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

忠诚与背叛 收藏 0 352
导读:《 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 》一书 从国际政治和经济金融的新视角,剖析前苏联崩溃和全球金融风暴的根源,乃是美国出于谋求霸权的战略利益动机,巧妙利用市场经济规律作为破坏力量,推荐破坏性政策药方并设置改革陷阱,打击国际对手谋求建立世界霸权秩序。“落后就要挨打”,“缺少心计也要挨打”,俄罗斯改革失败造成的灾难恶果,频繁的金融风暴横扫世界各地,东南亚企业家债务缠身廉价变卖工厂,戈尔巴乔夫损失了全部私人财产,显示了美国隐蔽经济战争的巨大威力。当前隐蔽经济战争比较军事攻击,对中国来说构成了更现实的

《 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 》一书




从国际政治和经济金融的新视角,剖析前苏联崩溃和全球金融风暴的根源,乃是美国出于谋求霸权的战略利益动机,巧妙利用市场经济规律作为破坏力量,推荐破坏性政策药方并设置改革陷阱,打击国际对手谋求建立世界霸权秩序。“落后就要挨打”,“缺少心计也要挨打”,俄罗斯改革失败造成的灾难恶果,频繁的金融风暴横扫世界各地,东南亚企业家债务缠身廉价变卖工厂,戈尔巴乔夫损失了全部私人财产,显示了美国隐蔽经济战争的巨大威力。当前隐蔽经济战争比较军事攻击,对中国来说构成了更现实的威胁,不仅威胁到国家安危和经济命脉,还直接威胁到普通人的切身利益,包括就业、工资、存款、股票等,值得引起人们的充分关注和警惕。


中国人在警惕来自美国的军事威胁的同时,还没有意识到有一种隐蔽的"软战争",甚至能产生超过核弹的巨大破坏威力,此时此刻正威胁着民族命运和国家安危。这样说绝不是为了危言耸听。美国是先以隐蔽的"软战争"开路,削弱了俄罗斯的强大军事工业实力,控制住了其国民经济命脉和政府高官,迫使南斯拉夫陷入经济危机动荡状况,长期暗中扶植科索沃的武装分裂势力,然后待时机成熟后才发动"硬战争",重新运用越南战场上的野蛮狂轰滥炸,悍然提出北约的新干涉主义国际战略,赤裸裸地公然谋求建立世界霸权秩序。


八十年代初,我曾留学日本研修国际关系学,那时很羡慕西方的市场经济好处,但是,西方国际政治理论却令人惊讶,主张通过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促进人类社会和谐发展的理论,被认为是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而占据主流地位的"现实主义理论",认为国际关系的基础是"实力均衡",明确提出运用任何战略手段或筹码,包括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任何领域,谋求扩大势力范围和世界霸权秩序。当时西方流行的国际"缓和"理论,明确提出"冷战"遏制政策效果不好,主张应利用经济利益培育战略依赖性,通过贸易、资金、能源、粮食等筹码,形成支配世界格局的新政策武器网络。


当时我出于善良中国人的天性,认为追求和谐发展乃是天经地义,曾积极为"理想主义"的合理性辩护,倘若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相信"和平与发展"的潮流,但是,美国教授却说"理想主义"并非不好,只是从历史上看统治者从来不把它当回事。于是,我对西方国际政治理论产生反感,情愿陶醉于西方的经济学理论,那里可以找到"理想主义的共鸣"。后来,我又赴美国长期留学,专门研修西方的经济学理论,有意躲开讨厌的国际政治理论。我除了进修宏、微观经济学理论之外,还选择了一些专业经济学课程,如比较经济制度学、发展经济学,更多接触到前苏联和第三世界的状况,了解到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巨大差距,以及前苏联的工业军事实力和福利状况。


