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朴成献刀(下)

辽西老戟 收藏 7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坟地上没有一处阴凉、没有一丝风,热浪滚过,天气闷热起来。众人却深深地被朴大裤裆的讲述吸引住,静静地看着他。朴大裤裆一看讲话效果挺好,说得越发来劲儿:

“第二,啥叫防患于未然哪?你防过来了吗?连太史公都说,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鞑子营皇圈越是有营兵护守,倒斗子的越是见利忘义、舍命图财。咋办?我看乌大掌柜的办法好,不在地面上抓、不在地面上赶,因为你抓、你赶,他还会来!好,你不是舍命图财吗?那不要命的你就来呗!地宫里的有五六条黑蜈蚣,几百年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个倒斗子的!认命吧!谁也救不了你!”朴大裤裆嘿嘿笑着说:“所以,我朴成虽然喜好古玩玉器、珠宝字画,却从来没想进到地宫里拜访黑蜈蚣。到鞑子营来过几回,和大掌柜的喝酒谈生意,好说好商量,买卖不成仁义在。是不是?大掌柜的?我说得没错吧?”

乌力捋着银须,微笑着点道:“朴老弟对皇圈了如指掌啊!说的极是,说的极是!唉!蜈蚣孽障护圈伤人也是没法子的事。不是老朽心狠,这是老天和神灵惩戒忘义趋利之徒。多谢老弟调包的良苦用心,你以后就是鞑子营的娇客、座上宾,我随时欢迎你来喝酒品茶,也可以来鉴赏、把玩我收藏的几件小玩意儿!”

“是吗?那太谢谢你老了!我一定来请教拜访!”朴大裤裆立刻两眼闪光,像得到了皇帝晋见的圣旨。

乌力含笑点头,转脸看着乌旦说道:“把血尸的身首好生缝合一处,送进后殿石柜安葬。”

“好了!”乌旦应道

忽然,滕婆子一指北面的松树林:“看!祥子他们来了!”

杨欣看到,祥子、黑大个、老武头牵着三匹马走在前面、章鱼端着冲锋枪押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定睛一看,押着的人竟是浑身血污的毛利!

“这个日本间谍!我毙了他!”王宪狠狠地说着,摸了摸腰间,摸出了一颗手榴弹。

“干什么?”杨欣惊愕地问道。

“炸死他!”

“行了!你这一颗手榴弹扔出去,是炸他一个人吗?好啦,等会儿问清楚再说。”杨欣迎上前去向老武头问道:“老武叔,怎么回事?”

老武头说,他骑马来到东圈道边,就遇到了滕婆子和被他们抓住的章鱼。章鱼得知老武头就是军车队的人后,便向他说明情况,滕婆子连说,误会、误会!说她也是替凌青还接军车队的,同时也是在这儿监视、抓捕黄圈盗墓贼的。老武头正准备和章鱼到西圈大井与杨欣碰头会合,便看到王宪与黑大个骑马匆匆赶到。王宪就让他和章鱼留在道边等候,王宪便与黑大个去了黄圈大井。他与章鱼隐蔽在道西的树林中,看到了几个大汉追着浑身血污的毛利从道东的高粱地里跑了出来,章鱼说,这小子就是金教授的学生、是个日本特务,我们俩上前就把他抓住了,和那位叫祥子的兄弟把他押到这儿来了。

“哼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宪瞪着被推到了灵幡坟包前毛利、迫不及待地问道:“化石呢?”

毛利沮丧地说:“化石被鬼子抢走了。”

“什么?”王宪扯住毛利破碎的衣领:“被鬼子抢走了?我……我他妈打死你!”王宪气愤已极,不由得骂起了粗话,高高地举起了手榴弹,向毛利头上砸去。杨欣忙拦住王宪,夺下手榴弹、插进他的腰间。杨欣发现他的后腰上还别着一颗手榴弹,心想,这个人可真是的!什么毛病啊?腰里不带枪,专门别手榴弹!

“说!化石是咋被抢走的?”杨欣向毛利喝问道。

毛利按着何叶儿事先为他编造好的理由说了一遍。

“胡说八道!装什么好人?你就是日本间谍!你就是专门刺探化石的鬼子特工!”王宪扭头对杨欣说道:“杨欣,没什么好说,这里正好是坟茔地,就地枪决!就地埋了!”

“那可不行!”滕婆子说道:“这里是皇圈,从来不埋野鬼!”

“那就崩了,远远地扔到野地里、让野狗吃了!”

