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腐化,指挥无方--从桂军将领的回忆看桂林保卫战

benho 收藏 2 1122
导读:这篇文章是看了"驳《令桂军丢脸的桂林保卫战》中偏激之处"一文后写的.改文作者认为《令桂军丢脸的桂林保卫战》偏激.那我们不妨看看战役的亲历者,桂军170师副师长巢威和131师参谋长郭炳祺的回忆录.巢威和郭炳祺参与了战役的整个过程,都在桂林战役中被俘.他们的回忆.无疑是最可靠的第一手材料.(郭炳祺和巢威的回忆录附录在文章的最后) 根据这两位被俘将领的回忆.究竟桂军是不是真的丢脸呢?我们不妨看看下面几点: 1.白崇禧改动四战区原来的战役部署,是导致战役惨败的根本原因. 原来的计划是三十一、四十六两个军守

这篇文章是看了"驳《令桂军丢脸的桂林保卫战》中偏激之处"一文后写的.改文作者认为《令桂军丢脸的桂林保卫战》偏激.那我们不妨看看战役的亲历者,桂军170师副师长巢威和131师参谋长郭炳祺的回忆录.巢威和郭炳祺参与了战役的整个过程,都在桂林战役中被俘.他们的回忆.无疑是最可靠的第一手材料.(郭炳祺和巢威的回忆录附录在文章的最后)

根据这两位被俘将领的回忆.究竟桂军是不是真的丢脸呢?我们不妨看看下面几点:


1.白崇禧改动四战区原来的战役部署,是导致战役惨败的根本原因.

原来的计划是三十一、四十六两个军守桂林.白崇禧却只留两个师守城,把大部分兵力调出来搞什么机动作战.

以当时国军的实力.想在机动作战中击败几个日本精锐师团根本就不可能.原订计划集中兵力守城,争取拖延时间,等待中缅战区的美械部队回来反攻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但是这样作桂系两个军要象衡阳的第十军一样作出很大的牺牲.

小诸葛当然不会不明白这么明显的道理.他这样做,无非就是不想守桂林,拿两个非主力师做做样子当牺牲品.既然桂军高层都无心恋战,守城的将领又怎么会有心思打仗去当牺牲品?难怪打了只打了几天,韦云淞一说要弃城逃跑,大家都纷纷附和,一起丢下部队作鸟兽散了.

连保卫自己家乡都还想着保存实力,广西的父老乡亲被日军蹂躏残害,小诸葛是不会放在心上的.难怪广西人民要写对联骂桂系无能了.

2.白崇禧处事不公,调走自己的亲信,使军心大受影响.

"第一八八 师师长海竞强和冯璜、蒋晃等都是白的亲戚、亲信,白将他们调离险地。""守城官兵都认为无异把他们送葬于桂林,愤愤不平;因此军心涣散,士气低落,纪律废弛,逃亡日多。"

从上面的叙述我们可以看出,大战在即,桂军内部是离心离德,勾心斗角.这样的部队怎么能不打败仗?

3.桂军将领腐败透顶.

"韦云淞领到城防工事费二千五百万元,只使用极少数的工事费构成野战工事,大部城防工事费纳入他的私囊。"

"领得全军三个月薪饷及主副食费到手,百分之九十付回家里,仅携带百分之十的经费入城,他们是准备桂林失守而发国难财的。"

虽然说当时国军将领吃空额贪污军饷是常事.但是象桂军这样大战在即还发国难财的还是太离谱了一点.

工事费贪了,桂军的城防工事也修得一踏糊涂."全部副防御无铁丝网,仅用木材钉成木栅,无照明设备,阵地前敷设少数地雷",难怪城外的几个防守据点根本守不住,日军一天两天就能轻松拿下.还能轻易地乘黑夜偷渡漓江.

4.桂军将领擅自放弃桂林逃跑

11月10号,日军开始总攻击,在"虽然各方面阵地尚能稳定下来","第一七○师未经激战,元气尚存"的情况下,韦云淞为首的桂军将领就擅自决定弃城逃跑.为了逃跑方便.连在前线作战的团长都不通知.这种放弃指挥,擅自逃跑的懦夫行为是军人的耻辱.也是导致桂军几千人被俘的主要原因.阚维雍的自杀,也是被桂军内部的腐败分子韦云淞逼死的,因为韦想牺牲131师自己先逃.阚知后气愤不过,以致自杀。


桂林战役的惨败可以说是因为桂系指挥无方,贪污腐化,擅自逃跑而导致的.这样的败仗难道不丢脸?




