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饼干进了西藏都变成这样了,更别说人了(图)

zhao2365192 收藏 7 1659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1_78730_5978730.jpg[/img] 在没去西藏前,西藏那高高的海拔在我的心里是一座不能攀越但又很想去征服的高峰。有人对我说:身体素质太好的人不能去西藏,因为强壮的心脏需要比别人消耗更多的氧气,而身体太弱的人也不能去西藏,高海拔带来的低气压、低氧量会让身体变得更虚弱。因为太强烈的想去西藏的欲望,我只能打赌自己的身体是属于那种不是太好也不会太弱而是刚刚可以适应的那一类。 等我从西藏感受了一圈回来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没去西藏前,西藏那高高的海拔在我的心里是一座不能攀越但又很想去征服的高峰。有人对我说:身体素质太好的人不能去西藏,因为强壮的心脏需要比别人消耗更多的氧气,而身体太弱的人也不能去西藏,高海拔带来的低气压、低氧量会让身体变得更虚弱。因为太强烈的想去西藏的欲望,我只能打赌自己的身体是属于那种不是太好也不会太弱而是刚刚可以适应的那一类。


等我从西藏感受了一圈回来后,有人问,去西藏是不是需要一点勇气?怕不怕?我的回答是不需要,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去西藏只需要一点冲动的欲望再加一点理性的准备就行了。


大多数去过西藏的人都会建议我们坐火车进藏,然后乘飞机返回。这样的好处,一是可以沿途饱览铁路两旁的高原美景,特别是美丽的可可西里风光;二是可以让自己的身体慢慢地适应不断升高的海拔,可以稍稍减轻一些可怕的高原反应。但由于档期不凑巧,在我们选择进藏的时间段里根本就买不到一次性近二十张进藏的火车票,只得乘飞机经重庆飞拉萨。在重庆的那个晚上,除了舌头还留有一点重庆火锅麻麻的味道外,我的感觉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让苏醒和陈楚生的歌声陪伴到很晚方才睡去(那晚他们正在总决赛上煽情着、PK着)。


第二天,从重庆出发,经二个多小时的飞行后,飞机安全降落在拉萨机场。马上就要面对海拔3650米高原的考验了,我在心里默念着进藏的注意事项,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自己迅速进入“老年化状态”或者说是“特温柔状态”,这是我给的新名词,就是“说话语速要放慢,语气要放轻缓,不再放声大笑,走路要有那种慢镜头类似于梦游并且特淑女的那种样子。”


但是,也许是旅游本身所带来的兴奋,也许是大家的体内还留有太多从家里储藏过来的氧,一个个好象都忘记了高原这个词,一走出机场放下旅行箱就拿出相机咧开大嘴说着笑着噼哩啪啦的互相拍起照来。一路上,看到车窗外走过的藏族同胞兴奋,看到大片的青稞兴奋,看到房顶上竖着的经幡也兴奋,直到有人说自己有些头疼时,大家才稍稍地安静下来,这时候才记起该向导游要“高原舒”了。


晚上,在一个我们浙江老乡经营的酒店里吃好饭后,大家都开始有些高原反应了,但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严重,只是感觉心跳有些加快,还有些轻轻的头疼而已,所以有几个觉得自己比较威猛的家伙竟然不顾导游的忠告去了布达拉宫看夜景,而我则选择回房间静静地休息,养精蓄锐,以备有充沛的精力和体力来应对即将来到的缺氧考验。



这个晚上有些特别,竟然不洗澡只洗了把脸就去睡觉也没有让人感觉因没有洗澡而不舒服的,这也许是入了西藏这个乡就随了它的俗吧。也不知道是几点钟了,我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在做梦,梦里好象被人掐着脖子敲着头,胸很闷,气很短,心好象是在心房的外面跳动,感觉自己快要憋死了。我挣扎着从极度的不舒服中醒过来,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差不多是半夜12点。心里想着,强烈的高原反应终于来了?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水,再吞下二片高原舒。


这个时候心跳越来越快,头也开始越来越痛了,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而头颅里的血因为头颅外的低气压好象要冲破脑壳似的左冲右突着,感觉有榔头从头的里面往外敲,我用手紧紧地抱着头想减轻一些痛苦,但仍无济于事。事后想想,这个时候我那可怜的脑袋,就象那因高原低气压而膨胀起来的饼干袋,要是我的脑壳软一些,也许就会裂开呢。因为头疼欲裂,呼吸又困难,这样的不舒服别人又不能帮我来缓解,心里一难受,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等第二天醒来时,头竟然不疼了!只是心跳还是很容易的就加快。在以后几天的高原旅游中,即使到了海拔5000多米的高度,我的反应也就仅限于心跳加快这一项了。而那几个满以为自己威猛的哥们,因为体力的不合理消耗,有第二天在车上狂吐的,有头痛受不了而吸氧的,也有放弃游玩而蜗在酒店里睡觉的……



去西藏旅游并不可怕,但必须注意出发前不要剧烈运动,身体不要感冒,进藏后要注意休息,一切都要放慢节奏。鉴于我的亲身感受,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的人那是真的不能去西藏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