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聊聊曾国藩与清庭之间的矛盾以及对太平天国战局的影响(中)

聊聊曾国藩与清庭之间的矛盾以及对太平天国战局的影响(中)


二、老曾被削兵权及其对战局之影响

上次我们聊到北京的皇帝老儿咸丰对老曾产生了疑惧,嘴巴上虽然不说,但私下里却暗暗提防着。事实上,老曾与清朝政府的矛盾由来已久。自清朝建立,满人一贯排挤小视汉人,更忌讳汉大臣掌兵,这个传统一直延续至晚清。话说1854年10月,湘军攻陷武昌,老曾连忙向朝廷飞书报捷:“为认真贯彻落实朝廷《关于进一步加强长江中下游流域治安管理的紧急通知》精神,微臣亲率湘军采取切实措施,合理部署,加强训练,开展了针对太平军反贼的军事打击专项行动,取得了较好的成绩,X年X月X日军事行动取得巨大进展,收复武昌……成绩的取得是与皇上的正确领导,与上级部门大人们的关心支持分不开滴……”洋洋洒洒热情洋溢的情况汇报,楞是把老咸弄滴十分滴爽,他喜形于色地对军机大臣说:“没想到这老曾虽然一介书生,居然带兵很有一套哇,建立如此奇功!”心里还没盘算好怎么赏哩,军机大臣接话了:“咸哥,读了捷报我也和您一样,感觉象泡到恐龙MM一样幸福!但是,快感过以后又有些许失落……”老咸奇了,问:“怎么失落?”“是这样滴,您想想啊,那个老曾不过是一个侍郎,副部级干部,在京城一抓一大把,小人物一个,不想在家乡只轻轻一招呼,跟他的小弟就上万,这鸟人在湖南号召力超恐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利于国家稳定啊……”惊得老咸一身臭汗从头淋到脚!本来研究决定任命老曾为湖北巡抚的通知都打印好了,正要发出,听了这番炒蛋话,老咸立即下令废除原任命决定,改任老曾为兵部侍郎,虽然由礼部这样的清水衙门调入强力部门兵部,但终究属于平调,老曾原以为立下这样的大功,由副部级的侍郎升为省部级的巡抚是很自然的事情,却只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心下那个鸟气就有了三分。然老曾素来崇尚“以德服人,低调隐忍”,就没把这口怨气发泄出来,但与朝廷之间的梁子由此就结下来了。由于心情不爽,老曾干起工作来也变得消极被动起来。而那边,太平天国政府面对一连串的失利,老二东王杨秀清立马作出军事调整,任命智将翼王石达开接管西征军指挥大权,一边是新官上任冲劲十足的老石,一边是郁郁不得志消极怠工的老曾,叹:都是一样统帅,工作态度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倪?——此消彼长,两军还没交锋,其实胜负已辩。果然,1855年1月和2月,老石连施巧计,在湖口、九江两次大败湘军水师,打破了“湘军不败”的神话,心情沮丧的老曾面对败局,几次纵入水中以求“成仁”,未果,但从此“跳水冠军”的美誉便在江湖上传唱开来……即便如此,老曾还是在一边打着饱咯一边比较镇定地部署完了残师的攻防调度,然后才乘“专轮”跑路至南昌“散心”。老曾一走,老石更是肆无忌惮,他命令天国“超级男生”级帅哥们秦日纲、韦俊、陈玉成等领兵大举反攻,2月16日,一举击破杨霈的广济大营,4月初又三克武昌,可怜这次轮到湖北巡抚陶恩培死于乱刀之下,一年之内,湖北军、政一把手两个挂了一双!皇帝老咸掉了几颗心酸泪后,任命胡林翼新任湖北巡抚。这个胡林翼也算个人物,智勇双全,其耿直的性格使他对极富个人魅力的老曾很是崇拜,敬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在以后并肩战斗的日子里,他与老曾结下了深厚而坚定的战斗友谊,在他的鼎力支持下,老曾的当官事业蒸蒸日上!最终,他成为了老曾最铁的兄弟,为湘系派的老二,这是后话不表。且说小胡上任伊始,立即通过自己的亲家左宗棠联系出访湖南巡抚骆秉章,因为小左是骆秉章的机要秘书,很被老骆欣赏,所以对小左的亲家小胡来访,老骆很是欢迎,双方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交换了意见和看法,并达成了以小胡统一指挥两湖军务的共识……一时间湖南各界踊跃捐款捐物支持小胡,湘军残败水师得以迅速恢复,大量新造的战船送到了部队,使得湘军水师战斗力在很短的时间内甚至超过了老曾刚师出衡州时的水平!