桂林战役的真实情形--被俘的桂军170师副师长巢威的回忆录


1944年夏季,日寇大举进军湘南,在衡阳会战后继续进犯广西。广西抗日军事在白崇禧的策划下,导演出桂林“焦土抗战”的惨史。

当衡阳会战时,第四战区长官部召集了一次军事会议,黄梦年亦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决定:拟以第十六集团军所辖三十一、四十六两军为守备桂林部队;以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韦云淞为桂林城防司令;桂林市除市政府、警察局留在城内协助守城,市民每户留壮丁一人在家看守财物外,其他各机关团体市民全部疏散,离开桂林城,以免作无谓的牺牲。会后即命韦云淞到桂林成立城防司令部,筹划桂林守备事宜,并调集三十一、四十六两个军到桂林构筑守备防御工事。韦云淞领到城防工事费二千五百万元,只使用极少数的工事费构成野战工事,大部城防工事费纳入他的私囊。

白崇禧当湖南抗日军事紧张的时期,由重庆回到广西。他认为第四战区长官部所决定的以三十一、四十六两个军守备桂林的作战计划不恰当,并对这个作战计划有所改变:由三十一军抽出一三一师、四十六军抽出一七零师配属七十九军一个团及炮六团一个十五榴弹炮兵一连为守备桂林部队,将四十六军军部及一七五师(师长甘成城是夏威的姨甥)、新十九师和三十一军副军长冯璜以及一三五师(师长颜僧武是他忠实走卒)、一八八师(师长海竞强是白崇禧的外甥)调出了桂林。但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的战斗力最差,而一七零师(师长许高阳)又系全部新兵的后调师。计划改变后,守城官兵都认为无异把他们送葬于桂林,愤愤不平;因此军心涣散,士气低落,纪律废弛,逃亡日多。白崇禧又命柳庆师管区征集新兵补充桂林守城部队,以未经训练的补充兵马上作战。他下令守城期限为三个月,屯集三个月粮弹,但实际上所屯集的粮弹不足一个月之用。而当桂北军事紧张时期,他就回重庆去了。

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对白崇禧一意孤行、改变他的计划,深为不满,因而对桂林守备事宜也置诸不问。

衡阳失陷后,张发奎即命令九十三军在黄沙河构筑防御工事阻止敌人南进,掩护桂林市疏散及作战准备。9月敌军进至黄沙河,九十三军军长陈牧农放弃黄沙河退守大溶江,桂林呈现紧张状态。陈牧农就下达紧急疏散命令,各机关团体纷纷抢占交通工具。市民无运输工具者,丢掉财物,携男抱女地向南逃难。桂林一时大紊乱,民怨沸腾。结果陈牧农被枪毙。

桂林市原计划留市政府、警察局在城内维持城内秩序,协助守备部队作战,每户留壮丁一人在家守备私人财物。谁知桂林紧急疏散时,桂林市长苏新民、警察局长谢丰年(他们都是白的亲信)向白崇禧请求疏散离城,白为了私情也批准了。因此市府、警察局、留户壮丁,在疏散时都跑光了,桂林城内除守备部队外,没有其他机关存留。守城官兵,纪律废弛,各人打各人的主意。如城防司令韦云淞、军长贺维珍、师长阚维雍、许高阳等,领得全军三个月薪饷及主副食费到手,百分之九十付回家里,仅携带百分之十的经费入城,他们是准备桂林失守而发国难财的。下级官兵每晚四出,到民房去倒笼翻箱、搜寻财物,见鸡杀鸡,见狗当狗。把居民留在桂林的财物抢得精光。

巢威当时是一七零师少将副师长,10月13日当巢由桂林西门进城时,在西门外民房,看到骷髅躺在竹床上无人收尸;家家大门打开,物品丢得乱七八糟,民房烧去十分之七八。巢会见韦云淞时问他,何以敌人未来,桂林已变成一片焦土,韦无言可答。桂林市城内外除丽泽门外留下十余间完整的房屋外,其余全部烧光。

