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空降(七)

zy1973 收藏 10 1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5日 14时50分 台北市以南

此时的敌我态势是:敌人全线退守淡水河以北,并炸掉了淡水河、新店溪上的二十几座桥梁。兵力有202宪兵司令部8000人,特战旅4500人,空骑旅虽然直升机无法起飞,但人员仍可作战有4000余人,从台北县退守台北的后备旅3000人,以及其他残兵败将3000余人。淡水河以北、台北周围还有数万敌人,但交通线被切断,还不停受到轰炸,无法增援台北,176旅奉命守卫基隆,没有向台北增援的迹象。

我方在芦州一线仅有两个团,一个战车团,一个以突击车为主的轻步兵团。在台北文山区外围有一个轻步兵团,不到两百人的特战大队突入了台北市。一个装甲战车团即将赶到,一个师正在空降集结之中。

三时,好消息传来,观音村一带的台军钟国藩部同意放下武器,并愿意协助我军同淡水河以南台北县海岸的台湾海岸守军谈判,我方左翼安全。

三时半,战车团369团赶到芦州与258、260团回合,我军一个比较完整的空降师一师4000多人出现在了台北市外围。四时,该师的24门122毫米榴弹炮在泰山构筑好了发射阵地,并开始对敌炮兵进行压制。

4时20分,空降军前线指挥部决定将战线推至淡水河南岸。由于敌人已经全线退守至淡水河以北,而其从芦州到淡水河岸边还不到五公里。我军犹入无人之境,在烟幕、空军、炮兵掩护下,作为尖兵部队的张冬初排和侦察排在上级不断呼叫“不要冲到大堤下”的约束中,五分钟便冲到距淡水河南岸大堤300米的地方,陈康还到炸毁的大桥上去露了一下脸,差点被对方的狙击手取了小命。

4时30分,我大部队也到达了。而敌人也对我方展开了炮击,只不过他们狠狠轰击的地方全是大堤以及大堤下100米内的范围。原来,敌人估计到战时的侦察力量会被削弱,于是事先装定了目标数据,一到时候便按装定的目标射击。可惜,这一点也被我军料到了,所以刚才不准许张冬初他们冲到大堤下。而敌人的炮兵一露头,便被我空军、炮兵压制,响了一会儿就没声了。

在空前指的命令下,258、260、369团在淡水河以南、新店溪以西地区修筑掩体,清剿民房中的残敌。而在这期间,我空军在台北市内撒下了大量传单,呼吁台军士兵放下武器,放弃抵抗,不要为台独分子卖命。同时警告普通民众一定要在掩体里躲好,不要随便跑到掩体外边来。

5时30分,由于258团是伞兵突击车为主的轻步兵团,没有渡河能力,于是被调往文山区外围与315团会合,那里不需要渡河便可攻入台北市。在大汉溪上,还有一座小桥没被敌人炸毁,给258团省了不少时间,不用后退至莺歌过桥。空降二师的两个突击车步兵团452、486团正在莺歌镇过河向文山区进发,二师的两个装甲团323,270团正在空降集结之中,马上就会结束,先下来的部队已经向芦州、三重进发,该师的炮兵阵地已经在树林镇建好。

6时,260、369团开始向淡水河北岸、新店溪东岸之敌作准备性进攻。他们首先呼叫空军用子弹药撒布打击暴露在阵地表面的敌人特别是对面高楼楼顶的敌人。把装有无后坐力炮的吉普车停放在土堆上,使车有一个向上的角度,用无后坐力炮采用直瞄射击,打击对面楼上暴露的火力点,特别是那些高层建筑内的敌人火力点。我军的狙击手则利用己岸的高层建筑与对方狙击手展开了较量。我炮兵在无人机的指引下,打击对方散兵游勇式的炮兵,而我迫击炮兵在无人机帮助下,主要对地方的地雷撒布系统展开了攻击。

6时30分,我空降军三师全体人员乘坐五百多架运五型运输机,伞降在台北县海岸的观音村、成子寮一带,协助收编台军钟国藩部,防止海岸方向的敌人威胁我进攻台北队伍的左翼。