但小胡自己的陆军力量还很薄弱,驻守在武昌外围,时常与太平军有接触交战,总是率战率败!为此小胡向在江西的老曾写信求援:“曾哥,救命啊……”请求共同对敌。老曾看小胡还算条汉子,也动了几分惺惺相惜的“爱心”,于是派猛男罗泽南率5千精锐湘军驰援小胡,小胡见援军到达,感动的稀里哗啦滴!1856年12月,小胡率湘、楚主力攻占武昌!并乘胜调派湘军水师与楚军一部2万多人直扑九江。为表示对曾总的爱戴和支持,小胡未随部队一起出发,而是很够味地把2万部队部署在九江,请在赣的老曾前往指挥!老曾感慨之余到九江慰问部队,亲切接见了湘军主要将领杨载福、李续宾等老部下,并登上敞棚马车检阅了部队——“弟轰们好!”“曾总好!”“弟轰们辛苦喽!”“为曾总卖命!”面对威武之师,虎狼之兵,老曾顿感豪气冲天!他立即给皇帝老咸写了《关于请求朝廷责令各省协助筹措军饷的报告》,主要内容一是要权。请求将当年调往湖北协助小胡作战的湘军旧部重新归回自己指挥;二是要官。请朝廷对一些战功卓著的湘军将领封官加爵:三是要钱。请朝廷责令战区各省协助筹款支持部队建设和作战。皇帝老咸接报告一看当时就很不爽:“这个吊蛋小曾,越来越没礼貌了,不仅不为朝廷着想,还处处给咱添麻烦,而且胃口也忒大了!难道没有他咱就霸王上不了弓?才不信!”于是批示:军队的调配关系到朝廷稳定和军队战斗力,不可随意调动滴,提拔选用年轻后备干部也须通过一套正当的录用程序,不可因为打了两场架就乱了规矩嘛,而在地方财政普遍吃紧的情况下,湘军弟兄们还是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作风自己解决吃饭穿衣问题吧,当然,老曾的报告我们还是应该引起足够重视滴,待召开N届常委会研究决定后答复!如此批复,老曾气晕喷血1丈2尺零8公分远!得,不干了,太伤自尊哩!老曾心嘀咕》3月26日,恰逢老曾的父亲病故,老曾负气卷起铺盖闪人——向朝廷解释回老家奔丧!对江西军务撒手不管了,皇帝老咸想都没想:准了!可没多少天,江西战事一吃紧,朝廷加急文书追着老曾的屁股又来了!催他返回江西,老曾大喜,认为朝廷终于求到自己名下,可以抖一抖,谈点条件了!于是立马写了第二个报告《关于办事艰难的有关情况汇报》,其内容与之上次有过之无不及,除了要求提高湘军待遇和朝廷嫡系绿营一样外,最主要的这回直接要求朝廷让自己担任督抚的实职,其理由是“如果没有巡抚和省察吏的权力,就不能治军,更不能筹措到军饷……”。这哪里是汇报、要官?分明是逼官!老咸大是光火,他分析了一下长江中下游军事部署态势,认为上游有小胡把守,下游有江南大营统帅和春防卫,应该可以应付太平军,于是断然拒绝了老曾的要求!恼火之下,甚至连老曾的兵部侍郎一职也顺便免掉了!那是1857年8月8号的事情。老咸恨恨地想:“威胁我?老子喝鹿血长大滴,虚火旺着哩,你要回家守制?好啊,同意,削掉你的兵权看你还怎么威胁咱?”皇帝老咸的个性固然值得肯定,但他却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湘军是一支由老曾亲自拉起来的军阀性质的队伍,不吃皇粮,不听命于朝廷,只听从老曾一个人指挥!所谓削掉老曾的兵权,其实就是一纸空文!老曾掉了几滴老泪,打着背包离开江西回家吃老米以后,即便是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下的湘军,又有谁能指挥得了倪?反倒是使本来有利的军事态势又变的复杂了,各地太平军的军事行动又活跃起来,而湘军内部,甚至发生了各水师之间内耗对立的事件!军心涣散,不思进取,朝廷调动又不了。湘军的核心,依然是老曾,身居湘乡的他通过与湘军各重要将领往来书信的方式,仍旧牢牢地将湘军掌握在自己手心!


本文内容于 2007-10-8 12:31:37 被尖锋时刻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