桂林外围作战的经过

10月8、9日,日寇第十一军四个师约八、九万人集结于兴安、全县、灌阳附近。中旬,敌分三路向桂林进犯:一路向大溶江九十三军阵地攻击;一路由兴安向高上田和灵田圩;一路由灌阳向海洋平大圩;目标都指向桂林。当时桂北军事指挥是四战区副长官兼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夏威负责。当日寇主力集结于兴、全、灌时,夏即命九十三军加强防御工事守备大溶江原阵地;命七十九军守备高上田之线;命新十九师守备海洋平之线;命各军在大溶江、高上田、海洋平之线拒止敌人,未奉命令不得擅自撤退。当时十六集团军总部位置于永福县城,设指挥所于桂林城内。10月15日夏威又命令巢威由各军抽调部队共六个步兵营组织一个纵队,开赴高上田归七十九军军长方靖指挥作战。到达高上田后,方靖即命巢威为军之右翼守备队,守备高上田观音顶、雷公顶阵地,军之左翼队是七十九军向敏思师。

10月17日起敌全线总攻击,战斗激烈。经过两日战斗后,敌人停止了攻击,每天都有小的战斗。24日起,敌人又发动总攻击,这次战斗在雨中进行着,较上次攻击更加激烈。

27日下午,七十九军向敏思师阵地被敌突破,军预备队使用殆尽,无法恢复既失阵地;同时九十三军方面,军之右翼也被敌人突破,两军连结部被敌占领,全线发生动遥夏威即下达全线总退却的电话传达命令,各军在9时后开始向后撤退。各军撤退后,又奉到夏威的笔记命令,由参谋人员亲自送来,命令是要巢威纵队和增加来的杨森集团之四十四师,在灵田圩东北西北一带高地占领阵地掩护全线总退却。28日拂晓,敌向我掩护阵地进行攻击,在我空军协助下与敌激战竟日,敌不得逞。29日晨我机群不断在上空助战,敌不敢猛攻,只以少数部队进行佯攻;下午我空军停止活动时,敌即以大部队猛烈攻击,巢纵队右翼之一营被敌截断,右翼营独立作战;下午4时,四十四师第一线阵地被敌占领,部队向后溃退。黄昏时候接夏威总部电话命令同意掩护部队向后撤退。30日上午7时,巢纵队及四十四师部队到达大圩,奉到夏威的笔记命令,令四十四师迅即向柳州撤退归还建制;巢纵队除将七十九军、九十三军之部队饬令迅速归还建制外,该纵队迅向永福方面撤退,今后归十六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各部正在准备行动时,又接到桂林城防司令韦云淞派来参谋人员送来的命令及亲笔信,说明夏威命令巢纵队向永福撤退归总部直接指挥的命令已改变,巢纵队是桂林守备部队应撤回桂林。巢威接到命令,即向桂林撤退,当巢纵队渡过大圩河南岸时,敌先头部队跟即到达大圩。双方互相隔河射击,至下午1时巢纵队即由河南岸向桂林撤退,敌也由河北岸向桂林前进。

桂林城的防御战斗及放弃桂林的经过

当时桂林守备军战斗序列如下:城防司令中将韦云淞,参谋长中将陈济桓,三十一军军司令部及直属部队、军长中将贺维珍,副军长冯璜(调出城),三十一军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副师长郭少文,四十六军一七零师师长许高阳,副师长巢威,每师辖步兵三团约一万人,另有七十九军之二九四团,一七五师步兵一营,一八八师步兵一营,炮六团一五加仑炮一连(四门),军直属炮兵一营(山炮一二门)。

防御工事大部系野战工事,一部分利用石山岩洞砌成碉堡;全部副防御无铁丝网,仅用木材钉成木栅,无照明设备,阵地前敷设少数地雷。原计划屯集三个月的粮弹,实际只屯集一个月用的粮弹,蔬菜肉类全无,仅屯集一些花生油而已。

桂林守备部署是:

