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危害论到中国威胁论

风爱自由 收藏 1 82
导读:(本文中关于军工企业对美国政治、外交策略影响的解析,可能有些极端、夸张,这主要是因为人们在关注美国发动的战争时,往往都会将视线都集中在其霸权主义思想上,却忽略了军工企业这股强势政治力量的存在,故此,特将其放大后呈现在诸位面前。) 谈到美国军事工业的发展,应该回溯到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正是上个世纪前半段,人类历史上的这两场空前灾难,使得军事科技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飞速发展。而那些老牌工业国家的军工企业,却并未因此获得多大好处。相反,作为敌对国家的主要打击对象,却令他们在战争中处境艰难,连政府

(本文中关于军工企业对美国政治、外交策略影响的解析,可能有些极端、夸张,这主要是因为人们在关注美国发动的战争时,往往都会将视线都集中在其霸权主义思想上,却忽略了军工企业这股强势政治力量的存在,故此,特将其放大后呈现在诸位面前。)


谈到美国军事工业的发展,应该回溯到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正是上个世纪前半段,人类历史上的这两场空前灾难,使得军事科技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飞速发展。而那些老牌工业国家的军工企业,却并未因此获得多大好处。相反,作为敌对国家的主要打击对象,却令他们在战争中处境艰难,连政府的基本订单都无法完成,甚至,其中有些未能撑到战争的结束。


但美国军工企业的境遇却完全不同。作为唯一个本土未遭受打击的主要参战国,其军工企业通过向自己国家和盟国的军队提供武器,而大发战争横财;同时也吸纳了大批前来政治避难的科研人员,从而提高了自己的武器研发能力。正是基于以上原因,使得美国从战前,一个西方列强中寂寂无名的角色,一跃成为战后最具实力的超级大国。它的军工企业通过战争,迅速完成了巨额的资本积累,进而奠定了他们在各类企业中的主导地位。而实力的壮大,又大大加强了他们对政权的操控能力。


尽管美国人一再标榜自己是民主国家,但其政权实际上操纵在各大财阀手中;政府代表各大资本家的利益。所以,美国的军工企业并不像在其它国家那样——需要对政府负责,并受控于国家。相反,作为政府的衣食父母,他们才是美国政权的真正管理者。由于政权与军工企业,这种倒反天纲的畸形关系,导致美国政府的一个最主要任务,便是把人民(哦,他们称纳税人)口袋里的钱,合理合法地,骗到与各大军工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直接或间接联系的财阀手中。虽然,有些武器装备因为成本过高而下马,但这只是各大军火集团对既定利益争夺的结果,并不代表美国有意削减军事投入。而为了实现上述目的,他们必须令民众相信:拥有最强大武装力量的美国,在世界上危机四伏、四面楚歌。(毕竟把高达四千多亿美元的国防经费,花得捉襟见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这个角度看,美国是个需要敌人的国家。他们在不断寻找新敌人的同时,自己也在培养着敌人。记得在影片《战争之王》(Lord of War)的结尾,尼古拉斯凯奇饰演的尤里·奥洛夫,有一段精辟的独白,其中有这样一句,他说:“美国政府需要我这样的‘自由工作者’,来支持那些他们不可能直接支持的军队。”这段话应该还有半句没被说出来,那就是:“其中也包括美国的敌人。”


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教给美国人一条经验,即 战争是积累财富的最佳手段;武器是他们谋取暴利的最理想商品。基于这种理念,使得二战结束至今,军事一直作为美国工业及科技发展的先导。许多后来令我们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技术,正是为了军事目的而被研发的。例如,我们现在正盯着的东西,就是美军为计算弹道而发明的;而使得大家能够看到这篇文章的因特网,当年也是美国军方内部的通讯工具。但正是世界大战教给美国人的这条经验,在之后的几十年中,给许多国家的人民,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灾难。同样是这条经验,使得美国政府成为世界上唯一把战争作为目的,而非实现政治、外交意图手段的政府。战争的结果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只要战争爆发,他们便获得了胜利。所以,尽管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之后的格林那达、利比亚、巴拿马、索马里、伊拉克、南联盟还有阿富汗等战争,并未给整个美利坚民族带来什么利益,但美国政府却一直乐此不疲。如果说中国的崛起,会对全球安全构成威胁的话,那么,美国就已经实实在在地危害世界和平几十年了。最后,人类所能承受的战争规模,已经无法满足美国军火商对武器订单的胃口。所以,他们又不惜将全人类置于“达摩克利斯利剑”之下,依借丘吉尔的“铁幕”思想,而一手创造了一场虚拟战争,后来人们把它叫作“冷战”。可怜在二战中饱受摧残的苏联,却不自量力地随着美国人的指挥棒翩然起舞,最终国力不支,败下阵来。也许苏联人认为,自己是和美国唱对手戏的主角。但事实上,他们连龙套都算不上,苏联只不过是,在这出由美国一手导演,旷日持久的国际闹剧中,为其军火商生产、研发大量不必要武器装备而提供借口的一个道具而已。


