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绝境中的遗憾(上)

iji5000 收藏 12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绝境中的遗憾(上)

康健不时的停下来,转身瞄准后边一直穷追不设的南朝鲜军士兵。刚刚在小山包上,小分队突袭了下边的那一个加强连的南朝鲜兵以后,敌人就始终跟在后边追击。

“啪!”

康健迅速的拉枪机退出弹壳,顶上一颗子弹,然后迅速转身蛇行猛跑,前边的谢志涛和刘飞已经跑出了五十多米的样子,陈人芳报着机枪在自己前边二十多米的一棵树旁边掩护着自己。康健清楚的明白自己身后的敌人距离自己也就五六十米的样子。

“操!这样叫你们粘下去就不用阻击韩八师了!倒叫韩八师追着屁股打!”康健边跑边骂身后那些叫人烦心的跟屁冲。脚下的步伐却丝毫没有因为情绪上的懊恼有一丝的慌乱,越过陈人芳的时候,甚至还YY了一下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的背包里要是有几枚反步兵地雷该多好!安上一颗足以让那些追着屁股来的南朝鲜家伙们喝上一壶的。

想归想!康健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弹药情况。

手榴弹还应该有十五枚,两枚满装子弹的弹鼓,和二百多发子弹,身上的子弹带里还应该有三个满的弹匣。

最叫康健恼火的是,三八步枪的子弹就剩下30颗了,当然不算自己步枪里剩下的一颗。刚才还忙里偷闲的摸了一下口袋,里边的五个弹桥叫康健心疼了不少,除了第一发子弹消灭了一个少校以外,都为了消灭那几个带头追自己的愣头青给消灭了,可能还有两发是为了拖延敌人是打到对方的腿上的,可是身后那些敌人居然放着自己的伤员不顾,拼了命的追着自己的屁股。

一颗子弹擦着康健的耳朵飞了出去,康健一个猫腰侧倒,顺手扔掉长长的三八步枪,在倒地的一瞬间把身上的冲锋枪摘了下来。调头转动身子,枪口直接瞄准手后。

“狗日的追上来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

康健倒地的一瞬间,后边的陈人芳的机枪也吼叫着喷射火舌,敌人的散兵线呼啦一下全趴下了,看来经过陈人芳两次机枪的掩护,敌人早就对机枪的突然压制就有了准备。

陈人芳打掉了半个弹链以后,抱着机枪赶紧往回跑。越过康健的时候扔下两个手榴弹。

“痛快给尾巴留点点心!我们得撤了!再耗下去我们俩就就办儿在这里完蛋了!”

康健抓过手榴弹,迅速的在他们撤退的路线上相隔8米的位置上用手榴弹布置了两个诡雷。然后跪姿用冲锋枪打了两个点射,赶紧向后转,去追陈人芳。

两个人交替掩护着。快速的向大山深处跑着,身后的敌人就相对要谨慎多了,不过散兵线在对面的火力阻击停顿了以后还是马上起来继续追击。

“轰!”

“轰!”

康健听见身后响起了手榴弹的爆炸声,知道敌人不一定是哪个倒霉的家伙碰到了自己留下的诡雷。康健得意的在嘴边流露出一丝标志性的得意笑容,前边的陈人芳更是没有等着康健越过自己以后再跑,而是听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以后马上带着机枪和康健一起向山上跑去。两个人听着身后敌人的韩语国骂和伤员的鬼哭狼嚎不住的偷笑!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似乎还以为自己身后的追兵并不是和自己要拼命的敌人,而是演习中的友军战友。

敌人被康健的手榴弹炸倒了七八个以后,敌人开始胡乱的射击,流弹不断在树林里飞来飞去,子弹破空的啾啾声不时的传进陈人芳的耳朵里。

“操!”陈人芳干脆放弃了蛇行前进,而是改成了直线狂奔。反正敌人是没有目的的射击,自己该被打中怎么都该被打中,还不如多争取距离上的优势。

“老陈!蛇行!”康健刚刚提醒陈人芳要注意行进方式的时候,一颗子弹打中了陈人芳的左胳膊。

“操!”陈人芳骂着一个趔趄倒了下去。机枪摔在了一边,子弹箱子也掉在一边,血不断汩汩的从胳膊上留出来。染红了军装的袖子。

“挂花了?”康健没有回头!听见陈人芳嘴里的脏字儿都变了音儿。就知道肯定是中彩了。顾不得回头去看陈人芳的情况,赶紧用冲锋枪对着敌人追击的方向扣动扳机连发扫射。

敌人的散兵线再次趴下了!不过依然有个别的敌人在用跃进的方式前进,不过因为小心翼翼的缘故。速度不是很快。显然敌人最忌惮的是康健手里的三八步枪的阻击。至于陈人芳手里的机枪扫射倒没有康健威胁大!山上好多的树,找个隐蔽就是了。