(一)以一三一师守备中正桥以北沿河区北门至甲山口之线,及河东岸屏风山、爷头山、七星岩、猫儿山、水东街沿河之线及各个独立据点。一三一师部署是以三九一团(团长陈村)守备中正桥以北沿河至北门之线,以三九二团(团长吴展)守备北门至甲山口之线,以三九三团(团长覃泽文)两营守备河东岸各个独立据点及水东街沿河之线;由三九三团抽调一营为师预备队,控制于师部附近。

(二)以一七零师守备中正桥以南沿河区、定桂门、南门、西门至甲山口之线,及象鼻山、将军桥、将军山各个独立据点。

一七零师部署是以五一零团(团长郭鉴淮)守备中正桥以南沿河区定桂门、南门之线,以五零九团(团长冯丕铭)守备西门以西沿河至甲山口之线,以五零八团(团长高中学)两营守备象鼻山、将军桥、将军山各个独立据点;由五零八团抽调一营为师预备队,控制于南门附近。

(三)七十九军之七一二团守备德智中学及以西山地各个据点。

(四)军直属炮兵营,以炮兵一连(山炮四门)配置象鼻山,以一连配置于北门附近,以一连配置南门。炮六团一五公分榴弹炮四门配置于皇城附近,统归炮兵指挥官炮六团陈团长指挥。

(五)总预备队二营(一八八师步兵一营、一七五师步兵一营)控置于北门附近。

10月30日下午6时,河东岸苗山附近、北门外车站以北地区发现敌之先头部队。31日上午7时,河东岸之敌向我屏风山猫儿山作试探性的攻击;下午3时将军山以南李家村附近及西门外检查站附近和猴子坳以西地区均发现敌人;是日敌人已形成桂林城的包围圈。 11月1日上午8时敌步兵二股、每股约三百人分向屏风山、猫儿山各个独立据点进行攻击,我象鼻山炮兵向敌射击,支援我各个据点的作战。我一五加仑炮及北门山炮兵连向集中在北门车站附近之敌作歼灭射击,敌炮兵均未还击,判断敌炮兵尚未到来。攻击我屏风山、猫儿山之敌不得逞,黄昏时撤去。

11月2日,敌一部向我屏风山,一部向我猫儿山,一部向将军桥,一部向我德智中学以西石山阵地进行攻击,一大部由北门车站向北门甲山北之线攻击,战斗较为激烈。黄昏后敌不得逞而退去。

11月4日,敌军四面进行攻击,屏风山、猫儿山战斗异常激烈,敌步兵在敌炮兵掩护下,向我屏风山猫儿山据点猛攻。黄昏时屏风山、猫儿山据点同时被敌攻陷,每据点我守军仅步兵一排,配属重机枪一挺,官兵除受伤外,全部殉国。

敌步兵在炮兵及战车八辆掩护下向我北门西门阵地猛攻,都被我击退。德智中学以西山地被敌占领一个据点,守军七十九军七一二团之一连,仅生还八人。

11月5日,敌约二千余人分六股向我德智中学以西山地阵地进行猛烈攻击,敌炮兵约十余门支援敌步兵攻击,由上午7时开始战斗。至黄昏时,我守军无兵增援,山地阵地被敌攻陷一半,仍断续战斗。北门河东岸西门将军山之线均发生激烈战斗。

11月6日上午4时敌占领河东岸爷头山七星岩山顶,我守军仍在各个岩口独立据点与敌作激烈的战斗。下午6时水东街沿河阵地均被敌攻占,我守军退回各个岩洞的据点内,继续作战。桂林河东西岸的交通被敌截断,城内与七星岩三九三团通讯利用无线电话。北门外敌战车八辆掩护步兵攻击北门,被我战防炮击毁战车二辆,敌攻击部队伤亡颇大。同日将军山、西门、甲山、德智中学以西山地均在激烈战斗。

