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第二章 步入华夏 不堪往事

shuqiuping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URL] “老王,来,再喝一杯,二十多年没有像这样痛快喝过了!”一个身材魁梧,面容冷酷的中年汉子对他身旁一个年若相仿的中年说道。他们手中各握一个酒瓶,地上还躺满了各种被杀害的“尸体”,林林总总,煞是吓人。此时,已是凌晨一两点了,微凉而清爽的金风早已把人们送入了甜美的睡梦中。“众人皆睡我独醒”,整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



“老王,来,再喝一杯,二十多年没有像这样痛快喝过了!”一个身材魁梧,面容冷酷的中年汉子对他身旁一个年若相仿的中年说道。他们手中各握一个酒瓶,地上还躺满了各种被杀害的“尸体”,林林总总,煞是吓人。此时,已是凌晨一两点了,微凉而清爽的金风早已把人们送入了甜美的睡梦中。“众人皆睡我独醒”,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如同幽灵般对坐房顶,对月饮酒……

“队长,今天TMD真是喝得痛快,刚在聚会时还没怎么尽心,就被那几个杂碎给搅和了,现在总算可以毫无顾忌的痛喝一场了。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哦,对了,我们一共喝了多少杯了?”另外那个中年汉子问道。他说完,把酒瓶对着口中猛灌,可半天也没有反应,于是又拿起酒瓶在耳边摇了摇,还有眼睛对着酒瓶口啾了半天,才失望的喃喃说道:“哎,没酒了!”

这二人正是从聚会回来的陈跃进和王虎二人,他们两家一进陈家大门。陈跃进便把王虎叫入了书房,吩咐众人不要去打扰后,就重重地关上了门。大家也乐意遵守,因为陈王二位夫人早已如同亲密无间的姐妹到卧室里聊天去了。而陈希的王浩二人也不知是志同道合,还是臭味相投,更是相见恨晚,他们此时简直比亲兄弟还亲,早已憧憬未来大学的美好时光了。王浩本想报个三本中什么商学院或者涉外经济学院之类的,因为进这种学校分要求不高,来这些学校的都是些混日子而且家世背景非常好的,更重要的是里面的美女特别多。而进这种学校无异于烧钱,费用是那些普通大学的何止十倍,当然这点小钱对于王浩家来说无异于九牛一毛,钱对他来说好像自从懂事以来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而当他听了陈希想去读安西大学,并分析了安西大学的种种好处之后,也显出了无比的江湖义气——誓与陈大哥共同进退,一起去安大支撑一片新的天空……

陈跃进和王虎进了书房后,默默吸了半天烟,两人始终找不到话端,气氛好像非常不容恰。这叶,王虎用手指了指上面,陈跃进马上心领神会,两人悄悄地扛上了两箱酒出了屋子,能过阳台,双双如同表演似的纷纷一跃,就跳上了屋顶,开始了开头那月下饮酒的画面……

“没酒了,我这好像也没有了,哎!等一下,我这里还有一瓶。”说完,便如同变戏法似的凭空变出了一瓶酒。王虎看到那酒瓶眼睛都直了,擦擦眼睛,运足目力,终于看清了该酒的来历。在月光的反射下,依稀看清“*******总参谋部赠(1984)”这几个朱红色的字。看到这酒,王虎这个铁血男儿眼睛也湿润了,激动地说道:"队长,这不是在战前,总参给所有特种大队赠发的那种茅台吗?好像一个人只有一瓶,大家在了征前早已经干光了,你这怎么还有一瓶啊?"陈跃进答道:“当年我独藏了一瓶,本想与大家在凯旋归来时用来庆功的,可是发生发那样的事谁还有心情,后来被总参谋部处罚被迫退出军旅,也没有了机会。今天本来聚会时想拿出来的,只是没想到你竟拿出了埋藏千年的佳酿,也就作罢。看来这瓶酒只能和我们有缘了。”“队长,那瓶剑南春虽然贵,可又怎么能和这酒相比呢,这可是我众多兄弟用鲜血所酿啊,看到这酒,我又想起了大熊他们几个,要是他们现在还在,那该多好啊……”

