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爷爷是铁匠

yayawa18 收藏 12 260

我的爷爷是铁匠


一般的文学作品,好像很少提到自己的爷爷。不过现在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是:孙子是爷,爷是孙子!。我对我爷爷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虽然在他老年阶段曾一度的有点嫌弃他。

一九二五年,我的曾祖父带着九岁的爷爷从河南来到了陕西,在我现在的老家一个小县城的一个小镇,开办了染坊、药铺、铁匠铺,当上了一个还算比较大的“老板”。生意红火一时。可是由于那时候的有钱人都有一个很奢侈的习惯:抽大烟。曾祖父也没有把这一个有钱人都在享受的“习惯”抛弃掉,短短几年,家底抽光!一九三一年不堪困苦的曾祖父离开陕西,留下爷爷一人在陕,自己回了老家孟津。那一年,爷爷十五岁!

依靠在铁匠铺学的一点技术,爷爷白手起家,艰难的在困苦中打铁为生。由于技术好、人随和,不几年在农村盖得一处小宅,生活慢慢的安定了下来,打铁时也不用东奔西跑了。十一年后,从奶奶的亲哥哥手中花银元二十二块买下了逃难来陕西的奶奶,此后数十年。相依为命,恩爱度日,由一个外来户,逐渐的融入了陕西本地人的行列。新中国成立后,爷爷承担任过生产队长一职,六二年时,作为人大代表参加过县里召开的县人民代表大会,得到了乡里的人可。

人说:长木匠、短铁匠。意思是木匠干活时材料越长越好,铁匠打铁材料再短也不怕,可以把铁加热往长打。所以,铁匠中偷工减料的人也不少,爷爷却因他的活结实耐用,得到了大家认可。由于生意竞争,仿制频繁。爷爷专门做了一个“吕”字的钢章,趁热印在钉子(土钉子)以外的其它农具上,在当时这也是一个“商标”吧。

爷爷在六十年代时,不幸得了肝炎。父亲曾和爷爷一起去过西安看病,但久治不愈,于是只好回家。家里那时候就给爷爷准备起了后事,令大家都不曾想到的是,由于劳作不息。爷爷竟然挺了过来,而且这一挺,就挺了三十多年。所以我现在才能和大家所说我爷爷的事情。要不然,没见过的事,你说了谁信?

我小时候,由于那时候的条件所局限,身体羸弱,麻杆一样又细又高,又不知什么原因不肯吃肉。爷爷专门把猪皮在瓦上焙成干黄,然后碾成粉末,让我喝。治了我不吃肉的毛病。碰见赶集的日子,总要带上我,说是看摊子,实际上却是避开家里其他人,给我买些好吃的开个小灶。每每想起来那时候的爷爷,当我狼吞虎咽的时候,他总是眼睛都笑得弯弯的。如同我的父亲现在给我孩子买东西吃时的表情!

我上小学四年级那一年下学期,我的父母都去了咸阳,留下我一个人在农村老家,吃惯了母亲做的饭,一时半会很难咽下奶奶做的。爷爷想尽办法买些点心之类的,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变魔术似的掏出来。当时不觉得,现在想起来,爷爷真的“用心良苦”。(因为那时候我五叔只比我大几岁,他有时候非常嫉妒我,肉少狼多,爷爷不能都满足,只好为我专门藏起来,等大家都睡了,我才享用)。

那年我从咸阳放寒假回家,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爷爷的打铁的小屋里,高兴得拿着三好学生奖状给他看。他很高兴。看完了我坐在旁边看他打铁,一时兴起,拿起一个平时二叔给他抡锤的大锤,一下子砸到他靠在砧子上称钉子的秤杆上,秤杆直接断成两截,爷爷高兴的说:好,我娃不叫我打铁了。还有一年夏天,爷爷穿着短裤,光着膀子打铁,一个火星钻到他裤子里,正在看他打铁的我们这帮小朋友开心的看着他左拍右打,都笑了,笑得最厉害的一个我最要好的伙伴,正疯狂的前仰后合时,被我打了一个大耳光,惊呆了!我也没有想到我当时为什么就能出手揍他,后来还是爷爷领着我去他家给赔礼道歉。那一年夏天,爷爷领我去他的一个好朋友的西瓜地里,吃了一个西瓜,那个西瓜足有三十多斤,雪白的瓤,乌黑的籽,甜的很。是我生平所吃西瓜中最最绝无仅有的!

爷爷打铁直到七十多岁,正可谓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晚年时他耳聋眼花(耳聋是由于过度使用消炎药的后遗症),却又爱上了看书。他识字不多,一本书看着就睡着了,年轻的我对此很不以为然,想:看书就看书,竟然能睡着,佩服!到了晚年的爷爷,一天不知道自己做些什么,当时比较“粘”,每每我回家,总要拉着我的手,乱七八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说什么他又听不着,只好比划着说,所以,为了摆脱这个“粘”爷爷,我总是找借口溜之乎也。现在想想,那时我也“太不地道”了。

爷爷的过世最终不是因为肝炎,他是因为心脏疾病突然走的,享年八十三岁。和奶奶两个人一前一后仅仅相隔十八天,恩爱可见一斑!

写这篇文章时,眼前又仿佛看到火炉前挥汗如雨的爷爷,又看到了爷爷那笑弯了的双眼……,泪水又一次几乎要冲出眼眶,怀念我的爷爷!




本文内容于 2007-9-1 23:25:16 被yayawa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