11月7日敌战车掩护步兵分向我西门、北门阵地攻击,被我击毁西门攻击之敌战车三辆,在北门击毁一辆,敌退回。

河东岸敌利用火焰器攻击我岩洞各个据点,将岩外的树木全部烧光,我守军仍继续战斗。

11月8日,敌竟日攻击,敌空军协助战斗。我德智中学以西山地除猴子坳及德智中学外,全部被敌攻占。我军七一二团伤亡和逃走过大,混合编组仅一营兵力,仍守猴子坳及德智中学各个据点,与敌战斗。下午8时至10时敌集中优势炮兵十五加仑炮约三十余门、山炮百余门向我城内各据点作打击性的炮击,敌步兵在炮兵掩护下分向我阵地进行猛扑。各方面攻击之敌都被击退,惟守备中正桥以北盐街沿河之线的守军阵地,被敌炮兵摧毁,敌步兵由河东岸利用木排,强行渡河成功,一股约三百余人窜入盐街,中正桥桥头堡及沿河各个独立堡垒均被占领。我象鼻山炮兵发现敌强行渡河作猛烈射击,将敌后续渡河部队阻止而截断。韦云淞知道中正桥桥头堡及沿河之线被敌突破,一部敌人窜入盐街后,即派师预备队在皇城方面进行堵击窜入城之敌;并命令巢威恢复中正桥桥头堡及沿河之线阵地,悬赏夺回桥头堡的给五百万元,夺回沿河之线阵地的一千万元。

11月9日巢威亲率预备队一营千方百计地于当日下午3时将中正桥桥头堡及沿河阵地恢复。窜入盐街之敌,被我两方夹击,围困在街道构成的房屋堡内。敌军各方面仍继续攻击,双方均无进展。

11月10日,我军两营进行围攻窜入盐街之敌无效。敌各方面继续向我各阵地攻击,以北门甲山西门敌之攻击为最激烈。同时河东岸七星岩三九三团无线电话通讯中断六小时,不知河东岸状况。以上是桂林城战斗的经过。

城防司令韦云淞以桂林战况不利,于11月10日下午4时召集守城高级将领开紧急军事会议(巢威在象鼻山前线指挥作战,未参与这次会议)。首先韦云淞责备一三一师阚维雍部队作战不力,被敌突破中正桥以北沿河阵地而窜入城内,屡次扫荡而不能奏功,造成了腹心之患。他说河东岸各据点无线电话不通,河东战况不明;德智中学以西山地各据点,大部陷入敌手,与七一二团通讯也被敌截断;虽然各方面阵地尚能稳定下来,但我官兵伤亡过大,阵地守军逐渐削弱,势难久守;处在现在战况下,征求各人意见。大家都不敢发言。

韦继续说:“守是守不了,不如放弃桂林突围而出,而免被敌全歼。”大家都赞同。决议黄昏后除象鼻山、将军山,河东岸各据点不通知外,其余各阵地部队,只留少数部队困守阵地,大部在黄昏撤离阵地分向西方突围,突围后以两江圩为第一集合点,以龙胜为总集合点。会议散后,韦饬各回指挥所作突围之准备,黄昏后开始行动。散会后一三一师长阚维雍回到师指挥所,师部人员已集合在会议厅等候他开会。阚对他们说:“有好消息,你们等一会,我回房小便后再来告诉你们。”谁知阚回房后,房内即传出手枪声,参谋长郭炳祺入房看时,见阚已以手枪自杀。(在阚奉命守桂林时,即具与城共存亡的决心,曾写下绝命书信寄柳州给其家属,现在仍保留在他妻儿手中。)郭炳祺当即以电话报告韦云淞,韦说“死了算了”,仍饬各团按照计划准备突围。

一七零师师长许高阳散会回指挥所后,打电话要巢威由第一线归来商讨突围。巢威回到指挥所时,许将突围决定转告。晚上9时,巢威到达通往德智中学的桥头,师直属部队陆续到来,韦云淞、贺维珍、许高阳也于9时经过那里。他们对巢威说:“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后他们就仓皇向西去了。晚上11时,到来的有一七五师的梁营和三一零团的黄营,三零九团二个步兵连和一个机枪连。当时德智中学之敌向我射击,证明敌人又占领了德智中学。巢威随令黄营击退德智中学之敌。并即率各部到达德智中学召集各主管说明企图,命令梁营向猴子坳攻击(当时猴子坳已被敌占领),黄营攻击尖峰坳。梁营攻击猴子坳,攻占第二个坳口时伤亡很大,继续向坳顶攻击时,梁营长不幸阵亡,士兵溃退下来。巢威亲率特务连继续攻击猴子坳,当时面部二处受伤,牙齿被打掉过半,当场昏倒不省人事。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是一个跛子,行动不便,他随韦云淞突围,走山坳的小道失掉了连络,跑来跟随巢威行动,也同时阵亡。

