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沈玉琳話舊說「搶匪」

台灣老兵 收藏 0 103
导读:提供者:李宗慈 對於沈玉琳而言,生於大家庭的他,父親有九個兄弟,三叔在十八師當營長,所以在民國二十五年他才十四歲小小年紀時,就在江西省入伍,加入十八軍十一師。 雖然年紀小,但由於部隊中多的是自己的叔伯親友,所以沒有任何生份的地方,反倒覺得有趣好玩。問曾經被同僚譽為「搶匪」的沈玉琳,搶的是什麼?他說,搶的是日本軍人手上的機槍。 那是民國二十九年七月八日的長沙第三次會戰,身為連長的沈玉琳帶著九個班長,去到日本陣地搶奪殺人無數的六挺機槍。其中一位班長說扛不起來,急性的沈玉琳二話不

提供者:李宗慈




對於沈玉琳而言,生於大家庭的他,父親有九個兄弟,三叔在十八師當營長,所以在民國二十五年他才十四歲小小年紀時,就在江西省入伍,加入十八軍十一師。


雖然年紀小,但由於部隊中多的是自己的叔伯親友,所以沒有任何生份的地方,反倒覺得有趣好玩。問曾經被同僚譽為「搶匪」的沈玉琳,搶的是什麼?他說,搶的是日本軍人手上的機槍。


那是民國二十九年七月八日的長沙第三次會戰,身為連長的沈玉琳帶著九個班長,去到日本陣地搶奪殺人無數的六挺機槍。其中一位班長說扛不起來,急性的沈玉琳二話不說的自顧自的扛起機槍就往回走,沒想到說時遲那時快,才一站起來,自己就成了箭靶子,身上多了好些個彈孔,還有被炸開的嘴。


不願意回顧抗戰慘痛受傷經驗的沈玉琳說,那種身歷其境的戰爭痛苦,是無法用言語、筆墨可以形容;尤其身中九顆子彈,右手掌、右肩,還有無法咬合的牙齒,讓他每每只要一咬東西就感覺疼痛。


直到現在,大腿髖骨中都還留著當年的子彈,總在每天起床後,讓沈玉琳有著痛不欲生的感覺,必須得熬過兩三小時後,才能夠下地行走。


去年九十三年,沈玉琳又做了一次脊椎手術,為的是取出另外一顆留存久遠的子彈。但是術後的狀況並不令人滿意,已經八十三歲的沈玉琳,期盼抗戰的夢魘不再。但是身上的子彈所造成的傷痛,卻沒有一天不提醒著自己,那段國家困苦,全國有志之士起身為國的曾經。


回首軍旅生命


曾經官至通訊營長的沈玉琳說道,士兵的生活,是人類中最艱苦的生活。但是他們的工作,是世間最最神聖最最偉大的工作!他們以自己的鮮血和頭顱,換取大多數人的生命,換取整個國家民族的自由。如果不是親自來到軍中過生活,參與了這場戰爭,是想像不出戰爭的可怕,軍人的痛苦和偉大!


笑說民國二十六年跟著部隊來到西宛,距離北京只十七里遠,經常去蘆溝橋算獅子,打右邊走過算著,回來再算一次卻從來沒有過完全一樣的數字。


民國三十一年,在十八軍沈玉琳來到緬甸,支援越南,也來到喜馬拉雅山。民國三十五年來到汕頭,因為抗戰勝利想要回家,但是登陸艇載著部隊來到東北。一直到了三十七年,回到上海才回到家,但是家中父母都已經身亡,而當年和他在家鄉一起參軍的遠親近鄰也只剩三個人了。

已經無家可歸的沈玉琳,在民國三十九年隨著舟山島國軍的撤退來到台灣高雄,然後部隊遷防,嘉義、南投埔里。民國六十年沈玉琳褪下戎裝,成為私立亞東工專(現為亞東技術學院)的體育老師,又因為愛爬山,而小他幾乎一半歲數的妻子相識,並且在民國七十三年結婚,現在育有一女。


走過抗戰,走過剿匪,現在的沈玉琳,只希望自己的身體能夠好些,讓生命的夕陽餘暉平安落在海的一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