康健靠在一棵树后,拔掉空弹匣扔到一边儿!从口袋半开的背包里摸出一个弹鼓装在枪上,这还是康健在熙川里跟丁健伟死磨硬泡要过来的。要来的时候里边早就被丁健伟压满了子弹。

“老陈!情况怎么样?”康健看着背后大概三十多米距离的敌人在缩头缩脑的看情况。又瞄了一眼受伤的陈人芳,这小子已经翻滚着到了一块石头后边,正龇牙咧嘴的捂着胳膊上的伤口。

“还行!胳膊开了一个小口子!”

“我掩护你!马上就到山顶了!翻过了山我们就可以摆脱追击。”康健估算了一下距离!在山坡上再阻击一下敌人然后快速下山的话就应该能拉开距离了。“看见刘飞和谢志涛了吗?”

“哎呀!刚才就顾着揩屁股了!”陈人芳从裤腿上撕下一块步,简单的给胳膊上的伤口捆扎上,“没注意啊!他们是不是已经过山去了?”

“肯定是在我们前边儿!”康健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越过的一条小山路是分了叉儿的!“大概不会错!”

说出大概这个词儿以后,康健突然想起自己到集训队的时候,被老刀们狠狠修理的时候就因为这个大概的词儿坑过。那时候就因为老刀们一个大概这个词儿,自己全副武装的愣是多走了几十里山路。

“我掩护你!”陈人芳抓起机枪,检查了一下。然后翻身把机枪架好。用卧姿瞄准。扣动扳机。“你快撤!别管我了!”

“哒!哒!哒!哒!”

机枪喷射着火舌,子弹在树干、树梢、枯草尖儿上呼啸着向下倾泻着。敌人又停止不前进了。不过机枪很快就吸引了大多数敌人的注意力。

“放屁!”康健一听见陈人芳的喊声就知道这小子的想法是什么了!“他妈的又不是跑不了了!你撤!我掩护你!”

说完从大树的另外一面跃了出去,手里的冲锋枪早以到了连发状态。子弹从枪口不断发射出去。

“你!”陈人芳最后一条弹链上的子弹刚刚从枪管中发射出去。陈人芳换了一个位置打算把最后一个宝贝,加长的弹链装上。

“快!我是军官!你给我滚!!!”康健大骂陈人芳,同时手里的冲锋枪却没有停止,继续间歇性的扫射着。

“是!”

陈人芳忍着胳膊上伤口的疼痛。用右手抓起一颗手榴弹,用嘴拔掉安全销以后扔了出去,然后抓着机枪,受伤的左手拎着装着弹链的箱子,迅速的向山后跑去。

康健看见陈人芳退了下去,刚刚扔出去的手榴弹落自己敌人面前,几个敌人蹦跳着躲避手榴弹的杀伤半径。冲锋枪对着一个敌人扫射过去,一声惨叫伴随着敌人的身体落了下去。

几乎疯狂的打光了弹鼓里的五十发子弹以后,康健看见陈人芳已经跑到山顶去了。自己赶紧扔出去两个手榴弹。借着敌人躲避手榴弹的机会自己也猛向山上猛跑。

“只要别被打中脖子和腿就行了!”

“自己有防弹背心和钢盔!”

“谢志涛和刘飞脱险就行了”

“老娘家的部队怎么还不杀过来啊!”

无数个念头在康健往山上跑这短短三十几米路上不断浮现在他的脑袋里,爬上了山顶,康健却发现陈人芳靠在一块石头上坐着,再看另外一端。居然又是和魏大鹏掉落的地方一样。

悬崖!

身后敌人的散兵线再次冲了上来,大概三十多个人。

自己正处在山顶上的制高点,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跑了。

康健知道自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自己边打边退居然退到了这样一个绝地。

“抽口烟吧!”陈人芳把自己刚抽了两口的烟卷儿仍了过来,随后又扔出去一颗手榴弹,然后动作非常迅速的把小箱子里的机枪弹链给机枪上好。

“再锋利的刀锋也有迸裂卷刃的时候!不过是在敌人的骨头里!”叼着烟卷儿的康健突然想起了老刀们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真的是时候了!”

康健从背包里摸出最后一个弹鼓上好,顺手摸了摸自己腰带上的木柄手榴弹,那是自己从志愿军司令部出来的时候向一个志愿军战士要的,一直没有舍得用,尽管这东西的质量还远远赶不上背包里的甜瓜手榴弹。

“来吧!兔崽子们!爷爷喂你们吃花生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