随着苏联的解体和柏林墙的倒塌,这场令美国军工企业获利颇丰的“冷战”,还是曲终人散了。这种结果并不像大多数人所想得那样——皆大欢喜,尽管东欧剧变令全世界人民长出了一口气,也为像尤里·奥洛夫这样的“自由工作者”提供了大批廉价、优质的“货源”。但对于像波音、洛克希德、通用,这些真正操控着美国政权的产业军火商来说,失去苏联这个完美的敌人,并不是一件让他们感到愉快的事情。所以,“冷战”后,他们一边忙着在世界各地不断挑起战端,一边局促不安地寻找着苏联的替代者。因而,“中国威胁论”在这种情况下诞生并非偶然,即使没有“中国威胁论”,也会有“俄罗斯威胁论”、“印度威胁论”等等。


美国人之所以选定中国作为他下一个“冷战”对象,原因应该有三:其一,中国有着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意识形态,这就意味着其具备成为西方阵营敌人的先决条件;其二,中国拥有十分强大的综合国力,并且,就目前的发展趋势看,他将会变得更加强大,这代表中国已具备和西方抗衡的实力;其三,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大多数西方人对中国缺乏最基本的了解,在他们的眼里,中国仍是个十分神秘的国家,这也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歪曲中国形象,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


目前,世界上“中国威胁论”比较盛行的国家,可粗略划分成三种类型。首先,是美国,其出发点,前文中已有阐述,此不复言。再者就是日本、印度、越南、韩国等,这些和中国有着直接利益冲突的国家,其旨在达到,于外交上杯葛中国,博取舆论同情的目的。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因而,对于这些国家,就“中国威胁论”做出解释,或在行动上力求避嫌,并无实际意义。事实上,美国从防止中国与之争夺外交、军事霸权的层面出发,也有部分这样的考量。不过,对于那些无力争夺世界霸权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世界究竟由谁来“坐庄”并不重要,相反,倡导建立和谐世界的中国,比霸道的美国更具有亲和力,所以“中国威胁论”在这些国家当中并无市场。通观中国的外交风格,其敢于和超级大国——美国叫板,却对坦桑尼亚、赞比亚这样的贫穷小国亲善有加。正是他的这种颇具绅士风度,“遇强不弱,遇弱不强”的原则,使得中国在国际上赢得了很高的外交声誉,也在大多数国家民众的心中,获得了普遍的情感认同。尽管笔者认为外交和政治同样,是一对只有“头脑”,没有“心肠”的畸形儿,但同时也无法否认,在社会制度民主化已为大势所趋的今天,“人心所向”会作用于国家的外交政策,民众由感性因素出发,却会产生相当理性、现实的结果。


至于最后一类受到“中国威胁论”波及的国家,大部分集中在欧洲。究其根源,主要是误会所致。因而,对于这些国家,相应的解释、宣传就显得十分必要。欧洲部分国家,对中国的发展壮大产生某些误解,有很多原因,不过最早却是拜纳粹德国和前苏联所赐。上个世纪初,希特勒等人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纠集一批“流氓无产者”,以德语“民族”和“社会主义”为缩写,组建的“纳粹党”,成为欧洲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后来,虽然“纳粹党”成为坚定的反共产主义力量,但这并没有改变西方世界对社会主义的反感。而战后,出于“冷战”的需要,政府又在民众中,进行了大量妖魔化“东方阵营”的宣传活动,外加“红色帝国主义”——苏联的扩张成性,这一切都令欧洲的民众坚信,社会主义思想具有强烈的进攻性和侵略性。他们带着这种观点,来看待目前最具实力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产生一些过度的警惕,也就不难理解了。