八十年代,随着美、英右翼保守政府纷纷上台,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盛行一时,国际权威机构达成"华盛顿共识",强迫拉丁美洲推行自由化改革。但是,令人敬佩的是,我接触的许多美国经济学教授,他们非常关心发展中国家经济,却批评国际机构推荐的"规范改革",促使我辩证地认识市场经济的作用。发展经济学乃是"冷战时期",西方为了同前苏联争夺第三世界,才资助发展起来的新兴学科,比较关注发展中国家的实际困难,如改善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条件,政府推动工业化进程的作用,改善社会收入分配与贫富悬殊,跨国公司投资所造成的正负面影响,不适合发展中国家的技术转移,等等。令人遗憾的是,新自由主义排斥发展经济学,认为自由市场能解决一切问题,反而令我对它产生了很大怀疑。


留学归国后,我研究经济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革,始终对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思潮,国际权威组织推荐的"规范改革药方",采取了不盲从和适当批评的态度。但是,我只是认为这些改革药方不符合国情,从未批评这些药方是"蓄意误导"。我曾撰写关于前苏联改革失败的文章,虽然批评美国推荐的激进"休克疗法",却从未指责过美国搞阴谋蓄意进行破坏,也未将其同美国的国际战略联系起来。直到后来接触到美国出版的《胜利》一书,才迫使我从骤然意识到潜在的威胁,开始将以前早就感到可疑的种种情形,提高到国际政治战略的角度来进行分析。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雇员彼得•施瓦茨,96年出版了《胜利??美国政府对前苏联的秘密战略》一书,透露了八十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雇佣一大批专家,策划瓦解前苏联的秘密战略的幕后活动,先千方百计迫使前苏联经济陷入困境,动摇前苏联领导人对自身制度的信心,进而巧妙诱导其?上自杀性改革道路。他还在书中透露,"前苏联垮台不是上帝青睐美国,而是里根政府奉行的政策所致",关于前苏联"客观上"是否具有生命力,里根根本不感兴趣,他提出的任务就是,将这种生命力降低到零。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美国政府和中央情报局通过各种形式,积极介入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时期的改革,如指使索罗斯赞助和参与制订"五百天计划",国际货币基金通过提供贷款的附加条件,规定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改革方向,等等。以前我从不赞成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方式,特别是采用沙塔林制订的"五百天计划",也知道索罗斯积极资助参与了拟定计划过程,甚至还知道索罗斯同中央情报局有特殊关系,八十年代曾因此而被中国政府据之门外,但是,却从来没有将这些种种可疑迹象,同熟悉的西方国际政治理论联系起来,仿佛怀疑别人就是自己的罪过。


尤其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彼得•施瓦茨,还居然在该书序言中露骨地说道,"谈论前苏联崩溃而不知道美国秘密战略的作用,就像调查一件神秘突然死亡案子而不考虑谋杀。死亡的原因究竟何在?病人吃的是真正对症的药方吗?死亡事件是否存在着特殊反常和预谋?"彼得•施瓦茨的洋洋得意言辞,仿佛是嘲笑那些不幸遭到阴谋陷害,却仍然不愿怀疑凶手的善良被害者。现在面对着彼得•施瓦茨的无情嘲讽,我开始对潜在威胁感到不寒而栗,被迫重新考虑自己的习惯思维方式,担心同样的命运也会降临到中国身上。


施瓦茨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情报老手,一眼就看出了善良人容易犯的错误,面对这样训练有素老师的坦率指点,的确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粗心大意,明知别人被害却不担心谋杀威胁,也不怀疑存在预谋和病人吃错了药方。经过彼得•施瓦茨的指点迷津,我不再将自己局限于纯粹经济研究,而开始从更广阔的视野分析问题,借鉴各种学科甚至侦探破案的方法,深入细致地观察每个微细环节,不轻易放过不合逻辑的可疑之处。有趣的是,以前学术研究感到困惑的问题,许多始终感到难以解释的现象,从新视角思考反而变得清晰明了。