巢威受伤不省人事后,部队伤亡颇大,无人指挥而行溃散。同时黄营攻击尖峰坳,营连长阵亡殆尽,部队也溃散无人掌握而被敌俘虏。11日上午8时,桂林守备战斗到此终止。

巢威重伤后也被敌俘虏。敌参谋部浅田中佐迫巢威先去南京见汪精卫后回广西组织伪政府。巢就趁敌看守松懈时,在厕所越墙而逃。


被俘的桂军131师参谋长郭柄祺的回忆录


1944年桂林防守战

一 战斗前一些情况

1944年8月8日,衡阳沦陷后,日军沿着湘桂铁路长驱南下,大举进犯广西。蒋介石下令给柳州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要张确保桂、柳。当时第四战区所辖的战斗部队有夏威所部的第十六集团军。下辖两个军,第三十一军驻防南宁、龙州及玉林,第四十六军奉令策应衡阳会战,驻在衡阳附近。邓龙光的第三十五集团军仅有一个师驻在广州湾附近,其余所属各军均不在广西境内。张发奎接到这个命令后,大感兵力不足。他在柳州战区司令长官部,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决定以第十六集团军开往桂北守备桂林。 当第十六集团军所辖的第三十一军开到桂林,第四十六军由衡阳附近用火车输送到桂林时,白崇禧由重庆飞回广西,到了桂林,把第四战区原订的作战部署作了更改,改以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韦云淞为桂林防守司令,指挥第三十一军(下辖第一三一 师和第一八八师)为主干防守桂林,以副总司令周祖晃率领第三十一军第一三五师为主力,并指挥以广西绥靖公署四个独立团临时编成的两个纵队,作为武宣守备队,对付由西江下游向平南、桂平进攻之敌人。其余各部队统由第十六集团军总部指挥,在桂、柳外围机动使用。部署方定,白崇禧又把原定守备桂林的第一八师调出为机动,以第四十六军的一个大部分是新兵的后调师第一七○师来替换, 同时把第三 十一军副军长冯璜及第一三一师第三九一团团长蒋晃调出桂林。当时军中对此都认为这次守城将是十分危险。第一八八 师师长海竞强和冯璜、蒋晃等都是白的亲戚、亲信,故白将他们调离险地。顿使军心大受影响,人心惶惶,愤慨不平,议论纷纷,许多人都为这次守城给家属写了遗嘱。这是当时在桂林战役前最突出的而又最普遍的一个军情。

桂林防守问题决定以后,白崇禧在桂林召集防守部队团长以上人员开了一个军事座谈会,我也参加了这个会。白崇禧在座谈会中,大为宣扬城防司令韦云淞和参谋长陈济桓当年内战时守备南宁吃黑豆苦战的精神,及指示如何加强配备构筑城防工事等,以鼓励军心。也有一些人提出了一些防守的经验和建议。最后韦云淞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说,吃黑豆精神固然要发扬,但桂林地区这样大,兵力这样少,其中一 师多是新兵,我防守司令部连卫兵都没有一个,叫我如何去守桂林?请求再增加一个师。白崇禧看韦云淞这个请求很硬性,在会上答应增加一些部队,其后调配了第七十九军的一 个步兵团第七一二团,第一七五师及一八八师各抽调一个步兵营,炮兵第六团(加农炮一连仅两门炮),山炮兵一营(炮12门),高射炮一连(炮4门),战车防御炮一连(炮4门)及一部分卫生部队。

以上是作战前白崇禧由重庆飞回广西策划桂、柳作战的一些有关情况。

二 桂林防守作战计划

(一)敌情判断:当时根据情报发现当面之敌有七个师团番号,判断南犯之敌,最多不超过10万人,并判断敌对桂林的主攻方面,将为北门或由伏波山至中正桥头的阵地。

(二)作战任务:坚守桂林城三个月。

(三)战斗序列:防守司令韦云淞,参谋长陈济桓,副参谋长覃戈鸣。第三十一军军长贺维珍及军直属部队。副军长冯璜(战斗前调出桂林),参谋长吕旃蒙,副参谋长覃泽文。第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及师直属部队,副师长郭少文,参谋长郭炳祺。第三九一团团长覃泽文(由军部副参谋长调充)。 第三九二团团长吴展。第三九三团团长陈村。第一七○师师长许高阳,副师长巢威,参谋长黄济。第五○八团团长高中学,第五○九团团长冯丕临,第五一○团团长郭鉴淮。第七 十九军之第七一二团,第一七五师之步兵一营,一八八师之步兵一营,炮兵第六团,十五榴弹炮一连,山炮兵一营,高射炮兵一连,战车防御炮一连。