面对这些误解,我们通常只是简单地强调:“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但相对于欧洲民众心中,那种根深蒂固的概念,这么一句抽象、空洞、缺乏论据支持的宣传口号,显得十分苍白、无力,难以服众。其实,从历史上讲,中国确实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国家之一。这主要是由汉文化中,占主导地位的儒家思想提倡“以德服人、知足常乐”等理念所决定的。但这种想法,是那些靠海上劫掠而发迹的欧洲国家,和由海盗、冒险者、囚犯等一手缔造的美国,所无法理解的。在他们的眼里,实力决定一切,强大就意味着威胁。正因为如此,西方国家就中国对印度、越南进行自卫反击作战后,主动撤出对方领土的做法,只能提出一些诸如“担心国际干预、后勤补给不足”等,纯表面化的解释。


其实,为消除西方国家的疑虑,中国应该以他们颇感兴趣的华夏历史作为切入点,这样的宣传才能更容易被接纳。回顾近几千年来的世界历史,中国是唯一文明没有出现过断层,而一直延续至今的国家。不过,在他领跑全球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的一千多年中,除短暂的分裂外,疆域却没有发生过太大的改变。领土的有限扩展不是靠侵略,而是凭借人口的自然拓殖,以及民族融合来完成的。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元、清两代,版图向北方规模最大的两次拓展,不是强大的汉文明侵夺了弱小的游牧民族,而是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反被底蕴丰厚的华夏文明所吞噬、包容的结果。而汉民族对外,则一直坚定地采取防守态势。即便是在鼎盛的汉、唐时期,也仅求“不教胡马渡阴山”而已。靠武力完成统一的秦帝国亦不例外。人类历史上最宏大防御工事——长城的建造,足以向世人证明中华民族对和平、安宁的渴望。前段时间,长城以高票当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首,或可作为加强对西方世界,进行反“中国威胁论”形象宣传的一个契机。事实上,在中国的封建王朝历史中,从未对其他国家,发动过真正意义上的侵略战争。至于出兵高丽、安南(越南古称)等国的相关记载,多半是应当地政府的请求,协助镇压叛乱。事后,被协助的一方,碍于面子,不愿在历史上加以记载;而被镇压的一方,则理所当然地把外来势力当作侵略者。久而久之,中国就以入侵者的形象被记录在历史上。其实,假如中国真的对他们抱有领土野心,以其在内部统一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席卷天下,并吞八荒”的实力,这些小国是根本无力抵抗的。


与中国人就领土问题持保守态度对比,俄罗斯却在农奴制部落一样的,莫斯科公国基础上,靠短短的数百年时间,壮大为领土面积最为广大的亚欧帝国。这也说明,侵略扩张是俄罗斯的民族文化和性格特点所决定的,与社会主义制度并无本质联系。


对外我们要就“中国威胁论”做出必要的解释,但在内部,进行国防建设的过程中,却大可不必对此畏首畏尾、过于顾虑。美国人一面强化自己的全球武力投送能力,一面指责中国的军事建设超出台海需要,他们这种“州官放火”的做法,却令我们国内一些人顿觉理屈词穷,仿佛犯了不赦之罪。其实,一个国家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在国防上进行与之相匹配的投入,是相当合理的诉求,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目前已经成功地在经济上“绑架”了世界。无论是繁荣的市场,还是其庞大的生产能力,都决定了世界无法再接受没有中国参与的经济生活。至于在外交上,日本入常失败;美、朝短暂的秘密接触后,又回到“六方会谈”框架内,这些都向世人证明了,中国的作用不容忽视。正如尼克松所说的那样:“世界无法接受七亿最具才华的中国人,生活在愤怒的孤独中”。现在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在上台之后,无论此前他多么的极右、反华,如果想要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混”下去的话,就必须与中国保留一点最起码的交情。而这些都注定了“中国威胁论”不可能成为对华政策的主流。


换一个角度说,中国如果想要摆脱“威胁论”的困扰,就应该加快其成为军事强国的进程。正如发展核武器一样,成功之前,将要面对各国的指责,甚至制裁。一旦成功,外界在短暂的情绪发泄之后,便不得不承认既成事实,理性地回到关系正常化的轨道上来,而此前为之付出的外交成本,很快便可收回。最后,以本人在去年一篇帖子中曾引用过的比喻,另加一些补充,来形容中国国防建设与对外关系的现状。一条狼咬死一头羊,理由是因为羊长了角,威胁到了狼的安全。而中国现在是一头强壮的公牛,尽管狼仍对他的犄角微词不断,但始终不敢,也没能力对他痛下杀手。其实,想让狼闭嘴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狮子,到那时它便不会对你的尖牙利爪有任何异议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