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过中秋节,就又想起了八十年代初在厦门32866(听说以整偏没了)部队服役时的中秋节了。

我当的是汽车兵,一到中秋节可忙了。一部分驾驶员拉着满车的月饼和过节用品满夏门地区跑,往各个住军分队送,送完后各分队的领导都会给几个月饼,一天下来我们送月饼的驾驶员一各个都成了大财主,回到连队还没停好车批斗会就会在你的车头前召开,如果你没把月饼分开多藏几个地方,那你可就惨了。一下就会被那些没去拉月饼的战友杀富济平分个精光,可热闹了。


一部分驾驶员去拉海漂,听首长说每次海漂,全国各省及直辖市各出两万元人民币,上海送中华烟、贵州送茅台酒和草药当归、江西送景德镇瓷器,什么广式月饼,苏式月饼总之各省和直辖市都将各自最好的名优精品送来。海漂有很多种:大的就是我军的橡皮艇,主要装象景德镇的瓷器等重、大的物品。还有大汽球直径有两、参米,再就是小漂盒,小漂盒每个有两、参个方便面盒那么大。一次放漂,敌占岛的守军完全可以开一家大路名优精品店。将这么多好东西送给国民党住大、小金门和大旦、二旦、三旦…守军过中秋节,我们这些当兵的觉悟可没那么高,心疼的很,他妈的吧子比我们的可好多了。


一部分驾驶员晚上还要拉礼花、焰火到海边去放,也是慰问金门等岛屿上的国民党军民的。这时应该是过中秋节的高潮,我们放、金门守军也放,双方叫着劲放。我们这些驾驶员坐在车顶上一边吃月饼一边观赏着双方的礼花、焰火在海上的夜空中飞舞,那真是太美了。想当初,除北京天安门有放礼花、焰火的日子,全国其它地方可都没有放的。我们也算有幸较早地开了眼,领猎了礼花、焰火它那神奇美妙的风采。


---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