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學智說抗戰故事太多了

台灣老兵 收藏 2 138
导读:提供者:李宗慈 王學智是安徽阜陽人,身為家中次子,每天看著村子百姓沒飯吃,家中下雨淹水生活困苦不堪,所以在民國二十八年,毅然拜別父母離開家鄉投入抗戰行列。 民國二十六年的七月七日,象徵我全民抗戰的七七事變於十一時四十分在蘆溝橋爆發。 夜晚二點,日本強要派隊進城檢查,否則就要包圍全城。駐蘆溝橋的是吉星文團長,嚴密戒備,準備應戰。 八日清晨五點,日軍已在宛平城展開包圍,吉團長與王冷齋專員(行政督察專員)拒絕日軍進城檢查。 日方武力威脅伎倆已窮,開始向城內砲轟,並掩護

提供者:李宗慈




王學智是安徽阜陽人,身為家中次子,每天看著村子百姓沒飯吃,家中下雨淹水生活困苦不堪,所以在民國二十八年,毅然拜別父母離開家鄉投入抗戰行列。


民國二十六年的七月七日,象徵我全民抗戰的七七事變於十一時四十分在蘆溝橋爆發。


夜晚二點,日本強要派隊進城檢查,否則就要包圍全城。駐蘆溝橋的是吉星文團長,嚴密戒備,準備應戰。


八日清晨五點,日軍已在宛平城展開包圍,吉團長與王冷齋專員(行政督察專員)拒絕日軍進城檢查。


日方武力威脅伎倆已窮,開始向城內砲轟,並掩護步兵前進。吉團長發下命令,日軍未射擊前不先射擊;待他們射擊接近我們最有效射距離內(三百至四百公尺),我軍才以「快放」「齊放」猛烈射擊,因此日軍傷亡頗重。


廿八日拂曉,日軍調集陸空優勢兵力,約計步兵三聯隊、砲兵一聯隊、飛機三十餘架,向南苑進攻。


激戰到下午四時,我軍傷亡慘重;尤其痛心的是在南苑受訓的大學畢業學生,不但參加戰鬥,傷亡也不少。


下午宋哲元將軍、張自忠師長及二十九軍副軍長秦德純兼任北平市長,在鐵獅子胡同進德社商討南苑戰事。


決定將平津防務、政務交張自忠負責;二十八日晚上九點,馮治安師長及秦德純等由北平西直門經三家店至長辛店時,轉赴保定。到長辛店,圍攻蘆溝橋日本砲兵,集中向長辛店車站射擊。


從此偉大的抗日戰爭,遂全面展開。



民國二十八年、三十年日本軍經歷兩次失敗,在發動太平洋戰爭前,最令人不可想像的是長沙一戰,經我們堅強抵抗,苦戰十一天,竟然殺敵盈萬打了個大勝仗。


此後,三十一年的浙贛會戰,三十二年的鄂西會戰、常德會戰,三十三年的豫中會戰,這些在中國本土的會戰之外,還又加上史迪威在緬印發動的兩次緬甸爭奪戰,讓中國部隊在整個太平洋戰爭中只有犧牲。


當時,二十九軍一個軍處於國防最前線,兵力頗感單薄。


四個師共分佈為:

(1)馮治安的第三十七師分佈在北平南苑西苑豐臺保定一帶。

(2)張自忠的第三十八師分佈在天津大沽滄縣廊房一帶。

(3)劉汝明的第一四三師分佈在張家口張北縣懷來縣涿鹿縣及蔚縣一帶。

(4)趙登禹的第一三二師分佈在河北省南部大名河間一帶。


三十三年底三十四年初,日本軍閥在大陸作最後掙扎,集中最後可能調動的兵力,繞道廣西、貴州,然後進入四川的西南公路,從南面進攻重慶。


我們在「十萬青年十萬軍」的動員口號下,調動精銳部隊予以迎戰。


我看到張自忠自殺



一臉沈靜的王學智說,日本人在華中地區與河北的張自忠部隊打到短兵相接,只看到山頭上有兩個人打一個日本兵的,也有被日本兵打的,日本兵更用刺刀橫的滑過我們同志的腹部。


個頭不大年紀也小的勤務兵王學智,就這麼站在三百公尺遠的勤務連,親眼看到英勇的張自忠將軍,被日本人的刺刀一刀刺進肚子,然後張自忠拿起手槍,舉向自己的頭部,自殺了。


連著三年沒過過年的王學智說,三十八師張自忠死了,連長受傷住院,而六十八軍的他們,部隊又開往信陽打日本兵,就連除夕夜也照打,總是白天訓練,晚上攻擊打著游擊戰。


尤其晴天是敵機到處轟炸的日子,白天不能燒火煮飯,走路也不自由,如果一發現敵機,得立刻停住腳步,倒臥在稻田或者樹叢裡;否則,即使只有你一個人,他們也會丟下一顆炸彈給你嚐嚐滋味。


由於六十八軍是西北軍,穿著到小腿肚的半截棉褲,三個月的餉買不起一雙布鞋。


民國三十年在河南,團長是山東人,一個人發六發手榴彈,大家都準備好作最後殊死戰。


一段又一段抗戰的故事



說起日本人很會欺負百姓,用刺刀和槍枝撬開一戶一戶中國百姓的家門,燒殺搶掠,無所不作;


另外聽說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也被敵人強姦,日本人想利用她來偵探我們國軍的軍情,卻不知道這位老太太是一個愛國志士。


她每天都想法子偷偷跑到國軍營區,把敵方的情形報告給國軍,什麼地方是敵人的炮兵陣地,那個地方是敵人的火藥庫,都記得很清楚,也都說得很清楚。


但是後來被日本人知道了,就用手榴彈把她炸成兩段。


日本軍隊中還有高麗棒子的韓國人。王學智清楚的說。


後來日本人撤退跑到湖北與河南交界的山上,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和日本人隔著一條河,一邊送日本人上火車,一邊準備接收日本人的武器彈藥。


民國三十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在江北打仗,右腳被子彈貫穿,爬著沒法子跟上部隊,只好向老百姓要飯吃。


來到江西九江的23野戰醫院住了一個星期,九江失守,醫院也沒了,只好上火車到南昌的22野戰醫院,但是腳還是沒好。


在醫院裡看到弟兄們有的炸壞了大腿,有的打穿了頭蓋,有的腰部被開花彈炸得只剩半邊了,有的肚子上被機關槍打穿了許多大窟窿,有的眼睛打瞎了,有的嘴巴被炸去了半邊,、、、種種慘狀,都是戰爭送的禮物。


沒多久,南昌也失守,政府通知撤離,發給在醫院裡的人每人五毛大頭,坐上小船離開到江西。


在江西醫院沒吃沒喝整整三天,僅僅靠著找著的一點水,後來四十七軍老廣部隊叫傷兵上車開到湖南衡陽醫院,醫院已經無法再容納傷兵,最後只好在通信兵第九團裡,沒多久又在衡陽搭火車去到廣州,然後來到海南島的裝甲兵部隊,最後跟著來到台灣。


民國四十三年,那時的參謀長彭孟緝說,能服務就到團管區去訓練新兵,王學智來到團管區開始新的生活,四十八年退伍。


聽王學智伯伯說起抗戰,不疾不徐,


走過抗戰種種戰役,


走過八二三金門戰役,


右腳的不便於行,更註記著他失去的青春歲月,


是弟兄們一塊用血肉、頭顱,


用生命寫的歷史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