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旗锐评】韩国人质危机中的国际法考量

强国近卫军 收藏 11 7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韩国政府与塔利班“直接谈判”影响恶劣

首先,我们需要先搞清楚一个问题,即韩国政府的谈判对象——塔利班究竟属于何种性质的组织?换言之,先前曾存在数年的塔利班政权当如何加以界定呢?


1996年9月27日,塔利班攻占了首都喀布尔,随即成立了一个6人委员会作为临时政府接管政权。同时,反塔利班联盟也在控制区内设有自己的政府。双方都声称自己是阿富汗惟一的合法政权。到1997年5月,塔利班已控制了阿富汗30个省中的26个,它强烈呼吁国际社会承认其政权的合法性,但只得到了来自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三国的支持,并与之建立了外交关系。阿富汗在联合国的席位仍由拉巴尼流亡政府的代表拥有。


众所周知,一个政权的国际法主体地位的确立,必须构建在其作为国际政治体系中“平等的” 和“独立的”一员,且与大多数主权国家相互承认的基础之上。很显然,由于塔利班政权没能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因此虽然该政权取得了国内占多数的普什图人的认可,并“事实存在”了五六年,但其在国际法上仍不具备足够的合法性。从这个角度来讲,2001年美国对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展开军事打击并不算违反国际法,而应被看作是一个主权国家遭受恐怖袭击后采取的“正当的国家自卫行动”。随后的2001年12月,拥有阿富汗在联合国席位的拉巴尼政权向阿富汗临时政府主席卡尔扎伊移交了政府权力,国际社会对此普遍表示欢迎。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先后恢复了同阿富汗的外交关系。迄今为止已有数十个国家与阿富汗宣布建交并互设使领馆,这意味着国际社会已经正式承认卡尔扎伊政权为该国唯一合法政府。


很显然,由拉巴尼到卡尔扎伊才代表了阿富汗最高权力的合法传续,而塔利班政权的所谓合法性从来都只是天方夜谭。那么对于该组织该如何定义呢?笔者个人看法是:在塔利班的上升期,该组织应算作“反政府教派武装”;而在阿富汗新政府成立后直到此次韩国人质危机止,该组织则完全蜕变为“跨国性恐怖主义组织”——以平民为对象进行攻击,试图通过攻击无辜者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行为均为恐怖主义——塔利班的绑架与残害人质行径,已经验证了这一点。


正是基于以上分析我们才能够理解——为什么说韩国政府与塔利班“直接谈判”的政治影响十分恶劣呢?此番韩国政府不仅首开与绑架者“直接谈判”的先例,会后双方还共同接见外国记者,代表们携手揽腕故作亲密状合影,二者俨然是平起平坐。但问题是,作为国际法承认的主权国家,韩国政府(代表团)的不当言行一方面有辱自己的国格,更重要的还在于其向全世界传达了一个错误的信号。人们不禁要问,塔利班在此次人质危机中所扮演的政治角色究竟是什么?若认定塔利班是恐怖组织,那么韩国政府此举打破了国际反恐行动中“当事国不与恐怖分子直接谈判”的惯例,在客观上削弱了国际反恐联盟的影响力与凝聚力;但假如我们将塔利班仍定位于“反政府教派武装”的话,那么韩国政府的外交表态则无异于承认“塔利班和卡尔扎伊政府均属于‘阿富汗交战方’”。 换言之,韩国政府等于是宣布了此二者具有平等的法理地位,而它自己在阿富汗政权问题上将“保持中立”——而这实际上关系到一个重大的原则问题,即“韩国政府的反恐立场是否已发生质变“。


尽管我们并不认定韩方真的会就此彻底改变其反恐立场,但无可否认的是,韩国政府的所作作为却已打破了“不与恐怖分子直接谈判”的国际反恐原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一惯例已成为现行国际法的一部分。



“拒绝与恐怖分子直接谈判”的原则不可动摇

在上文中我们反复提及了这一原则,那么在此也许有人会质疑,依靠暂时的妥协退让来换取人质的生命安全,真的就不可取吗?笔者的观点是,为拯救无辜生命,我们当然不会轻言放弃,为此而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也都无可厚非。但请注意,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有明确底线的,而且绝对不能逾越,这便是“不同恐怖分子展开直接谈判”。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此曾做过明确表态:“俄政府愿同除车臣恐怖分子和分离分子以外的所有力量谈判”,但“决不与任何恐怖分子谈判。莫斯科要摧毁他们(恐怖分子),对于这样的事情,莫斯科只可能有一个态度,那就是打击——任何接触都会给他们以士气”。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别光批评韩国,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当发生本国公民海外被绑架事件后,不也采取过谈判方式来营救人质吗?这种说法看似有理,但却忽视了十分重要的两点:


第一,以我国为例,无论在尼日利亚也好还是伊拉克也罢,我们的外交人员在采取任何行动前都必定照会所在国政府。而且我们从不直接同绑架者谈判,而是由所在国政府或当地的民间团体(比如部族首领、宗教长老等)从中斡旋。事实证明,在权衡各方利益的前提下,这种做法是行之有效的。


第二,“直接谈”与“间接谈”不仅是个重大原则问题,更涉及到一个很现实的情况:即所有国家在营救本国被绑架公民时,都很容易天然的倾向于民族情感和本国(甚至是执政党本身或领导者个人)的私利,从而极大的忽视所在国政府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感受,同时也严重的损害了本国的国际形象和地位。韩国政府此番与塔利班直接谈判,其结果恰恰证明了这一点——由于他们心急火燎的想把同胞救出来,于是就迫不及待的接受了对方很多苛刻条件——包括赔款、撤军、停止传教等等,如果双方处在交战状态,这样的结局无异于“战败投降”。



韩国的妥协退让就是变相支持恐怖主义

按照国际法原则,韩国政府对塔利班的“妥协”必须建立在不损害第三方利益的基础之上。然而事实又是怎样的呢?毫不客气的说,虽然这次韩国政府保住了本国国民的生命,看似是一场巨大的外交胜利,却孰不知它已经打开了魔鬼的潘多拉盒子。因为此例一开,将使同样面临恐怖主义威胁的世界各国,从此便处于相当危险和被动的境地之中。其实这个道理并不复杂——此番韩国政府屈辱性的妥协退让,等于是给了包括塔利班在内形形色色的恐怖组织打了针强心剂,可以预料从此恐怖分子将更加肆无忌惮的采取类似手段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事实上这一严重后果已经有所显现——8月31日韩国人质危机刚刚结束,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艾哈迈迪就对外宣称,此次绑架非常“成功”,今后还将“采取同样手段”。


现在普遍认为,韩国政府至少得为每名人质支付10万美元以上的赎金,那么这就意味着最起码也有200多万美元资金拱手送给了塔利班恐怖组织,进而成为其招兵买马积蓄力量,准备下一次更大规模恐怖主义行动的重要物质基础。这钱与其交给恐怖分子,还不如当初留着当作罹难抚恤金发给人质家属!虽说生命无价,但较之国家的安全、尊严以及本民族的前途命运而言,牺牲几十个人难道真的不可接受吗?解决这个棘手问题,关键看韩国领导人是否具备杰出政治家的胆识与气魄,是否能够在个人仕途与国家利益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


也许有人会说,200多万美元也不是笔很大的款子嘛。但问题在于,如今的阿富汗民生凋敝,老百姓生活困苦不堪,很多人的生计就靠每天不到1美元勉强维持。阿富汗政府军士兵算是现在该国的高收入群体了,但其薪饷也不过每年区区600美元(月薪50美元)而已……


通常认为塔利班比阿富汗中央政府更容易招募到兵员,很重要一点就是靠着高于后者的优厚军饷(当然也不会高的离谱)。在这里,姑且让我们按每名塔利班士兵年薪1200美元(月薪100美元,足足超过阿富汗政府军一倍)来计算——这就意味着塔利班可以用从韩国人质身上榨取来的200多万美元,去招募到“足足超过1500名恐怖分子”。须知现在的塔利班武装也不过万余人!如果我们再换一种算法,即按照现在阿富汗的军火黑市价“一支AK47冲锋枪在坎大哈售价800美元,在喀布尔为150-200美元;一发子弹在喀布尔售价高达一美元,而在北部诸省一美元可买到5发”来计算的话,那么这200多万美元就意味着塔利班至少可以搞到“装备上千人的武器弹药,甚至更多!”对于资金短缺、处境艰难的塔利班而言,韩国的“花钱消灾”不是资敌行为,不是对全人类的犯罪又是什么呢?