(四)战斗部署:

1.以第一三一师占领中正桥以北沿河,北门至甲山口地区及漓江东岸,屏风山沿猫儿山至七星岩地区,包括各个小山各个独立据点。

2.以第一七○师占领中正桥以南沿河至定桂门、将军桥、牯牛岭及甲山口地区。

3.两师作战地境为中正桥甲山口相连之线,线上属第一 三一师。

4.第七十九军之第七一二团占领德智中学及以西山地(均在城外)。

5.炮兵部队由陈团长统一指挥,将山炮兵各配置一连在北门、南门及象鼻山各附近,榴弹炮及加农炮连配置在皇城及体育场附近,高射炮连配置在独秀峰附近。战车防御炮配属在北门附近。

6.总预备队步兵两个营(第一七五师及第一八八师之各一营)控置在鹦鹉山、孔明台间地区。防守司令部在鹦鹉山岩洞内。第三十一军司令部在孔明台岩洞内。第一三一师司令部在东镇路之猫儿山岩洞内。第一七○师司令部在丽泽门外老君洞附近。桂林守备部队共约3万人。

7.第一三一师的战斗部署:

①第三九二团占领中正桥以北沿漓江至北门之线,特别加强沿河西岸的工事及火网配置。②第三九三团占领北门至甲山口之线并于北门前面各小山占领前进据点阵地构成火网互相支援。③两团战斗地境为北门火车站沿公路至鹦鹉山右侧之线,线上属第三九二团。④第三九一团(欠一营)占领河东屏风山沿猫儿山至七星岩及水东街、沿河之线包括各个小山独立据点。⑤第三九一团之一营(欠一连)为师预备队,控制在师部附近。

三 作战准备:根据坚守三个月的任务

(一)粮、弹及副食等,计划屯集三个月用量,当时广西绥靖公署积存在桂林的武器弹药颇多,因疏散不去,大量拿来充实各防守部队,主副食按照部队直接供应,不足三个月,但桂林疏散后民间遗留下来的很多,各防守部队都自行搜掠屯集,足够有余。

(二)城防工事构筑:为了构筑城防工事,成立了一个城防工事构筑委员会,负责计划工事构筑事宜,冯璜和我都是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冯对此极为热心,在他未曾离桂林城之前,几乎每天他都约我到各部队、各个山头去督察工事构筑情况。当时的阵地编成及各个工事的构筑,是利用桂林石山地形的特性,构成各个独立性的野战工事,也有一部分半永久工事,除防守外围阵地为第一道防线外,由皇城、独秀峰至孔明台,构成一道向南的外八字第二道防线,准备巷战时,保卫城防司令部、第三十一军部及第一三一师司令部。阵地前都设置障碍物,有铁丝网、鹿砦、木栅、轨条砦,并重点埋设地雷(触发的),但缺乏照明设备。后因为这个缺陷,在战斗中被敌乘夜接近我阵地,偷渡漓江,占领中正桥桥头堡及盐行街负隅攻击,对战斗全局起了极大的影响。

(三)通讯方面:城内以有线电话为主,无线电及徒步传达为辅。与城外联络以无线电报为主,陆、空联络为辅。并在桂林城内各山顶上,高插国旗,表示国旗还在,阵地确保;国旗不在,阵地不保,以便我陆、空军侦察联络。

四 战斗前夕疏散情形及火烧桂林城

8月8日,日本侵略军占领衡阳,9月,第四战区下令强迫疏散桂林市民。当时桂林市所有党政军机关,毫无指挥与措施,致使机关、团体、学校争先恐后,抢夺交通工具,乱成一团,情况非常狼狈,群众顾此失彼,怨声载道,极为悲惨。桂林紧急疏散后,除守城部队外,其他什么人都走光了。