说完这话,两人眼睛都是通红,思绪也回到了回忆的崇山峻岭中。回到他们一个个终生难以忘怀,现在还悲痛欲绝的时刻……

“队长,就这么一点小事还值得我们特种大队全体出动,是不是太有点小题大做了?不如你给我十个弟兄,我保证非常完美地完成任务。”一个浓眉大眼、满脸油彩,身板壮得像头熊一样的年轻小伙笑着说道。他叫秦熊,人如其名,有着同熊一样的力量,但智力和敏捷绝对是那笨熊无法想比的,他是特种大队四大猛将“虎、狼、熊、狮”中的熊将,这些年来为保卫南疆不知道立了多少功劳,是当之无愧的南疆卫士。

陈跃进也是满脸油彩,但依然是满脸的冷酷,他作为一个指挥官不能像手下那样,光有万夫莫挡之勇就行了,他还要有高超的智慧并且时时保持一个冷静的大脑,只要一时冲动,就可能造成不可挽救的损失。他这时沉声说道:“好了,上头竟然这样安排,自有他们的原因,这是军令,任何人都不可违抗。再过十几分钟,就要到敌人的警戒区了,现在关闭所有通讯设备,还有尽量调节呼吸频率,尽量少发出卖音,这是老话了也不用多说了。按照计划开始行动!”

一下子,近百人分成了四个队伍,秦熊带领一队负责炸毁越军炮兵基地和弹药库,这任务有轻松,太最重要的是要在没有通讯状况下做到同步就有点困难,因为给他们的时间只有短短五分钟。夏浪做为四猛将中的狼将,刚负责解决军营中所有人员,这有点困难了,军营外面部满了销木铁网,还有明桩暗哨,满片的雷区,特别是军营里还有灵敏度非常高的军犬,要想把分的那么散的那么多人全部干掉,还真不是一般地麻烦,光想过毫无动静的过那片地雷区就有得他们受了。杜市即其中的狮将则负责对付来援之敌,只要到各分队安全了才可以退,任务也有那么一点重。最无聊的就是王虎的那一队了,他竟然被陈跃进叫他做预备队,和自己留在原地,哪里出问题了去哪里支援。王虎在和陈跃进苦求半晌要求不做预备队,在动用了一切可用手段都是无用功后,便气呼呼的去找石头大树出气。

夏浪因为任务重首先采取了行动,两个特种战士在趴地上缓缓地挪动着,一人负责探雷,另外一个刚负责清除,由于当时我军也没有什么先进探测设备,只能用手凭经验一个个排,双手为防止虫蚊蚁蛇等叮咬,都投上了雄黄酒,不过这方法也有一定缺点,就是雄黄的味道瞒不过军犬的鼻子,于是很多时候排雷之人连这点权力也没有,只能咬牙苦苦支撑,趴在地上,还得不时闻到地上的各种腐尸气,这不是经过魔鬼般训练之人无法挺住的。而排雷之人也绝不轻松只要一不小心,一个雷没排到,轻者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重则有可能全军覆没。

这两个特种战士在不足一百五米的地方,足足花了四个小时才算彻底解决。随后另外几个个人刚躲避了探测灯和军犬的监视下无声无息到了那几个敌军暗稍的身后,几乎同时无声无息地把这对他们威胁最大的敌人给解掉,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而夏浪则感到很迷惑,这次虽然干得很漂亮但也太轻松了。属下一人看夏浪迟迟没有下令采取下一步行动,于是用手语问到:“怎么还不下命令,再等天就要亮了。”夏浪刚用手语答道:“你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这一切也太轻松了。”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众人都有点呆不住了,夏浪也开始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紧张了,于是下令开始下一步行动。

