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回忆之四<第一次战友离别>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个兵都听过这句话,每个老兵跟新兵说话也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上,但是真到了那一天,无论什么语言,无论怎么安慰,都显的是那么空白和无力..


我们指导员曾经说过和<士兵突击>中高诚一样的话.他说他最怕的季节就是冬天,不是因为他怕冷,也不是因为他老婆怕冷.而是因为一到冬天,他的心就冷..每年进入冬天就代表很多曾经和他促膝谈心的老兵要离开部队..他说每个兵离开,他比我们中间任何人都要难受,都痛苦..因为我们还可以发泄,还可以在老兵面前痛哭一场..而他不能.他只能在送老兵的车离开后,还要强颜欢笑安慰我们这些新兵,然后自己一个人躲在无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写到这里,就想起了我的指导员,我的泪水已经莫名的滑落,我的心已经揪心的在疼,我的指导员,你现在过的可好?


我当兵第二年的国庆节,我们这些一年兵还个个高高兴兴的准备着欢度国庆(放假两天),但是这几天我明显的感觉许多老兵都在有意的回避着我们的兴奋.空气里明显地多了一份淡淡的伤感.特别是最近我发现,很多老兵比平时都勤快了,包括我们的班长,老林.平时他的衣服什么的都是我们帮忙洗的,可是这几天他突然不让我们洗了.都是他自己去洗.而且话也少了,也不骂我们了.说话也多了一份客气....就在我们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时候..中队的老兵们竟然动手修补粉刷起了我们的营房..


老兵们买来石灰水泥,哪里稍有倾斜和不平整的地方就重新修补,每天就那么十几个人,个个都干的热火朝天.而且其他人去帮忙都不让.就这样一直干了十几天,把全部营房整的和新的一样..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了原来他们就是今天要走的兵,其中也包括我们的班长老林和我们班里的另外一个二年兵.这个时候已经是十月份的下旬了,离老兵走的日子只有十来天了..正式的名单早就下来了,只是中队一直没有宣布.其实用不着宣布,要走的那些人,每个人自己心里都是清清楚楚的.


这段时间按照武警部队的惯例老兵可以不用再出早操了,也不必在值勤了.可那些即将离开的老兵们却仍然按时起床,仍然在早操时间来到训练场,跟随大家喊着口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口号喊的更响亮,训练的更拼命了.5公里负重跑,冲在最前面的总是那些即将要走的老兵们...


我有一次值勤,接的是一个在退伍名单中老兵的岗.在我接枪的那一刻,我明显的感觉他拿枪的手劲特别大,好象我是犯人,要抢他手中的枪一样..老兵,我何尝不明白你的心,这也许就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摸枪,最后一次站岗,最后一次站在这高高的岗楼上..

那天,我对他的敬礼特别标准,特别沉重,特别的感慨,特别的久..而老兵,也向我敬了一个很难在老兵身上看到的标准军礼(去过部队的都知道,老兵敬礼一般都比较墨迹)..老兵..一路走好..


我感觉这十天的日子过的特别的快.而我们班长也变的很异常,每天晚上熄灯后来拼命的拉的我们聊天,好象有说不完的话一样.早上早早就起来,每天只睡那么二三个小时,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平时老想着回家,现在怎么就那么怕要回家的那一天呢!"


该来的还是得来.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那天中午,指导员叫找我们几个人去布置礼堂,我们知道,时间到了..


那天晚上的欢送会开的很热闹,监狱领导也来了,监狱里的干警也来了不少..平时不掬言笑的干警们那天晚上表现的特别亲切,一个劲的向老兵们敬酒,和那些也许平时三年都没说过一句话的老兵们,亲热的就象是亲兄弟一样.那一刻..大家都忘记了即将离别的伤痛.忘记了即将到来的明天.....


喝....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谁起头唱起了<我的老班长>,唱着唱着,也不知道唱了多少遍,之后就是哭声和歌声混杂在了一起..我是哭的最凶的一个,因为明天他们走的时候刚好是我上岗值勤,送不到他们了..班长老林一开始还劝我不要哭,结果是他自己哭的比我还大声(我第一次看见他哭),那天晚上我醉了,醉的忘记了明天的离别,也忘记了欢送会是怎么结束的..


那天早上..班长早就起来了.行装也早已在头天晚上整理好了.班长正在军容镜前面整理着装.此时他军装的衣领已经没有了警徽,肩膀上的军衔也早已不在..可他还是和平时一样,那么认真的整理着着装的每一尺每一寸..

那天早上,天很冷,风也很大..我站在高高的岗楼上面.任由冷风吹,可我的脸上还是热乎乎的,那是我的泪水在无声的滑过我的脸庞..


鼓声停了,锣声停了,车子开远了..喧嚣的人群也安静了。所有的退伍老兵,请你们一路走好,多多保重!


还有我的老班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