隔不到数日,说是北门外扫清射界处起火,当天西北风特别大,无人救火,火势从北而南在一昼夜时间,桂林城一片火海,人民财产付之一炬。日本投降后,桂林市民回转家园,只见一片荒圩草丛,无处安身,人民群众义愤填膺。

五 桂林防守战斗经过情形

1944年10月28日,防守司令部通知各部说:在大溶江附近和在海洋坪、高上田前线与敌作战之友军已后撤,一二 日内敌人即可迫近桂林,命令各部严阵以待。是日下午,第十六集团军总部桂林指挥人员撤出桂林。当他们撤出时,我曾和他们联系,请他们在外边用无线电和我们多联系。他们答应得很爽脆说无问题,一定给我们常来电报。结果桂林围攻10天,师部与第十六集团军总部通讯完全断绝,不知他们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10月31日,桂林城东南西北均已发现敌人 ,从11月1日起,敌人向我外围阵地日夜进攻,战争日趋激烈。4日我屏风山、猫儿山等四个据点为敌攻陷,守军全部牺牲。5日敌以燃烧弹攻象鼻山阵地,把阵地堡垒化为一片焦土。我德智中学以西阵地亦失之过半。6日敌攻占我七星岩、斧头山、北门外各个山头。河东岸沿河一带亦均被敌占领。黄昏后,敌人炮声不绝,桂林城四面八方变成了一片火海。 7日,敌用毒气和火焰放射器攻七星岩口,守军与师部电话中断。 8日,敌以优势兵力,大炮百余门,战车30余辆,在空军协助下,对我进攻愈加猛烈,是日敌人强行渡过漓江,突入盐行街,与我军进行巷战。德智中学以西阵地全失。9、10两日,我军陷入苦战中。 突入盐行街之敌扩大战果后,继向核心阵地皇城进攻。 10日下午防守司令召开紧急会议(内容我不知道),阚维雍师长前往参加会议,回来后,情绪异常,向我们交待说,我们要坚决与桂林共存亡,假如我死了,由副师长、参谋长指挥。说时呜咽,语不成声。说后他到电话机房内去即开枪自杀了。

阚维雍师长为什么自杀?据我知道,当时战况截至10日止,第一三一师防守江东之第三九一团已情况不明,第三九 二团余部在沿河及皇城一带,第三九三团在北门、甲山阵地上均与敌胶着苦战中。 只有第一七○师未经激战,元气尚存。

韦云淞当时打算牺牲第一三一师,使其与敌胶着苦战,而以战斗残余下来的防守司令部总预备队第三十一军军部和直属部队及第一七○师等各部突围。这个决策,韦云淞不告诉阚师长,但却有人告诉了阚,阚知后气愤不过,以致自杀。

阚死后,我用电话报告了韦云淞,韦命令我和副师长郭少文继续指挥战斗。 是夜9时,我打电话与防守司令部、军部及第一七○师师部联系,均无人接电话,后派人去联络,始知他们都走了。这时我有些心慌,对郭副师长说:“情况如此,怎么办?”郭说:“不用着急,他们走得不久,必向西门走,给他们先走,我们带师特务连,跟在他们后面冲出去。”当时我也没有什么好主张,照郭副师长所说办事。我心里只是想为什么这样走了,不告诉两位团长?难道这样做是遵照《战斗纲要》所规定“撤退时有必要牺牲一部,而使主力安全撤离防线”吗?我想这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做法了!

当我们率部向西门突出后,不久即听到前面突围部队被敌阻击于猴山坳,双方激战,炮火连天。事后我知道在这场激战中,防守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军部参谋长吕旃蒙、参谋龙祖德及团长吴展、营长甘若丹、梁胜周、团附江有涛均于是役阵亡。我和郭副师长向西南突围,半小时后亦为敌人阻击冲散,我被敌人俘虏。

桂林防守战原来任务是要防守三个月,结果由于种种原因,孤军奋斗,苦战旬日,即为优势的敌人攻陷。撤退时又毫无计划,以致损失十分惨重。今天回忆,尚使人慨叹不已。

选自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中华文史资料文库》,中国文史出版社1996年版


本文内容于 2007-9-2 12:14:54 被benho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