接下来,众人很轻松的剪断铁丝网。越过木桩,找头的那几个早已经把军犬和明岗放倒了,为了无声无息,他们都是死于投了氰化甲的匕首之下。众人又分成两个部份,一队去袭击普能士兵军营,一队负责去端掉其司令部。就在各就各位的时候,军火库那里传来一阵巨响,夏浪听到这变故,也顾不了那么多,用明语说道:“大熊他们怎么搞的,时间还没有到啊,他们怎么动气手来了?”这时手下一人说道:“连长,不对啊,没有发信号,不是他们做的。”这时又有人说道:“连长,不好了,我们被乌黑了,漫山遍野全是埋伏的越南兵,我们被重重包围了。”夏浪这时也体现出了领导手风范,大声说道:“大家不要慌,各自选好突转路线,到十里外的那个无名山坡集合,还有大队长肯定发现了情况的不对,会请示大部队来支援我们的。”他说这句话无异于自欺欺人,要请示大部队前来支援谈何容易,就算上头批准了,可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等大部队赶来黄花菜都凉了,但为了鼓舞士气,他不得不这样做。

杜诗他那儿是最吃力的一个,面对着至少一个步兵团的攻击,他们本来是执行特殊任务的所带弹药也不是很多,不到一会儿,他们已被压缩到了一块几百平方来的高坡上,他们子弹打光了,就捡起越南兵的武器继续战斗,还好越南人所用步兵武器都有是当年我华夏援助的,用起来也比较顺手,战斗就像拉锯一样,越南兵潮水般地冲了上来,再经过一场苦战后留下无数尸体又退却了。还好越南人由于下过命令只要活捉一特种战士就有重赏,他们才没有动用重型火力, 要不一阵炮火覆盖,任何东西都早已化成了灰烬。不过情况还是对杜诗他们不利的,只要天一放明,或者越南人不再有顾忌,那等着他的只有全军覆没了,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如果他此时退却了,那其它几个分队的压力就太大了。这时,他也只能把命运交给老天来支配了,咬紧牙关支撑一下就是一下,这样其它战友活下来的机率就大的多……

而秦熊这儿却是最倒霉的,也是损失最大的,他们面对的是一群炮兵,只有挨打没有还手的分。况且那些炮兵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绝不会傻到为了那重赏而像那些步兵一样和他们短兵相接。那炮兵充分发挥了不对称的打法,炮火像雨点一样不断倾泄在秦熊他们头上,第一轮齐射就让他们损失惨重。要是普通部队也好,可是他们是特种兵,从没有在战场上扔下战友的习惯,就算死了也一定要让这些烈士魂归故里,这亲他们与炮弹接触的机率也就太的多,只气得秦熊眼睛都要流血,要不是手下之人拉住,一定要去把那些炮兵干掉才罢休。

在陈跃进带领的预备队支援下,众人边打边走,战斗到快天亮的时候,基本上冲出了重围,可是在清理人手的时候,却发现来时一百五十人,而到集合地却只有80几人,说明有近半人或阵亡或失踪。这时,不知道是谁说道:“队长,好像秦连长和杜连长都不在啊。”王虎一听这话,恨不得马上带人折回去,再杀个七进七出,众人救出来,还是陈跃进冷静,知道凭自己这点兵力白天去进攻那军营无异于送死,他于是忍痛下了撤退的命令。众人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这是军令必须无条件遵守,于是饱含泪水离开了这夺去其无数战友的伤心之地。

大约半个小时后,秦熊和在几个士兵的搀扶下一瘸一捌地走了过来,嘴有上骂骂咧咧。当见到陈跃进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一把跪在陈跃进面前,哭道:“队长,你枪毙我了吧,我没有完成任务,还让这么多的战友战死沙场,我愧对他们了啊。”陈跃进强忍泪水,说道:“你能回来就好,这事不怪你,只能怪那些情报人员,他们一个个都有是干什么吃的,四五个团潜伏在那里,竟然浑然不知,这次我们就是告到京师去也要为这些牺牲的战友讨回公道。”突然看到了他的腿,说道:“你腿怎么了?”秦熊答道:“没事,只是被子弹擦了下,我还能杀敌报国。只是觉得自己没用,那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这样白白牺牲,连他们死了都不能让他们回家,留给那些杂碎糟蹋。”陈跃进安慰道:“别想这么多了,好好养伤,早日会他们报仇。”众人听后都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怒吼:“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时,一个搞侦察的跑了过来说道:“队长,前面发现一个越南材子,好像正在遭一群越南溃兵在那里杀人放火,管不管?”这本是越南人自家的事,要是在平常众人绝对不会管,可是刚冲出重围牺牲了那么多战友,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受了重伤,怎么的也要也也休养一下,况且这已到了两国交境处,越南人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把大部队派到这儿来的。