以前我常常暗自纳闷,新自由主义的"规范经济改革药方",从经济理论的逻辑分析上说漏洞百出,还遭到如此众多西方经济学家反对,特别是经过长期实践检验明知效果不佳,很容易造成社会经济灾难性后果,为何国际权威机构却仿佛视而不见,偏要固执地强迫俄罗斯、拉美推行呢?难道果真如此痴迷于"自由市场神话"吗? 现在拜读了彼得•施瓦茨的大作,回想起熟悉的西方国际政治理论,如追求国家自私利益的"现实主义理论",主张以新政策武器支配世界的"缓和理论",深入考察西方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动机,令人困惑不解的谜团也就昭然若揭。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则更为明确指出,七十年代以来,由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推荐的规范理论和改革政策,即被广泛称为"华盛顿共识"的改革药方,涉及宏观、价格、产权、财政、金融等方面,已被拉美、俄罗斯、亚洲的实践证明是灾难性的,斯蒂格利茨明确指责其"往坏里说是误导",现在应进入"后华盛顿共识的时代",还意味深长、耐人寻味地说,"不论新的共识是什么,它都不能基于华盛顿",直接点出了从华盛顿的立场出发,不可能符合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斯蒂格利茨身为世界银行的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却如此尖锐批评"华盛顿共识", 是因为这套所谓规范药方危害如此之大,实在难以再用种种借口来遮掩了。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曾准确预言过东南亚将会爆发经济危机,指出"墨西哥、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韩国,一个接一个陷入经济衰退,它们都发现规范的政策工具只会令局面恶化",他还指出,由于众多西方经济学家的强烈批评,国际货币基金曾被迫承认政策失误,但是,98年巴西爆发危机之后,经济下降,失业增加,通货膨胀已被通货紧缩替代,而国际货币基金却依然如故,强迫巴西"提高税收,减少政府支出,维持高利率。这种极端的财政和金融紧缩政策,肯定会令巴西陷入剧烈的衰退"。显而易见,美国操纵的国际货币基金,绝不是偶然失误加重危机,而是明知故犯火上浇油。


八十年代,美国从战略考虑采取对华怀柔政策,先集中力量打击超级大国前苏联,有重大经济利害关系的第三世界,给中国人造成了"冷战后天下太平"的错觉。但是,随着美国摧毁了前苏联的工业军事实力,运用"软战争"重新控制住了第三世界,谋求单极全球霸权的欲望日益膨胀。广为流传的《即将到来的美中冲突》一书,反映出美国已将中国视为重点战略目标,蓄谋铲除威胁其全球称霸的任何障碍。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和我国大使馆,令我深深感到威胁正在逼近国门,由此产生了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激励我融汇多年的研究成果撰写这本书,无论如何也要警惕美国制定秘密战略,采取"软战争"办法来对付中国,绝不允许美国人再出版一本书,炫耀"瓦解中国秘密战略的胜利"。


我隐约感到美国的隐蔽经济战炮口,正暗中瞄准着中国的经济命脉要害,威胁着广大人民和自己的切身利益。凡是误吞西方推荐经济改革药方的国家,尽管它们远隔万里彼此国情相差很大,所患病症却几乎都是完全相同的,到处都是工业企业纷纷破产,银行体系坏账成堆濒临崩溃边缘,工人失业猛增造成社会动荡。八十年代,中国走自己的改革道路欣欣向荣,但是,93年市场转轨热潮后,随着西方规范经济理论广泛流行,反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潜伏隐患,这似乎不是一种偶然巧合,值得经济学界重新进行反思。当前中国经济中存在的许多潜伏隐患,同俄罗斯??巨大,企业银行纷纷陷入经营困难,社会失业人数不断增长,等等。


美国处理国际关系中的一贯作风,乃是尊重有实力和智谋的对手,而玩弄容易受骗上当的朋友。中国人天性善良"不存害人之心",但是,也必须"防人之心不可无"。须知道,善良的人可以原谅公开的敌人,却难以原谅暗中欺骗的朋友。倘若中国人受到"软战争"伤害,中美关系必遭难以弥补的损失。中国人通过吸取俄罗斯的教训,应该变得更加的成熟起来,避免上当受骗更好维护自身利益,扩大国际交往中立于不败之地,从而更好实现改革开放的大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