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评论员董路质疑央视记者采访刘翔水平低

山坡的记忆 收藏 2 534
导读:  刘翔夺冠,成就110米栏大满贯,场外的花絮却有了不和谐的声音。在中国观众能看到的直播画面中,刘翔比赛结束后总能看到一位女记者的身影,她就是冬日那。而刘翔赛后的采访,也基本以冬日那一问,刘翔一答的形式通过电视画面传给中国的观众。今天足球评论员董路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质疑冬日那的提问“很冷”。   作者董路认为冬日那的采访总是以“是不是”开头,导致刘翔到最后总是不再愿意接受采访,“恨不能赶紧结束跳出圈外”。在董路看来,冬日那昨天采访时的问题有一个很“无厘头”,“你比赛服的号码是441,4+4+1等于9

刘翔夺冠,成就110米栏大满贯,场外的花絮却有了不和谐的声音。在中国观众能看到的直播画面中,刘翔比赛结束后总能看到一位女记者的身影,她就是冬日那。而刘翔赛后的采访,也基本以冬日那一问,刘翔一答的形式通过电视画面传给中国的观众。今天足球评论员董路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质疑冬日那的提问“很冷”。

作者董路认为冬日那的采访总是以“是不是”开头,导致刘翔到最后总是不再愿意接受采访,“恨不能赶紧结束跳出圈外”。在董路看来,冬日那昨天采访时的问题有一个很“无厘头”,“你比赛服的号码是441,4+4+1等于9,今天你又在第9道,是不是这次9是你的幸运数字?”他认为这个问题设计的色彩很明显,而以刘翔的智商,“不会就这样被记者牵着鼻子走”。

董路似乎在撰文时也有所意图,因为他在博文开头先来这么一句,“如果本篇文字得罪了某些人或者某些机构,在下先在这里致以真诚歉意并申明所有感受发自肺腑且充满善意。”在媒体这一行,记者虽然有采访权,也有提问权,但冬日那的问题并不仅仅代表她自己的意思,她的问题某种程度是她背后的工作团体意愿的表达。也就是说,冬日那的部分问题,就是她所在的电视台相关工作者所设计的;将矛头对准冬日那,也就相当于将矛头对准了她所在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董路博客撰文质疑央视记者冬日那 (董路博客截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央视记者冬日那

附:冬日那简介

CCTV5田径专项记者,蒙古族,1996年进入中央电视台体育部,1998年开始从事田径项目专项报道,多次报道田径世锦赛、国际田联黄金联赛、大奖赛和奥运会等重大田径比赛,用镜头记录了刘翔从2000年参赛的每个镜头,见证中国栏王的成长历程。

冬小姐能否别总问刘翔那么冷的问题?

作者:董路

题记:

冬天肯定是寒冷的——

但我不认为一名记者因为姓“冬”

所问出的问题就只能是那般的“冷”……

如果本篇文字得罪了某些人或者某些机构,在下先在这里致以真诚歉意并申明所有感受发自肺腑且充满善意。

刘翔世锦赛如愿夺冠,国人为之骄傲自豪,喜悦心情自不必多说。自雅典奥运会以来,有刘翔的地方就有冬姓女记者的身影,赛前赛后总能零距离实施独家采访,人们对这样的情景也早以习以为常。

我相信冬小姐必定十分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得天独厚,之前也一定下足工夫渴望做到最好,只是遗憾的是:N多年过去了,冬小姐在着装化妆、仪态口齿包括镜头感等多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除了采访技能。

恕我直言,冬小姐历次对刘翔现场一对一的采访鲜有真正可以用“成功”两字命名的;其不成功之处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很多提问“冷”得让人直起鸡皮疙瘩,有的近乎不着四六的“无厘头”;

2,提问中永远伴随着“是不是”三个字,给人感觉《是不是这样的夜晚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这首歌听得太多了;

3,一多半的提问都让刘翔做出了“不以为然”的回答,就像特热情地给人敬10次烟,9次敬给的是“不吸烟的人”;

4,大多时候的现场采访,最后都会让刘翔在镜头前流露无心恋“采”的神情,恨不得赶紧结束跳出圈外;

很多时候是这样,一个人太希望把一件事做好了,偏巧努力的方向不对头实施起来又不得要领,其结果惟有:发力越猛,偏差越大。我以为冬小姐的症结大体在此。

“你比赛服的号码是441,4+4+1等于9,今天你又在第9道,是不是这次9是你的幸运数字?”——这是刘翔夺冠后冬小姐第一时间现场采访中所提的一个问题,也可谓是“冷”“愣”兼备式提问的典型案例。

冬小姐以为自己发现了一片新大陆——设计的问题中包括数字(4+4+1=9)、哲学(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以及隐晦的神学(幸运数字)等多门学科,如此“独辟蹊径、创意无限”的提问,我猜想之前一定会让其自鸣得意到夜不成眠为止。

事实上冬小姐发现的不过是一片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很冷的“新大陆”,格陵兰或者阿拉斯加,按照冬小姐幸运数字的逻辑,我以为此番刘翔在大坂完全还可以拥有更多的“幸运数字”——

比如刘翔在第一道夺冠,4除4乘1=1;1是幸运数字;

比如刘翔在第二道夺冠,4除4加1=2,2是幸运数字;

比如刘翔在第七道夺冠,4+(4-1)=7,7是幸运数字;

比如刘翔在第八道夺冠,4+4*1=8,8是幸运数字;

假如跑道足够多的话,15、16、17也都可以是刘翔的幸运数字。果真如此,这样的幸运是否太廉价了一些呢?

我相信冬小姐在设计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设想过刘翔会怎样回答,我不敢肯定她的设想是什么但不外乎两种:1,刘翔顺着提问说9是自己的“幸运数字”;2,刘翔不承认9是自己的“幸运数字;

如果冬小姐设想的是第一种回答,那只能证明虽与刘翔多年零距离但其根本称不上真正了解对方,以刘翔的智商和傲气,他可能当着全国电视观众的面每每让一名记者牵着鼻子走吗?

如果冬小姐设想的是第二种回答,那只能证明其有着某种无谓“自我牺牲”的倾向——明知道采访对象会当场否认自己精心设计的问题还硬着头皮问出来,何必啊何必呢?

还是时刻摆正自己采访者的位置为好,还是时刻保持一个平常心为好,问题设计得还是别那么刻意求新为好,简单点、朴素点、直接点;要知道在那样一个时刻,刘翔总会有自己想说的话,记者的提问不过相当于一个“开关”的作用,是刘翔一段表达和下一段表达中间的一个“逗号”而已。

如果你非要把一个“开关”当成“总设计师”,非要把一个“逗号”当成“恢弘史诗”,其结果只能是一个字:“冷”——冷得连掩藏的尴尬都那么的明显。

衷心希望下一次“冬小姐们”和“冬先生们”的现场采访能让人感受到如沐春风的温暖。(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