6时50分,所有作战部队全部到达了指定位置,并为先前的战斗部队带去了部分弹药补给,随之而来的还有冯绍东的空降军前线指挥部,只是在机场留了一个机场指挥部和三个连负责地勤和机场安全。台北文山区已经爆发了战斗,敌人较多,主要有敌人的残兵败将3000余人,宪兵部队约2000人,但战斗力较弱,而我军在这一地区有4个团,约4000多人,兵力稍逊对方,但战斗力和战斗意志是对方无法比拟的。在4个团之左翼的中和、永和还有少许未撤过河的台湾残敌,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在三重东岸的万华、中正、大同、中山四区,有敌人从台北县撤回的后备旅3000多人。松山机场有宪兵部队4000余人,这部分敌人先在基隆河岸设防,防守我军特种作战大队,现在正在调整部署,将防线移动至南面,以民生路、民权路建立两道防线。当然,在调动过程中,他们已经受到了我军空军打击,减员不少。大直区,这是敌人的重点设防地区,在狭小的区域内,部署了2000多宪兵。而在台北西北一线,从关渡到士林区,是由台陆军空骑旅、特战旅联合防守,兵力约8000余人。在故宫,敌人还有一个营的兵力正在与我军特战大队僵持,双方没有交火。还有,由于我军行动突然,敌人还没有来得及大规模的构筑工事,而现在的表面活动都已受到我空军的压制打击,敌人城市作战准备不足。

根据侦察结果,我军在已有预案的基础上稍加调整,迅速拟定了一份作战方案:

258、315、452团留一个连的兵力警戒、监视中和、永和的残敌,其余兵力从文山区攻入台北市,以敦化路、基隆路为界,从这条线以东,经信义区、松山区攻向松山机场,此时又需要留一个营的兵力来警戒敦化路以西的敌人。270装甲团东渡淡水河,向大同区、中正区守敌进攻,目标仍是松山机场,此区域内敌人约为1000人 。为避免两支部队出现协调失误而导致误击,尽量避免两支部队相向而行,一支队伍向东,一支队伍向北,共同目标是松山机场。请求空中支援以布雷或火力打击的方式封锁忠孝西路、建国路、辛亥路,将万华区、中正区、大安区的敌人封在这一区域内,让他们不能增援别处,也让我们节省兵力,同时在该区撒布大量传单,呼吁该区敌人放下武器。而在淡水河南岸的三个装甲团260、369、323团,则向士林区发动进攻,目标是“总统”官邸、“衡山”指挥所等军事要地。这是第一阶段军事作战计划,在上述目标达成后,立即实施第二阶段作战计划,425、486、270三个团跨国基隆河,攻向大直区,与故宫我军特战大队会合。258、315团收拾残局,看管台湾军方人员,劝降中正区内的敌人。369、323团清剿北投地区,在台北市西北建立防线,警戒海岸敌人。260团守卫松山机场。在作战中,打破师属番号限制,所有团统一由空前指直接调遣。

7时,进攻台北的战斗开始了。

我空军以撒布子弹药和轰炸移动之敌的方式封锁了忠孝西路、建国南路、辛亥路西段,仃洲路至新店溪河岸地区,将这一地区的2000多敌人死死地封在里面,再撒下“满天花雨”,呼吁他们放下武器。所有子弹药都是有时效的,四小时后,所有子弹药都会失效,触发也不会爆炸了。

由于258团是投入战斗行动中最早的部队,损失也较多。前指分派给他们一个相对轻松的任务,沿二号高速公路运动至南港区,再经南港路向西,攻陷松山区,那是敌人防守相对薄弱的地方。

张冬初他们又和侦察排出发了,由于有无人机在前面侦查、导引,他们和大部队挨得很紧,这样可以得到大部队的重武器的保护和支援。沿着高速公路前进,方向暂时不成问题,他们都没有使用数字地图和卫星导航系统,只是纷纷准备夜视器材,北京时间的7时,台湾已经是8时了,九月的8时,光线已不是很好了,黑夜,即将到来。