“野狗吃野鬼,嗯,这个法还不错。”章鱼在一旁嘻嘻笑着说。

“不!你们不能杀我!我要去见金教授!”毛利惊恐地说着。

乌力过来看着杨欣说:“小柱子,你看呢?”

杨欣上前仔细地察看着毛利的伤口:“嗯,这伤口真是土原的白骨爪所伤。伤得不轻啊!”看着王宪说:“他说的理由像是实话,我看这样吧,化石既然已经没了,咱们杀了他也没用。他是金教授的学生、是金教授研究化石不可缺少的助手。金教授听到他的学生、助手被咱们杀了,他还能听咱们的吗?他还会与咱们合作吗?单从这一点上看,不管他是不是鬼子特工,我们都不能杀他!杀一个人容易,得到金教授的支持不容易!”

“你?你这不成了唐僧了吗?”王宪说道:“明知道他是白骨精,也不让孙悟空杀他!”

滕婆子看不惯王宪颐指气使的样子,一挥手:“什么唐僧白骨精的?就照小柱子说得办!他说得准没错!就是白骨精也留着给金教授做伴儿!”

众人笑了起来。

杨欣何尝不知道这是何叶儿的阴谋,可他想到,如果现在杀了毛利,他的上司或何叶儿还会派别的间谍特工来。新的间谍什么样、什么时候来、来几个?还需要重新调查了解,这必然会给凌青的护送工作带来更大的麻烦。这样,就不如监视熟悉的毛利来的便当顺手。另外,金教授研究鉴定化石,也确实需要有个助手,有精明干练的凌青在,就不怕他毛利鬼子翻天!

杨欣一拉王宪:“王主任,把毛利送到金教授那儿,金教授要收他,他就留下;要不收,他就滚蛋!你看怎么样?”说着,手上暗暗用了点劲儿。

王宪翻了翻鹰眼,似乎明白了杨欣的用意,却故意冷冷说道:“你都决定了的事儿,还问我干啥?真是的,你的这个毛病就是改不了!就是独往独来惯了。哼,人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可到这儿就变味儿了,成了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行啦,就这么办吧,把毛利押回去!听候金教授处理!”

杨欣看了下乌力,乌力一挥手:“来两个人,把他先带回屯里去!”

两个汉子应声近前摆了摆手,把毛利带走了。

大雾褪尽,天气燥热起来,墓地里滚起了灼人热浪。

杨欣走到乌力面前恭恭敬敬地敬了个礼,转身又给滕婆子和乌旦敬礼,抬头说道:“各位长辈多多保重,请你们把毛利送到金教授那里,凌青会安排好的。我们马上要开车去铁刹山执行任务,过后,我会常来来看望你们!请放心,那块化石,我们一定能找回来,决不能让它落在鬼子手中!”

“柱子,化石不化石的是小事儿,你们可要加小心哪!鬼子马队一定向北面去了!黑子,你给带路!到铁匠屯让胡老三好好照应着。”

“好啦!”黑大个爽快地答应着。

只有在看望杨欣慈爱的目光中,才能看出乌力老了、年岁大了。杨欣明显地感觉到了,紧紧地握住乌力的手,深邃的目光一闪,眼角湿润起来,说道:“姑佬爷,你老要多保重啊,我马上要走!没有时间进屯看望家里人了,我姑她……”

“这叫干啥玩意儿呢?着急忙慌的!”滕婆子过来看着杨欣嗔道:“连句体己唠都没打呢?柱子,你妈体格咋样啊?”

“让你老惦记着,挺好的!”

“我那枣园的大枣可快下来了,这回你不用敲竹匾,可够吃!”

哈哈哈!皇圈会的大汉都笑了起来,鞑子营里谁不知道杨欣敲匾偷枣的故事?

祥子笑着说道:“柱子哥!滕大爷到朝阳寺定货去了,大枣随便吃!”

“这帮小子!都是他妈的馋猫儿!”滕婆子笑骂道。

祥子就是当年枣园偷枣的一个要犯!

“好了、好了!各位!”王宪骑上黑大个牵过来的东洋马:“最后,我只说八个字:皇陵永存!皇圈会常在!各位!咱们后会有期吧!”

“后会有期!”乌力挥手说道。

乌旦看着杨欣骑上马,好像有很多话要与杨欣说,最后一拍马屁股说:“滚吧!等下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你!”

时当正午,秋阳如火,杨欣、王宪、老武头、章鱼、黑大个骑着五匹马向西面皇圈大井的弹药车疾驰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