“以暴制暴”才是反恐正道

对于国际恐怖主义犯罪而言,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破坏国家稳定、影响国际关系等等后果,已是不争之事实,仅以人员伤亡为例,据统计分析,1968年至1997年,在全球发生的15000多起国际恐怖活动,共造成人员伤亡40885人,其中死亡近万人;每年伤亡人数在243-6454名之间波动,年均伤亡人数1363名,年均死亡人数319人;[12]冷战结束后,国际恐怖主义犯罪的残酷性与危害性更趋严重,造成的人员伤亡也呈波浪式增长态势,例如,仅在1998年8月7日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门前发生的汽车爆炸案一起恐怖犯罪,就造成224人死亡,数千人受伤:“9•11”事件造成3899人死亡,另外造成的财产损失,仅美国资本市场的直接损失就达到1000亿美元,对全球经济造成的损失达到1万亿美元。这一次阿富汗的人质危机,韩方不仅有两名人质殒命,其政府用于营救斡旋的各项开销据估计也有数千万美元之巨。由此可见,国际恐怖主义犯罪具有国际社会危害性,已毋庸置疑。实际上,我们强调“不与恐怖分子直接谈判”原则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鉴于“恐怖组织滥杀无辜的残忍本性”,才使得反恐战略也必须天然的具备“不妥协性”。


以我们自己为例,如果说一时的妥协和退让,能教中国人以后走到哪都不受欺负,那么我们低调一点倒也未尝不可,但实际情况是依靠妥协将最终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现在有一个令人酸楚的不争事实,即“我们中国人到哪儿都能享受到‘非国民待遇’”。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爆发颜色革命,总统逃往外国后社会秩序一时间大乱,随后在该国首都比什凯克,便出现了大量暴民上街焚烧数千家中国商铺的恐怖主义行动。但令人感到气愤和不解的是,当地人却不敢动俄国和美国人的资产。如果我们细究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他们这边要敢放火,12小时之内俄罗斯和美国的军队便能从天而降!换言之,正是由于为美俄的强大军力所震慑,当地暴徒才不敢轻易发动针对这两个国家的恐怖袭击。


曾几何时,俄罗斯也一直饱受人质事件的困扰。然而,当世界都吃惊的注视着2002年发生在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的那一幕悲壮场景时,所有人乃至包括恐怖分子在内都不禁为俄罗斯的“心狠手辣”所叹服——仅仅为了消灭几十名恐怖分子,俄方竟不惜动用大剂量的麻醉气体来封闭剧场,结果是恐怖分子被全部就地枪决,而陪绑的人质也伤亡逾百!更有甚者,在俄政府去年出台的反恐新法案中明确规定:在必要时,该国防空部队将击落被劫持的航空器,并派遣武装力量展开境外反恐行动——这等于是警告任何企图制造新一轮人质事件的所有恐怖分子:“休想拿人质来要挟俄罗斯!我们绝不与恐怖分子谈判,哪怕付出损失人质的代缴!纵使恐怖分子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将追歼到底!”那么结果如何呢?结果就是类似轴承厂文化宫和别斯兰学校那样大规模的人质劫持事件,从此再也没发生过!


民族尊严与国家安全是打出来的,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此言不虚也!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不是说过吗,朝鲜战争前他在欧洲旅行,当地人常对华人持歧视态度,可是当新中国出兵朝鲜并连获胜利后,西欧的海关人员一见华人便肃然起敬。还有以色列,虽然很多人并不喜欢这个国家,但是有两个例子却足以令世人唏嘘不已——1976年6月27日,为营救被恐怖分子劫持到非洲的本国同胞,以色列特种部队万里奔袭乌干达恩德培机场并解救人质成功。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弟弟(时任突击队指挥官)就牺牲在此次营救行动中;去年规模空前的黎以冲突固然是缘由复杂,但谁也不能够否认其最初起因就是两名以色列哨兵被偷袭哨所的黎真主党武装绑架,结果短短3小时后以色列地面部队便开始在黎以边境集结!总之,对待恐怖主义必须以暴制暴,这才是真正的反恐正道。


最后,还请那些大骂小兵“没人性”的网友回答我——是否在你们眼中,对待恐怖主义最好是充满温情的运用和平手段为妙,而决不可态度强硬,更不能诉诸武力,否则就是没有人性,就是法西斯呢?可小兵就不明白了——人家韩国传教团一行20多口子,不远万里跑到阿富汗给当地人民送去“福音”,可他们的仁爱之心咋就换不来塔利班一丝一毫的怜悯与同情呢?



红旗近卫军(铁血ID:强国近卫军)

2007年9月2日



参考文献:


[1]赵瑞琦•塔利班还能再起吗[J]•南风窗2007-6-1第335期


[2]南方报业网•塔利班绑架韩国人质事件专题报道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zt/gjzt/taliba/


[3]侯艾君•车臣始末[M]•世界知识出版社2005年11月第1版


[4]胡联合•当代世界恐怖主义与对策[M]•东方出版社2001版


[5]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M]•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


[6]李景治•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7]阎学通主编•中国学者看世界•国际安全卷[M]•新世界出版社2007年1月第1版


[8]王铁崖主编•国际法[M]• 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


[9]宋新宁、陈岳主编•国际政治概论[M]•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10]何秉松•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M]•群众出版社2001年12月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