和258团随行的还有315团,但他们会在台北联络线处转向,寻找道路径直向北进攻。

张冬初他们的车速不快不慢,透明度任务是保护侦察排和开路,凡是路上有停放着的不明车辆和可疑物,他们都要用机关炮或榴弹发射器将之摧毁。还有一些战士警惕的注视着两边,已有风吹草动,便是几个点射过去。侦察排的车上装有狙击手探测系统,对指定范围内的声光现象反应特别灵敏,他们自己的狙击小组也是不停的在观察、瞄准。还好,一路平安。而在西边,激烈的枪炮声早已响彻天空。

369、323、260、270团在渡河时便遇到困难,河流两岸都是有防洪大堤的,其高度和坡度是伞兵战车不能逾越的。渡河不成问题,工兵们早就清除了河里的障碍。可怎样下到河滩,渡河后如何上堤呢?十几公里的河段大堤,可供车辆上下的地段不到五个,而且这五个路段都成了敌人防守到重点,怎么办呢!最后只有炸堤。如此厚实的大堤,要靠工兵添满炸药来炸开缺口,无疑是费工费时,只好请空军出马了。

先用激光制导炸弹在地面激光照射指引下,在计划打开缺口的大堤地段根部扎一个坑作为记号,然后,一枚接一枚的500公斤电视制导炸弹照着这个记号处投下,直到地面部对满意为止。花了四十分钟,才在大堤两岸炸了二十几道口子。同时我迫击炮发射烟幕弹,在对方大堤上及大堤后方形成了一道烟幕,敌人无法知道我军渡河情况,又只好按照预先装定的标尺射击,主要是我方大堤前和河段,但这时我军根本就没有渡河,而敌人的这些残余炮兵再次成了我军飞机、大炮的打击对象。

7时40分,我四个装甲团开始渡河。一辆辆装甲战经过车空军炸开的己岸大堤豁口,按照工兵标设的安全标志冲下河滩,浮渡过河,然后再冲上对岸,越过一道道豁口,冲向台北市。

台北市南面 ,452团和486团同时向敌人发起进攻,由于对面的敌人主要是其他台军的残兵组成,战斗力之弱,又没有地利,一触即溃。我两个团很快就跨过了新店溪上的一条小支流,进至木棚路。452团在西边,经罗斯福路、兴隆路以及沿河岸向西北进攻,在师大遭到了阻击,我军很快将敌人压制住,但我军并没有过多纠缠,没有想一定要歼灭敌人,而是跳过师大,在民族中学转向东北,上了基隆路,把师大的敌人交给了空军。而486团在国光山庄与名门社区前遭到了宪兵部队的强力阻击,不打垮敌人,就过不去。幸好这一带民房较少,我们呼叫了空军、炮兵,将国光山庄和名门社区炸成了一片废墟,该地区的台军守敌被迫后撤。这支宪兵部队的指挥官看来是个死硬的台独分子,他又组织部队在卧龙新村和麟光新村建立了防线,并组织了督战队,监督其他台军残兵作战,486团的运气真背。452团就幸运多了,对面的残兵败将没有督战队用枪在后脑勺顶着,是且战且退,452团沿着基隆路、敦化南路、复兴南路等多条道路攻击前进,并派了一个连的兵力沿着卧龙街插过来抄卧龙新村和麟光新村的后路,支援486团。而此时,315团的一个营也沿着研究院路赶将过来,眼看就要合围卧龙、麟光新村的敌人,敌人又只好后撤了。486团紧跟在敌人的后面,沿崇德街、和平东路杀进市区。315团的那个营也在研究院路向北攻至台北医学院和吴兴小学,进入了信义区。而315团的其他几个营还在利用数字地图和卫星导航系统在研究院路东段摸索着向前,不过,也快了。这时,天已经黑了。

此时,信义区的敌人已经不到3000人,但他们又在忠孝东路至基隆路一段新建了防线。并炸毁了所有路口的建筑以形成路障,他们看出我方全是轮式突击车,没有履带式战车。忠孝西路是我军撒布的子弹药。8时,我军攻至忠孝东路,面对如此困境,也是毫无办法,只能派出步兵小分队,与台军展开了一屋一楼一街的争夺,战局显得有些僵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