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论坛上看了很多帖子 大多是说如今医院如何如何从病人手里捞钱 大夫如何不负责任 只是想挣钱的说法。我曾经是一名医学院学生,对医院 医生有着还算是比较深的了解,在这里只是想为医生说几句话。

在说这些话以前 我想大家首先把医生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七情六欲,有家庭,有生活的人。不要因为他职业的特殊性,对他的道德水准提过高的要求。作为一名医生,在诊断治疗上,他首先是要客观的,如果感情因素参杂,会对诊断治疗有着不好的影响。也许是见过了太多的生死离别,人间悲剧,医生们给人的印象都是冷冰冰的。但是作为一个自然人来说,如果每送走一个病人,都要为之动感情的话,那是多么大的压力?所以我的女友曾说过一句话:当医生的人的心太硬。的确,如果你多愁善感,对每一个病人都抱有极大的同情心的话,是当不好一个医生的。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也曾经想做一个好大夫,但是参加工作后,很多同学在一起聚会的时候,都感叹当初自己觉得大夫凶,现在自己当了大夫,经历的多了,也是一样无情。当你对病人抱有的同情心超过一限度的话,病人家属往往会提一些要求,而有些要求是和医学治疗措施相违背的。譬如有一次我在急诊的时候,来了一位腹痛的病人,疼痛剧烈,大汗淋漓。家属强烈要求止痛,但在医学原则上,诊断不明确的时候,是不可以止痛的。在这种双方都着急的情况下,如何对家属做耐心细致的说服呢?即使说了,家属会接受多少?说的时候会不会延误诊断治疗?我们的做法就是尽快的给病人做出检查和诊断,但类似这种情况,都会给病人家属留下怨恨的情绪。在我们的心里,医生只是一份工作,尽管我们有着拯救生命这上帝一般的义务,但我们尽量避免不去思考这职责的伟大,因为在伟大之下的压力,作为一个不是上帝的人来说,承受不起,很容易崩溃。

再说医生的收入情况,作为一个刚入院的小大夫,没有正式进入医院的编制的话,每个月只有象征性的生活费,400多,没有回扣没有奖金没有红包。即使是在医院工作多年的中年大夫,工资也只有不到2000,收入的一部分还是来自奖金,回扣的。作为一个住院医,他的工作就是每天写病历,写很多重复的话,来一个病人写一次,有时候连续来三四个病人,那个工作量让人想起小时候防假临开学补作业的情景。而且每当自己分管的病人出了什么问题,大夫都要赶来处理,不管是刮风下雨白天晚上。我实习的时候分管病人,每到值夜班的时候,每每刚刚躺下就被叫起来,非常痛苦。别人都有双休日,而医生的双休日还要随叫随到。我们有时候闲聊,大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象学生时代一样美美的睡一个懒觉。医生工作量很大 而且生理心理的压力都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只有这一点工资,作为一个正常人,他会不会继续干下去呢?如果真的杜绝了红包回扣之类的灰色收入,以目前的工资水平,我想有哪一个学生会去医学院学习呢?

说红包,如果不给大夫的话,家属总担心病人受苦,其实大可不必。他不可能因为红包就给病人瞎做手术的,毕竟自己的本事不可能因为一个红包坏了自己的名声。现在的大夫就象是被宠坏了的小孩,由于大家都给,遇到一个不给的,难免会给脸色看。其实 大家扪心自问,大夫们收红包是不是我们送的人也有责任呢?至于回扣,前几年重庆还是什么地方有一个不收回扣的大夫,很得大家赞扬。其实我要说,尽管他的想法是好的,但这种做法完全无益于减轻病人负担。所谓回扣,是国家制定了药品价格后,制药厂商将药品卖到代理商,代理商在从自己向医院的销售所得里抽出一部分,给那些用自己药品的大夫的,药用的越多给的越多。那位医生的这种做法,只是便宜了药品代理商,病人的钱一分没有少掏。真要减轻病人的负担的话,应该从制药厂商着手,从根源解决问题。虽然国家目前制定了一些限制价格的药物,但大家看看哪个厂家还生产这些药物呢?美国一年批准的新药是个位数,中国却有几百种,难道是美国科技不如中国发达吗?其中的缘由很值得大家仔细回味。

再说医患之间的沟通,作为一名患者,从主观上是想引起大夫的重视,从而使其对自己的病负责的。在这种心里的驱使下,难免要将自己的病情夸大,而且在描述的时候,语言的形容,言词的描述都非常丰富,而作为大夫,我们需要的是在一定时间内对病人的情况做出诊断,而病人自我的描述,对大夫来说很多都是不必要的。于是在医院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大夫提问题,病人回答后要描述,被大夫打断再问问题。其实这并不是大夫不耐烦,而是我们要排除病人自述的无用信息,抓住疾病主要特征。而且由于患者太多,要做到每一个患者都细致耐心的沟通是不可能的,即使是现在这样的方式,我实习给坐门诊的大夫开处方的时候,经常从早八点坐到中午一点多,吃饭后两点上班。当最后一个病人走的时候,我腿都站不起来,坐了五个小时没有动。

医患关系的紧张,媒体也有一定的责任,虽然大多数媒体都是客观的,但我实习时曾有一名记者,在星期一医院最忙的时候,装做患者,携带针孔摄像机,对大夫护士极尽挑逗之能事,当大夫终于发脾气的时候他录了下来。晚上给院长打电话,与院长商讨价钱,开价五万。院长极为生气。最后如何解决不得而知,但院长专门给全院人员开会强调这件事,要大家做到防火防盗防记者,号称三防。对这位记者的行为,我们深恶痛绝,但如果他把这段录像播出的话,大家会有什么反应呢?大家会不会知道他在录像前挑逗正常工作的医护人员呢?即使医院申辩,广大群众又有多少能相信呢?医护人员也是人,面对这种无理取闹,难道连生气都不能吗?医生也是人,不能因为职业的原因就对他们实行双重标准,对他们的道德提更高的要求。而且在人群中间生活,作为人类,从内心深处是缺乏安全感的,而发脾气正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一如动物对侵犯了自己领地的动物发起攻击。

另要说明一点的是,许多患者抱怨收费高是因为医院在实际上是赢利性单位,而价格的制定是由相关政府部门批准的。赢利的用途主要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上,比如我们这里三所大型医院,新建住院部大楼分别投资2.1亿,2.3亿和8000万,而实际国家投资只有5000万 6000万和三百万,剩余的钱就是医院自筹了,不能否认其中有人中饱私囊,

但我觉得大家也不想少花钱而在五六十年代的病房,设备下看病吧?

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就是现在的舆论导向是非常不利于大夫和医院的,但医院和大夫也有自己的苦衷,我们毕业后去了医院的同学,现在已经很后悔选择了这个职业了,有句话说病人只是看病时来一下医院,而大夫却要一辈子待在医院。医院是什么地方?充满各种细菌病毒传染源……我希望大家认真想一想,红包回扣的根源在哪里?大夫的付出与回报是不是成比例?如果仅仅靠现在工资水平 而每天在满是细菌病毒的环境下工作十二个小时的话 大家自己问一下自己,你愿意去当大夫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