中,你们都要一起陷。”杜海看见我们离得太近,为了我们的安全于是说道。

“哈哈,难道我们还怕死不成。”我笑着对他说。让后边的队友走慢点,然后我紧跟着杜海,生怕他有个万一走错路陷下沼泽去,我好及时救他,队友们似乎也这样想,跟我们很紧。

杜海见我们跟得很紧,觉得说不过,于是也不再劝我们。

“唉,杜海,你有没有打过仗啊?”我对杜海说。

“没有啊,打仗都是让你们这些特种兵在最全面,我们的责任只是守卫边境而已。”杜海回过头来,认真回答。

“哈哈,现在的战争很少死人的,全都是高科技的战争。不过咱俩还是有一点一样,都没打过仗,这次可是要真的动刀枪了哦,以前训练的都算不了什么的。”我笑着回答。

杜海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继续往前走。突然,我听到了有鸟受惊飞走发出拍打翅膀和惊恐声。依我的判断,应该离这有五十米左右的距离,仔细看了看,那地方还有一点亮光。

“有情况,快隐蔽。”杜海也发现了情况,迅速转过身对大家说。然后大家隐蔽到十多米外一片草丛中的土坑里。隐藏的地方非常潮湿,但在沼泽中能找到一块藏身处就已经很不错了。

才躲了不到几秒钟,身边就已经引来了大量昆虫,尽管来的时候涂了不少驱虫霜,但面对这些毒辣的山间昆虫,还是起不了多大作用。

虽然大家都被昆虫叮咬得难忍无比,但却谁也没有动手驱赶,生怕发出不必要声音暴露了目标。而且在部队队训练的日子里,大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隐藏方式,早已练就了一身极强的忍耐力,如果忍不了,那就只有等着敌人拿自己当活靶子打。

过了一会,我们的判断终于得到了证实,的确是恐怖分子的一个小分队,大概有二十多人。边走还边用英语交谈着。我们这些特种兵在训练之余起码还要学会除中文外的两种语言,我们这行动小组哪个英语没超过八级,所以听他们说英语简直小菜一碟。

“嘿,伙计,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其中一个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的恐怖分子在一块烂泥前停住了脚步,回头对着后面的人说。

“什么,发现了什么。”后面的人似乎等不及了,急忙跑上来问。

“脚印,新鲜的脚印。”

“什么,让我看看,不会是中国军队留下的吧。”

“没错,在这只有军人才敢这么晚了还到沼泽地里来,和我们的差不多。”恐怖分子也挺会吹牛。

“大伙快看,他们好象是往这个方向走了,快过去看看。”一个敌人用手指了指我们隐蔽的方向说。

我们听了他们的对话后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枪,只有不熟悉英语的杜海还没那么紧张,他不知道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行踪,我们的处境十分危险。

“他们说什么……”杜海还没说完,就发现有敌军一行人已经向我们这边走来。

我们准备撤退时,被杜海制止了,“后面就是沼泽了,没路了啊。”

“妈的,先给他们几颗手雷!” 说完就掏出别在腰间的手雷,拉开保险,向走来的敌人扔去。队友们也扔出了手雷。几声巨大地“轰轰”声响起,顷刻间,前面的几棵树夹杂着几声敌人的惨叫声轰然倒下,其他敌人也全都散开,急忙向四周跑去,似乎是想躲到周围的土坑里,边跑边骂着“Shit”“Fuck”之类的。

我们哪肯让他们逃跑得逞,端起枪向着敌人就是一连串扫射,子弹“嗖嗖”地从枪口射出,枪口激起了火花,黑暗中还能清楚地看到子弹飞行的途中与空气摩擦出现的一道道火红地“轨迹”,一道道“轨迹”向敌人身体飞去。敌人面对我们的突然袭击,似乎慌了手脚,毫无还手之力。

我一下子便射完了一梭子弹,身子才刚刚蹲下,“嗖嗖”,几发子弹从我的头顶飞过,“嚓嚓嚓”射到了身后的一棵大树上。“妈啊,再晚一点蹲下的话,我的头就被打爆了。”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拿出一梭子弹准备装上去的时候,突然一个沉闷地“吱”声传来,紧接着就觉得后背被什么东西从土坑后给扎了一下,而且还很烫,我用手把那东西给抠了出来,虽然上面沾满了泥土,但是手中传来的感觉告诉我,那是子弹头,“这土坑好象挡不了子弹?差点就完了,不过好象今天幸运之神眷顾我,两次都没事了。”我惊诧着在心里想着。随即便将手中的弹夹装上枪中。

“炸弹,炸弹,快离开这。”就在我准备站起身射击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旁古风大声地叫喊。