陈跃进这时说道:“冲上去,把那群垃圾全部消灭,另外,对那些越南老百姓友善一点,有错的只是越南那些政治家和军人,那些老百姓也是受害者。”

那些越南散兵哪里是这些世上最优秀的特种兵的对手,才一交手,就四处逃窜,双腿再怎么也跑不过子弹,才不到一顿饭的时间,那些越南散兵就没有一个漏网之渔。

“同志,别害怕,我们是好人,我有几个战友受了重伤,在你这休息一会儿,吃顿饭就走,我们呆在外面就行了,我们会给钱的。”一个特种战士耐心地和一个年约五旬的越南农民说道。

那老农开始表现非常恐惧的样子,开其一番话后,表现的很热情起来,把那些受伤的战士扶进了屋子,然后便和他老波到厨房里做饭去了。

众人见有地方落角了,也开始放松了下来,拿出了战地干粮啃了起来,众人战斗了一天也太饿太累了,他们在那边吃边骂,“那些越南猪真是全TMD的该杀,想当年我国帮助其对抗法国,老美,要枪给枪,要粮给粮,多少战友为了他们战死沙场。而他们今天却要恩将仇报,拿我们的枪杀害我们的战士,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想的,为什么1979年那么好的机会不把他们给灭了。和他们小打小闹这么多年,他们气焰却是越打越嚣张了。这样下去,何时才是一个头啊,要是中央现在下令总攻,我一定第一个攻入河内,即使埋骨黄沙,马革裹尸也在所不辞……”“是啊, 我刚打的没子弹了,就是从越南兵那里抢过来的枪,一看我都要气疯了,既然是59式步枪,而且写着‘华夏赠,愿华越友谊地久天长’之类的话,还有那些粮食也全写着华夏赠的字样。”

忽然,一排枪声传了过来,紧跟着有人喊道:“大家快走,这些全是越南的民兵。秦连长和那些伤员已经被俘了。”由于没有命令。大家也不敢贸然还击,况且越南这个徒弟把地道战和游击战学得很好,使时间一下子仿佛回到了四十年代的冀中平原上,只是对象换了而已。

众人也知道游击战的恐怖,只好退到一快空旷地上才停下来清点人数,又少了几个。正在这时,从远方跑过来一个特种兵战士,其混身伤痕累累,到处都是血,一见陈跃进就哭了起来,陈跃进也认出了这是杜诗的属下,忙问他发生什么事了,杜诗现在在哪里?那人一听这话哭得更凶了,半天才回过神说道:“杜连长他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最后没有子弹了,就带领我们和敌人展开肉博战,后来,他身受重伤,掩护我们从断崖后逃生,自己留下了一颗手雷,准备和敌人同归于尽,谁知道那手雷既是一颗哑弹,他后被敌人所俘。那些越南杂碎一个个都是禽兽,他们残忍的砍断了秦连长的四肢,并放了一桶蚂蝗在那伤口上,只听见陈连长在那撕心裂肺的叫,他是被活活痛死的。还有那些死去的战友他们也不放过,把他们头全部砍下,然后还给他们放了风筝,说是为了报当年我们袭击他特种兵司令部之仇……”

听到这里众人再也没有勇气听下去了,只听见陈跃进在那怒吼一句:“随我去杀光这帮披着人皮的禽兽,通通都不要放过,回去就算枪毙也由我顶着。”“兄弟们,走!杀光越南猪。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受,我不相信我多杀几个禽兽,上面还把我们怎么样,要不把我们都枪毙了。”王虎也在那怒吼道,听到最好的兄弟杜诗的惨况,他简直要疯狂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