大家听到后都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开,尽可能远离炸弹的杀伤范围,队友们都跳进了旁边的土坑里。只有我离得太远,没能躲进土坑,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轰”声,紧接着就觉得后背上好象着了火一样,钻心的痛传遍整个身体。

“啊”我痛得惨叫一声。

“左向明,你没事吧?”队友们听到我的叫声,急忙跑出土坑问道。

“啊…哇…”背上火辣辣地痛让我顾不上回答战友们的话,只有惨叫的分。

“我们拖住敌人,古云你去看看小左怎么样了。”古风边向敌人还击边说。

“天啊,你的背上还在燃烧!”古云跑上来,蹲下身看了看,紧张地说:“是磷!妈的,得赶快割掉。小左,你忍着点。”

话音刚落,古云便迅速拔出自己别在小腿的军刀,咬咬牙,从我后背上准备切除还在燃烧,已经快焦了的肉来。在没入伍前,他就已经是学医的,况且进了部队后每个人都要进行医疗训练,因此,古云的刀法很娴熟,我也很放心。

“啊…啊…真他妈的…疼啊!”古云的刀法是很娴熟,但却不能减轻我的疼痛感。而我为了给古云更好的切除,一直忍着一动不动,几次差点就昏迷过去,但终究没有昏,手里握着的一块石头都已经快被我捏成了粉末,汗水已经侵湿了整个身体。我忍不住叫道:“快点啊,一刀过了就行。”

“好了。切除部位深度一公分多点,有差不多两个半巴掌那么大。”古云给我涂上了一点药,让我吃了几片消炎药后说:“你感觉怎么样了,是不是比烧着好点?”

“差不多啦,不过问题不大”我回答,伤口已经被烧得结了疤,没有流血,刚才的炙热感已经没有了,但疼痛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古云将我的后背用绷带包扎好后,用刀把我背上被切掉的那块肉挑到我眼前,我看到它居然还在燃烧,一股刺鼻的焦味传来。我不再多看,抓起一把泥土往上一盖,把它埋了起来。用枪做拐杖,想站起身来不但没有成功,反而把伤口给再次撕裂了,汗水流进伤口又是一阵火辣辣地痛。

“你别动啊,”古云急忙制止我。

“妈的,死不了就是了,给我局部麻醉,老子要杀干掉这些恐怖分子。”我看到队友们在那边努力的反击,生怕会他们受伤。

“哈哈,没问题。说真的,你命大,只被磷弹火花给烧着,如果你在近点的话,一定被烧成干尸的。”古云笑笑对我说,然后掏出包里装医疗器械的盒子,拿出麻醉剂给我局部麻醉了。

“前面有两次我都没事,哎,真的是好事不过三啊,第三次真的就有事了。”我叹息地对古云说。

打了麻醉感觉好多了,后背上麻麻的根本毫无感觉,但是药效只有几个小时而已,等药效过了以后疼痛感会更深,就是说会更难受。我不管这么多了,撑起身子,看到前面的一个敌人从一棵大树后向我们这边开枪,整个身子暴露无疑,我把M4A1枪的准心瞄向他,轻轻抠动了扳机。“砰”地一声,他飞出了两三米远,,然后倒在了地上,必死无疑!

“搞定了!”古风收起枪说。

“什么搞定了?”我被古风突然冒出的一句话搞蒙了。

“这一群敌人都死光了啊。”

“哟呵,你们行啊,你们速度还真快啊。”我笑笑说。

“哈哈,小意思啦。对了,你没事了吧?”

“被烧掉了一块肉,差点熟了,问题不大!去看看有活的没有。”

大家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存活的敌人。

倒是他们的枪吸引了我们。这一队敌人用的枪都是不统一的,比如AR-15卡宾枪、AK-47突击步枪、XM8轻型突击步枪……这些都是极为先进的武器,而且都是经过改造加强的,大家都见枪眼开,把枪拾了起来,各自比试着。

“嘿嘿,快看啊,杜海,这支枪才识真正的AK-47,而且是加强版的你拿了吧。”古云觉得杜海手中的仿AK半自动步枪和眼前这把AK-47加强版简直无法比较。

“我不太懂这些枪,而且也用不习惯,我还是用我的仿AK算了。”杜海显然不太在乎枪的好坏,只要能杀敌人就行了。

“那随便你啦。我们来把这些枪支弹药藏起来吧,等回来时再拿回部队去。”古云似乎十分舍不得。

“没问题。”

大家一人拿起两三把,跟着杜海一起藏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不算太潮湿,而且也不会受下雨的影响,更不用怕其他人看到。

“我们快走吧,时间不等人啊。”

“前面不远就有一个小寨子,我们去那看看情况吧。”杜海用手指指前面说。

“OK。”

说完便随着杜海一起向前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